1996.第1996章 約戰!已經敗了
在此之前,葉笑雖然亦是氣勢如虹.

但,不管是葉紅塵還是龍禦天都能看得出來,葉笑的氣勢,只能算是一種輔助,至少在面對自己等人的時候,全然的不堪一擊.

縱然銳利,縱然走勢無匹,卻始終不如自己這個級數的來得厚重,底蘊無盡;一旦氣勢比拼,只要將其鋒芒挫折,就可以很容易地將葉笑氣勢壓下去.

但現在,葉笑的氣勢已經與之前回然,完全蛻變成另一種形式!

在面對自己兩人的時候,目光平靜,平和,絲毫不見鋒芒,但卻是實打實的分庭抗禮,絲毫不落下風!

如果說葉紅塵與龍禦天身上所凝聚的氣勢如同大海之潮,那麼,現在葉笑的氣勢則是翻天之浪!

而且,還帶著一種有別于他們的奇異灑脫!

葉紅塵眼睛一眯,心中陡然一震.

"龍大帝,你屢次受挫,自覺是我擺弄手段,無數花招招呼,心下憋屈郁悶?縱使如今態勢明朗,仍舊不服是嗎!?"葉笑微微一笑,沉聲問道.

龍禦天大怒:"難道不該?你這個卑鄙小子,得了葉紅塵偏幫,縱然占了上風,又有什麼可以自吹自擂的,不過因人成事,還有那些個不入流的下作手段,還妄想讓本帝稱服,我呸!"

葉笑面色轉為冷肅,緩步往前走來,一直走到龍禦天面前.

龍禦天看著他亦步亦趨的走近,目光閃爍不定.

他能感覺到,隨著葉笑走來,一股前所未有的沛然壓力,迎面而來.

這個狀況令他心中駭然不已!

只是正面相對,葉笑此際給他帶來的壓力,在他的感覺之中,居然已經不遜色于葉紅塵!

這……這無疑已經是最高的評價!

在葉笑一步步前來的這短短時間里,龍禦天竟然生出一種想要後退,或者被逼得仰身的那種感覺.

這是怎麼回事?

自己剛才全力一擊之下,幾乎將這小子當場打爆!

這可是眾目睽睽,親眼目睹千真萬確的事情,怎地現在……對方卻好像是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似得?

就算這家伙臨陣突破,也不該進境如斯,宛如脫胎換骨,這樣的進步實在匪夷所思,難以想象?

但天下間卻又何曾有過這等詭譎之事?

"紅塵天外天這個世界,從來就沒有真正的公平,你服不服的也沒有更多意義."葉笑淡然道:"更別說當下還是爭霸天下的特定時候.爭雄之人需要的,從來就不僅僅武力,還有智謀,還有資源!"

"如今,我有大把的資源,任誰都能看得見,摸得著,能拿到手的資源,我以其為媒介,有智謀分化你的人馬,在分化你的基礎上,加強我自己,那是我的優勢,更是我的本事.明知現實如此,卻仍是不肯認輸,拼盡全力一搏,則是你的選擇,這亦無可厚非,情理之中!可是,你與我之間,的確存在差距,這是你承不承認,服不服氣都不容抹殺的現實!"

葉笑冷然的目光注視在龍禦天臉上,令到龍禦天本人的感覺之中,竟也生出了一種被'俯瞰’的感覺.

被居高臨下!

被俯瞰!

這種居于下風的感覺,讓龍禦天這位久居上位的王者心中愈發的憋悶,忍不住就想要爆發.他斜著眼睛,目露凶光,身子往前一附,猙獰道:"若是我能殺你呢?"

葉笑嘿嘿一笑:"南天大帝陛下,想不到您竟還看不清楚形式,你說你要殺我?!剛才或者還做得到.現在嘛……"

他意味深長的笑了笑:"……你自己覺得,你還做得到麼?"

龍禦天冷冷哼一聲:"剛才與現在,有什麼區別麼?剛才若不是葉紅塵出盡全力護著你,幾次三番的糾纏本帝,你早已經化作我的手下亡魂!"

葉笑眯起眼睛:"看來南天大帝陛下亡我之心至堅,既如此,未知陛下可敢與我賭戰一場?"

葉紅塵一聽就知道葉笑想要做什麼,不由得大吃一驚,喝道:"葉笑!"

登時就要出言阻止.

葉笑就算是又做出了驚人突破,臻至此世極峰之巔,可以與當世六大強者並駕齊驅,但始終只是後起之秀,一身修為又如何能與如南天大帝這等十幾萬年的老牌強者相提並論?

賭戰之約,盡是兩人之決,不死不休,第三者無論修為多高,都不能介入此中,一個不好,就是即時隕落,湮滅紅塵

葉笑朗聲一笑,沉聲道:"葉大先生放心,南天大帝已入窮途,這樣的落水狗如何不打?"

這句話登時讓金龍白鳳都翻起了白眼.

南天大帝龍禦天現在狀況不好確實是事實,可在場夠資格說這話的就只得葉紅塵而已,憑你葉笑卻又有何資格說這樣的大話,人家剛才可差點就將給你打死了……

龍禦天聞言登時一愣,面色愈發的難看之余,卻又轉為一個惡毒的笑臉,截口道:"葉笑,你這是想要與朕如何賭戰嗎?"

南天大帝顯然是想著在葉紅塵阻止成功之前,先將這個賭戰確立下來,一旦天地見證,賭約成立,那麼就算是葉紅塵也只能眼睜睜看著,無能介入!

正是基于這樣的心理,連葉笑將其說成落水狗,龍禦天也輕輕放過,只為盡速確定此戰!

在南天大帝想來,葉笑乃是君主閣首腦,也是君主閣無數靈丹,無盡資源的源頭,一旦葉笑玩完,君主閣所謂"十億君主"的宣言就要即時破產,無論南天這邊軍心如何不穩,兵士都再無去處,便從根本上解決了南天大軍崩盤的局面!

所以說只要自己殺了葉笑,立即撤兵返回南天,那麼,至少可保南天無虞,自己無虞!

無論這邊如何打生打死也好,都與自己無關,縱使天下在某人手中一統,但南天依然還是自己的,這便已經足夠了!

龍禦天的用心在場之人幾乎沒人看不出來,葉紅塵怒道:"龍禦天,汝身為一方天帝,更為當世極峰強者,竟然行此無恥勾當!"

龍禦天冷笑道:"是葉笑自己說戰場之上,此片天空之下,從無真正的公平,也是他自己出言邀戰,自尋死路,與我何干?葉紅塵,你妄自宣揚了許久的破天之時,才是真正的笑話,這一路走來,何曾真正執行過所謂的破天之時,屢屢強行介入本天與君主閣之間的戰事,最是令人齒冷,與其說人無恥,何不自扣本心,問一問自己行止如何?!"

葉紅塵面色一肅,沉聲道:"龍禦天,你既然提到了破天之時,亦言本座始終未曾履那十萬年前的約定,何妨就在此與我一戰?!一試本座的破天之時,是否名副其實!"

龍禦天聞言卻是哼了一聲,臉色陣紅陣白.

若是再來無疆海之前,龍禦天絕對不會有任何顧忌,只要葉紅塵邀戰,他必然欣然赴戰;在他的自我評估之中,對上葉紅塵縱使未必能穩操勝券,但居于上風還是可以預期!

這是一種超級強者對于自我的信心.

然而在來到無疆海見到現在的葉紅塵之後,這份信心早已不翼而飛.

極峰強者之間,不用當真動手,僅憑彼此之間的氣機感應,高下自知,龍禦天自討就算是自己全盛時期,對上現在葉紅塵多半也要大敗虧輸.更何況現在早已經身受重傷,神魂元靈俱損,修為大打折扣?

現在跟葉紅塵打,不但是自己找虐,更是自己找死!

將剛才說葉笑自尋死路的話,轉移到自己身上!

"事情有先來後到,約戰亦是如此,待我與葉笑完成賭戰之後,若是你葉紅塵仍舊堅持找死,我倒也不介意送你一程!"心中雖然根本不敢應戰,但龍禦天嘴上卻又豈會落了下風,尤其在眼下這個當口,輸了什麼都不能輸了士氣!

葉笑看著龍禦天,哈哈一笑:"端的色厲內荏,南天大帝陛下真真是豪情萬丈!"

這句話一出,讓南天大帝手下幾員大將都是臉上一陣通紅.

大家都是明白人,自家大帝的色厲內荏,又有誰看不出來?

蘇墨魂與方振云本能的低下了頭.

在無人看到的眼睛里,盡都是掠過一陣難堪.

主辱臣死.

南天大帝的一系列表現,讓這些高高在上的強者們,都不禁生出一種極端的羞辱感.

面對弱小的挑戰,即時接受,還要怕對方反悔,生生定死此戰!

但輪到面對比自己更強的強者挑戰,明明是畏戰避戰,卻偏偏還要巧言令色,故作姿態.

這……這就是我們效忠了一輩子,認定的蓋世英雄蓋世!南天大帝陛下麼?

葉紅塵哈哈大笑.笑聲中充滿了全無掩飾的嘲諷之意.

龍禦天惱羞成怒,卻終究不敢再刺激葉紅塵,唯恐葉紅塵不管不顧的搶先出手,自己的如意算盤即時落空,轉頭看著葉笑說道:"葉君主,你是後生小輩,便由你來決定如何賭戰吧?"

葉笑淡淡道:"你一直抱怨不公平,你口口聲聲說不服,你憋屈,既然如此,我索性給你一次公平的機會!就由你我單打獨斗,一陣論定,勝者為王!"

龍禦天狠狠道:"單打獨斗?"

葉笑點頭:"一陣論定,生死決戰!你若是輸了,南天所屬的大軍自動歸降于我;你若是贏了,我方立刻轉回,十萬年不出!"

又是一個"十萬年"的約定!

葉紅塵的身軀陡然一震,眼中流露出複雜到極點的神色,連帶著身旁的金龍白鳳也是神情一凜.

怎麼一個個都認准了十萬年?

難道姓葉的打算跟"十萬年"杠上了?!

龍禦天鷹隼一般的眼睛看著葉笑,冷笑道:"姓葉的小子,你的如意算盤打得太響了吧?我輸了,南天所屬就要全書投降?而你們輸了,只是退隱十萬年?這算什麼公平決勝?!"

葉笑冷冷道:"你以為這場賭戰不公平?"

龍禦天深深吸了一口氣:"罷了,此役就以葉君主的方法好了,本帝份屬前輩,就算讓你這小輩占些便宜又如何!?"

南天大帝嘴上雖然叫囂,心下何嘗不明白當前態勢,現在南天大軍,兵無戰心,將無戰意;一夜之間,前軍數十萬精銳系數叛逃;而今天一天激戰之中,己方這邊又有數百萬人叛逃……

全軍上下幾乎已經形成了全面分崩離析的慘淡局面.

若是再勉強戰將下去,唯一結果就是南天陷入前所未有的大敗局面.

論高層實力,自己萬萬不敵葉紅塵;自己之下的巔峰力量,同樣抵不過七朵金蓮;更別說還有葉笑的君主閣也在這里……

這一戰,已經是看得到的結局,無論從那個方面說,自己都陷落絕對的劣勢!

而當前唯一的生路,便是與葉笑一戰,只要自己擊敗,那麼尚有回頭之路,爭雄天下不再是奢求,只為一方霸主還是有富裕的!

葉笑深深吸了一口氣,道:"南天大帝既然說我占了你的便宜,我便再多給你兩個選擇,第一自然是現在就進行決戰,擇日不如撞日,盡速了解此役.第二個選擇,三天之後,約定上午,陽光鋪滿大地之刻,生死一戰!"

龍禦天很爽快的說道:"葉君主既然不欲占本帝的便宜,那咱們就約定三天之後,一決生死.葉君主年紀輕輕,竟不免少年亡,提前安排好後事吧,這兵荒馬亂的,若是不是提前預備好棺槨,難免暴尸人前,那可就不美了!"

葉笑哈哈大笑:"龍大帝有心了,彼此也是一樣,尤其南天軍眾遠道而來,只怕更難准備棺槨!"

瞬時,嗚嗚的鳴金聲在整個無疆海響起.

南天大帝龍禦天帶著麾下將領,宛如潮水一般急速撤回.

而葉笑的君主閣,也在同一時間回撤.

君主閣此次出戰合共七百萬人馬;但全線撤回之後,居然撤回了三千萬之巨!

這卻是千古奇葩的戰果,兵源越打越多倒也罷了,竟然能多到數倍自身總兵力,委實是難以想象,駭人聽聞

而看到這種情況正在高空撤退的龍禦天又幾乎要噴出一口鮮血了……

一種"大勢已去"的感覺,就這麼無奈的從心中油然升起.

"難道我南天精銳……當真就這麼……"南天大帝臉色蒼白,看著己方已然收兵,卻呈現出稀稀拉拉的部隊,不少人還在一邊走一邊回頭張望……

似乎……很是有些心有不甘的樣子……

"陛下……"蘇墨魂仰天長歎:"這一戰……我南天,已經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