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7.第1947章 血河之夢
琉璃天帝笑了笑:"這個自然,若是裹足不前,所謂破天之時,豈不令人失望!說到天下之戰,最終還是要以強者之間的決戰論定勝負!現在的所謂大戰,只不過是血祭這場盛典的開胃菜罷了."

紫龍王苦笑一聲.

只是這血祭前菜,便已經殺得尸山血海,無盡赤紅了……

看來自己還真不是一方天帝的料子,身為妖族絕巔強者,都看得毛骨悚然,駭然心驚,而那些人類王者們,卻連眼睛都不眨一下,但論到這份定力,心理承受能力已是高下立判.

"葉紅塵的實力固然強大,但若是同時與五大天帝交鋒卻占不了半點上風,更無勝算."琉璃天帝歎了口氣:"但紫龍你可知道他為什麼明知道不能勝,還要將葉家全部實力都壓上來麼?"

紫龍王撓撓頭:"這個可就真是不知道了,不勝之仗,不就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嗎,葉大先生竟不智至此……"

"不光你不知道,朕也不知道."琉璃天帝道:"朕只隱約感到,他似乎是要打碎這片天地,重新洗牌,再造新的秩序.但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至于其他的原因,或者說葉紅塵心底更重要的原因,朕也是想不通的."

"畢竟,就算是他能打碎這片天地的原有規則,但最終結果,卻必定有葉家全部填進去陪葬!葉家人都死光了,連他自身也無能幸免,那麼他縱使打碎了這片天地,卻又有什麼意義?"

琉璃天帝看著對面一片戰云籠罩之處,皺眉沉思,良久良久之後,緩緩搖頭.

顯然他是當真難以想象,葉紅塵這麼做的真實目的何在.

其實這個相同的疑問,也同時存在于其他四大天帝心里.

葉紅塵,究竟要做點什麼?

對于葉紅塵引動世紀之戰,這點不算意外,但將戰局催逼至如此極端的地步卻是出人意料,莫說葉大先生,垂天之葉,根本就贏不了五方天地聯手,甚至就算僥幸贏了,也不過就只得到一個被摧毀的紅塵天外天,真的有意義嗎?!

如此這麼瘋狂的戰斗,唯一說的過去的理由……或者便是葉大先生本身活膩了,而且還是跟隨著葉大先生的那群老兄弟,集體活膩了!

"哈哈哈……"葉大先生站在一棵巨大的松樹下面,這棵松樹,就像是一把大傘,遮住了天空.葉紅塵仰天長笑,笑得酣暢淋漓.

樹下,仍舊設有二十六個座位.

自從重逢以來,二十五位老兄弟,天天陪伴,喝酒,聊天,喝得酒酣耳熱,大家逸興橫飛.

"這一場酒,一直飲到生命盡頭,盡興亦盡命,可好?!"葉紅塵微微笑著.

"好!"二十五人一起縱聲大笑.

其中有兩人,一邊喝酒,嘴角卻在溢出血絲,顯然是已經受傷不輕.

如他們這等絕巔修者,等閑不受傷,一旦受傷便是重創,即便重創,也能以本身修為壓制,表面絲毫不顯,而這兩人卻連壓抑傷勢都做不到,顯見傷勢當真是嚴重到了極點.

"兄弟相交十萬年,此生又複有何憾!?"

"年少乘醉長歌策馬江湖,年老對坐一起一醉方休!確實無憾!"

"兄弟始終沒有變!此生無憾!"

"十萬年繁華看盡,此世無憾!"

"……"

關山遙哈哈大笑.

"十三萬年!"關山遙笑著笑著,居然無聲.

"十三萬年漫長歲月遠去,看著結發妻子逐漸老態龍鍾,化作一培黃土!看著兒子長大,蒼老,死去;看著孫子從稚齡童子,到垂垂老矣……看著玄孫,看著一代一代的子孫後代……看著我家族墳地,從幾畝地,慢慢的增添墳頭,一點點擴大地盤……漸漸擴展到今時今日的綿延七百里墳場!"

關山遙搖頭,看上去仍舊年輕的面孔上,逐漸變得滄桑無盡.

"每一次心下寂寞了,想要去找老妻一敘私房話……找個墳頭都要找上半天.偶爾閉關一遭,出來之後,卻已是數十年光陰消逝,風吹雨打後,竟甚至有可能找不到愛妻的墳頭了……"

"這樣的滋味,一次次的輪回折磨……這顆心,已經麻木."

"大道孤肅難行,本在預算之中,但真個切身體會,個中滋味又有不同……"

"有時候,甚至不禁有想是不是將這一切趕緊的徹底結束……也就沒有了這麼多的傷.更不必再承受那種回憶之苦!"

關山遙的感傷之話,引起了大家所有人的共鳴,一個個盡都端著酒杯默然不語.

"然,心中卻始終不曾忘記大哥與兄弟們當年的約定,正是因為這份約定,才有了堅持到今時今日的執著!"

"十萬年後再起風云的約定,若是不約,何能甘心!"

"若不能與兄弟們再盡情一醉,何能甘心."

"若不能與大哥再見一面,何能甘心!"

"這一身修為,若是就這麼無聲無息的與草木同朽,何能甘心!"

"不將這天地攪一個天翻地覆,何能甘心!"

"當年大戰未起便退,坐看五方天帝耀武揚威無數歲月,何能甘心!"

"畢生除了疲倦與寂寞滄桑,似乎就只剩下了這點不甘心."

"再無其他!"

"此番一戰,無關勝敗榮辱!"

"更不論霸業誰屬.只想要不負此生初心!不負大哥!生死,不足論!"

"只為了……當年的兄弟們的約定,一起上路!"

"就為了,在這紅塵天外天的天空下留下屬于我們的痕跡!當年,我們不戰,這片天地,所以完好.現在,我們一戰,這片天地,便由此寂滅!"

"僅此而已!"

"唯此一戰而已!"

關山遙素來沉穩寡言,絕少說這麼多的話,但這一次,他端著酒杯,說出來的這段話,卻是連葉紅塵都是沉思不已.

全場鴉雀無聲.

累了麼?

疲倦了麼?

活夠了麼?

寂寞夠了麼?

滄桑夠了麼?

還想要什麼?

"我會在明日進戰陣!"血河仰頭,一杯酒灌下喉嚨,徑自灑然去了.

"我一直有一個心願,于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明日當可圓我這個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