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0.第1940章 跟我!【二合一】
葉笑看著眾人的臉色,心中風云舒卷,意態悠然.

在沒有人看到的時候,他的臉上掠過一層奇異的神光.

"我的目標……可不僅止于區區的紅塵天外天,所謂尊上之譽,豈該止于這一個位面……"

葉笑無聲的喃喃一句.

"令外部人馬,竭力打探兄弟會的下落,尤其是兄弟會的九位當家蹤跡."葉笑下令,一道久違的對外命令.

……

兄弟會的人員組成盡為江湖散修,絕大多數成員並無太多的規矩條框束縛,絕大多數的更是常年散于四海,唯有當兄弟會高層發出召集令的時候才會蜂擁彙聚,是以誰也不知道兄弟會到底有多少人,這亦是橫亙紅塵天外天數十萬年以降最難解的謎題之一.

然而這一次,兄弟會卻是的的確確傷筋動骨了.

因為在之前的這段日子,不管是歸真閣,翻云覆雨樓還是葉家軍,這三方本身處于敵對之中的勢力,卻齊齊對兄弟會展開劇烈動作,痛下殺手.

一時間兄弟會竟成八方受敵,四面楚歌之境,整個勢力一縮再縮,最後更是將所有人手全部打散,流跡于江湖,之所以會采用這種最消極的做法,卻是事出無奈,兄弟會縱使如何的根基深厚,但一舉對上無疆海最強的三方勢力圍攻,無論如何也是一籌莫展,只能選擇暫避鋒芒,而只要己方暫時退出這個亂局,那三方便會彼此攻伐,斷斷沒有和平共處的可能,彼時自有報複之日,只可惜還沒等到三方互斗再啟,轟轟烈烈的天下爭霸大戰卻已經隆隆登場.

這樣的大環境之下,讓兄弟會如何再聚,如何再啟動作?

這個時候出去,就意味著自身需要表明立場,不站隊不挑一方依附,就是多方開罪,最後誰得勢,都不會放過兄弟會,與找死何異?!

可是……就算是站了隊就不是找死了嗎?!

眼前情勢,隱隱竟成進也死,不進還是死的惡劣局勢!

兄弟會九位當家齊齊圍坐在一個大桌子上,相對無言.

此際就連最最足智多謀,最擅機變的上官凌霄竟也沒了語言.

此世大佬群起爭鋒,小胳臂小腿的兄弟會作為一個江湖組織如何敢牽扯進去?

上座的金袍大漢再也不見以往的閑適.

"幺弟的仇,可有查出來什麼線索嗎!?"那金袍大漢正是兄弟會第一位大佬,九霄云莫非云,此刻眼中滿滿的盡是血絲.

"關于幺弟的事……從頭到尾盡是蹊蹺."上官凌霄同樣是兩眼血絲,這位舉世公認的智者,眼神中充滿了難以言喻的不安

"什麼蹊蹺?可有明確的指向性嗎?"八個兄弟一起眼睛看過來.

"幺弟的事情,留下的線索實在太過明顯.在在說明乃是葉家軍方面做的."上官凌霄說道:"但越是如此,其中越有貓膩顯現……"

"貓膩?還能有什麼貓膩!?"過山龍成飆怒聲道:"葉家軍之前就曾對我們咄咄相逼,對幺弟展開狙殺豈非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當真是欺人太甚!反而是你老攔著我們不讓動卻又是何道理?難道這血海深仇就不報了?讓幺弟就這麼一命嗚呼,死不瞑目?!"

上官凌霄大怒道:"你這是什麼話?難道幺弟的仇我就不急?!那也是我幺弟!但沒有搞明白幕後黑手就盲目報仇,實在愚昧,因此損失的人力物力還在其次,我更怕我們貿然動作不但不是幫幺弟報仇,反而做了那幕後黑手的手中利刀!縱使如何心急報仇也不能失去冷靜!"

莫非云道:"老三說的在理,眼前亂局已成,陰霾滿目,我們確實要避免成為被人借刀的可能,但具體卻又如何?"

上官凌霄道:"本來咱們兄弟有參與搞死了葉長青之事,葉家向我們動作也不算多意外的事情,但一來葉家的報複已經來過了;尤其那一次的動作讓我們相當的不好受;二來,那葉長青倒行逆施,不光是與我們結下大仇,與葉家嫡子,現今葉家軍統軍之人也有大仇,所以葉家該不會再對我方持續施壓,從那一次報複動作雖然聲勢浩大,實則並沒有造成太多人員傷亡,就可以佐證葉家並不想與我們大動干戈,甚至存有化解前怨的意圖……這幾乎是可以確定的."

"既然對方有心如此,斷斷不會在報複之後,卻又出手狙殺了幺弟,這可是令到雙方再無轉圜余地的死仇?"

上官凌霄道:"這毫無理由可言!"

"最關鍵的一點還在于,葉家方面若是真想出手,只需要出動七朵金蓮的其中任何一位,都能滅掉兄弟會的全部高層!但為什麼就只殺了幺弟,就住了手?他們難道不知道幺弟隕落,雙方便是死仇,唯有將我們全部趕盡殺絕,才算終結,兄弟會雖無頂級大能,終究還是無疆海有數大勢力之一,若是全力反撲,想要針對葉家高層固然力有未逮,但對葉家軍大軍造成相當的殺傷還是有余地的……"

"所以關于這件事情,我甚至敢斷言絕對不是葉家干的."上官凌霄臉色陰沉:"雖然現在還沒有把握鎖定仇人是哪一個,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這人設置下了如此布局,目的就是想要我們兄弟會跟葉家軍硬抗.我們若是真的去找葉家軍報仇,那才是真的中了計!"

上官凌霄看著過山龍成飆,道:"我們的死活尤在其次,這樣做的結果才是真的讓幺弟死不瞑目!"

過山龍成飆漲紅了臉,張著嘴似是有心想要說點什麼,卻又說不出,只能低下頭去.

"那麼老三你認為,此事的幕後黑手到底是誰呢?"莫非云深深吸了一口氣,眼中露出極度危險的光芒.

"我認為……"上官凌霄一句話還沒說完,突然間外面有人急匆匆跑了進來:"大爺,二爺三爺……有人前來拜訪……"

有人前來拜訪!

這一句話,讓兄弟九個人齊齊變了臉色.

因為當前這個據點,乃是兄弟會最為秘密的一處據點.

這里爆了光,幾乎就等于是兄弟會高層整體行蹤落在了有心人的眼中.

在如今波云詭譎的無疆海之中,這簡直是滅頂之災!

"來人是誰?"莫非云臉色不動.

"是,君主閣……葉君主親身駕臨."那大漢眼神中也透著茫然和驚恐,能夠在此供職之人,自然也是兄弟會頗有身份地位之人,自然曉得個中利害.

君主閣葉君主?

葉笑?

但葉笑卻又怎麼會知道自己等人在這里聚會?

兄弟九人對望一眼,上官凌霄開口問道:"來了幾個人?"

"就只得葉君主獨自一人."

獨自一人!

莫非云松了口氣,道:"有請."

……

兄弟會九個人每個人都是膀大腰圓,體型碩大之輩,就連號稱神鬼之手的上官凌霄,天外天有數智囊,也生就淵渟岳峙,虎背熊腰.

葉笑坐在兄弟九人對面,正面相對九條彪形大漢,這份視覺沖擊,讓葉笑也不禁生出一種面對一群山岳的微妙感覺.

"葉君主倒是神通廣大,連我等自覺頗為隱秘的秘宅竟也為尊駕查知."莫非云看著葉笑,似笑非笑:"只不過,我似乎該更佩服君主大人的藝高人膽大!"

葉笑淡淡的笑了笑:"神通廣大?藝高人膽大?大當家當真是謬贊了,我這兩大卻是一個都不占的!"

他抬頭看著莫非云:"首先是關于兄弟會的這個據點,據葉某所知,除我之外,至少還有數人知道.只不過其余的人目前尚有他事,無限前來,唯有葉某……占了先行一步的便宜而已,如何當得起神通廣大四字!?"

"哦?"莫非云瞳孔一縮.

葉笑隨即有淡淡的笑了笑:"至于藝高人膽大云云……葉某的膽子素來不大,自然是不敢當大當家贊譽,至于藝高之說,倒是愧不敢當的."

莫非云聞言臉色登時沉了下來,道:"君主大人敢如此說話,膽量怎麼也不能說小了,但卻不知道,葉君主此番前來,究竟想要如何?"

葉笑道:"葉某意在天下!"

葉笑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宛如奇峰突起,石破天驚!

莫非云深深吸了一口氣.

別的都不用說,單只是這一句話,便已經足夠.

太足夠了!

葉笑並沒有說,天下亂局已成,你們兄弟會沒有什麼路走.也沒有說,現在已經不是江湖爭端,而是天下之戰,更沒有說投靠我才是正確選擇,我可以為你們兄弟報仇云云……

他只是說了葉某意在天下這一句話,但在莫非云聽來,這句話,卻已經足夠了!

足夠表明一切!

莫非云臉色陰晴不定,久久未語,旁邊的上官凌霄忽而輕輕說道:"只不過,現在的君主閣,力量還遠遠不夠."

葉笑目光平靜的盯著上官凌霄,並沒有即時說話回應.

素來深沉如海的上官凌霄也不知怎麼地,在葉笑那一場平靜的目光注視之下,心下居然升起一股敬畏之意.

就是這個葉君主,若是放在四年前,就算是抬頭仰望自己,只怕都未必夠格;但是現在,此時此刻,卻轉換成為招降自己的上位者.

上官凌霄搖搖頭,勉力將這股意念壓下去,沉聲道:"至少就我們兄弟會目前所擁有的力量而言,還是要超出君主閣的."再不將這句話說出來,任由那股意念持續發酵的話,上官凌霄恐怕自己再也沒有機會將之說出來.

葉笑似笑非笑:"是麼?我本來還以為兄弟會諸位當家當真知道葉某人藝高,原來是我想多了!"

而隨著這句話之末,葉笑的身上突然間湧動滔滔氣勢,掀天而起.

葉笑整個人仍舊端坐,絲毫未動,甚至連臉色目光都維持原樣,然而隨著其心念稍動,屬于不滅境八品巔峰的驚人氣勢,卻已經是傾瀉而出.

以沛然莫禦之勢壓了過去.

上官凌霄登時臉色一變,旁邊兄弟幾人也齊齊提聚全身修為,聯袂合力抵擋葉笑驟發的沛然氣勢;一番動作之余,卻無奈的發現,無論自己如何努力,葉笑的氣勢卻始終如最初一般,沛然莫禦,無可阻擋.

那是一種大山壓倒稻草的壓倒性威勢,縱有救命稻草在手,卻是無濟于事!

在辛苦的抵擋了片刻,葉笑如同天邊巨浪的威勢突破聯袂防線撲面而來,攜裹著整個怒海的霸氣,一浪更比一浪高,何能抗禦.

九兄弟終于無奈頹然放棄.

此際每個人看著葉笑的目光,竟都流溢悚然,那是自知不可匹敵所遺留的驚詫.

唯有莫非云仍舊平靜的望著葉笑.

他的位置正處于葉笑的正對面,葉笑的氣勢潮水一般沖過來,沛然莫禦,近乎全然無視其余八人聯袂構建的防線,唯有對上莫非云之時,卻如同是海水遇到了水下礁石,自然而然的分流而過.

莫非云竟擁有絕對不遜色于葉笑的驚人實力,這卻與外界傳聞的兄弟會大當家實力相差甚遠!

不滅境八重天的實力,幾乎等同于當世老牌子頂尖強者的實力,難怪兄弟會能夠屹立天外天數十萬年而不衰,看似出人意料,卻尤在情理之中!

莫非云這一伸手,葉笑的氣勢登時消于無形,旋即灑然一笑道:"葉君主的來意,我們已經知道了.不過,兄弟會這麼多年的基業,于只言片語之間便即拱手相讓……這未免過于玩笑了."

葉笑微笑:"那是自然."

一邊的上官凌霄神情緊張起來,咽了口唾沫,道:"大哥."

作為兄弟會智囊,上官凌霄看得最是清楚.現在的江湖天下,已經沒有了兄弟會的位置.

縱使大哥的真實實力頗為難得,結果仍舊如一,不會有變,甚至只有更危險的份!

時勢造英雄這句話,不適用于兄弟會,再想要像以前那樣混江湖,已經絕不可能.

己方所擁有的勢力,已經構成令當世諸多強梁忌憚的因素,兄弟會躬逢此世亂局,唯有徒歎奈何的份,沒有任何一位霸主能夠容許如兄弟會一般的巨大威脅,游離在戰場之外!

五方天帝垂天之葉六方勢力的戰局,若非是打到雙方都精疲力竭的地步,談何輸贏勝敗?!

然而真去到那個時候,兄弟會鑽出來,可就是個巨大的變數.

別看現在兄弟會不被六大勢力任何一方放在眼內,任何一方都有輕易殲滅兄弟會的實力,但真到世紀大戰終盤之刻,誰敢保證自己還有最盛之時的實力?!

所以,只要一開戰,隨時都可能會有那方勢力兄弟會抹除,將這個隱患消弭在萌芽之中!

這點,是上官凌霄早已預見到的必然結果!

更要命的是,兄弟會當前所處位置異常尷尬,能夠選擇的人,不能說少,而是……基本沒有!

投靠五方天帝?

若是五方天帝肯接納的話,兄弟會自然是樂意的,可是兄弟會乃是江湖散修聯盟,這點就已經極端不見容于已經根深蒂固的帝制皇權勢力,尤其兄弟會存在已經太久太久,投效?之前早干什麼去了?好幾萬年了你都沒有投靠,如今,大難臨頭你想要投過去了?

被五方天帝勢力拒絕是可以想見的!

那麼,投靠葉家軍?

本來投靠葉家軍幾乎是兄弟會的最佳選擇,這點早在葉長青針對兄弟會動殺的時候,上官凌霄就曾經提及,這可說乃是兄弟會高層最樂見的結果,可是現在……

兄弟會始終曾經布局弄死了葉長青,無論初衷如何,無論因緣如何,這份仇怨已經結下,雙方再難轉圜!

至于投靠翻云覆雨樓,邪盟,歸真閣各大勢力,根本不用考慮,這些勢力的背後都靠著諸天天帝,且彼此多有爭端,將自心比人心,兄弟會的諸位當家都不敢想象那後果,所以說投靠往昔夙敵的說法,根本就不成立!

如此思前想後,遍數當世有能力應付當前亂局的實力,放眼整個天下,貌似就只剩下一個君主閣,還可以與兄弟會抱團取暖.

但這個唯一選擇,還有一個問題需要解決:君主閣人緣極好,與葉家關系良好,與邪盟盟主凌無邪關系良好,與琉璃天重臣龍鳳雙王關系也良好,最最關鍵的是,人家還不用擔心安全問題.

只要往樹堡之內一躲,直接就是萬事大吉!

而兄弟會卻是朝不保夕,隨時有傾覆之危.

在這個時候想要跟人家抱團取暖,豈不是異想天開,癡人說夢嗎?!

人家本來就是暖被窩狀態,哪里還需要跟你抱什麼團?

所以這個唯一選擇,兄弟會同樣是沒有抱希望的!

只是葉笑的突然駕臨,令到這份無望卻又轉為希望!

然而葉笑這次來,卻是來招降的更將一切都放到了桌面上,讓兄弟會做選擇!

其實哪里還有什麼選擇,除了投奔君主閣,當真就再也沒有第二條活路!

其他的,全都是死路,死路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