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3.第1923章 我幫你下手
"月兒……"葉笑微笑著,勉力克制著自己的情緒,卻還是忍不住想起了在寒陽大陸的一幕一幕,每一點每一滴,想起那時候的小丫頭是如何拼命的維護自己……

那如海的深情……

猶記臨別之際,那結發一杯酒……尤自在唇間蕩漾一般.

"嗚……"蘇夜月小嘴裂開,眼看就要哭出聲來.

再聽到這聲久違月月,宛若又回到了當年,回到了父母膝前的日子.

一時間矜持盡去,形象崩塌,整個人飛一般的沖上前,一頭紮入了葉笑的懷里.

再次感受到那溫暖的懷抱,感覺到那久違的安全感,聞到葉笑身上那熟悉的氣息,心中陡然一定之余,卻終于忍不住歇斯底里的放聲大哭,盡情宣泄這些年堆積下來的惆悵離愁.

自始至終,蘇夜月眼中就只看到了葉笑一個人,對于就跟在葉笑身邊的君應憐全然是視若無睹,視而不見,

嗯,這個真不是無視,而是根本沒看到!

她的全部心靈,全部的心神,全心全意全靈全神,全都都被葉笑一個人吸引.

天地雖大,卻再也容不下其他半點事物!

玄冰本想要迎上前去,但看到蘇夜月的此際反應,卻是忍不住輕輕地歎了一口氣,勉力停住腳步,將目光看向君應憐,綻放出一個罕見的絢爛笑容:"你終于來了."

君應憐目光格外複雜地盯著緊緊抱著葉笑大哭的蘇夜月,終于收拾了一下心中莫名情緒,道:"原來你早來了."

兩女相視一笑,千言萬語盡在重逢一笑中.

過往曾經有過的那份酸酸感覺,在這一刻,竟盡都煙消云散,莫名無蹤.

在經曆了紅塵天外天的許久別離之後,終于能夠再相聚在一起,卻哪里還有什麼心思爭風吃醋?在這樣的紛亂江湖氛圍之中,能夠與自己心愛的人相聚在一起,便已經是真正的蒼天恩賜!

在奢求更多,當真就是得隴望蜀,希圖非分之想了!

尤其是君應憐這一路走來,親眼看到了無數厮殺戰斗,其中許多根本就是毫無理由的厮殺戰斗;有懷璧其罪的,有搶劫戰斗的,還有一伙人戰斗後,撤走的時候,發現另外一伙人經過,居然嫌對方怎麼沒人受傷?直接沖過去就干的池魚之殃………

甚至還有數萬人的大場面直接推將過去,將在這片區域之中不管無辜不無辜盡數屠戮的……

最離譜的一次,歸真閣人馬在與葉家軍一場激戰之余,撤退途中,意外遇到了兄弟會所屬之人.就只是因為兄弟會某一人看到這伙人狼狽,好奇的多看了一眼.

歸真閣那邊頓時有人爆發,喝問:"你瞅啥?"

那邊兄弟會之人也不是吃素的,硬邦邦回了一句:"瞅你咋地?"

然後,雙方展開火並,雙方兩敗俱傷,盡都傷亡慘重.

而這還不算,歸真閣接連發出訊號火箭,兄弟會亦是連連求援,到後來竟然演變成數萬人的大規模鏖戰!

起因貌似就因為那七個字.

"你瞅啥?"

"瞅你咋地?"

那一場鏖戰,葉笑和君應憐就在旁邊冷眼旁觀,本來最初還打算想與兄弟會方面人手說上幾句話;卻萬萬沒有想到還沒輪到自己出去,那邊就已經打了一個天翻地覆.

兩公母親眼目睹這一切之後,君應憐深深的感覺到,這紅塵天外天當真太過艱險的地界.想要在這等地界活下去,當真是艱難至極,連一句話都不敢瞎說.

在這樣的地方生活,隨時隨地,都可能要面對無數的明刀暗箭,無數的驟來危機.在這等時候,還能夠活著,自己在乎的人尤能相聚,彼此都能平安相見,本身就是天大的幸福,天大的運氣……

君應憐此際竟很有點大徹大悟的感覺.

再者,看到蘇夜月在見到葉笑時候的小模樣,君應憐不由得感同身受.

當日,在風雪冰天再見葉笑的那一刻,那種徹骨的相思,那種無望之中突然有了希望,而且就在眼前的情感噴湧……當真沒有人能夠比君應憐更有體會.

所以她非但不吃醋,反而有些心有戚戚焉.

良久良久,蘇夜月這才從葉笑懷中抬起頭,葉笑一陣齜牙咧嘴.小丫頭這一通可是哭得自己連外衫帶內衣全都濕透了……

那句話怎麼說的?嗯,女人就是水做的嗎,這話還真是一點不假.

葉笑以審視之姿,端詳著面前滿臉通紅,哭得妝容都花了的小丫頭,心中竟在盤算,單只是這些淚水,保守估計也得有兩三斤吧?

而在眾人面前大哭一場,發泄心底情緒的蘇夜月,此際情感得疏,理智矜持重新占據上風,登時深深地感到了不好意思,那是一種難言的窘迫,手足無處放的微妙感覺.

從葉笑懷中抬起小腦袋,俏臉上盡是一種無顏見人的羞澀,情急之下,一把抓住君應憐的手,嘻嘻的笑道:"姐姐你來了,快快,快里面請……"

滿臉通紅地拉著君應憐就走,力氣大得出奇.

小丫頭在等候葉笑的這段時間里,修為亦是暴增,非但突破了不滅境更是晉升至不滅境三重,剛才拉君應憐的時候,一時間控制不住還用出了幾分真力,這也就是君應憐,換個人沒准都能被她拉零碎了!

偏偏在場眾人都是明眼人,幾乎集體爆笑起來,小丫頭這遮蓋自己窘迫的方法,倒是別出心裁,行之有效……

君應憐被拉扯的一時失笑,心中對蘇夜月更添了一份好感:這分明就是一個還保留著純真的年輕女孩兒,端的我見猶憐,何況某人……

等到眾人跟著進去,蘇夜月早已經無影無蹤,只有君應憐一個人在那里坐著.

"小丫頭呢?"葉笑很詫異.

"可能是覺得不好意思,跑了……"君應憐終于忍俊不住的笑起來:"我說笑笑,你這個未婚妻,分明就是一個小丫頭,眉眼未開,嬌軀尤稚,心思更是單純……也虧你下的了手,你這兩世為人,端的大勝往昔啊!"

葉笑一頭黑線:"你不要胡說,我明明都沒下手好伐?"

"但你還不是遲早要下手的,難道你還想繼續的禽獸不如?!"君應憐一個瞪眼.

湊巧這時候,蘇夜月已經重新化好妝走出來,很是興奮的飄到葉笑身邊,道:"你要對誰下手?告訴我,我來幫你!我現在可厲害了,一定幫你擺平對方!"

噗!

君應憐和玄冰霜寒姐妹等人齊齊一口茶水噴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