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4.第1904章 石碑哪里去了?
"那我們要怎麼辦?"君應憐嘴里雖然問,但眼睛卻是看著自己手中的劍身.

長劍如雪,森寒徹骨.

一股股凌利的劍氣,似乎在隱隱呼嘯,渴望著殺伐.

"不怎麼辦,順勢而為就好."葉笑淡淡的笑了笑,眼神中有強烈的殺氣縱橫,道:"相信白沉于此次變故之中唯一的漏算,就是我當前的實力水准!現在的我,一身修為已臻不滅境三重天巔峰,而你的修為,更是去到不滅境四重天巔峰;我們兩人的戰力,必定遠遠超出來襲者的預估,足夠出去大殺一番.更別說你我的功法,都是屬于在這紅塵天外天獨樹一幟,無人可比的級數.縱然是面對不滅境六重天的高手,也未必是我們的對手!"

"夢無真歸真閣所屬專司暗殺的暗堂雖然是歸真閣最為強大的堂口,其中也不乏不滅境高手,但相信還不至于有高于不滅境六重天的巔峰高手,不滅境六重天,那已經是當世老牌子強者的水平!"

"所以……這一次我們活著可以給夢無真一個前所未有的慘痛教訓!"

"讓他知道,有些人,是不能惹的!"

"尤其是,生死堂堂主,君主閣閣主!"葉笑哈哈大笑:"我們出去!"

"好!"

君應憐彈劍長吟,一股英姿颯爽之氣,油然迸發.

兩人的身體如同兩朵白云一般徐徐飄起.

三尺紅"呼"的一下子,同步遁出.在葉笑的懷里,同時往外飛去.

呼!

兩人齊驅並駕,一道出了空間.

兩人齊齊感覺眼前一花……似乎無數歲月,在眼前一閃而過,滄桑枯榮,盡在瞬間.

跟著就聞一聲撕裂也似的輕微聲音驟起,冰天雪地空間就此化為一陣氤氳,不過片刻,徹底化作了烏有……

……

歸真閣暗堂所屬的五名為首者,另外帶著二十位頂尖高手,在這里已經守候了一年多的時間.

對于這些人來說,這段時間可謂是度日如年!

基本每隔一段時間都會用傳訊玉玉夢無真聯系,一而再再而三的標識這邊什麼都沒有,每一處雪層都已經搜過了不下千百遍,那里有什麼君主閣葉君主的蹤影?

公子你是不是被騙了?得到的消息真的可靠嗎?

但夢無真每一次都是聲色俱厲標識:葉笑一定就在這里.

你們只管嚴防死守,務必不能讓葉笑有逃脫的機會!

無論如何,一定要將葉笑的首級帶回來!

五個人礙于夢無真的嚴令,只好在這里繼續無限期的蹲守下去.

但也不知道是錯覺還是怎麼,一干人盡都感覺在這里天氣居然越來越冷!

一天比一天冷!

一月比一月冷!

一年多時間過去,這地那種刺骨的寒意,竟然去到了連不滅境高手都要負荷不了的地步!

這天氣,端的冷德邪乎!

這一天.

五個人每人帶著四個人,分布五方生起一堆大火取暖,卻詫然發現……

咦?

那塊紅色石碑哪里去了?

這一年多的時間之中,眾人盡都是以這座石碑為坐標,乃至聚攏的據點,今天怎麼突然就不見蹤跡?滿目就只得天地間的無盡茫茫;一時間真正很是不習慣的說!

然後……貌似感覺更冷了呢……這天地之間的寒氣,突然間以前所未見的狀況一波一波的湧動起來,差不多每一刻過去,都要比原來的時候更冷了幾分……

"嘶……"暗堂老三吸著冷氣,腮幫子都凍得發青,一個勁兒搓手跺腳,連聲咒罵道:"這他麼的什麼鬼天氣……真他麼的,太他麼的了,自從老子出生以來,就沒有感覺到冷,怎地到了這里,竟是越來越抵受不住了?老子現如今可已經不滅境五重天的巔峰強者,就算說是縱意天下也不為過吧……這這這……這簡直是匪夷所思……"

"難怪這北天之極亙古以降就沒有任何生靈存在,這麼冷的環境……相信就算是五大天帝陛下來到,也要抵受不住……"暗堂老四搓著手,聲音都有些哆嗦了.

"就是就是……還有,之前還有座石碑在這里作為原點,現在怎地連參照物都沒了,這他麼的什麼鬼……若然再分開,想要再聚起來只能用一聲長嘯呼應了……"老五不滿的咒罵.

"別說那些有的沒的了,那些出去找木柴的怎地還沒有回來?就現在這些,根本就燒不了多長時間了……"老六眉毛上都是白霜,一口氣才一吐出來,赫然就在面前凍成了渾圓的霜柱.

在這里委實是生存困難,就連想要生一堆火,作為燃料的木柴也要去到萬里之外才能找得到.

這還不算什麼,畢竟都是一等一的高階修者,來回萬里路程只屬等閑,真正為難的卻是大火燒起來之後,只要火勢有稍稍的不旺,就會被此地寒氛瞬時撲滅!

所以大火燒起來,時刻都需要有人將元力灌輸于火堆,形成類真元火域,這才能夠持續燃燒,散發一些熱量,供眾人取暖,就這樣還經常有人胸前被烤焦,背後卻被凍僵了,端的是名副其實的冰火兩重天,萬二分的難受.

有人喃喃罵道:"老子何嘗不是首次遭遇這等詭譎天氣……撒泡尿都能撒出景致,那可是直溜溜的一道冰柱……若不是老子修為還過得去,只怕就連老二都得凍掉了……"

另外一人突然忍俊不禁,哈哈大笑:"把老二凍掉了……哈哈哈哈……你們說,如果這話二哥在這里聽見了……哇哈哈哈……"

這幾個家伙一時間呼天搶地的大笑起來,盡情宣泄郁悶.

突然有人臉色一凜,失聲道:"不對啊,那紅色石碑怎麼會不見了,根據我們之前收集到的情報,這塊石碑自從北天之極存在之始,便已同時存在,怎地會貿然不見,再說了,一個石碑又怎麼會突然不見,難不成長了腳,還是成了精?"

這麼一說,大家一時間盡都臉色凜然:"不錯不錯,石碑又沒有腿,怎麼會突然不見了?別有另有蹊蹺!"

"難道是那位葉笑出來了?"有人駭然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