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3.第1883章 冰心公主
另一個方向.

紫龍王和金鳳王聯袂回返琉璃天之後,琉璃天帝很是好奇兩人為何會如此大動干戈,專門將兩位王者請去了皇宮問話.

問話的時候,天帝陛下最最寵愛的,也是這幾年才回歸琉璃天的小女兒冰心公主正隨侍在旁.

這位冰心公主,可謂是天帝陛下的心頭肉;然而在群臣眼中,這位冰心公主實在不應該叫冰心公主,應該叫冰冰宮主才更加的名副其實.

那渾身洋溢的冰冷氣質,幾乎能夠將人凍死.

都不用正面對話交流,就只是一個照面,就能感覺到那徹骨的寒冷迎面而來,令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這個狀況讓幾位大臣就此斷去了聯姻的念頭:真個將人娶回家去,天天面對這麼一個萬載冰山一般的兒媳婦,打不得罵不得說不得,貌似連親近都不得……那日子還過不過了?

然而與這幾位大臣保持正相反想法的,卻是他們家中的一眾後輩青年才俊們.

冰心公主越是高冷,越是冰山美人范,這些青年才俊反而愈發的入迷,越是不可自拔,難以自抑;直是神魂顛倒,無從抽身……

尤其這位冰心公主容顏端的是傾國絕世,妥妥的琉璃天第一美女.不管是面貌,身材,氣質,風神,風致……全都是頂兒尖兒水准,綜合指數高得絕無僅有,傲視群芳!

琉璃天之中的青年才俊,拜倒在冰心公主石榴裙下的護花使者,至少已經超過了總人數的八成有余,甚至有不少已經成家立室的家伙為了迎娶冰心公主,直接將自己家里的妻妾全部遣散了,畢竟恢複單身才有資格肖想冰心公主不是……

隨著時間持續,狀況越演愈烈,現在連琉璃天都城里面,也天天上演各種爭風吃醋的戲碼,熱鬧得不可開交.

每次看到這種情況,紫龍王和金鳳王總是一臉不屑.

哼……沒出息!

這些後生晚輩怎地始終都不明白實力才是硬道理嗎?

就算最終誰誰誰娶到了冰心公主,甚至因此得到了天帝陛下的青睞,少奮斗幾千年,幾萬年,說到底還不是靠女人上位,算得了什麼,哪里如我兒子,女兒那般的真材實料,至多千八百年,就算一尊妥妥的永恒強者,再假以時日,還大大可能是至尊呢!

在琉璃天帝陛下問話的時候,冰心公主一派乖巧地侍立在一邊,手中隨意把玩這一枚精致的暖玉如意……

面對同為妖族的天帝陛下的問詢,紫龍金風固然不會將兩子的底蘊和盤托出,卻還是將事情真相的八九分一一道出,畢竟龍鳳兩族未來多出兩尊永恒境強者對于妖族而言乃是天大的好事,但這兩若有晉升至尊之望,那可就未必是全然的好事了!

無論龍鳳雙王如何尊崇琉璃天地也好,某些關鍵還是要留上一線的好!

只是當兩人說到'生死堂之主,君主閣之主’的時候,沒有人注意到冰心公主的眼眸陡然閃了一下,而下一刻,紫龍王說道"這位名為葉笑的笑君主大人委實是有通天徹地之能……"這句話的時候——

當!

冰心公主手中的玉如意脫手墜落,落在地上.

琉璃皇宮地面全是堅硬到了極點的玉石,隨著"嘩啦"一聲,玉如意登時摔得粉碎.

"乖囡囡,怎麼了?"琉璃天帝急急忙地站起身來,寵溺的口氣,幾乎讓紫龍王翻起了白眼.

冰心公主此際似乎有些神思不屬,臉色有些發白,道:"女兒也不知怎地,突然感到有些不舒服……想要回去休息."

"那你快快回去休息,來人吶!"天帝陛下急毛躥火的叫人,千珍萬重的派人送回自己的寶貝女兒,又吩咐傳禦醫去給寶貝女兒請平安脈……

等將一應安排好了之後,轉過頭來竟自撓撓頭:"紫龍,你剛才說到哪里來著?朕忘了……"

"……"紫龍王登時瞠目結舌.

我靠,天帝陛下以前不這樣啊,這也太那個什麼了吧?!

紫龍王耐著性子又從頭說了一遍.但天帝陛下分明就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

最終,紫龍王和金鳳王郁悶離去.出了宮門將滿心郁悶歸結于一聲歎息:"陛下對于冰心公主的寵愛……實在是太過了!"

是的,就是太過了!

這是兩位王者對琉璃天帝的愛女評語.

只是,兩位王者的評價似乎還略顯不足,因為琉璃天帝陛下,在紫龍王和金鳳王根本都還沒有出宮門的時候,就已經迫不及待地來到自己寶貝女兒所在的宮殿里,好一通的噓寒問暖,詢問狀況.

"父皇,我想要出去一趟."冰心公主這次一見到琉璃天帝,很干脆地提出了這個要求.

這個要求登時讓琉璃天帝陛下一陣頭暈目眩.

寶貝要走?

走就走唄,散散心也好,琉璃天帝立刻安排人手,親自處置公主出行事宜!

"父皇,我的意思是說我要去游曆江湖,隱藏身份的游曆江湖."冰心公主的眼神萬二分的堅決.

在這樣的眼神之下,琉璃天帝陛下剛想出口的否決被堵在了嘴邊.

"父皇,你就答應我吧,自從歸來之後,我除了陪伴父皇身邊,就是潛心修煉,修為已臻瓶頸,需要有新的磨礪與心境的蛻變."冰心公主難得的撒嬌一次,一統軟玉央求之下,琉璃天帝頓時就暈陶陶了,樂的合不攏嘴,哪里還招架得住.

只是等他看到自己的皇後用一種殺人的目光瞪著自己的時候,這才猛地醒悟過來……

靠!

剛才的語境實在太溫馨了,太天倫之樂了,不知不覺之間,自己竟然已經答應了女兒獨身游曆江湖的要求……

天哪!

琉璃天帝陛下何嘗郁悶了……我怎麼就答應呢?

我不應該答應啊!

我沒有理由答應的啊!

江湖……江湖那是多危險的所在啊……

但,面對女兒乞求的目光,有心想要出爾反爾天帝陛下又一次的敗退了……

"至少,至少讓我選好護衛人手,這個是出行的下限……"

天帝陛下在女兒欣喜的目光與皇後殺人的冷箭一般的目光中,狼狽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