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0.第1880章 與你為敵,破你情關
但詳細調查之下,葉笑乃是下界飛升之人,甚至只是源自更低下界的飛升再飛升之人,雖然天資超卓,天賦異稟,氣運宏大,為人亦是俠肝義膽俠骨柔腸劍膽琴心云云,但與計策兩大至尊確實沒有關系,尤其是他建立樹堡,根本就是在他進行"天高三尺"旅程之前,所以……至少這個陣法不會是源自計策兩大至尊,換言之,葉笑不是南北兩大至尊的傳人!

這樣一來,就算葉笑仍有許多駭人聽聞的實力,底牌,諸如其煉丹方面的手段,陣道方面的造詣,還有禦使妖獸的神通,但這些方面的忌憚仍舊比不上他背後站有超強實力的高人更有威懾力,是以無數的秘密力量,好似洪流一般向著這邊湧過來.

五方天帝那邊雖然沒有直接出動大軍,但明眼人都能夠看得出來,五方天帝對于即將發生或者可能發生的局面,乃至相關的前期所有准備,都已經做好了.

一旦風云激變,那麼,無疆海即時是在一天之內徹底化作整個天外天最慘烈的戰場,所有人仍舊不會感覺稀奇!

而葉笑也在等,等一個適合自己的契機出現.

若是這個契機沒有出現,或者說自身實力不夠,葉笑甯願一直等下去.

畢竟對于現階段采用精兵簡政策略的君主閣而言,每多過一天,君主閣自身的實力,都會隨之更多提升一分.

例如現在赤火的修為,經過洗毛伐髓的微調先天資質,修行進度又有相當的進展,目前已經飆升到了不滅境七重天,這個程度已經隱隱追上了往昔與之齊名七色神君的其余六人,或者赤火仍舊最弱,但已經與他們同屬不滅境高階修者了!

還有步相逢等人的進步,也如同飛躍一般,若是外人得知其真相的話,只怕盡都為之咋舌,重新評估君主閣整體實力,再不敢等閑視之……

君主閣就像是一條由初生期過渡到青壯年時期的潛龍,靜靜的蟄伏著.

一旦出現,就是飛龍在天,引動風云.

但是,葉笑的靜等,終于被一個意料之中的意外打破了.

因為……

就在君主閣沉寂了一年半的時間之後,翻云覆雨樓的白公子突然派人送來了一封信.

就是這封信,讓葉笑再也無法等下去.

就在當天,葉笑出關,並沒有帶任何人,形單形只地悄然消失在君主閣.

除了玄冰和霜寒三女知道之外,包括君主閣幾大巨頭在內,都沒有人知道葉笑的去向.

那一日,白公子的信使到來的時候,整個君主閣都因而引起了轟動!

天上之秀!

親自到來!

秀兒來到生死堂門口的時候,很正式的投貼拜訪,大大方方的通名報姓:"翻云覆雨樓天上之秀,奉我家公子之命,前來拜會葉笑葉公子."

就是這句話,讓整個君主閣盡皆為之雞飛狗跳!

天上之秀!

翻云覆雨樓三號人物,向來神秘莫測著稱,今日,卻突然出現在君主閣的大門口!

豈非是喋喋怪事,匪夷所思!

君主閣內驟起的騷動,令到葉笑大為不滿,雷霆之怒猛然就爆發了.

"都干嘛呢!一個個的沒見過女人嗎!一群沒出息的東西,全都給老子該干嘛干嘛去!跟歸真閣一戰,丟人丟得還不夠嗎?是不是還想要丟人丟到翻云覆雨樓那邊去?!想開的趕緊滾蛋,還想不開的趕緊找棵歪脖樹,趕緊上吊死了算了,還能落個乾淨!"

葉笑的怒吼聲絲毫沒有控制音量,連帶秀兒在門外都能聽得一清二楚,忍不住抿嘴一笑.

下一刻,葉笑隨之出現.

這一刻,卻是故人久別重逢,格調卻是較之從前迥異!

葉笑一如日常般的白衣如雪,器宇軒昂,一臉溫和,未語先笑:"喲,是秀兒菇涼啊,真真是久見了,怎麼地,秀兒長途跋涉來此,可是想我了嗎?"

秀兒掩嘴一笑:"葉公子還是那麼愛開玩笑,故人久別再會,這麼鬧真的好嗎?!"

葉笑哈哈一笑,道:"怎麼不好,早晚都要與你們兵戎相見,莫如先鬧上一番,權當是收利息了."

秀兒聞言笑得花枝亂顫,旋即肅容道:"風之凌的嘴炮功力,並世無雙,我可不敢班門弄斧,我這次來可是有正事的,這是公子給你的信."說著很正經地雙手遞過來一個信封.

"信?"葉笑愣了一下,眯著眼睛道:"這上面沒毒吧?我對你家公子信任度可是很低……"

秀兒嗔道:"別人或者不知,難道公子還有我們姐妹會不知道風大丹師的丹道造詣去到什麼層次嗎?這麼說話真是太沒意思了,收不收的權利在你葉閣主,愛收不收!"

說罷轉頭揚長而去.

"靠!"葉笑一陣郁悶:"小丫頭翻臉不認人,猶記當日某人可是親親熱熱的叫人家好公子,現在竟這麼對待人家,小丫頭你等著,等我們真個對上了,看我怎麼收拾你!"

遠遠地傳來秀兒一聲傲嬌的哼聲,身影卻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白公子來信的內容很簡單.

"極北之地,人天絕界;此地有億萬年不化冰川;冰川之上,有白雪仙山;仙山之上,有人修煉."

這就已經是第一頁的全部內容,沒頭沒尾,不知所云,全然不知道這到底是在說時間,說地點,說事件,還是在說某個人!.

葉笑同樣的不明所以,郁悶非常,干脆翻過一頁,卻見看到第二頁上寫到:"修煉之人,君主應憐.與你為敵,破你情關;此去艱難,難去難返;一路小心,江湖孤單."

沒有落款.

葉笑卻是猛然凝住.

修煉之人,君主應憐.

葉笑的心登時砰砰亂跳.

這是語義雙關呢還是予以雙關呢?!大抵就是那個意思吧!

葉笑並不懷疑這封信所提及的內容,

這天下間,即便任何人都有可能騙他,唯獨白公子不會在這種事情上騙自己.

人天絕界,不化冰川,白雪仙山.

不錯,唯有這樣的環境,這樣的處境,才造成了君應憐縱使早就知道自己的消息,卻始終沒有任何動靜的真正原因所在.

因為,君應憐不知何故,被某個特異環境隔斷到紅塵之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