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2.第1872章 完美龍身
殊不知紫龍金風心下最是明白,葉笑這般自貶自身份量的做法,骨子里卻是在保護自己的孩子……

這件事牽扯實在太大,就目前還是知道內情的人越少越好!

在葉笑陪同之下,紫龍王夫婦和金鳳王三人,執手把臂親親熱熱地進入了生死堂內堂.

外面的兩族強者分明看到……

在進入生死堂的這一小段路程中,紫龍王妃對葉笑的態度,差不多就是在阿諛奉承,滿口拜年嗑……

甚至,在玄冰出現,葉笑介紹這是自己的女人的時候,紫龍王妃居然滿臉熱情的就從自己手腕上褪下一個華美的儲物鐲子,就給玄冰套了上去……

不說里面有沒有東西,單只是這個鐲子,就已經是天外天的無價之寶.

而且還一個勁兒謙遜的說著自己帶著太浪費了,唯有妹妹這等國色天香才能佩戴……

這是吃果果的送禮啊……

以紫龍王妃之尊,居然會送禮?

這……這簡直如同在做夢一般的不可思議不可置信吧!

紫龍王妃這樣的態度,當真是前所未有,真正不曾對任何人動用過,無論是紫龍王本人,還是其他人,甚至連琉璃天之主,紫龍王妃恭敬或者有之,卻絕不會如當前這般感恩戴德,無比崇敬!

外面龍鳳兩族跌落了一地的眼球.

一行人來到葉笑的內書房.

幾人都還沒有坐定,金鳳王和紫龍王妃便已經忍不住的問出心底最迫切的問題:"葉神醫,我那孩兒……"

葉笑此際也是愁腸百結,不過其早已做好了准備,就算兩小根基有缺,令到龍鳳雙王失望,自己也會徹底負擔其兩小的未來,以自己的許多手段,何愁不能將兩小送上此天天上之天!

二貨畫外音:傻主人你想得太多了,憑本喵出手促成之格局,怎麼失誤,你就等著成為傳奇之父,神話之爹,傳說他老爸吧!

聽聞兩位母親迫不及待的詢問,沉聲道:"既然你們來了,就自己看看兩小的實際狀況吧,我是真的不知道他們現在是個咋回事兒?與我所知的兩族初生的雛龍稚鳳全然不同"

什麼咋回事兒?怎麼就全然不同了?

紫龍金風愕然對望一眼,隨即明白過來:"上次葉笑傳訊之初,本就是因為兩小初生情況異常是怎麼回事.但自己兩人因為太過震撼,根本就沒有來得及做出回答,想必葉神醫有所誤會……"

而此際事到臨頭,雖然心中有了准備,卻也不禁泛起幾許忐忑,自己想象得很好不假,但真實並不是自己想象的那個樣子呢……

萬一另有別的意外情況出現呢?

這……事情只怕還是難說的很啊……

"冰兒,你去將葉帝和葉凰兩小抱過來."葉笑的聲音里,全是寵溺和喜愛.這讓龍鳳三人都是心中一震欣慰.

不過,葉帝?葉凰?那是什麼鬼?!

"嗯,葉帝,就是小龍的名字,嗯,我的兒子,我取名字,叫葉帝;帝王的帝.還有葉凰,就是小鳳凰,我的女兒,我取名字,叫做葉凰,鳳凰的凰;我兒子與女兒加起來,就是皇帝."

葉笑驕傲地宣布:"注定的此天霸主,凌駕于眾生之上!"

雖然這個解釋,讓三人聽起來很舒服很愜意,卻猶有另一股難言的郁悶在心頭滋生.

分明是我的兒子……

分明是我的女兒……

葉笑這個不要臉的……怎麼會成了你的兒子,女兒?

當時說好的明明只是簽訂一個血盟嘛?

哪來的兒子女兒之說……

片刻之後,玄冰一臉溫柔的歸來,左手抱著葉凰,右手抱著葉帝,畫面溫馨至極.

"爸爸!"

"爸爸!"

葉帝連同葉凰齊齊一聲歡呼.

紫龍王妃和金鳳王的眼睛登時就紅了.

"哎!"

"哎!"

紫龍王與葉笑卻是不約而同地一起應聲.

然後,相互對對方翻了個白眼,我兒子叫我,你答應個毛線!?

兩個小家伙齊齊鑽出玄冰的懷抱,一矯若游龍的悠游而來,一彩光閃爍的越空而至,齊齊向著葉笑這邊撲將過來,葉笑雙手一探,將兩小接在手里,一手一個抱著,一口一個心肝寶貝的呼喚著;轉頭之際對著玄冰有意無意地使了個眼色.

玄冰瞬時心領神會,轉身走出去,卻是將將書房的獨立法陣開啟,令到這個書房轉換為一個極為隱蔽的空間,屏蔽了一切神識和任何探測.

金鳳王和紫龍王妃的眼圈同時紅了.

眼看著小鳳凰和小龍在葉笑懷里變著法子的撒嬌賣萌的親近,兩個女人的眸子中都泛起一股強烈至極的羨慕嫉妒恨.

而紫龍王眼中卻更多了一份震撼,紫龍王到底是個男人,不似紫龍王妃與金鳳王那麼的感性,他的著眼點卻是關注于兩小剛才的初動,兩小撲到葉笑懷中的過程極其短暫,然而卻已經展現出極其驚豔的演出.

首先是小龍的虛空悠游,高等龍族雖然擁有虛空浮游的天賦,但至少要擁有五百年修為之後此項天賦才能啟動,如小龍這般普出生就能虛空悠游的,堪稱絕無僅有,至少在紫龍王印象中,確實是前所未有的,只此一項,便可鼎證自己兒子的天賦,當真是高得沒邊了,然而……小鳳凰的投懷送抱手段卻是更誇張一點,那一瞬的彩光閃爍,分明是空間瞬移之術,也就是封鎖空間的逆向運用,這等神妙手段,只怕絕大多數的鳳族成員都不會好不好,而此際卻出現在一只初生稚鳳身上,豈不令人歎為觀止?!

"這個人也得叫爸爸.這是你龍爸爸,這是你龍媽媽,是賦予你性命元靈的生身父母."葉笑對小龍葉帝溫柔地解釋道.

小龍睜著迷惘的眼睛,盤在葉笑手上,怔忡的看著紫龍王和紫龍王妃;歪著頭,滿臉不解,道:"什麼什麼什麼跟什麼啊?"

一連串的什麼讓葉笑有點懵逼,確實,讓才出生沒幾天的小龍理解什麼是性命元靈真心有點扯,不過這個問題又要如何解答才好呢?!

"嗯,爸爸是看著你出生的爸爸,你照見這個世界第一眼的那個人,自然是你最親的爸爸;不過這位龍爸爸還有龍媽媽則是給予你身體,還有那個蛋的始作俑者,同樣是你最親的人,這麼說你明白嗎……"

葉笑感覺自己舌頭有些打結了,雖然這已經是他認為最佳的解釋方案.

紫龍王妃滿臉緋紅,狠狠地瞪了葉笑一眼.

紫龍王也是一頭黑線.

丫的這臭小子不是在占我便宜吧……

但隨即就顧不上這個了……

得到了解釋的小龍兀自滿眼遲疑的看著紫龍王,看著紫龍王妃,畢竟血脈親情是無論如何都掩蓋不了,如此凝視片刻,一種源自本能的親切溫馨感覺逐漸浮現……

"爸爸……?媽媽……"小龍嫩嫩的叫道,有些遲疑,還有些不確定.

"好孩子……"紫龍王妃一把抱過來,將小龍的小臉貼在自己臉上,歡喜得眼淚嘩嘩流下來……

"我抱抱,給我抱抱……"紫龍王有些著急的催促道,卻又不敢跟紫龍王妃搶.

"你還想抱?趕緊滾一邊去……你個沒良心的……"紫龍王妃流著眼淚,不顧在場的葉笑金鳳王,凶悍異常的叱罵紫龍王:"將自己親生骨肉就這麼扔在外面,你還有臉來要求抱抱,你咋這麼大的臉……"

紫龍王一臉尷尬,看著葉笑.葉笑撇撇嘴,宛如視如不見,當然,就只是宛如.

小鳳凰葉凰忐忑的聲音:"爸爸,我呢……"

"嗯,葉凰,來來來,這是你媽媽……嗯,你的親生媽媽."葉笑轉頭看了看金鳳王風華絕代的臉龐,也不知道轉了什麼心思,鬼使神差的加了一句:"我是你親生爸爸……"

金鳳王惱怒地瞪了葉笑一眼,一咬牙,一股危險的氣息猛然滋生.

這個混蛋,居然敢當面調戲本王……

"媽媽……"小鳳凰葉凰的奶聲奶氣的叫喚,瞬時就將金鳳王身上恐怖的殺機悉數化解無遺,便如是一團淡淡的煙霧,突然遭遇了台風的襲擊,哪里還有存身的余地.

"哎……"金鳳王眼圈瞬間紅了,小心翼翼地將小鳳凰抱在自己懷里,心肝寶貝一般的看著.

葉凰則是撅著屁股,很是愜意地在金鳳王懷里鑽來鑽去,歡天喜地的道:"媽媽身上的味道好好聞,比爸爸都不差……"

金鳳王緊緊的抱著葉凰,便如是得到了天下間最珍貴的寶貝一般,一時間,連觀視小鳳凰的資質都顧不得了.

這種血脈相系,母女連心的微妙感覺,讓她心魂俱醉.

……

"咳!"

良久良久之後,實在忍不住的葉笑重重咳嗽一聲.

這紫龍金風兩大王者什麼意思,怎地好似是忘記了自己這個親爸爸還在身邊一樣,啥也顧不上了,就只是顧著抱著孩子親熱……

那可是我兒子女兒好不好!

知不知道秀疼愛,死……那啥得快,信不信本親爸爸出手打碎你們的天倫團聚?!

沉浸在天倫之情之中的三位王者終于醒過來了,這三位都是精明人,聞弦音而知雅意,都有幾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更有幾分訕然.

"咱們是不是該說一說正事兒了,我這顆爸爸心可還懸著呢."葉笑道.

"不錯."不愧是男人,紫龍王立即收斂了自己的情緒,道:"現在最重要的確實是該確定,我們的孩子,是不是……"

紫龍王的話突然截止.

葉笑皺眉:"到底是不是什麼?"

"是不是我們所想的……那個樣子."紫龍王很有些艱難的咽下了一段話.

不是不能跟葉笑說;畢竟現在的葉笑已經與自己兒子建立了牢不可破的關系,就算知道這個也沒什麼;問題反而在于……

紫龍王可是真怕自己判斷錯誤,萬一若不是……

那麼……

紫龍王這輩子貌似也沒想現在這般的糾結,一時間都不知道該如何表達了!

金鳳王看著葉笑滿臉疑惑的表情,不由笑了笑,道:"葉神醫,這段因緣倒也不是不能告訴你,說起來相關這件事情,你作為直接當事人知道乃是完全應該的,紫龍王的如此狀況我何嘗不是感同身受,說到底,不過是我們怕失望罷了."

她微微笑了笑,道:"我們鳳凰一族,有記載流傳在外的強者,大抵就是那位擁有五支鳳凰冠的五冠冥凰;冥凰陛下固然是我鳳凰一族的巔峰強者……但卻非是本族最強能者,至少還有兩位陛下的實力遠勝冥凰陛下,如本族初代王者靈凰陛下,她乃是擁有七支鳳凰冠的七冠皇者,普出生便身具五方靈光,陰陽二氣,堪稱是奪天地至理的神之造物……然而在我們鳳凰一族的最強者還不是靈凰陛下,在鳳凰皇族血脈後裔之中,尚有一個口口相傳著至大隱秘……"

"那就是……鳳凰一族的始祖,亦是開天辟地的時候,由鴻蒙孕化的第一位神聖鳳凰,乃是……九冠王!"

"九冠王?!"葉笑感覺自己被震動了一下.

"是的,傳說中的始祖大人……九支鳳凰冠,每一支皆是堂皇亮麗,絢爛無比,一旦鼓動全力,便如同天空中突然出現了九顆太陽一般……"

金鳳王道:"那才是鳳凰一族真正意義上的巔峰成就……更是主宰世界的神靈級數……"

葉笑目瞪口呆,下意識的將目光鎖定在葉凰身上.

嗯……自己的這個鳳凰女兒不就擁有九色翎羽麼,那是不是說自己這個女兒竟然具備了可以成為神靈的潛質?

"但是葉凰這個,卻還難以定論."金鳳王憐愛的抱著葉凰,道:"因為凰兒的這九支鳳凰冠雖然已經成型,卻是呈現出不同色澤,縱然更加瑰麗絢爛,卻與記載中完全不同……所以我還要具體檢查一下……"

"呃……"葉笑患得患失的道:"這個要怎麼檢查?小孩子小胳膊小腿,你可得仔細小心一點啊!"

某人儼然一副慈父的款!

金鳳王橫了某人一眼,沉聲道:"這個我自然會注意,難道我還能害了自己的孩子嗎?."

說罷,跟葉笑討要了一個隱秘的獨立房間,抱著孩子進去做檢查去了.

"你們呢?"葉笑看著紫龍王和紫龍王妃.

"我們也需要確定一下……"紫龍王道:"其實我們在這里確定就可以了……葉帝的情況跟凰兒有所差異,他的身上初生護心鱗我們都能辨認出來,可說是完全符合了傳說中龍族始祖的模樣……但……即便是始祖大人也沒有出現過初始金鱗將全身全都給遮擋的情況下……而葉帝卻是將鱗片覆蓋到了龍尾,正所謂過猶不及……"

葉笑道:"怎麼就過猶不及,哪里就完全覆蓋了?葉帝的肚子上明明還沒有覆蓋呢,那明顯就是疏漏,以後可得想辦法彌補這層缺憾."

紫龍王嘴角一抽,看著葉笑,目無表情:"葉神醫有所不知,葉帝腹部看似袒露的位置,反而是初始金鱗最先生長的位置,而且全都是最上乘的護心鱗,聖甲白麟…"

葉笑聞言就是一愣,急忙湊過去,將自己的龍兒子整個翻過來仔細觀視.

葉帝被他撥弄得渾身發癢,咯咯的不斷歡笑,扭來扭去.

葉笑的目光一下子直了:葉帝看似裸露的腹部,當真是布滿了細小的銀白色鱗片,足足有數百片之多,每一塊都不過米粒大小,排列得密密麻麻,密不透風.

"這個……這個我還沒發現,竟是白擔心……"葉笑撓撓頭.

這玩意還真是沒有發現,自己只注意那些個金光閃閃的護心鱗,全然沒有注意過這幾乎沒有光澤的白麟,還以為哪里是缺憾位置,哪里想到反而是防禦最強悍的地方

紫龍王眼中閃爍著至極的激動,卻自強行克制著,沉聲道:"依龍族秘史記載,龍族始祖因為天地鴻蒙元能而生,遍體共得四十八片初始護心金鱗,九十九片聖甲白麟……"

"我剛才數過了,葉帝身上,共得六十九片初始護心金鱗覆蓋整個背部以及身體兩側,整整七百片聖甲白麟覆蓋在腹部……更兼天生有角,玲瓏完美;連龍尾都是九條……這,根本沒有出現過……這個……"

"九條龍尾?在哪里?在哪里?"葉笑聞言又懵了一下,急忙將葉帝整個拎起來,將看起來只有一條的龍尾抓在手里把玩,仔細察看.

紫龍王和紫龍王妃一陣無語.

這個混蛋怎麼當自己兒子爸爸的?聖甲白麟不認識不起眼隱蔽性太高沒注意也就罷了,可怎地連龍尾這麼明顯的特異之處竟也沒發現?

葉笑郁悶的摸了摸自己鼻子,燦然道:"還真的是九條,真是稀罕……"

小龍的尾巴,看起來似是只得一條,但,實際上卻是九條一模一樣的龍尾彙編在一起,只是看起來太過天衣無縫,宛如一個整體,若是不曾仔仔細細的將之撥開,根本就看不出來……

"那你們是否還要再做進一步的檢查?"葉笑迫不及待.

他有一種感覺,自己的龍兒子,鳳凰女兒,絕對非比尋常!

紫龍王的臉都漲紅了,重重的吸氣,半天都沒有能平複下來,良久良久之後才道:"葉笑.葉神醫,葉君主,不管最後結果如何,本王都領你這份人情……若是,若是檢查出來,真的是如同傳言中那樣子……那麼,我們龍族……龍族從此,生生世世欠你一個巨大人情……這個這這這……"

紫龍王越說越顯得語無倫次,不知所云,還有紫龍王妃也是一臉感激莫名.

下一刻,兩口子又再度坐了下來,將葉帝放在紫龍王妃懷里;而紫龍王則是從懷里取出來一塊看來早已殘缺的,破損不全的雪白雪白石頭.

紫龍王恭恭敬敬的捧著那塊石頭,那態勢,只怕比朝聖還要更甚,恭恭敬敬地將白石頭放在桌上,又干脆跪下來接連磕了九個響頭:"祖神在上,紫龍今日迫不得已,冒犯祖神聖威,還請祖神寬恕."

葉笑看著這塊明顯殘缺不全,卻夾雜著濃郁歲月痕跡的白石頭,一頭霧水.

紫龍王保持著跪在地上的狀態,轉身將葉帝抱了過去;紫龍王妃亦在葉帝離開懷抱的那一刻,也跪了下來,跪在紫龍王身邊.

紫龍王極為尊重小心的抱著葉帝,輕輕抬起葉帝的一個小爪子,向著白色石頭上摸過去.

就在葉帝的小爪子剛剛抬起來的瞬間,紫龍王眼中神光陡然一閃.

因為……一直到剛才,他都沒有發現,葉帝的小爪子上,赫然也覆蓋著比聖甲白麟更加細小,更加綿密的細細金鱗……

葉帝自然不知道這個新來的爸爸在做什麼,懵懂的眼睛大睜著,似乎感覺到很好玩的樣子,發出了快樂的笑聲,看著自己的小爪子落在一塊白色石頭上,干脆將之一爪子抓了起來,收在手中持續把玩.

"不要!"紫龍王見狀卻是大吃一驚,大驚失色.

卻已經晚了,事情已經發生了.

白色石頭已經被葉帝抓在了手里.

下一刻,一股前所未有的濃重威勢,驀然從白石頭之中升起,這股浩然博大的威勢,便如同整片青天在這一刻突然塌陷,洶湧如潮,無邊無際.

小葉帝明顯被驟來變故嚇了一跳,小爪子仍自抓著白石頭,一臉懵逼.

但見一股青煙,從白石頭上嫋嫋冒了出來.

那種突如其來的浩瀚神威越來越顯濃重了;紫龍王夫婦整個整體匍匐在地上,額頭緊貼著地面,連頭也不敢抬起.

反倒是小葉帝初生牛犢不怕虎,充滿好奇的眼神緊盯著這股徐徐升起的青煙.

"是誰,是誰在召喚本尊?"一個聲音帶著濃濃的不耐煩:"不是告訴過你們,不到生死存亡的關頭,不能打攪我麼……怎地在書房里召喚開了……"

顯見青煙中的神魂敏銳地發現了當前是個什麼所在地.

一派祥和的書房,哪有是什麼生死關頭?

虛幻中的靈魂愈發的不耐煩起來,從最初的煩躁不耐轉為被褻瀆威嚴的滔天怒火,那股子滔天怒火,仿佛能夠將這里的一切全部化作灰燼!

青煙中,隨著幾下子翻滾波動,乍然出現了一條朦朦朧朧的龍形影像,乍現龍形的兩個大眼睛幾乎就將整個書房全部占滿,眼看著就要發飆.

"曆時五十萬年都沒有召喚本尊,如今居然全沒由來的……咦?"

紫龍王夫婦雖然有心辯解幾句,但早已那沛然的驟來威勢壓得根本都開不了口.

不意那青煙中卻驀然傳出來一聲充滿驚訝意味的'咦’聲.

隨即巨大的影像就此消失了.

當前神威壓迫感依舊,但青煙中的影響,卻已經轉換成了一個人的模樣,此人高冠長袍,面容古樸,兩眼開合之間,流溢出一股說不出道不盡的不怒自威.

若說這個人與普通人在形象的區別,大抵只有在額頭上生有兩只白玉一般的龍角.

此際,這人的眼睛正自緊緊地盯著小龍,小葉帝,眼神從最開始的煩躁惱怒,轉換為極致的錯愕,進而又化作成為那種難以言喻的歡喜.

就像是發現了天上地下難尋難求的奇珍異寶!

"這是怎麼回事?這條雛龍是誰?"那人的聲音轉為溫和,卻仍舊夾雜著一股隱約的急切.

紫龍王夫婦登時感覺身上的壓力一輕,這才終于喘過一口氣來,來不及喘息就急忙磕頭道:"這是晚輩剛剛出生的兒子……對于這頭小子的……資質有些拿不准,似是龍族前所未有,所以驚動祖神,萬望恕罪."

"你倆的兒子?"那人滿眼盡是狐疑的目光掃了掃紫龍王和紫龍王妃,鄙夷萬狀的道:"就你倆這平凡到了渣滓的資質,怎麼可能生的出這等得天獨厚,超凡入聖的超逸龍種?縱使是王族血脈傳承,也絕無此可能!"

紫龍王夫婦滿臉通紅,低垂著腦袋,一時間不知道該說點啥才好.

那人影滿眼狐疑的看著紫龍王妃,又看看紫龍王,終究還是覺得不可能,喃喃道:"這個……你這頭小紫龍,不會是被戴了綠帽子而不自知吧……"

紫龍王妃一臉通紅,強烈的羞辱感讓她幾乎要當場暴起,但,對面卻是所有龍族共同的祖先,到底是不敢發怒,只是把肚子氣得都疼了.

"也不對啊……就算是被戴了綠帽子……也難以尋摸那麼強的龍啊,除非是本尊親自……但就算是本尊的再傳子嗣也難有這等稟賦吧?而且老子也沒這印象呢?"那人影神神叨叨的念叨著,最終撓撓頭,大惑不得其解:"這種情況委實是太離奇…讓老子想想……這他麼的就等于是兩條蚯蚓突然生出來了一條神龍……這他,媽,的……怎麼會發生這等事?"

紫龍王夫婦已經無地自容,羞臊得幾乎要自殺了.

若是葉笑沒在旁邊倒也罷了,被自己老祖宗貶低一番也就這麼滴了,可問題就在于……葉笑,作為一個外人在一邊看著聽著呢.

那什麼被綠帽子又是本尊沒印象那回事的……還有那什麼兩條蚯蚓生了一條神龍的,自己夫婦的臉往哪兒擱?咱們也是原生態的龍種好不好!

"關于這孩子的來曆就不勞祖神斟酌,只請祖神鑒定孩兒資質……"紫龍王硬著頭皮的催促道.

"這還有什麼可鑒定的?"那人影不耐煩的道:"頭頂天冠,身披金鱗,聖甲護身,九尾在後,這資質竟然比我還好……哪里還需要鑒定……你讓我鑒定他是在向本尊炫耀,還是想要打本尊的臉!?"

這句話里面,帶著有一絲絲明里暗里的郁悶.

似乎是長久以來唯我獨尊的那種感覺突然被打破了……

不過,更多的卻是興奮.

比我的資質還好.

這句評價,仿佛就像是天上掉下來兩個充滿了無盡驚喜的大餡餅,砸在了紫龍王和紫龍王妃的頭頂上,兩人登時一陣頭暈目眩!

這一刻,完全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縱使早有預料,縱使早有事實凝然眼前,但……仍舊是驚喜過望,不敢置信!

"這是完美龍身!"那人影說道:"無需鑒定!這個小家伙只待成長起來,就是無敵的存在!這小家伙將來強爹勝祖那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呸,強爹勝祖又算什麼,絕對的此世絕強,前所未有的強者……你們兩個可要看好了……"

他突然長長的噓了一口氣,道:"蒼天在上,我們龍族終于有了主宰級別的後人……"

隨即兩個巨大的龍眼一瞪:"那是誰?你們兩個竟敢在外人面前召喚本尊,反了你們了!"

卻是看到了葉笑,再度咆哮.

葉笑微微一笑:"這頭小龍葉帝是我出手孵化出來的,換言之,我是葉帝的第一父親!"

對于龍族來說,這句話已經可以勝過任何其他解釋.

你生了這個蛋,沒錯.

但,決定最終一切的卻是孵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