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1.第1871章 大開殺戒,西天丞相
歸真閣的人直接郁悶了.

可是面對傳說中最最不講理的某龍,別說有理說不清,就算說得清又有什麼用,人家拳頭大就是道理大,自己干瞪眼沒轍!

這時,另一邊金鳳王儀態萬方的走上來,面容恬靜,神態優雅.

歸真閣的這位強者滿眼盡是求救意味的望著金鳳王……相傳金鳳王雖然脾氣火爆,卻是整個琉璃天最講理的人,與紫龍王是兩個極端,看來就只好指望鳳王主持公道了……

"紫龍王殿下."金鳳王開口了,聲音清越,難以形容的動聽,當真就如同山澗流泉,潺潺而下,可是說出來的話,卻讓歸真閣的人集體的眼前一黑,差點暈了過去.

"紫龍王殿下,傳聞中你可是咱們琉璃天脾氣最不好的人,怎地被人當面羞辱,居然還能這麼的心平氣和……我咋不知道你的脾氣啥時候變得這麼好了?"金鳳王淡淡的笑著說道:"盛名之下,其名難複啊,紫龍王哪里是脾氣不好,這分明就是涵養了得.反正若是我的話,那是絕對絕對不能忍的."

啥米?!

這都哪跟哪啊?原本指望金鳳王出面救駕說和,打個圓場,沒想到憑金鳳王那麼高的身份,居然煽風點火,添油加醋,往死里煽呼紫龍王的火氣!

所有人都是一臉懵逼.

這兩位琉璃天的堂堂王者啊,居然這麼明目張膽紅口白牙的強詞奪理,顛倒黑白,混淆是非,指鹿為馬,徹頭徹尾的蠻橫不講理,若僅止于此,那也還罷了,畢竟琉璃天的諸多王者都是一路不講理的貨色

可是傳說脾性最好,最講理的金鳳王,卻又來了個紅果果的冤枉人,外加一個更加紅果果的挑撥,這分明就是火上澆油的節奏啊!

不對,這又豈止是添油加醋,火上澆油,這分明是在創造出手的理由啊……

所有人在這一刻呼啦一下子明白了.

可是,明白的貌似有點晚了!

因為紫龍王的勃然暴怒已經發作,竟好似真的是被氣得不要不要的,暴跳如雷的吼道:"這是哪里來的小兔崽子,無緣無故擋住我的路,不但辱罵我不講理,還要對我圖謀不軌……簡直是無法無天,傷心病狂,端的是可忍孰不可忍,來人,給我將這群宵小之輩全數殺了!"

紫龍王身後三十六戰將同時一聲領命,"忽"的一下子沖了出來.

"紫龍王被人辱罵,被人覬覦,作為同氣連枝的鳳凰一族怎麼也不能就這麼看著,更何況此事還關乎整個琉璃天的臉面,攸關龍鳳兩族不可褻瀆尊嚴,所有人等全都給我上去幫忙,定要幫紫龍王出了這一口惡氣!"

金鳳王冷靜的下令.

呼!

此行一干鳳凰族的強者也一並沖了出來.

歸真閣方面的人手差一點就要哭出來了.

這青天白日朗朗乾坤眾目睽睽之下,你們兩位王者還能不能更加不要臉一點……

這不明擺著欺負人要老命麼?

歸真閣縱使強大,縱使號稱無疆海第一勢力,但終歸就是一個江湖幫派,如何能抵敵琉璃天兩大支柱王者的聯袂強勢來襲?

看這兩家的動靜,分明就是要令歸真閣團滅的趨勢!

"撤!"

歸真閣領隊那人一聲大吼.

他這會已經醒悟過來,這龍鳳雙王,擺明就是來找麻煩的,雖然並不知道為什麼,但大家全都醒悟了一件事,那就是……再留在這里,絕對的有死無生!

龍鳳雙王可不是君主閣的守護雷劫不會持續追擊,真個對上這兩個殺星,注定十死無生,其實都不必龍鳳雙王親自出手,隨行他們而來的兩族高手,盡都是不滅境以上的超階修者,這伙人一旦全員動作,歸真閣上下必定團滅,絕無僥幸!

一念通明之下,歸真閣所屬眾人一個個即時轉身,化作流光長虹的化作流光長虹,有隱身匿跡手段的隱身匿跡,這個上天,那個下地,不過頃刻之間,歸真閣所屬的數萬大軍,齊刷刷地變成了數萬只喪家之犬!

然而龍鳳兩族的攻擊,並沒有因為他們的逃逸而終結,反而如大山壓頂一般沛然而下!

就像是一塊遮蔽青天的大幕,猛然間掉落下來一般!

"轟"的一聲……

至少有數百歸真閣的人手好似下餃子一般從空中掉了下來,還沒落在地上,就變成了一團團血霧……

紫龍王與金鳳王這倆一族王者也自不甘人後,親自出手……還有紫龍王妃,當真絕少出手的她,此際反而紅了眼睛,徑自沖進了歸真閣的人員中間,大開殺戒!

看這樣子,不像是不講理的找麻煩,好像歸真閣方面當真凌辱了她的丈夫,當真有不共戴天之仇一般……

只是,這已然不是一場戰爭,而是一場屠殺!

慘無人道的單方面屠殺!

龍鳳兩族,自龍鳳雙王以下的五十九位龍鳳兩族強者,就在這無疆海,悍然打破了五大皇族在十幾萬年之前共同簽署的約定,在無疆海大打出手!

目標,赫然是無疆海第一大幫派歸真閣!

前後不過一刻鍾的功夫,歸真閣所屬的大軍,就被消滅了超過兩萬以上!

這些人手無一庸手,全都是聖元境以上的修者!

堪稱是歸真閣的中堅力量.

就在這里,好似一片片飄零的樹葉,被肆意的摧毀,格殺,隕滅!

沒有人知道龍鳳兩族強者為什麼會這麼做;而且做得這麼狠,這麼絕!

歸真閣方面的人手早已顧不得顏面云云,竭盡全力各施各法地四散逃亡,然而占盡勝勢的龍鳳兩族強者仍舊不依不饒的持續四處追殺,一副不屠滅歸真閣全員不罷休的勢頭!

歸真閣的人一個個欲哭無淚.

眼看龍鳳前來,本以為是來了撤兵的借口,哪想到居然是要命的閻王!

"住手!"

一聲霹靂一般的大喝,乍然出現在半空中.

一道白衣飄飄的身影,亦隨之出現在紛亂城上空.

紫龍王和金鳳王同時一揮手,號令所有部下停止殺戮,整齊列隊.

龍鳳兩族這邊沒有人傷亡,肯定不會有傷亡了,全部都是不滅境以上的修者,單方面的屠殺,要是再出現傷亡,那事情才是真正的不對勁呢!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這個乍現的白衣人身上.

他們停手乃是在表明一個態度,既然已經有重量人物介入,他們自然要給予面子,畢竟這種以大壓小的殺戮實在沒有更多的意義.

正如龍鳳兩族共同遵守的鐵律一般:講理這回事,需要對面的人夠分量,才有講理的必要.

而現在,那夠分量的人來到了,那就可以講理了.

"紫龍王,金鳳王,好久不見."白衣人面容森然.顯然在強行壓著火氣.

"確實是久見了,雨丞相,不意丞相還是這般風采依舊,一如往昔."紫龍王哈哈一笑,很是給對方面子的回應道.

對方雖然只來了白衣人一個人,但,此人的身份卻足夠與龍鳳正面對話,不落下風.

因為來人正是西天大帝麾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西天丞相,雨落塵!

雨落塵除了西天文官之首外,還是大西天四大支柱,風雨雷電之中的其中一位.

這雙重身份的任何一重都足以與龍鳳雙王並駕齊驅,面對這樣的狠角色,紫龍王自然要給予足夠的尊重!

雨丞相看著紫龍王,淡淡道:"紫龍王,金鳳王,兩位殿下的火氣差不多也該去盡了吧?!"

金鳳王卻是冷冷一笑:"既然有雨丞相出聲,那麼就算不夠也得夠了.雨丞相的面子,我們怎麼也是要給的.只是我們當真沒有想到,橫行無疆海的歸真閣,背後居然有雨丞相這位大人物坐鎮撐腰!怪不得歸真閣能夠成為無疆海第一勢力,果然是名副其實,盛名之下並無虛士……"

這句話內含的正話反說意味,任誰也都聽得出來,一語過去,卻是直接,將西天太子夢無真一番心血努力,全盤抹殺,點滴無余!

雨丞相淡然道:"只不過對本天太子的一點不放心而已,何敢居功."

"既然兩位怒火已去,那麼雨某人也就就此告退."雨丞相說道.

"丞相言重言重,慢走不送."紫龍王睥睨作態.

雨丞相並沒有再贅言,作勢雙手一圈,一股莫名的力量在空中迅速彙集……

下一刻,那雨丞相的臉色陡然一變,怒道:"紫龍金風,你們肆意殺人也就罷了,為何還要將眾多靈魂也一道毀滅?將眾多死難者靈魂力量全部收走的做法乃是紅塵天外天大忌之事?難道你們竟然忘了?"

紫龍王哼了一聲,道:"滅絕魂靈生機乃是生靈大忌,我們龍鳳兩族何曾做過這等勾當!雨丞相,你當真想要打架不成?"

"哼!"

雨丞相點點頭,大家彼此都是已經到了相當高度的角色,等閑對彼此說謊話.既然紫龍王說不是,那麼,那就一定不是雙王動的手腳.

雨丞相哼了一聲,狐疑的目光四下掃視,旋即淡然道:"七朵金蓮的地盤,果然玄妙得很,本相也要自愧不如."說罷就此飄然而去.

雙方一共就只交談了幾句話,跟著雨丞相徑自告辭而去,來去也匆匆.

只不過他最後一句話,卻是顯然在懷疑七朵金蓮在暗中搞鬼.

只不過他並沒有任何證據,無法以此理論尋釁,只能作罷離去.

他自始至終都沒有發現,在生死堂的滔天綠樹之上,無數枝葉覆蓋的一個樹杈上,一只遍體雪白雪白的小家伙,正在哪里懶洋洋的蹲著.

二貨!

這麼多高階修者的靈魂能量,當然是被二貨全部收走了,這樣精純的靈魂能量,二貨怎麼可能錯過?

接下來,不過一個時辰的時間,歸真閣方面的人手逃逸得無影無蹤,再留下就是找死,趕緊走人是正經!

而龍鳳兩族強者,在確認雨丞相離去之後,集體落下地來,來到了生死堂的大門前;金鳳王和紫龍王以及紫龍王妃的臉色,終于流溢出掩飾不住的莫名激動.

只是這三位,在此際反而生出了幾許忐忑,又或者說……一種類似近鄉情怯的特異感覺.

"葉神醫可在?"紫龍王大聲道:"琉璃天紫龍,金鳳,前來拜訪!"

這句話普出,讓所有聽到的人無不為之目瞪口呆,瞠目結舌!

紫龍金鳳,這等無法無天的天外天巔峰強者,到哪都能得到最高等級的迎候才是,這樣的高端人物,居然是來拜訪葉笑的,甚至言詞口吻之中,居然還有些……別的味道?

為什麼?

怪不得他們一來就對歸真閣尋釁找茬狠下殺手,原來真相竟是如此……

只不過,這位葉神醫到底有什麼手段,什麼本領,什麼資格,能夠讓龍鳳兩族的王者將自身姿態放得如此之低?

這,或者將是一個難解之謎!

就在龍鳳兩族許多強者眾目睽睽之下.

生死堂的大門,宛如無中生有一般,憑虛浮現,豁然洞開.

一個白衣少年,閑庭信步一般的優雅而出,淡淡的一笑:"原來是兩位王者聯袂前來,葉笑有失遠迎,恕罪恕罪.嗯,列位請入內奉茶."

紫龍王貌似松了口氣,哈哈大笑:"那是當然的,那是當然的……"

葉笑道:"不過……我這里地方有點狹小……"

這句話的個中含義,分明就是不同意所有人都進去的口氣了.

許多龍鳳兩族強者聞言之下,登時眉頭一皺.

這位葉神醫怎地如此不識相呢?

咱們可是剛幫你解了重圍,你不說感激連連,還要提出這等無禮之言,實在是太過了!

這下子咱們的王只怕要勃然大怒了……

然而出乎所有人預料之外的是,紫龍王哈哈大笑:"我們這些大家伙確實體型太巨,太占地方,不進去本就是應該的應該的,就只我和王妃兩人進去就好."

一邊,金鳳王亦是強忍住內心的激動,柔聲道:"我自己進去就好,葉神醫不必理會其他人等."

所有人聞言之下不禁大跌眼鏡.

這,這是咋回事?我們的王……啥時候這麼好脾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