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3.第1863章 榮華富貴用命取,高官厚祿搏殺來!
夢無真此際的怒氣,便如是驚濤駭浪,席卷而出.

"傳令暗堂!准備出動!舉歸真閣全部戰力,竭盡全力,不計代價覆滅君主閣!尤其要將那君主閣主葉笑本人抽筋扒皮凌遲碎剮挫骨揚灰!"

正如葉笑的猜測一樣.

這些超級勢力,所有暴露在明面上的實力,就只是一層障眼法,充其量也就是真正實力之中的一小部分而已;每一個超級勢力的內里,都必然隱藏有那種不會輕易動用的底牌力量!

而所謂的"暗堂",正是歸真閣的底牌,同時亦是夢無真手中的真正高層戰力!

其實所謂暗堂,一共就只得九個人!

然而這九個人,隨便拿出哪一個,卻也都是震動江湖天下的大人物!

做一個最簡單的對比,跟隨葉笑之前的花王,在這些人隨便一個面前,只怕連一個照面都走不過,就得身死道消,未做突破之前的赤火,因其有十數萬年經驗,兼之無限接近不滅境,自然是能走上幾個照面的,但也就頂多能走幾個照面而已!

這些人的實力,當真是可驚可怖,駭人至極!

……

約定的十天時間,彈指即過.

凌無邪在約定期限的第二天,翩然來到君主閣,只是拿到丹藥之後,即時馬不停蹄出城而去.

而在這一日失蹤的還有七蓮家族的七位老祖,這七老聯袂而出,一起行動,卻沒有人知道他們到底去做什麼,反正就是不知所蹤,不知去向!

而在這十天緩沖期時間里,君主閣眾多傷員的傷勢,基本已經恢複完全,一身實力最差的也恢複了七八成.

經曆這一戰之後,君主閣幸存之人承受此番大戰洗禮,心境比之往昔更高數層,通過這十天緩沖下來,不但傷勢痊愈,修複大複,本身實力更有相當大幅度的精進,甚至這份精進過程可以持續很久,換言之,經此一役,君主閣雖然傷亡慘重,人頭數幾乎百不存一,但整體戰力非但沒有衰弱,反而激增許多,此外還更添許多沖天殺氣!

歸真閣那邊固然暴怒無比,而君主閣這邊又何嘗不覺得憋屈?

雙方彼此盡都存在著再也無法解開的血海深仇!

或許只需要某個契機,一個刺激,雙方便將再起大戰,至死方休!

這一天.

歸真閣總部突然一陣騷亂,隨後,一則勁爆消息在短時間內傳遍天下!

歸真閣內務總管三鳳凰之一的玉鳳凰,就在歸真閣總部附近,遭遇刺殺,雖然立即搶救回歸真閣,卻仍是傷勢沉重,險死還生.

而據目擊者的情報彙總,刺客一襲黑衣蒙面,身材頎長,手中一把劍充滿了生離死別的感覺.

根據以上描述,卻是在在將刺客的矛頭指向了君主閣總執法,離別劍步相逢!

更進一步的證據,則是玉鳳凰在遭遇襲擊的那一瞬間,曾經震驚的叫了一聲:"步相逢!你……你的修為……"

刺客一擊得手之後,旋即全身而退,鴻飛冥冥.

自始至終,沒有說半個字,沒有說一句話!

全程翩若驚鴻,來去如風,神龍見首不見尾,一劍出手,再無奏功還是不奏功,立即退走!

端的巔峰刺客風采!

一擊而中,全身而退.

一擊不中,遠揚千里!

而此事出現之後,歸真閣夢公子直接踢翻了桌子!

源自夢大閣主的那份沖天暴怒,讓所有有幸目睹之人,無不為之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葉笑,你以為只有你會搞刺殺嗎?難道我就不會!?"

那一刻的夢無真當真氣沖斗牛,怒沖霄漢.

……

"這次刺殺這不是我們做的,刺殺者更加不是步相逢!"玄冰開口說道.

此次君主閣高層會議的主持者,正是玄冰;此際正坐在南面稍微高一點的椅子上.

而在她身側的乃是月霜月寒,一左一右,自從當日新任君主閣總指揮以來,三人慣性聯袂進出,幾乎成了連體嬰兒,

而其他就坐的,則是赤火,花王,步相逢,夢有疆,秋落,還有七星之中的屈無量.

連帶葉笑,這次高層會議的與會者雖只十人,卻是君主閣真正意義上的高層!

葉笑落座于玄冰的對面,坐北朝南,大馬金刀地端坐在一張通體由紫晶打造的巨大太師椅上,由于巨大座椅下面還設有聚靈陣,不斷的有紫色煙霧滋生縈繞,所以葉笑所在位置給人的感覺光線很暗,乍看上去,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君王,很有點居高臨下,俯視鳥瞰的感覺.

這是玄冰專門設置的一張台子,將這座議事大廳北面地面增高,比南面足足高出來三丈,越望南面地勢越趨平緩,唯有在南面最尾端略呈翹起.

而葉笑一個人雄踞北面相當多的空間.

參加會議的人,全都坐在下面,看向葉笑的時候,一定得抬頭仰視;卻還是看不清楚,就像是處在云霧飄渺之中,九霄云端之中.

這是一種絕對的權威象征!

"成大事者,須嚴格上下,森明制度,固然不能曲高和寡,但一定要高高在上!否則,何以區分上下?"

這是赤火,花王,玄冰等人的共同認知.

自從與歸真閣一役之後,葉笑在君主閣的地位,已經形成了絕對神話!

既然是神話,那麼就再不能讓人輕易接近!

就像是神仙,世人皆知有神仙,對其充滿了敬畏,但,誰曾經真正的見到過神仙?

唯有神秘,才是讓人捉摸不透,高深莫測的屏障!

"主上此次暴露的底牌實在太過駭人,從今後一定要更加的謹慎小心,小心駛得萬年船."這是花王的意見.

這一點,得到了君主閣上下所有人的贊同.

而此次會議亦是這間會議室收拾好之後,第一次正式啟用.葉笑高高在上,身側紫氣縈繞,一言不發,就只負責坐鎮,以及最後定音.

而玄冰能夠主持會議,也是眾人共同推選.

玄冰雖然在某些方面,有一定的欠缺,但她始終曾經是一個大宗門的主事者,但從這一點上來說,在座眾位有一個算一個,無論是作為不滅境修者的赤火,還是曾經為一山之主的夢有疆,都比不上她.

這些家伙有一個算一個,幾乎都是光杆司令闖江湖.

"歸真閣玉鳳凰這次遭遇刺殺,必然是第三方的有心人在搞鬼,在這個微妙關頭搞事情,目的不外就是加促我們與歸真閣再度引發大戰,這有心人可以在坐山觀虎斗之余,坐收漁翁之利."

玄冰坐在主持會議的位置,臉色自然而然變流溢出宛如萬年冰山一般的冰寒,鋒銳的目光,亦如同雪山頂上刮下來的凌厲寒風.

即便是強如赤火,花王,夢有疆步相逢等人,在接觸到玄冰此際目光的時候,也感覺到了一陣發自靈魂的冰冷顫栗.

所謂的不寒而栗,恰如其分!

"然而現下有資格有能力有意向,可以插手我們與歸真閣之戰的勢力,卻又多不勝數;幾乎可以說,只要是挑起來兩閣大戰,每一個勢力都是有利可圖的."

玄冰的思路很是清晰,一條條梳理:"無論是兄弟會,翻云覆雨樓,還有前幾天剛過來的邪盟,乃至新興葉家軍,都有理由也有能力這麼做;甚至……連那些我們看起來似乎很遠,卻未必不會插手過來的區域……比如,五方天帝的官方力量;現在這個時間點極為微妙,垂天之葉的再現,同時也意味著當年葉大先生語言的'破天之時’將臨,相信五方天地若是有機會在無疆海建立起一處相對穩定的勢力,那麼做些煽風點火的動作,也是一著妙棋,更在情理之中."

玄冰道:"只不過……無論有沒有這一次的刺殺也好,我們與歸真閣之間,都早已是去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再度引爆大戰,不過是一個時間早晚的問題!"

"我們這邊始終存在人手短缺的弊端,前次大戰我方最終雖然獲勝,卻是慘勝,人手百不存一,連維持正常運作都有些艱難,反觀歸真閣那邊此役固然全軍覆沒,然而其始終還是家大業大,底蘊深厚,正常運轉全然無虞,不過想要在短時期發動新一波的攻勢,卻也有力有未逮之慮,所以就當前雙方狀況而言,就算如何想要徹底抹殺對方也好,都難以即時動作!"

"然而這一次的刺殺動作,卻是瞄准了夢無真的軟肋,意欲令難以即時動作的行動,更早的進入日程!"

"歸真閣此次被刺殺對象玉鳳凰,乃是名列歸真閣三鳳凰之一,為人性格溫軟,然其心思細膩,處事滴水不漏,乃是一名不可多得管理型的內政人才,就算是放到五大天帝麾下,也難有其匹!此外,玉鳳凰還是整個歸真閣夢無真最寵愛的一個人!不僅僅是得力下屬,第一謀士,還是夢無真夢公子的女人!"

"可以這麼說,動了玉鳳凰就等于是在夢無真心上狠狠地插了一刀."

"針對玉鳳凰,可以說是從夢無真的根本處上下手,不但可以讓夢無真跟我們徹底的不死不休,還可以從現實角度極大地削弱了夢無真."

"這一招李代桃僵,偷天換日,可謂連消帶打,更有一種堂皇的味道,因為……不管他怎麼做,我們都已經是死仇,縱使是十倍百倍的死仇,仍舊只是死仇.所以這一記挑撥,卻是運用得光明正大,富麗堂皇!"

"能夠找得准夢無真的弱點;更將時間時機拿捏得如此精確無誤,且從頭到尾全無任何破綻可尋!莫說我們不會去辯解澄清,就算是讓我們出面辯解澄清,我們都無從辯駁."

"換言之,此次刺殺,就只能硬性的定鼎為步相逢所為!"

"而玉鳳凰這次的被刺受傷,將徹底打亂夢無真既定的布置還有心境;能夠在當前這種時候,精准一擊的……在無疆海地界范疇內,大抵就只得兩個人可以做到!"

"哪兩個人?"赤火忍不住問了一句.

玄冰深深吸了一口氣,道:"其中一個是上官凌霄,那個一手撐起了兄弟會數十萬年基業的通天之手,兄弟會的三當家!"

玄冰才一道出這個名字,大家都是紛紛點頭.

上官凌霄無論實力,經驗閱曆,智慧算計乃至以往戰績,確實都堪當懷疑對象的首選!.

這一點毋庸置疑.

"至于另一人,則是翻云覆雨樓之主白沉白公子,此君平素一派淡然,似乎萬事皆不縈于懷,然而其固然輕不出手,但一旦出手,必是石破天驚,動靜偌大!"

玄冰眼中閃過一絲深深的忌憚.

白公子于玄冰的往昔認知而言,那就是一宗高高在上的無敵傳說,禁忌的存在!

青云天域,白公子翻云覆雨樓的威名,縱使是早已經過去了那麼久,始終那麼的震撼人心,莫說招惹,連談及都不敢;翻云覆雨樓這五個字,不管什麼時候,又無論是從什麼人嘴里說出來,都會讓聽到的人心中一凜.

此外,玄冰更從葉笑處,聽到了更多白公子在寒陽大陸的事跡,一手操縱大陸風云,綿延萬年漫長歲月,撥弄無數王朝興衰成敗,太多太多的王圖霸業,史冊輪轉,在他心機擺布之下,化作過眼云煙.

還有紅塵天外天.

白公子歸來一共才多長時間?

但,先是從無到有,然後從明轉暗;光是明面的實力便已經成為無疆海妥妥的三甲的超級勢力,若是算是其隱藏底牌,絕對可以算得上一支可翻覆天下風云的強大力量.

而白公子最讓人津津樂道,卻又是最可怕的地方,就是只要白公子出手,不管你願意還是不願意,都必須按照他預計好的步調走下去.

正如現在,對待歸真閣玉鳳凰被刺的這件事.

刺客必須是步相逢,只能是步相逢,任何人說不是,予以否認,都沒有用,沒有意義!

無可逆改!

"其實前次葉長青葉家軍的興衰起落覆滅,骨子里根本就是上官凌霄與白公子一次有意無意的聯手,然而就是這次不經意的聯手,卻是令到垂天之葉十萬年後重出江湖,變得步步荊棘,甚至,令到葉大先生的名頭,失去了公信力!"

"縱使現今垂天之葉本家中人不斷來援,葉家勢力越來越多的涉入江湖,但,想要達到複出之前的聲勢,至少在短時間內是不可能的了."

玄冰一口氣說了這麼多,在座眾人都是暗暗點頭.

不錯,當初七朵金蓮何等期待垂天之葉的重新出現?

當日從葉笑身上探視出與葉家血脈的信息,那份歡欣鼓舞,那份自信一朝風云,席卷天下的勢頭,畢竟是已經壓抑了十萬年的豪情,自是不可抑制!

然而,隨著冒牌云端公子葉長青的到來,干出來一連串讓七蓮家族失望的勾當,尤其在白公子與上官凌霄各自派了一些人手將整個局面整得全然不可收拾之後,七蓮世家更是心涼,七蓮世家願意支持垂天之葉,一方面固然是因為當年蓮葉相隨的淵源,亦不乏從龍之意,若是龍非真龍,如何從之!

這便是兩位智者不經意的聯手所造成的可怕後果!

葉笑坐在上面,靜靜聆聽著玄冰的分析,徐徐點頭.

關于今日的會議,他沒有給玄冰任何相關提示;玄冰所講的這一切,全都是玄冰自己在查閱了無數資料只有,自己動心思想出來,分析出來的結論……

而這些結論,與葉笑心中想的雖非一般無二,但至少契合了九成以上.

"我可以斷言,這次刺殺的幕後推手必然是這兩人之一.而上官凌霄的處事手段雖然更為犀利,但其骨子里卻是一個相對被動;若對手不曾痛下殺手,便不會輕易引發極端之人;尤其是面對一個有西天大帝在背後撐腰的歸真閣,上官凌霄未必會在這個時候介入此局;萬一事態曝光,將是兩面開罪,更會將兄弟會整個拖入戰局,而兄弟會數萬年以來的中立地位就此不存,乃至喪失所有的根基."

"所以相較于上官凌霄,我更傾向于另外一人.翻云覆雨樓的白沉白公子!"

"而若是以此點為起點反推的話,此事的源點,乃是在我們君主閣暴露出來足可匹敵歸真閣的力量之後,白公子才會做出來這等安排.那麼,他想要的是什麼?歸真閣與翻云覆雨樓固然敵對,我們這個敵人的敵人,卻也未必不是敵人!"

玄冰道:"綜上所訴,我們現在面對的敵人,已不僅限于歸真閣一個!還有一個危險性遠遠高于歸真閣的敵人存在,翻云覆雨樓!"

"這樣的敵人,除非不動,一動,便是驚天動地,一戰定勝負!"

玄冰道:"所以,在接下來的這段時間,我們要怎麼布局,怎麼應付敵人,盡都需要小心再小心,盡可能的詳細規劃計議.對敵人,我們無須畏懼,該戰則戰,該殺則殺;然而,在面對一個陰謀家的時候,卻必須要謹慎對待."

赤火道:"現在對手又多添了一個實力只怕還要在歸真閣之上的翻云覆雨樓,那麼我們應該如何?"

玄冰深深吸了一口氣,道:"哎……這或許才是目前最讓我們頭痛的事情.因為,若是要防備另一個敵人,就必須要留下足夠的底牌和後手."

"而我們現在面對歸真閣的暴怒來襲,縱使全力應付尚且要顧慮能不能應對周全,再多加一個敵人,當真是百上加斤……所以……"

玄冰皺著眉.

面對這件事,縱使局勢明朗,事態清明,可是眾人等仍舊感覺到束手無策.

人力有時窮,現在就是力有未逮,便是再有謀略布局,沒有足夠的實施力度,一切仍舊枉然!

這時候,大家都是下意識地將目光看向了葉笑.

能為人不能的專業戶,還得還看俠骨柔腸劍膽琴心俠義為懷俠之大者的天高三尺笑君主,君主閣之主,不世神醫葉笑!

某君主的面貌,此際全然籠罩在一片紫氣之後,淡淡的聲音驀然響起,道;"戰是一定要戰的,但怎麼戰卻又是另一個問題.歸真閣想要用大山壓頂,摧枯拉朽之勢對付我君主閣;但,但我們為什麼要順他的心意,給他這樣的機會?"

"就好像之前的那次決戰,何必要以對方更擅長的方式大戰.這次,我們與歸真閣的戰斗模式,最低限度的壓縮戰斗范圍,將戰爭壓縮成戰斗!"葉笑淡淡的笑了笑:"如此一來,歸真閣就算是來了一百萬人,卻又能奈我何?再多的人手,能夠攻得破樹堡防線嗎?"

眾人聞言齊齊一怔之余,旋即眾口一詞的叫道:"妙計!"

瞬時滿場盡是輕松,哈哈大笑.

葉笑所說的這個應對辦法,可說普天之下,就包括五大天帝等人在內,全都無法複制!

整個紅塵天外天,就只有君主閣獨一份兒.

因為君主閣有生死堂!

生死堂樹堡現在已經被葉笑打造得固若金湯一般,只要君主閣一方不主動出戰,那麼,所有人在生死堂之中修煉就是!

任你外面有千萬大軍,卻也斷斷攻不破我生死堂的防禦!

這一點,早已在龍鳳雙王,七朵金蓮身上得到驗證!

而反過來說,君主閣方面的人手,若是想要與你打一會兒,那我就出去陪你玩玩;我若不想出去,你就在外面給我晾著!

若是你實在等不及,那你也可以嘗試攻擊生死堂試試.

生死堂樹堡深蘊的周天星斗陣局的威力,隨著時間愈久,威力愈甚,可謂是與日俱增,面對這般近乎天地之威的被動反擊,保證會讓你終生難忘!

若然君主閣當真如此做法,也許會被敵人詬病為消極,但君主閣始終不同于歸真閣或者翻云覆雨樓,有一方天地為深層靠山,與其跟隨敵人的步調,硬撼難以匹敵的來襲,莫如展開自己的強項,讓敵人有力無處使,強施則自尋煩惱!

而之前的人員的大損反而成了優勢,生死堂樹堡雖然占地遼闊,但容量還是相對有限的;容納四五千人便基本已經是極限!

但這個數目對目前的君主閣來說,卻是太足夠!

現如今君主閣全部人員全加起來,一共也就只得四千出頭而已!

"戰爭隨時可能到來,縱使有樹堡為依,所有人仍舊不可有絲毫的掉以輕心."葉笑淡淡道:"各部所屬,盡可能的提升自身修為!"

"相信上一次的大戰結果,已經給各位敲響了警鍾;若是再遇到這種情況,那麼……生生死死,各安天命!"

葉笑淡淡道:"區區一個歸真閣,就只得明面上的戰力,就讓我們君主閣幾乎全軍覆沒,若是將來對上五大天帝,結果又會如何?與其身陷死地之時哀歎,不如最大限度的提升自己的修為,拳頭大就是道理大,同時也是自身強大,這個道理永遠好用!"

說罷,葉笑起身徑自而去.

玄冰沉默了一下,道:"散了吧."

一切都已經說到位了,再說其他,卻是贅言.

玄冰和月霜月寒跟隨葉笑而去.

只留下剩下的六個人,好似被天雷震傻了一般,呆呆怔怔,彼此相視,半晌無言!

步相逢額頭上有冷汗,夢有疆的臉色通紅如血,比喝酒過量大醉酩酊更甚,秋落倒是面無表情,但握著守護之刀的那只手卻是不自覺的多加了許多力氣;至于屈無量則是呼吸咻咻,不複平日里的從容;花王目光閃動,顯見心潮起伏,難得止息;赤火的表現最為生猛,額頭上青筋暴露,目光空前熾烈!

葉笑剛才那一句話可謂威力巨大,較之憑空乍響一個驚雷尤甚.

葉笑剛才說話間語氣輕松,宛如全然沒有當回事兒;

但,這句話內中含義的威力卻是大到了極點.

"若是將來對上五大天帝,又會如何?"

天知道這句話在夢有疆等人心中,掀起了何等恐怖的驚濤駭浪!

又過了半晌,花王率先平複心境,淡淡地笑了笑:"老赤,還有在座各位,相信大家已經聽明白主上剛才那席話了吧?"

赤火深深吸氣,默不做聲的點點頭.

"終究是咱們這些人目光短淺,君主大人的目標現在才露出來了一點,就把咱們震驚到了!"花王微笑著,臉色卻是一點點的漲紅起來,那是因為心頭空前高漲的興奮還激動所致:"對陣五大天帝!"

"或者應該這樣說,君主大人從來就沒有在意過咱們現在在無疆海的一切得失!無疆海之戰,不管是面對歸真閣,兄弟會,還是翻云覆雨樓,對君主大人來說,都只是練兵,就只是練兵而已!"

"這遠遠不是我們的真實目標!"花王露出一個充滿了鐵血的笑容.

"兄弟們,咱們這些人都是江湖散修,就算是想要謀求一個晉身之路,往往都是欲求無門.然而身為大好男兒,誰不想名垂青史,留聲百世?誰不想開創一番千秋大業?誰不想蔭澤後人萬年不朽?又有誰不想掌握天下興亡,撥弄紅塵風云?"

"我們之前,的確是沒有這樣的路子!就算是想要拼命,搏取,也是全無門路.如今,君主大人卻給指出了另一條路,一條比登天還難的道路!"

"確實是比登天還難的前路,但……君主大人這里,卻是前景無限光明廣闊!"

"五方天帝可以登臨此世至高之位,我們為什麼不能,君主閣中人盡君主,我們未嘗不能搶了他們的江山!"

"只要兄弟們最終不死,那麼千秋之業,就一定有兄弟們一份!"

花王重重道:"大家,可聽清楚了!"

"聽清楚了!"

夢有疆,屈無量等人只感覺渾身的血液,都在這一刻沸騰起來.

步相逢長長的吸了一口氣,苦笑一聲,搖搖頭說道:"我現在才算明白,君主大人當初為什麼會將他親手建立的勢力取名叫做君主閣了,原來並不僅僅因為他的綽號是笑君主那麼單純."

"更加明白了君主大人當時所說:我們君主閣人,每一個人,放歸四海,都是君主!原來真意竟是如此!"

"原來如此!"

步相逢目中露出來精光,卻是強行壓抑著心中的激動,淡淡道:"還有一層,我還想到了君主大人為什麼要在所有的位置之上另行保留著所謂'五王’的位置!"

"不錯,原來一直沒有人能夠得到的五王尊位的真意,竟是這般!"

所有人聽了這番話,都不禁一陣心旌動搖.

當時葉笑說的話,雖然已經過去許多時日,但這一刻卻恍如又在耳邊回響,震耳欲聾.

"君主閣的位置,能者上,庸者下!只要你有本事,你可以來競爭,任何一個職位!哪怕現在你只是一個炒菜的伙夫,但,若是有一天,你的修為達到了,能力達到了,依然可以競爭堂主之位,七星之位,總堂主之位,甚至,五王之位!"

所有人眼中都如步相逢一般冒出了精光.

因為,一直到現在,大家才真正的認識到,這些稱謂的含金量.

五王……什麼王?

若是將來當真能夠五大天帝全部拉下馬,那麼,這五王的位置,在哪里?這還用問麼?

所謂順理成章,顧名思義大抵也就是那個意思了!

至于君主閣眾人為什麼放歸江湖就全都是君主?

整個紅塵天外天具體有多大?

貌似沒有人能做出一個具體概念!

而君主閣中的人,不要說是現在的堂主以上高層,就算只是現如今十二分堂的人手,那也都是一等一的高階懼色,若是將來成了大事,他們出去之後又是個什麼位置?

那最少最少,最保守的說法,也得是封疆大吏!

這個級數的人,不是君主卻又是什麼?

"榮華富貴用命取;高官厚祿搏殺來!"

花王微笑著,悠悠地說了這麼一句.

一時間,所有人的眼睛都紅了!

若是在別的勢力,哪怕是在歸真閣,翻云覆雨樓,主事者說出來這件事,能夠有信心的未必有很多.因為這個說法的骨子里根本就等同與紅塵天外天所有官方強者敵對.

但,在君主閣卻不一樣!

因為君主閣,有生死堂.

必死而不死,還只是小道;堅不可摧,固若金湯;固然可以為依憑,但只是被動防禦,仍不足道;唯有生死堂的修煉環境,卻是可以無限制的,締造當世頂峰強者的能力!

在這一天修煉一天就相當于在外界修煉好幾年!

甚至這個修煉速度,還能形成不斷加快的頻率!

若是再有相當的外部壓力,比如當前的歸真閣來犯,君主閣這邊,能打才打,想打才打,一旦不想打,打不過了,掉頭回到生死堂練功,全然的安穩,等之後有能力,打得過了,徑自沖出去大戰一場,怒摧強敵,端的快樂修煉,快意摧敵,快感進階,快慰人生!

只要人人用心,在不久的未來,從君主閣走出去的不滅境巔峰強者,最保守最保守估計,也得有數千以上,因為當前的君主閣中人,修為最低的也有聖元境高階以上水准,最少也可保證長生可期待,還有那些先行一步的,彼時必然能夠去到更高的層次!

如此可以預期的強橫實力,只要積蓄到一定地步,就算是掀翻五大天帝,卻又有何難?

這本來是連想都不用設想的事情,現在居然凝然眼前,也許就在不久之後,就能當真出現,眾人又豈能不歡欣鼓舞?!

"各位,要想坐上將來的位置,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君主……"花王露出一個含蓄的微笑:"只憑現在……咱們的這點不上不下修為,那肯定是不夠的,這點相信不會有人質疑."

"咱們這些擁有先行一步優勢的老人要是他日被別人給頂掉……"

花王颯然一笑:"不知道你們怎麼想,反正老夫是肯定不願意的不,所以……老夫這便去練功去了."

說罷,身形一轉,登時走得無影無蹤.這速度,端的無比之快.

"練功!練功!"

其他的五個人聞言有如醍醐灌頂,俱都"呼"的一下子齊齊走得無影無蹤.

這一刻,他們是真正感覺到了時間的緊迫了!

哪怕是說句話放個屁的工夫,都有可能被人追上來啊……

在君主閣生死堂樹堡這樣的修行聖地……嗯,修行神地,哪怕一彈指一刹那一瞬間的耽誤,那都是奢侈的,可恥的,該遭到摒棄的!

……

葉笑看著六人急匆匆練功去了,臉上露出來一絲微笑.

相信這個消息,不超過一天就會在整個君主閣傳開;到了那時候……眾人練功的熱情將是空前的……

葉笑欣慰的點點頭,動念進了空間.

二貨仍如之前一般,將自己的尾巴放在龍鳳蛋上,一動也不敢稍動;現在的狀況比之前尤甚,須得全天候動用天地本源之氣壓制,才能確保小龍小鳳凰不會立即鑽出來.

對于這項工作,二貨自詡是辛苦之極的.

萬一小龍小鳳凰真個孵化了,鑽出來的時候,葉笑恰好沒有在身邊,那可就糟糕了.

血盟若不事在出生的第一時間建立,就算以後另行補足,效果也是萬萬不如出生時候就建立的那種天然血脈親情關系來得完美!

可是近來實在是一個事接著一個事,先是葉笑意外突破功體極限,晉升入紫氣東來神功第四層,隨即便陷入情關功劫之內,一陷就是三個多月,普一回神大氣都沒來得及喘,徑自極速馳援彼端大戰戰場,大獲全勝之後仍舊難得空閑,全力療複身負重創的君主閣眾人,然後又是應付突如其來的凌無邪,這一連串事件下來,愣是沒找到一點點的空閑時間!

"喵嗚喵嗚……"二貨一個勁兒的叫喚.

怎麼主人還不來?

再不來,本大人就支持不住啦……

這可是壓制兩個生命的誕生,這充滿了先天的生命力量啊……大哥,快來吧!

要是這倆小玩意破殼之後照見生命的第一眼,看到的竟然是本喵……本喵還真看不上這小龍小鳳凰,本喵大人是誰啊,不是什麼生命都可以與本喵大人建立血盟的,他們真心高攀不起!

本來以二貨不至于說壓制不了這倆小家伙的破殼,可是這段時間以來……最辛苦的壓根就不是葉笑,而二貨喵大人好麼,眾人盡皆身負重傷,還魂續命起死回生聊負重傷的諸多靈丹全都是二貨大人趕工出來的好麼,葉笑不過就是確診狀況,然後拿出來針對性靈丹做做樣子,還有那批丹云級數的駐顏丹,二貨已經好久沒有煉制過那麼沒水准的靈丹,卻又不得不為,真心的不堪回首,這麼一邊煉丹一邊壓制龍鳳破殼,任誰也要應付維艱的!

總算就在二貨翻著白眼,覺著自己隨時都會被從蛋身上掀翻出去的關頭……

人影乍然一閃,葉笑終于出現了!

"喵~>▽<……"二貨有氣無力地叫了一聲.

我的笨蛋主人,你終于來了.

我的老天爺,蒼天開眼啊……

就在葉笑進入空間的一瞬間,二貨心神一松,終于"轟"的一下子飛了出去,就像一塊雪白的抹布,被一股沛然巨力掀飛空中.

與此同時,一股龐大的生生之力,從兩個橢圓的蛋身上升騰而起.

在那兩顆靈獸蛋的上空中,赫然彙流形成了一團五色云霞也似的物事,卻是靜止不動,宛如在等待著什麼出現一般!

下一刻,一股難以言喻的幽幽香氣,點滴滋生,頃刻間布滿了整個無盡空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