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第95章 我是殺手,我不做狗!
"這家伙被人追殺的慘痛經曆……"葉笑非常想要咂咂嘴,心道:"雖然比我還有所不及,卻也是一等一的了……"

不過他卻是沒有想過,人家之所以被追殺,起因,就是因為他!

甯碧落頹然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著粗氣,低聲問道:"翻云覆雨樓,敢問姑娘是云端之婉?還是天上之秀?"

秀兒淡淡道:"我是秀兒."

"果然."甯碧落滿是自嘲的笑了一下,心情卻似乎一下子變好了,道:"栽在你這個妖精手里,我甯碧落也不算汙了一世英名."

葉笑心中一動,心道:"妖精?什麼妖精?這話什麼意思?"

秀兒的聲音卻驟然冷漠起來:"甯碧落,你可知你已觸犯了我的忌諱."

甯碧落眼皮一翻,兀自喘著氣說道:"我知道,怎麼不知……只是,秀兒姑娘縱然如何的神通廣大,妖法無邊,貌似也就只能殺我一次吧.想要將我從地府中揪回來,一遍一遍的殺……嘿嘿,就算你真是妖精,恐怕也是做不到的吧?"

說著,他居然嘿嘿的笑了起來,道:"誰讓我傷勢未愈就遇到了你;若是我身手完好,你未必能勝我!就當做老天爺沒眼吧!"

白影一飄,秀兒窈窕的身影出現在葉笑眼簾之中,縱然是在瓢潑大雨之中,那一襲白衣,竟然仍舊是一塵不染,不見半點水漬著衣!

只聽她說道:"這世間事,本就沒什麼絕對公平的.江湖中,更加不存在什麼公道……甯碧落,你身為殺手,殺人索命最是平常,你在刺殺目標的時候,會不會給予目標公平防備的機會?此時此刻你卻說出這等話來,不覺得有些侮辱了你自己的身份,人之將死,自貶身價,世間悲哀,莫過于此."

甯碧落默然一下,啞聲道:"姑娘說的不錯.我這句話委實是有些想當然了.所以你今天殺我,甯碧落並無怨言."

天上之秀清冷的笑了一聲,隨即只聽她冷淡的說道:"但你知道,我並不想殺你,我至今仍只想要招攬于你."

甯碧落呵呵一笑,道:"招攬?就用這種方法?"

秀兒靜靜地說道:"翻云覆雨樓,已經多少年沒有增加過一個真正的樓中人了……如今,對你親眼有加,你還有什麼不滿足?而這過程中所采用的具體方法,又有什麼重要的?"

甯碧落咳嗽起來,良久良久,喘著氣說道:"只可惜……我不想變成妖精."

秀兒目光中寒光大盛,殺意更濃.

並不為其目光真正鎖定的葉笑竟也感覺到身上一陣陣的寒冷……

"竟一而再的觸怒我,甯碧落,以你的身份,這樣說一個女人,委實有些過了."秀兒的聲音竟再度恢複了平靜.

甯碧落沒有繼續作聲,沉默下去.

"我想知道,你真正的理由."秀兒淡淡道:"翻云覆雨樓威震天下……天下高手又有何人不想要躋身其中,為何單單你不願意?"

甯碧落又沉默了一下,才道:"我何嘗不知姑娘所說的乃屬實情,但是……我甯碧落向來都是獨斷專行,我哪怕是做殺手,做強盜,也都是發號施令的那個人,我雖然從來都不是好人……但也絕對不希望自己未來要做一條狗!"

他昂起頭,淡淡的,卻是堅決的說道:"我做人的底限,至多只做一個壞人,但我無論如何也不願意為別人做狗!就算是那人是皇帝,也不行!"

天上之秀沉默了一下,道:"不錯不錯,難得你還有這一身傲骨,我倒是小覷你了."

甯碧落精神一震,呵呵大笑,傲然道:"傲骨天生!生就的骨頭長就的肉,這輩子,是改不了了."

"翻云覆雨樓,這一次缺少殺手,你這樣的幫手,我真的不想錯過……"秀兒輕輕歎了口氣,道:"上一次的天邊一抹紅,已經不知去向,甯碧落,我最後再給你一次機會……你仍有一次考慮的余地."

甯碧落閉上眼睛,閉上嘴巴,不言不語.

態度很明顯:殺就殺,考慮個屁!

秀兒輕輕喟歎一聲,做著最後的努力:"也罷,我便不強人所難,只是……甯碧落,我另外問你一件事.你若是能將這件事解釋得能讓我滿意,我除了不再逼迫于你之外,更給你一個痛快,讓你體面的上路."

甯碧落閉著眼睛說道:"好,你說."

"你自稱不想為任何人效力,只想自己一個人縱橫天下,這是你為人處事的理念,是也不是?"秀兒問道:"從頭至尾,你只想掌控自己能夠掌控的一切,這是你自己說的,不錯吧!"

甯碧落冷笑一聲:"當然,甯某一生如是,縱死亦如是!甯死無悔!"

"當真是如此嗎?那麼你三年前為何驅動你麾下的所有殺手,潛入北疆,協助葉南天刺殺北疆狼的多位將領?"秀兒淡淡道:"難道,那次的行動就不是為葉南天做狗?難道,那不是為辰皇帝國皇帝效力?"

"胡說八道!"甯碧落猛地睜開眼睛,怒道:"那次的事情又怎麼相同,怎麼可以將之混為一談?"

秀兒尖銳的說道:"但你的所作所為,骨子里就是在幫助別人!千萬別告訴我,葉南天或者辰皇帝國給了你相當的報酬,若你的解釋是這般,我斷斷不會滿意,那樣的話,你今天不會死,明天後天乃至到以後的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會死,求死不得這句話你想必聽說吧,一段時間之後,你也許會明白,死,也是一件很奢侈的夢想!"

"我剛才就說了,兩者不能混為一談,那根本就有本質的差異!"甯碧落斷然一聲低喝.

"哦?願聞其詳!"秀兒冷淡的說道.

"那一次我會出手,初衷根本就與葉南天無關,甚至可以說,不是我幫助了葉南天,而是……當時的北疆狼將領之中,有我的仇家.所以,我要殺之!當初我滿門被屠,一朝滅族,就是那王八蛋下的手,所以,根本就不存在所謂幫助了葉南天這一說,甚至就我而言,反而是那葉南天在幫我複仇."

"縱然葉南天因為那件事而最終打了勝仗,也與我沒有多大關系.因為,就算沒有我這邊的助力,單憑葉南天也能打贏哪一仗!"

甯碧落冷漠的說道:"所以你說,我為葉南天做狗這一條,根本就不成立,我們之間頂多只能算是一次被動的合則兩利罷了!"

秀兒道:"那第二條呢?"

甯碧落輕蔑的眼神在黑暗中注視著天上之秀,淡淡道:"原來所謂天上之秀的智慧,不如如此,竟還在糾纏所謂的我為人效命?!難道你竟始終不明白……就算是我上了戰場,就算是我為辰皇帝國出力,就算沒有私人恩怨,我的所作所為,也不能理解為,我是皇帝的狗吧!"

"因為,我本是辰皇帝國的子民!"

甯碧落淡淡的說道:"這是血脈,這是國家,根本與私人無關,與恩怨無關,更與是否做狗無關!"

"縱然整個辰皇帝國的高層都在懸賞我甯碧落的人頭,但,只要國家有難,需要我甯碧落出手的時候,我仍舊會挺身而出!因為,這本就是生為辰皇帝國子民的應為之事!!"

"我對辰皇的許多官員,深惡痛絕;亦對當代皇室,毫無好感,還有當朝皇帝,更加沒有任何感佩之念,我只是一個很單純的江湖人,就算是在江湖中,我也只是一個被所謂正道人士所不齒的殺手.但,若是我的國家有難,我一定會出手!"

甯碧落冷笑著說道:"我之所以不願意加入翻云覆雨樓,一方面,是我不想為人做狗,另一個原因卻還在于……你們翻云覆雨樓的人從沒有任何的家國觀念.你們只在乎興亡……但不管誰興誰亡.可是我不同,我有我的根."

"誰興誰亡……但這個誰里面,卻包括了我的國家!我沒有可能無動于衷!"

甯碧落坦然笑道:"所以……你可以招攬任何人進入翻云覆雨樓,但唯獨我這個聲名狼藉的殺手,你注定招攬不了!"

"或者說你根本無法招攬.因為你根本開不出我想要的條件!"甯碧落大笑.

甯碧落的話,在漫天風雨中,當真擲地有聲.

一片沉默!

天地之間風雨如晦.

暴雨越來越大了.

此際若是從上空看下去,就好像是一條條的標槍,從天到地,直直落下!

整片山丘,此刻便好像化作了汪洋一般,每一處都有一道道流水嘩啦啦的往下奔湧……

山下峽谷之中,早已經傳來震耳欲聾的山洪爆發的轟鳴聲音.

甯碧落渾身泥汙,氣喘如牛,狼狽到了無以複加的地步,而對面的天上之秀卻仍舊是一身白衣,一塵不染,似乎天上仙子,蒞臨世間.

但,無形中,葉笑卻感覺,甯碧落的身上,卻是比天上之秀多了幾分人氣.

而天上之秀雖然表象潔淨,看起來高不可攀,實則骨子里卻是充滿了'冷眼觀看世間疾苦,我自淡然瀟灑天下’的那種無情!

那一襲白衣,在暗夜之中,竟是如此的刺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