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第72章 烈火鑽心
在這附近的那兩家商鋪可是倒了黴,掌櫃見到這一幕臉都發了綠,但他們卻是想跑也跑不了的.

這可真是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就這麼打開門做生意,居然有人會突然死在自己門前?

只是,比他們更不爽的,卻是神兵坊方面的人.

他們帶著神兵利器來到京城,果然引起了巨大轟動與追捧!

相信這一次,也必然會賣出天價!從這麼熱烈的反應就可以看得出來……

果然,集體決定在這個時候推出來,這個決定還是很明智的.

然而就在大家都躊躇滿志,心花怒放的時候……

突然間,一直跟著自己車走的圍觀人群里死了三個人!

這也他麼的太晦氣了吧?!

神兵坊的人當場臉都綠了!

這真是他麼的的的的的……這叫什麼事兒啊……

眼看著一哄而散,空無一人的四下里,神兵坊十幾位高手呆若木雞.

卻又不禁冒起一個念頭——這三個人的死……會不會牽扯上我們?

……

葉笑拉著那人,趁著混亂,非常自然,從容不迫地拐進了一條小巷子,跟著又絲毫不帶煙火氣息,施施然地翻過兩個牆頭,又是輕描淡寫地將一面牆無聲無息的打了個洞,搬起來;穿身而過之後,右腳一踢,就又是嚴絲合縫的一面牆.

終于到了一個很是隱蔽的所在.

至此,葉笑才將這人放了下來.

那人不能發聲,不能動作,卻一直眼睜睜的看著葉笑這一連串的動作,從葉笑最開始輕描淡寫地解決了三個殺手,一直到若無其事的帶著他離開,以及從容不迫地找到這麼一個地方……

所表現出來的膽大,心細,思維慎密,修為高強,心狠手辣……當真是無一不讓人動容.

及至葉笑放下他的時候,那人已經是臉色慘白,滿面惶然.

剛剛落地,冰封狀態亦告消散,回複自主的當口,就急急忙地張開嘴……狠狠的就咬了下去,顯然是想要咬舌自盡.

——只是從眼前的葉公子這一連串的動作看來,落在這樣的一個人手里,想要死,都絕對是奢望!能早些解決自己,也勝過多受些活罪.

葉笑一伸手,非常自然地把他下巴卸了下來,淡淡道:"想死?哪有這麼容易?"

跟著就又再度封住了他全身經脈.然後將他的下巴托了上去,一指頭點在他腮上,一股冰寒之力,瞬間便將他的肌肉凍僵.

"現在的你,只可以低聲說話,絕對喊不出來,不信你可以試試."葉笑溫柔的說道:"還有就是,咬舌自盡也是需要一定力氣,可惜你現在完全沒有了力量,頂多也就還有眨眨眼的力氣,還有諸如自斷經脈,自爆丹田的手段,貌似你還沒有那實力吧?就算你有,在我面前,也沒有施展的余地!"

"我跟你說這麼多,就是想告訴你,現在想死,暫時是死不了了."葉笑溫柔的笑了笑:"看,我對你多好.簡直是無微不至."

那人渾身不受控制地發起抖來.

臉上流露出來恐懼至極的神色.

眼前這個惡魔,就是那個葉家的紈绔公子?

這這這……這是哪個殺千刀的弄來的狗屁情報?

這人幾乎都要哭了出來:若是這樣可怕的存在,居然還能夠冠名以紈绔……那這世間的紈绔豈不盡是惡魔?

葉笑的臉上滿是笑意,心中卻是一片憤怒.

這四個人當街就要殺人,完全沒有任何顧忌,如此的明目張膽,如此的肆無忌憚.

根本不管戰斗之余,會不會造成無辜誤傷……

葉笑心中的憤怒,也是到了極處.

對于這樣草菅人命的貨色,笑君主一向是不會留情的!

"現在你死是肯定死不了,但你同樣活不成,因為我不會讓你這樣的垃圾再活下去."葉笑很直白的說道:"只是,在這世上,有很多手段,可以逼出一個人不想說的話.你知道那都是什麼手段麼?"

這人癱在地上,恐懼萬分的看著葉笑.

"我估計這些手段你知道的應該沒有我多."葉笑歎息一聲:"真的有很多手段,可以讓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今天遇到了我,可以盡情體味這些個手段.你很幸運,因為你將體驗,這世上絕大多數人都體驗不到的奇妙滋味."

那人哀求的目光;帶著一絲希望:老天保佑他是在虛張聲勢!

葉笑歎口氣:"不用懷疑我是不是在虛張聲勢,這種手段,我真的會很多,而且……比一般司刑之人知道的還要多一些,所以你真很幸運,因為,自古至今可能從來沒有一個人,能夠像你這樣幸運地嘗遍一百零八種地獄酷刑!"

他微微一笑:"當然,你又是很不幸的,因為這些個酷刑真的會讓人很痛苦,光說沒效果,那就讓我們現在開始,一一嘗試.第一種,便是烈火鑽心."

說罷,緩緩伸出了手.

他根本沒有問任何一個字.

對此次行動的一切,包括誰主使的,誰策劃的,又是誰想殺我……

這些事,他統統都沒有問.

但,卻是上來就要用刑.

仿佛這些問題都沒有意義,唯一讓他感興趣,只有動刑!

在這人充滿恐懼的目光中,葉笑的手心,突然"騰"地一聲浮現出來一團烈火,就在葉笑潔白的手掌上熊熊燃燒.

葉笑很有耐心的解釋:"你看,這是火,但是這火呢,卻不是普通的火……因為,他燒什麼都不行……不信你看."

葉笑先用火焰燒自己的衣服,跟著又燒自己的頭發,都沒有絲毫燃燒的跡象.

"當然了,這火焰也不全然一無是處,它最大的好處就是……這團火焰可以從人的口中,漸次移動到那個人的肚子里……然後,對心髒進行焚燒……恩,不對,我說錯了.那不是燒,而是烤.在你的心髒還在規律跳動的時候……就這麼烤著,但卻一定不會把你給烤死,只能說,這種滋味很奇妙……來,你試試."

"快驕傲一下,因為,你是這世上第一個嘗受這種滋味的人,了不起啊."葉笑贊美著.

這人已經目光發指,瞳孔都幾乎散亂了,恐懼的渾身哆嗦,一股臭味從下體溢出.

"不要放屁,那很不文明."葉笑認真的教育道:"你爹從小沒教你嗎?"說著他一指點下去,居然將那人下體的排泄經脈再次封住,隨即就將這個人的腦袋一把揪了起來,兩手一捏,就將火焰向他的口中送去.

"啵啵啵……"那人拼命的搖頭,拼命的掙紮,幾乎已經是用盡了力氣,卻發現自己能動用的力量微乎其微.求饒的'不不不’,居然也在口齒顫抖之下,說成了'啵啵啵’……

火焰已經送到了他的嘴里,當真沒有半點焚燒感覺;就只有一股溫暖的熱力,向著他腹中緩緩進入,居然很舒服,很慰帖.

葉笑淡淡道:"有感覺到了麼?恩,現在進入了口腔……不熱吧?還很舒服吧?現在應該已經進入了喉嚨……也不熱吧?現在已經滑下了咽喉……熱不熱?不熱吧?現在已經到了胸腔……也不熱吧?對吧?我沒騙你吧?現在已經到了心髒……下面,嗯哼……現在開始讓他熱好不好呢?"

話音未落,這人即時感覺一股澎湃至極的熱力,從心髒下面猛地升起!

刹那間,似乎整顆心髒都在被人在緩緩烘烤,那種難受,根本無法用言語形容,讓他縱然在這種全身完全被制的情況下,仍是猛地張大了嘴,就要慘叫出聲.

葉笑一只手猛地捂住了他的嘴,另一只手一根手指輕輕擺動:"乖,別叫,別激動,慢慢體會,慢慢來,不著急."

這人的頭在拼命的左右擺動,卻始終擺脫不了葉笑的手;竟是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一雙眼睛里,都似乎出現了火苗.

渾身的經脈,都在同一時間抽搐痙攣.渾身上下的青筋,也悉數鼓了出來,下一刻,又猛地凹陷了下去……

大量汗水,在瞬息之間湧了出來,頃刻便濕透了衣衫.

可見此刻的痛苦到底有多麼的強烈.

"我……我說……求你……停下……"這人終于崩潰,連聲哀告,哀求的目光望著葉笑.

"你說什麼?"葉笑皺眉:"其實我並不想要知道什麼……你說不說的,對我而言沒啥意思,你說呢?要不然我早就問你了,但卻沒有,難道你都沒覺得奇怪?"

那人哀求的看著他,眼角已經焦急的迸出鮮血.

葉笑歎了口氣:"算了算了,看你也挺可憐的……好吧,我就讓你說兩句.但是我要事先聲明一句……我是絕不可能饒你活命的,你還是先想清楚,因為你可以不說的,我還是比較願意看你繼續受刑."

這人連連點頭,神情懇切,滿頭大汗:"我說,我什麼都說,只求之後能讓我速死……"

這一說話,才發現似乎自己渾身的水分都已經被烤干了,只是說這麼幾個字,喉嚨已經出了血.

葉笑隨手一揮,那團火焰瞬時回到葉笑的手心中,兀自微微跳動,葉笑淡淡道:"是誰派你來的?"

"是太子妃!太子妃……"那人滿頭大汗,神情猙獰,完全是迫不及待的叫道.只是聲音嘶啞,幾乎聽不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