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第71章 長街刺殺!


"以前的你,我管不了,有心無力."管家威脅道:"但是從今以後,你要是敢再胡鬧的話,我就把你屁股打爛,你道我敢是不敢!"

一席話盡是惡狠狠的口氣.

這早已超出管家對自家公子說話的口氣,而是一個叔叔對侄兒說話的口吻了.

顯然,宋絕在沒有實力的時候,感覺自己沒有能力保護葉笑,更加不能給葉笑依靠,對不住'叔叔’這個稱呼,也就只能聽之任之.

但現在,宋管家修為恢複了,突然感覺自己還是很牛逼滴!

以後誰要欺負我侄子,我就弄死他!

往昔那種縱橫天下的自信,又回來了.

那一句"有心無力",正是他心底最真實的寫照!

現在有心有力,自然把之前的一些缺漏都補起來,其中包括保護葉笑,給葉笑依靠,當然還有管教葉笑!

葉笑哈哈一笑,說道:"宋叔您放心,我是那種惹事的人嗎?"

管家翻了個白眼.

這話怎麼這麼耳熟呢?他麼的,又是這句!

你要不是惹事的人……誰是?

你簡直就是一個惹禍的祖宗!

惹禍的妖精!

……

葉笑如今手握巨金,可謂腰纏億萬貫,真真遏制不住想要花錢的沖動,還是沖了出去,這一次,他卻是去了專門賣鋼鐵金屬的地方……

雖然現在這些東西都在漲價,想要買到東西,就得付出高價,但葉笑卻明白另一件事:越是漲價的時候,一些平常見不到的東西,才會隨之出現!

商人囤貨,就是等這種時候牟取暴利!

所以這一次出來,葉笑直接將所有家當,全部都帶在了身上.

在整整一條街上瘋狂掃蕩!

可是結果明顯讓他不是很滿意;因為足足花了一千萬兩銀子,才讓金靈空間里增加了那麼小小的一堆,看起來,一共都不夠五斤重.

這個結果可是讓葉笑郁悶不已:那些個什麼鋼鐵之精,百煉精鋼,什麼天外隕石……說的名頭一個比一個嚇人,可是最終抽取出來的精華,也就那麼一點點東西?

有的甚至只是抽出來一點點金屬之氣……

夠干什麼滴呢!

某君主一番搶購之余,百無聊賴漫無目地的在市場四處閑逛,一臉的有些不耐煩了.若不是陽光溫暖的灑在身上,還能持續地增加些微紫氣東來的熱量,讓葉笑的心情還勉強好一些之外,幾乎就要暴跳如雷.

之前可是實在是抱著很大希望出來的啊.

可是花了千多萬的銀子,才這麼一點收獲?

難道之前幾天收獲太過逆天,把運氣都消耗光了?!

一邊胡思亂想一邊人群中閑逛的當口,卻驀然發現貌似人群愈發地擁擠了起來,似乎有很多人湧了進來.

葉笑皺皺眉,向著街口的方向看去.

這當口怎麼突然有這麼多人湧進來了?

只見街口處,湧進來一輛馬車;上面赫然掛著'神兵坊’的牌子!

這輛馬車本身雖然不小,卻還不至于造成人流擁擠,可是在馬車周圍卻圍繞著許多的人,人人臉色急切,目光炙熱.

在馬車前後左右圍繞著的,都是一些武者,其中有江湖人士,也有軍官,當然還有一些衣著光鮮的,看起來乃是一些個世家子弟……

神兵坊!

寒陽大陸排名第一的神兵利器制造商家!

據傳說,大陸排名前十的十把寶劍,其中有六把,都是出自神兵坊!

削鐵如泥!

斷金切玉!

原來是他們來到京城,難怪會引起如此的轟動!

葉笑目光閃動,心道,買不到好金屬就算了,反正現在還沒有稱手的兵器,若是能買到一把劍,當做暫時的兵器,那也不錯.于是就順著人潮向著神兵坊走了過去.

對于葉笑來說,能夠在寒陽大陸買到的兵器,就算是最高品質,恐怕也不會放在眼里.只能是暫時使用而已,以後有了更好的原則,當然是要換的.

正在路上走著的功夫,突然間感覺一陣殺氣,迅猛地向自己襲來.刹那間四面都有一種嚴重的危機,急速而來!

有刺客?!

葉笑不禁大吃一驚.

在這等人來人往擠得密不透風的街道上,青天白日之下,居然會遭遇到刺殺!葉笑心念電轉:自己出來,本就是臨時起意,那麼,這些人究竟已經跟了自己多久?

顯然是籌謀已久,這一點毋庸置疑!

四道冷風,前後左右!

在人群之中,就像是隱伏在茂密草叢之中的四條毒蛇,閃電般噬來.

這是一個完美的殺局.

葉笑目光只是一掃,已經確定目標,四個人,都是灰衣,尋常武者裝束,毫不起眼,尤其是……在神兵坊的人進來的時候,而自己又正好在這里逛街……

此事,與神兵坊,應該沒有關系.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到這里來,唯一有可能的就是有人一直在處心積慮的對付自己!

這個人是誰?

危機感越來越接近,四道寒光,此時才終于在衣衫之下突然出現,同時迸射而來.

落點分別是,左胸,後心,左肋下,右肋下……

四個人,就這麼夾雜在人潮之中,同時向著葉笑猛地下手!

四劍落處,盡是殺機!

這樣的布局,突然的襲擊,若是對付這世上一般的地元境界高手,哪怕是地元境五六品以上,也必然可以得手.

所以這四個人的眼中都是殘酷,都是即將得手的快意.在他們眼中,這個人,已經死定了!

再也沒有任何逃命的可能.

葉笑嘴角浮起一絲冷笑,頭一低,在間不容發之際,往前跨了一小步,一側身,四柄劍同時刷的一聲,狠狠的刺進了他的身體.

前後左右,妙就妙在……四柄劍,都是從皮膚與衣服的空隙之間穿過去,將葉笑的衣服穿出來八個洞!

但,葉笑的身體卻是毫發無損!

這是何等的精准把握!

葉笑的身體,就好像被四柄劍架了起來一般,但四把要命的利刃,卻愣是割不到他身上哪怕一塊皮肉,一根汗毛!

還沒等這四個人發覺這件事,葉笑已經一伸手,便已將面前那人的手腕叼住;隨即一鎖之下,冰寒力量瞬時已經控制這人全身,連嘴巴也張不開了.

下一刻,三柄無痕若隱地薄薄冰刀急疾飛出,一陣清爽爽的涼意之後……

左右兩邊與後面的那三個人前沖的身子猛然頓住,眼中兀自流溢不可置信的神色.

身子卻已緩緩的軟倒.

葉笑對戰果早已料定,此刻頭也不回,身子一震,四柄劍已經無聲無息的彈回,彈回到那四個人的衣衫之中,正好是原來隱藏兵器的位置.

他毫不停留,就那麼很自然的挽著面前的漢子,上好的絲綢衣衫,刺出來的小小的劍孔,在自然的走動之下,根本看不出來.

他若無其事的挽著面前的家伙,甚至在這家伙頭頂上吹了一口氣,然後這漢子的頭發立即變成了花白色……

似乎是變了一個人,然後兩個人都是低著頭,一派耳鬢厮磨,竊竊私語,似乎是好友在親切交談一般,不疾不徐地離開了人潮……

舉止步履,貌似還很從容瀟灑.

身後,卻聽到人潮中有人在不斷呼喝:"別擠別擠;都別擠了,神兵坊就在前面,也跑不了……帶足了銀子就行,沒錢擠也沒用……"

那三人已無知覺的身體在人潮之中一時間居然還被擠得跌倒不了,東倒西歪.

終于……

噗!

一具尸體摔倒在地.

"別擠了!有人摔倒了……"有人大吼.

"又有人摔倒了……臥槽,讓你們不要擠……別把人給踩傷了……"

"這麼弱的體質居然也想要來搶著買神兵利器,買了干嘛?"

"就是,就是……"

就在眾人不住鄙視的時候,一個好事者見到三人倒下去居然沒有再起來,連掙紮的跡象都沒有,下意識的一伸手探其鼻息,卻發現這三人居然渾身都涼了,頓時一個激靈,險些嚇得暈了過去,不似人聲的叫道:"啊啊啊……擠死人了……這里有三個人被擠死了……"

"放你娘的屁,老子見過比現在擠得時候多了去了,也沒擠死過人."

"咦……啊啊……真的死了……"

"啊?難道是真的?那三人死了?"

"我靠,這三人怎麼沒氣了,真個死了……"

眼見出了人命,"刷"的一聲,眾人盡都散開,霎時間中間形成的一個圈子.三個人蜷曲的躺在地上,周身不見半點傷痕,但已是氣息全無.

咋一看起來,倒真的像是因過分擁擠致死的.

這個現象一露,眾人更是心驚,隨即"嘩啦"一聲,人潮有如潮水退潮般散去.他麼的,兵器沒買著不要緊,但千萬不要惹上一身官司,這里可是京城……

"不關我的事……"

"我剛才沒擠……"

"我靠真死人了."

"麻痹這三混蛋是豆渣做的麼?一擠就死了?"

"嚇死爺了,趕緊走."

"我還想要神兵利器……"

"你還要個雞毛!官府馬上就來,抓你進去你不死也脫三層皮!還不快走!"

"趕緊走,可別沾上掛撈……"

"哎……"

只不過刹那間,街道上的所有人悉數走得干乾淨淨.整條大街,頃刻之間空空蕩蕩的……就只有三具尸體保持著最初的姿態,歪歪斜斜的躺在地上……

沒有任何傷痕,沒有任何血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