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第67章 亂局欲起
小郡主被禁足了自然出不來,而左無忌沒有來,還有蘭浪浪也沒有來.這貌似就有些奇怪了.

葉笑伸了伸懶腰.

如此足足十天的不眠不休練功,空間內的散逸寒氣已經被他吸取得差不多了,甚至,天靈空間已經呈現出來逆向的弱勢狀態……

葉笑知道,該適可而止了,過猶不及.

還是暫時先放過天靈空間的陰寒之氣;等待它再積累幾天,重新開始猖獗的時候,再來吸取不遲.

身子一起,輕飄飄地從瞭望塔上落了下來.

管家第一時間迎上去:"公子,怎麼樣?現在應該已經快要突破人元境四品了吧?"

原本葉笑的修為,一直都停留在人元境三品,好幾年都沒動彈了,管家問了這一句話,也是不想打擊自家公子的信心——突破,哪有這麼快的?有人好幾年都突破不了一品呢.

人元境四品?

葉笑嘴角怪異的抽了一下,道:"恩,差不多了,快要突破四品了."

管家大是欣慰的笑了笑:"公子這幾天實在是太拼命了,其實這個練功啊,也是需要一個勞逸結合,循序漸進的過程,今晚上且好好休息."

管家自然不會知道,自己所說的,是人元境四品.

而自家公子所說的快要突破的四品……卻是地元境四品!

兩個四品之間,足足差了一個天與地的大層次……若是葉笑這會直接說明自己其實是快要突破地元境四品,恐怕管家大人能夠直接的暈過去.

"這幾天外界可有什麼動靜麼?"葉笑問道.

"恩,等下公子先吃飯,我為公子一一道來."管家笑呵呵的說道.

"恩,宋叔,一起吃吧."葉笑說道.

"好,好."宋管家眉花眼笑.

……

"這幾天里,京城地界這片很是有些敏感."

管家一邊喝酒,一邊說話.

葉笑很意外地發現管家喝酒的姿勢很是古怪,兩根手指拈著酒杯,很是流暢自然地端起來,也沒見喉嚨動彈,也沒有咕咚一聲,反正就是很是優雅地一杯酒就那麼沒了.然後又是行云流水一般地自己斟滿一杯,一口下去又沒了……

喝得固然快得驚人,但整個過程,整套動作卻又是異常的優雅.

這套喝酒的優雅動作,讓笑君主大人都不禁有些羨慕:自己前世也是好酒之人,酒量自覺還很不錯,好酒什麼的自然喝過不少;但說到更具體的酒文化,好比像宋管家這麼輕描淡寫,優雅入骨的喝酒方式,葉笑自問決計做不到,就算勉強模仿,多半也是畫虎不成反類犬.

"敏感?這話怎麼說?"葉笑隱隱感覺到,自己家的這位管家,絕對不會只是一個退役軍人,其來曆只怕不是那麼簡單.

一來,敏銳;二來,優雅,只說這喝酒的動作,沒有系統的培訓,數代人的潛移默化,就絕對出不來這等天然的貴族風度……

三來,神秘,從來都不會談及什麼過往……四來,這位管家的修為,以自己現在的目光,居然看不透.

這世上的武者,等級繁多,但在一般情況下,都不動手的時候,很難被人看出來是目標人物具體是什麼境界,什麼水准.但若是有出手,就會暴露出真正實力.

正是源于此,一些能夠遮掩自身修為的功法也就隨之問世.

這類心法,本身自然不具備蘊養生息,增長修為,護身療傷攻敵等效果,但在惑敵耳目,亂敵判斷方面,卻能起到相當大的作用.

修煉者修煉這類功法之後,能夠在一定程度上隱藏自身氣息,隱匿自身戰力,不被敵人看出自身真實實力,在動手時自然大占便宜,甚至可能造成最終翻盤的戰果.

只有一些大能者,憑著自身的經驗,以及臨敵的氣機感應,才能夠在對方沒有動手的時候,大致預判出對方的境界層次.而笑君主大人原本自然是可以的,不管是什麼境界的高手,只要是不超出笑君主本身境界低,不管對方如何隱藏,仍能一目了然.

但自己現在卻看不出這位管家的真實修為層次.

既然葉笑的眼力經驗如舊,卻看不出對方的實力層次,唯一的解釋就是管家現在比自己的修為要高得多.

畢竟,葉笑現如今的短板就是自身真實實力仍是比較垃圾的,只得地元三品境界!

"是的,就是敏感."管家喝酒的儀態雖然優雅,但卻是個喝起來就沒完的主,端起酒杯就不再放下的:"皇帝陛下現在應該很頭痛……因為,皇子之間的奪嫡,極有可能就從這一次拍賣會開始了.但陛下對此卻是無可奈何,束手無策."

"哦,願聞其詳."葉笑虛心求教.

這一點,他真的沒有意識到.

葉笑雖然閱曆過人,但他對世俗界的皇室紛爭卻所知甚少,對于所謂的帝王心術更是近乎一竅不通,這卻是生命境界,層次的本質差異,無可奈何.

"皇帝陛下一直都在致力于扶植太子,然後,將二皇子與三皇子,當做太子攀上帝位之前的磨刀石.放松他們與太子競爭,作對,但,卻又絕不允許他們的勢力真正蓋過太子,畢竟磨刀石只是磨刀石,若是當真把刀給磨損了,甚至磨斷了,那就大違本意初衷了."

"雖然總給他們留著一線希望,認為那張椅子他們也是有希望做上去的,卻又不會真的給他們希望;因為那個大位,就只是留給太子一個人的."

"這是所謂的帝王心術."管家呵呵一笑.

"帝王心術麼……"葉笑喃喃的念道.

"陛下本人雄才大略,這點無可否認,但他的身體不好,卻成為了整個布局中的短板.陛下當年乃是從八王之亂的戰爭中厮殺而出,可說是殺伐果決.但是……太子雖然也是才華過人之輩,畢竟沒有那種經曆;作一個守成之君尚可,但要將陛下的基業發揚光大,乃至開疆擴土,成就霸業,卻是絕無可能."

"所以陛下為了磨練太子,就只有捧兩位皇子出來打對台戲.讓太子感覺到前路存在的威脅,才能有進步.但卻又始終把握著分寸,固然,不能讓磨刀石把刀給磨斷了;也不能用這把刀過早的將磨刀石磨穿了……這個中的平衡,陛下一直都把握得很好."

葉笑緩緩點頭.

是的,曆朝曆代所有帝王,基本都是這麼做的.

但,其中能夠真正把握好其中分寸的……卻沒有幾個.

看來當今辰皇帝國的皇帝陛下,還真是一位英明睿智的君主.

"但,前幾年出現了一件意外的變故,打亂了皇帝陛下的如意算盤,讓這個平衡失衡了,就是……太子偶然遇到了一個女子,這個女子與太子一見傾心,卻這女子卻是八大家族之一慕氏家族的女兒.雖然不是長房嫡系,但卻是慕氏家族二號人物的嫡親女兒."

"皇帝陛下一直對八大家族之中,在辰皇帝國的三個家族抱有相當的戒心,自然是不贊成這門親事的,卻又沒有反對的理由,若是刻意阻撓,不但太子會傷害父子之情,慕氏家族那邊也不好交代,畢竟慕氏是八大家族之一,不是皇帝陛下能夠輕易擺布的對象……"

"百般無計之下,最後只好認可了這門親事,讓那女子成為太子妃,從此太子殿下的勢力,突然膨脹,壓制得另外兩位皇子再沒有絲毫還手之力."

"但兩位皇子也不會坐以待斃,皇位誘惑總是讓人為之迷醉,縱然希望渺茫,仍不肯放棄,太子的成功,以及驟然加劇的威脅,反而讓他們找到了提升自身實力的方向……于是他們分別向八大家族處在辰皇帝國的另外兩大家族的女兒求婚……三者之間,再次形成一個平衡,只是這個平衡,卻是不再穩定的平衡,堪稱一種恐怖平衡."

"往昔,在皇帝陛下的調節之下,三者之間的平衡堪稱未定,若然其中一方太強,皇帝陛下自然會將之打壓,而現在這般,皇帝陛下的調制制衡能力銳滅,一旦出現局勢的失衡,勢必將引動全面崩盤的巨大危機."

"事實上,一直以來由于皇帝陛下的戒心,八大家族中人雖然財雄勢大,威震天下,但卻始終接觸不到皇權領域.但這一次,皇帝的兒子主動找上門來……于是乎八大家族自然是甘之如飴,正中下懷,如魚得水;就算是沒有女兒也要變一個出來,更何況八大家族中美女如云?"

"所以太子這一次讓皇帝陛下很不滿意,因為八大家族的實力,全面滲透進了皇族之中.而且,一共就三個兒子,全部都是八大家族的女婿……"

"這件事在這幾年鬧出來好大的風波……如今,剛剛平息."

"皇帝陛下花了偌大力氣,將三個兒子的勢力統合整理,重新規劃一番,如今剛剛規劃好,讓所有的事情都回到了原本的軌道……就是太子稍強,兩個皇子稍弱;唯有兩個皇子聯手合作,才能對抗太子的這種微妙平衡,才要喘一口氣的當口…突然間,這個拍賣會就那麼全無征兆的橫空出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