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第42章 此人有用,青衣白衣
石越一聽這句話,頓時悚然:"不錯,正是有這種意思.要不然,他再有錢也不能這麼扔.可是,神丹才是這次拍賣會的真正買點,若是不能得到一枚神丹,縱然前面的收獲如何豐厚,卻仍是勝而尤敗,而以他迄今為止所要付出的資金總量計算,若是目標直指神丹,在場眾人只怕無人能與之抗衡,神丹必然有他一份,然而他連番出手,所耗卻是不菲……這樣想來,他的做法,委實不合常理."

蕭莫言霜眉一皺,更加壓低了聲音:"就是這個不合常理,你說……他會不會就是提供神丹的人?如此,豈非就合乎情理了?!"

石越突然間眼中猛地射出來銳利的光,怔怔地望著蕭莫言,沒有再開口說話.

兩個人同時沉默了一下.

然後,蕭莫言做出來一個出人意料的舉動,他突然長身而起,走出包廂的門,出聲說道:"十七號包廂的朋友,敢問閣下究竟何人?可否移駕過來一敘?"

這句話換做一般人來問,十有八九無人回答.

但,問這一句話的,卻是寒陽大陸在超級門派之中位列前三的凌云閣掌門人!

這句話的分量,卻又不可謂不重.

全場瞬時靜寂了一下.

有些人甚至霍然轉頭看來.

人人都有些納悶,為什麼……蕭掌門會突然對這個暴發戶釋放出如此善意?

葉笑嘴角露出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意,淡淡道:"蕭掌門,今日你我,都是過客,無謂喧賓奪主."

蕭莫言呵呵一笑,道:"剛才委實是蕭某人冒失了,朋友氣度非常,若是有緣,倒不妨來凌云閣一聚.我凌云閣隨時向貴客敞開大門."

葉笑笑了:"蕭掌門盛意拳拳,在下一定會去拜訪的."

所有人都是完全愣住.

蕭莫言親自約見這個神秘人?

為什麼?

氣度非常?我怎麼沒感覺這個暴發戶氣度非常?

尖酸刻薄,一付暴發戶的做派還差不多!

卻也有其他的門派的人,臉上露出來沉思的神色.

在這一瞬間,所有人都有一種奇妙的感覺.直到現在才意識過來:自從這一次拍賣會一開始,似乎所有的話題,都沒有離開這個神秘人!

他連臉都沒露,卻已經成為了整個拍賣場的中心!

現在,連天下門派前三的掌門人都向他發出了邀請.

這,真的就只是一個暴發戶嗎?

七號包廂,那青衣少女臉色一怔,突然間站起身來,隨即嫋嫋婷婷走出包廂,一路走到十七號包廂前面,微微彎腰施禮:"感謝這位兄台剛才手下留情,讓小女子能夠順利買到為家父治病的良藥,敢問兄台高姓?此恩此德,終生不敢或忘."

葉笑沉默了一下,這才道:"我姓風,你投到的那個,我原本也是想要的,只是財力不足,談不上成全,更不曾相讓.何必縈懷;你回去吧."

"成全終究是成全;此恩此德,不敢稍忘."青衣女子掏出一塊青色的玉佩,一抖手,嗖的一聲飛了進去,嫣然一笑,道:"風兄若是有一天來到藍風帝國,小妹定然竭誠相待!"

葉笑一怔,只覺得眼前青光一閃,一塊溫潤的玉佩已經到了手中.

在場所有人之中,貌似就唯有這個青衣少女讓他有些看不透.

只是沒有想到,此女原來是藍風帝國的人.

摸著手中的玉佩,葉笑也不矯情,隨手放進了懷里.

那青衣少女等了一下,微笑說道:"小妹告辭,不打攪了."便走了回去.

另一邊,那白衣少女'大姑娘’眼神凝重的閃了一下,輕聲道:"這丫頭真厲害!"

在場兩個黑衣人不語,目中卻露出疑問思索的神色.

這丫頭哪里厲害了?

"她能當眾釋放善意,而且,更是以一種近乎完美的方式彌補了她剛才用錢砸人的競爭感覺,給人一種姿態甚低的感覺.這才是難能可貴,亦是最可怕的."

"尤其是,她在隱隱約約猜出來對方的重要性的時候,就立即當機立斷去彌補."

"要知道在這種大庭廣眾之下,做出這等事,對于一個女孩兒來說,有多難.而且她敢許出藍風帝國的承諾,她本人在藍風帝國的地位肯定不低.越是地位高,越能如此審時度勢,便越是可怕."

白衣少女'大姑娘’目中閃著警惕的光芒:"這麼多年,我還從沒見過一個女子能有如此心機魄力,足堪為我勁敵."

另一個黑衣人納悶說道:"我怎地就沒看出來這有多厲害,倒是感覺挺丟臉的;剛跟人家搶了東西,現在看到對方重要性,立即就去巴結,讓人感覺不齒,這樣的小丫頭,如何配為姑娘敵手."

"你說的'不齒’,才正是她最可怕的地方!"

白衣少女哼了一聲,道:"再說……哪里有什麼可丟臉的?看這丫頭的身段,必然是一個風華絕代的大美人,但她現在表現出來的只是一襲面紗,面紗之後的臉也是平平無奇,明顯不是真實面目.既然不是真實面目,又有什麼好丟臉的?"

"但若是有一天,她發現這個姓風的一點利用價值也沒有,純粹就是一個愣頭青……她就會後悔了."黑衣人冷笑說道.

"說你笨你還不承認,若是有一天發現這個人的確沒有價值,那麼這個女人損失的,充其量也不過就是一塊玉佩而已,這塊玉佩,隨時可以不認賬的.只不過是一紙命令的事情罷了."

"但若是有一天,這個姓風的真的有大用,真的有大來頭,那麼現在她送出去的這一塊玉佩,就成了橋梁!就是一個連接彼此的良好開端.或者在某一個的時刻,就能展現出化腐朽為神奇的作用!"

"若是說到這里你還不明白……那也只好不明白了."白衣少女的臉上,有淡淡的失望神色.

公子爺培養的這一批人,其中雖然能夠當做打手的不少,但說到腦筋靈活的,卻著實沒有幾個……

說完,白衣少女揚聲問道:"這位青衣妹妹,不知道高姓大名?可否告訴姐姐?"

青衣少女正要回轉自己的包廂,聞言嫣然一笑,道:"姐姐萬福,妹妹複姓聞人;姐姐肯定沒聽說過,姐姐這般國色天香,定然名字也很美麗."

白衣少女微笑道:"聞人妹妹可以叫我秀兒姐."

"秀兒姐姐,一會兒咱們另尋他處喝茶聊天."青衣少女甜甜的笑了笑,歉然地躬躬身,進入了自己的包廂.

白衣少女秀兒溫柔笑著,眸中閃過一道光:"聞人……乃是藍風帝國的皇姓呢……"

她的嘴角,露出來一絲意味深長的笑意.

青衣少女回去之後,那中年婦人有些忐忑的緊張,問道:"小姐,你怎地將姓氏隨便與人,這樣是不是有些招搖了?"

青衣少女溫柔的笑一笑,道:"我剛回來……也需要在這個世界上,露一露鋒芒了……要不然,藍風帝國兩面受敵,可真不好受呢……"

"但就怕……就怕辰皇帝國會對小姐不利."中年婦人低聲說道.

"若是真的如此……"青衣少女嬌俏的笑了笑,天真無邪的說道:"那就讓他們試一試我手掌中的劍好了哦……這把劍,當年傳說可是殺過三百多萬人呢……"

……

拍賣場終于靜了下來.

所有人的心思,也終于從這位看不透的'風之凌’身上,一下子就快速的轉移到了拍賣會上.

因為,這一場拍賣會的壓軸寶貝,終于出來了!

慕氏家族的兩人都是臉如黑炭.

這個怎麼都看不慣,恨不得殺之而後快的家伙……居然在一瞬間引起了這麼多人注意……想要動他,只怕要有些顧忌了……

台上,關萬山也終于從郁悶的情緒中走了出來.

其實他心里才是最應該吐槽的.

這個風之凌……之前一味的保持神秘,現在可倒好,主動跳了出來,直接吸引了全場人注意!讓關萬山和靈寶閣想要獨占神丹這顆搖錢樹的如意算盤,現在基本落空一半了……

既然你要選擇高調,那你之前保持什麼神秘啊?

老子藏著捂著這麼久,你一下子就把屁股全露出來了……

直到神丹推出來,看到下面所有人那種緊張而又不安渴望的神情,關萬山才將自己心中的情緒又強行壓了下去.

"下面推出來的,便是我們本次拍賣的壓軸寶貝!"關萬山爽朗的大笑一聲,山羊胡子幾乎都翹了起來:"想必大家也猜出來了,正是那傳說中,從未見過的丹云神丹!"

他笑了笑,道:"說實話,老朽這一輩子;也還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寶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