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第32章 土山,竹林,侍女
日月隱蹤!

這是一套專門用來隱形匿跡追蹤或者反追蹤的身法,乃是葉笑當初殺死了一個在青云天域橫行的獨腳大盜.當初那家伙也就是道元境初期,但葉笑以道元巔峰層次的實力居然追蹤了他足足一個月!

若不是那家伙最後實在沒力氣了,葉笑恐怕還追他不上.

從他身上搜到這部日月隱蹤身法之後,葉笑發現這門身法簡直是最大的法寶!

這部身法的最大特性乃是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都能夠快速隱蹤,快速的脫離!

如此神異的功效無疑是立身保命行走江湖的絕妙法門,而如此神妙的法門居然還不怎麼浪費元氣,當真是犀利到沒天理!

笑君主獲此身法,當初可是痛下了一番苦功修煉;但事實上,直到今時今日,才是第一次用到這種身法.

笑君主傲視群倫的實力豈是虛言,往昔始終沒人能逼得葉笑動用這部身法滴!

一路急疾追蹤下去,那黑影似乎是謹慎的很,又或者是察覺了什麼異樣,一路上不斷回頭轉換方向,前前後後改變了不下十幾種的身法.

到了最後天都快亮了,竟然停住腳步,站在那邊四面環顧了一刻鍾,才終于認准了一個方向,閃電般離去.

葉笑心下不禁有些凜然.

這個黑衣人的修為,應該就是在地元境五六品的樣子;雖然葉笑也是因為修為不高,發揮不出日月隱蹤身法的真正神妙之處,但,此人所擁有的這份靈覺卻實在是可怕!

葉笑一路跟隨,始終處在百丈之外.原本他的追蹤在大約四十丈左右的距離,但,現在修為實力仍是太低,仍是引起了對方的警覺,這才被帶著繞這麼多圈子.

一直彼此之間的距離放寬到了百丈之遠,才終于讓對方打消了疑慮.

葉笑了解了對方的敏銳靈覺,哪里還敢貿然靠近.

對方行進的前方出現一座土山,那黑衣人一掠上了山頂,葉笑才剛要跟上去,卻又急疾縮了回去,身上竟自冒出來一層冷汗.

原來那個黑衣人站在山頂竟然又再次回身,四周仔細地查看了一遍.

這才在山頂拉出來七八個殘影,向著四面八方猛然擴散,彈指間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家伙的謹慎小心,簡直是到了令人發指的地步."葉笑心中暗暗的罵了一句.這才悄然從樹後飄出來,一路沿著草叢小心翼翼的飄上去.

對方的老巢應該就是在這里了.

渾水摸魚的人究竟是誰,屬于哪一方,應該就是在這土山之後,縱然不能一目了然,至少也能夠看出一定的端倪.

葉笑很有把握,從黑衣人的謹慎上就能判斷出來.

只是,眼前的這個地方,絕對是一個龍潭虎穴!

最讓葉笑無語的,乃是……這里雖然看著平常,就只是一座土山,但在山頂卻是什麼植物都沒有!

任何人只要爬上去,就絕對不能隱匿身形!

葉笑小心翼翼的上去,只露出半個腦袋,抬眼一看,立即縮回了頭.

這下面,乃是一片竹林,一片有如汪洋大海一般的竹林.

土山之上有竹林這不值得大驚小怪.

但,這里可是地處京城之內,這麼一片竹林存在這里,必然是官方允許的.官方既然允許,那麼,一個可能是此地歸屬于官方的,比如皇家別院之類;還有一個可能則是……這個地方,乃是官方也惹不起的一個存在.

葉笑伸頭只看到一片竹海,除此之外什麼都看不到.

雖然只是一眼,但葉笑自信自己不會看錯/

"盡都是竹林,里面並沒有大面積的別院."

"可是這片竹林,實在有些古怪."葉笑心中想著.

這個世界上居然存在自己一眼看不透的東西……

心念電轉之間,葉笑仔細地回憶著自己剛才看的這一眼,終于有兩個字,從腦海中冒了出來.

"陣法!"

然後一陣危險的感覺,油然湧上心頭.

下一刻,葉笑立即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這里.

就在他前腳剛剛離開的時候,四面八方幾十個人已經躡手躡腳的向著這邊包抄而來,目標很明顯:就是葉笑剛剛呆過的山頭.

這幾十個人,每一個的修為都與剛才那幾個黑衣人差不多,甚至……有一些更強.

這些人中任何一個人的修為都要比現在的葉笑強,強出很多.

若是葉笑晚走一步,落入這個包圍圈之中,那麼,就算是一千條命,也休想能留下一條!

但葉笑心中終究是已經有數了.

所有的栽贓嫁禍,推波助瀾,所有的禍水東流所有的……都來自于這里.

這座土山.

這座竹林.

就在葉笑撲上山頭之前的短暫片刻.

竹林中.

白衣青年仍舊端坐在輪椅上,被婉兒推著漫步,一派悠閑.

一個接一個的黑衣人穿林而入,卻沒有一個人妄動作聲,只是靜悄悄地侍立一旁.

"黑衣還沒回來麼?"白衣青年半閉著眼睛.

"是.不過,以老大的身手,在這等地方做事,絕對不會有意外發生."另外一個黑衣人恭謹的回答.

"舉凡事實,何來絕對,皆有萬一."白衣青年微微的眯著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氣,道:"謹慎一些才好."

話音未落.

另一名一身黑衣蒙面的黑衣已經悄然而入,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就看到白衣青年兩眼突然一張,看著左側方向,冷峻異常地說道:"有人追蹤!抓來!"

那個剛剛落地的黑衣人,頓時一臉豬肝色.

其他人也盡都以古怪至極的眼神看過來.

那黑衣人險些無地自容,自己居然將敵人引到了這里?

甚至若是公子不道破,自己竟仍懵然不知?!

羞慚無地!

一聲令下,幾十人即時飛了出去.

"沒有人啊?"看到空蕩蕩,絕無人跡的山頭,眾人都是一陣驚訝.

公子爺從未說錯過,既然說這里有人,那就一定是有人.

但這一次……人呢?

人影一閃,香風繚繞,一條窈窕的身影亦出現在山頂,來人正是婉兒.

她輕輕地抽了抽鼻子,隨即便向一邊遙遙看了一眼,這一眼,居然正是葉笑離去的方向.

下一刻,婉兒不禁皺起了眉頭,輕聲道:"此人卻是高手!"

"二姑娘此言何意?"黑衣看到沒人,本來心中放松了些,尤存一份僥幸,但一聽這句話,又有些緊張起來.

"此人先前卻是就在此地隱伏,伺機動作."婉兒看著腳下的土山頭方寸之地,這里,有一片細細的草叢.青翠欲滴,但卻是明顯營養不良,都很瘦弱的款.

循著婉兒目光看去,其中有兩三根嫩綠的草葉,果然出現了稍稍有折斷的跡象,雖然並不明顯,卻斷然瞞不過有心人.

"這里一片草叢,全都是嫩綠的青草.但卻只有這三根草葉折斷;說明此人的輕身術,與謹慎心,已經到了極處,甚至這三根青草出現折斷的現象,應該是警覺我方有所察覺,急切離開而造成的遺漏,此人的匿跡潛蹤手段,幾可稱之完美."

"而這個潛伏位置無疑是最好的位置,也是三面環山之中,唯一一個能夠看到下面,而不會被人當場揭破的所在……這也說明這人心思細膩,經驗老道."

"自黑衣下去,到公子發現,其間一共就只有那麼一點點時間,那人縱然窺伺得手,但至多也就來得及看一眼而已."

"而我們接著上來,此地已經沒人了."

"說明此人的靈覺靈敏,感覺到了危險,所以看了一眼之後,就立即動身離開."

"此人當機立斷,絕不拖泥帶水;這等決斷,當真難得.因為絕大多數的人,會想要再看一眼,一眼,絕對看不出我們的布置,甚至,方位辨別都難.但此人接著就走了……"

"此人遇事,肯定有毒蛇噬手,壯士斷腕的魄力!"

"還有,此人身上沒有任何異味,唯有一種近乎自然的氣味順著山坡散去,想來此人應該是經曆過伐毛洗髓過的過程,否則不該有這樣的氣味."

"那三根斷掉的草葉的方位,並不在一起,以輪廓形狀判斷,應該是一個在膝蓋,一個在兩肘,另外一只膝蓋還在蜷著,隨時准備轉身離去的預備狀況之中,要不然,斷掉的應該是四根才對."

"根據方位分布,此人的身形應該是不是很高……但,身材卻很魁梧.當然,此人若是實現運功改變過身形就沒法說了……"

若是葉笑在這里,估計會出一身冷汗.

想不到只是憑著幾根斷掉的草葉,就被人推算出這麼多線索.

這些事,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很難很難.

而這個婉兒,貌似只是那白衣青年身邊的一個侍女!

一個侍女已經如此,那麼主人又該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