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第24章 你不是說不惹事兒?
"什麼慕城白?誰是慕城白?"葉笑瞪著好奇的大眼睛.

他當然不會貿然承認,開玩笑,對方始終是那可是太子殿下的大舅哥,八大家族之中慕家的人!有些事,是能做得卻是不能說得的的.

"慕城白,慕氏家族後人,當今太子妃的哥哥,當朝太子殿下的大舅哥."管家聲音很慢,盯著葉笑的眼睛,道:"三天前,在鬧市與公子發生爭執,戰斗,後來公子逃走,慕城白隨後追擊,之後發生了什麼事,無人知悉."

他說到這里,頓了一頓,說道:"只知道,最終公子無恙歸來,而慕城白則暴尸荒野."

葉笑淡淡一笑:"那人也不一定就是我殺的吧,若是人死了都算在我頭上,那麼,這天下死的人太多了,再說了,我有殺人的本事麼?!."

管家紋絲不動的站著,低聲道:"很好的辯解理由,但,人,是你殺的."

葉笑聞言不禁皺起了眉頭.

管家這句話太肯定.

管家繼續說道:"就算不是您殺的,但我們所要做出的應對,也必須要以這個前提來准備,否則一旦發生萬一,悔之不及."

"因為縱然有再好的辯解理由,但在這件事情上,始終是你的嫌疑最大.而慕城白畢竟是慕家的人,是太子妃的哥哥,一定要有一個交代."

葉笑沉思著:"哦?"

"所以,我准備與少爺商量,讓退役的三十六名血衣侍衛,護送公子前往北塞."管家平靜地說道:"公子乃是將軍唯一的兒子,嫡傳的血脈,絕對不能有事!"

葉笑嘴角一牽,道:"去北塞?到軍中避禍?"

"是."管家恭敬地說道:"此事太過于凶險,只怕動輒有傾覆之危."

說著,忍不住歎了口氣.

一種徹頭徹尾的無奈與一種無力的悵然.

少爺前日出門,信誓旦旦的跟自己說:絕不會惹事兒.

言猶在耳,結果一出去就把太子爺的大舅哥給宰了……

你還能怎麼惹事兒才算是真正惹事兒?

甚至就算人真不是你殺的,但,就只論是你在這件事上嫌疑最重的這一點,也是我們承擔不起的.太子爺真有心要辦你的話,整個辰皇帝國,還真沒幾個人擋得住.

更何況他背後還有一個勢力無限龐大到極點勢力的慕氏家族!

管家心中其實很無語:你說你……剛老實了才幾天?

本以為您是真的洗心革面,准備做乖寶寶了,我剛把報喜的信給大將軍發過去,你這邊就惹出了這等滔天大禍!

"不去!"

管家表面上一片平靜,心里實則早已正在瘋狂的吐槽,卻突兀地就聽到少爺斬釘截鐵的扔出來這兩個字.一呆之下,整個人直接頓時就愣了:"不去?"

"對,不去!"葉笑淡淡的說道:"若是我一遇到什麼事情就像鵪鶉一樣縮到父輩身後,那我算什麼?"

管家原本無精打采一般的兩只眼睛突然瞪得溜圓!

滿臉不可置信地的看著葉笑.

臥槽!

這……這還是我家少爺麼?啥時候變得這麼有擔當了,這麼的男人了……

"咳……有擔當,是好事……"管家好不容易看到少爺有男兒氣魄,當然要誇獎兩句先,但,隨即便話鋒一轉:"只是眼下卻不是逞英雄的時候,凡事須得有萬全的應對准備……"

眼睛滿是希冀地望著葉笑.

若是你真的變了……就趕緊拿出個主意來我聽聽?

別看現在管家面上平靜無波,實則心里早已經心急火燎,.甚至是已經打好了主意:就算是拼了自己和三十六位血衣衛的性命,也要將少爺平安送到北塞!

"恩,這有什麼好准備的.順其自然就行了."葉笑哼了一聲,道:"這事情哪里有什麼大不了的;第一,他們沒有證據;第二,我充其量只是嫌疑比較大而已,第三,太子想要登上皇位,就不能得罪帝國大將;第四……"

管家聽的目光大亮,果然是有道理啊.急忙問道:"第四是什麼?"

"第四……"葉笑哼哼一聲,白眼一翻:"若是他們一味的沒完沒了,惹惱了我,我就干脆連太子一塊宰了,一旦無常萬事休,什麼都解決了!"

管家眼前一黑,頓時就要暈了過去.

他麼的!

前三條聽著多少還有些道理,但這第四條一出來,管家只想罵娘!

太他麼的混蛋了!

這也能叫主意?這是他麼的什麼狗屁主意!

這句話若是傳出去,就算沒有慕城白這檔子事,也足夠你人頭掉下來八百次了.

操蛋的貨色,就是操蛋,真他娘的操蛋!

"哎……哎哎哎……"管家郁悶地直跺腳,聽著這貨混不吝的話,徹底的終于沒啥指望這貨能出什麼好主意了,道:"算了,我立即安排人您立即走!"

"真不用."葉笑成竹在胸,道:"這前三天的空間已經足夠保我們平安了……"

他踱了兩步,又道:"你現在立即讓人散布消息,散布的范圍越廣越好,就說……太子爺的大舅哥被我宰了!太子殿下大怒!……這樣就行了.務求在最短的時間里,讓京城人人皆知!"

管家聞言又是一怔,隨即眼前一亮,脫口贊道:"不錯!好計策……"轉而又皺起眉頭:"只是這樣一來,或許太子殿下那邊不敢在明面動手,但暗地里的偷襲還是防不勝防,再說了……就算是太子殿下這一關過了,慕氏家族那一關卻只怕是要更加危險的."

葉笑無所謂的道:"現在的狀況,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哪里還有那麼多的顧忌做什麼?誰讓慕城白命不好,就這麼死了呢?算我倒黴吧."

管家嘴角抽了抽,心道,你比慕城白還倒黴嗎?人家這會只怕尸體都臭了……你最起碼還活蹦亂跳呢.

別看剛才言之鑿鑿,篤定是葉笑殺得,其實在管家心里,也不相信葉笑能殺了慕城白.

慕城白的本身實力固然實力不算很高,但葉笑卻更是一個標准的紈绔子弟,實力垃圾至極!

對于葉笑的實力,管家自認為"很知道",若是連葉笑這種實力都能殺得了慕城白這樣的嫡系傳人……那麼慕氏家族也就真沒有什麼存在的必要了……

正在思量之際想,只聽自家少爺自言自語的說道:"慕氏家族若是真惹到我頭上來,也沒啥存在的必要了……"

管家這次真正的暈了過去.

見過大言不慚的,但還真沒見過這麼大言不慚的.

你知道慕氏家族的實力是怎麼樣的麼?居然敢說出這麼不著調的話來?!

您不吹牛會死啊……

管家這會自然是絕對不知道,就在不久之後,慕氏家族的覆滅,正是因為葉笑今日這自言自語的一句話!

……

決議既已定下,管家立即出去安排人散布流言;故意的將這件事說得的八分真二分假,反正聽到的人都會嗤之以鼻:葉笑?他能殺了慕城白?

草!你開什麼玩笑呢!

我了個去,他憑什麼?

呸,這也太看得起了!

他能殺只雞我信,但要說到殺一個江湖高手……您還是歇著去吧.我要是信了你,真真是腦袋被驢踢了……

在這樣一邊倒的言論下,太子爺若是還一意孤行針對葉笑下手,那也只好說這位個太子殿下根本就不懂事!

不懂事……就有下文了:這麼不懂事的人,將來怎麼做國君?這麼點淺顯的事實都看不到,看不清楚,看不明白,以後要隨便殺人怎麼辦?

今天是太子都能以這種****都不信的理由妄殺帝國大將軍的兒子,明天做了皇帝豈不是宰相放個屁就也能把宰相給宰殺了?

盡管如此,但管家還是秘密地的安排好了府中血衣衛:隨時准備著,一旦風向不對,立即帶著公子沖出京城,去北疆!

不過半天的時間里,京城流言四起,沸沸揚揚,遮天蔽地!

"喂,你知道麼?咱們京城三少的葉家公子,又辦出來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

"啥事兒?"

"據說這位葉公子將太子爺的大舅哥給宰了……"

"臥槽……這麼勁爆?!具體怎麼回事,趕緊詳細說說……"

"事情是醬紫……"

"恩……哎?不對不對……你剛才說,這位太子爺大舅哥是八大家族的慕家中人?還是嫡系子弟?武道高手?"

"素啊……"

"你這****!也就你這豬腦袋才信這種傳聞,葉笑什麼德性你不曉得?你要說他敢殺人,我或者還相信,但你說他能殺人而且還殺的還是高手,打死你我都不信……"

"你這咋說話呢,干啥打死我你都不信啊……"

"就該打死你,這種根本就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你還信,還傳,不打死你打死誰?……我真真是醉了,你這貨腦袋被門縫夾過吧?"

"說的也是……這事兒有些稀奇……"

……

"我看這事兒肯定另有蹊蹺……"

"我覺得是."

"葉笑紈绔草包一個,要說他強暴民女也許他是個中好手我相信,但要是說這事兒……額呵呵呵……"意味深長的笑.

"說的也是……"

"你說是不是敢情太子爺要對軍方下手?借題發揮……"

"恩!咦?這事兒……嘖嘖嘖……"

"噤聲!"

"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