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第23章 疑點重重,揭開混亂大幕
"是……是我指認給他看的……"王小年低下了頭,終于還是說了出來.

"恩,原來如此,慕城白本不認識葉笑,是因為你遇到了葉笑,因為葉笑曾經勒索過你,所以你懷恨在心,于是挑唆慕城白去找葉笑的麻煩?是也不是?"太子聲音沉緩,平靜地問道.

但這平靜的聲音,卻讓王小年心中急劇的跳動,險些就嚇得暈了過去.

"……是."

王小年艱難萬分地說出這個字,明顯的感覺到,上面太子妃的眼神又寒冷了幾分.王小年情不自禁的哆嗦了起來.

"然後呢?"

"然後兩人起了沖突,葉笑突然動手,打了……打了慕公子……將慕公子打翻在地……慕公子命令手下還擊,葉笑見事不好就逃走了……慕公子一行人追了上去……"

王小年臉色蒼白,結結巴巴的敘述著事情的發展,一頭的汗水.

"葉笑打了慕公子,將城白打翻在地……"太子一皺眉:"據我所知,葉笑號稱京城三少,只是一個混吃等死的紈绔……慕公子乃是人元境巔峰修為……還帶著兩大護衛!"

他玩味的看著王小年:"葉笑打了慕公子?還將其打翻在地?"

"是…就是如此…"王小年結結巴巴,渾身幾乎癱了下去,所夢也想不到,自己居然會遇到這種事.

若是自己不想著設計陷害葉笑,哪里會有今天的事?

最應該死,也是最沒有實力的葉笑沒有事情,但最不應該死,號稱高手的慕城白卻死了!

王小年感覺到,這是老天爺在跟自己開了一個莫大的玩笑!

如此荒誕!

"哦……"太子不置可否的點點頭:"你繼續說下去."

"葉笑逃走,慕公子一行人去追……然後……然後我就回家了……"王小年說到這里,終于忍不住,眼淚瘋狂的湧了出來,嚎啕大哭:"太子殿下……以後的事情我是什麼都不知道了呀……"

"你惹出來的事情……你挑撥動了手……然後打了起來,你居然就這麼回家了?現在我的哥哥人都死了,你還要跟我說你什麼都不知道?!"太子妃充滿了怨恨地盯著王小年,聲音里面,有著濃濃的殺氣,毫無掩飾.

"我我我……慕公子想要殺了葉笑,讓我避嫌……我……小人也是迫于無奈啊……"王小年一把鼻涕一把淚,此刻,當真已經是嚇得神魂出竅了.

"來人,給我將這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混賬東西拉出去砍了!"太子妃震怒之下,一聲令下,王小年當場就嚇暈了過去.

太子揮揮手,皺眉道:"王小年充其量只是一個誘因,殺之無用,反而讓手下離心.王大年畢竟掌管著府內侍衛總管……再說,我覺得城白之死,只怕大有蹊蹺."

"蹊蹺?"太子妃柳眉一豎:"能有什麼蹊蹺?"

"葉笑只是一個紈绔,他絕對沒有能力能夠殺得了慕城白!"太子背負雙手,淡淡道:"這件事……定然有我們不知道的……一股勢力介入."

他的眼中射出鋒銳的光:"此事,還需詳細調查."

"但不管怎麼說,與那葉笑有關系卻是肯定的!"太子妃目中殺氣凜然:"我哥哥,決計不能白死!這個葉笑,必須要陪葬!"

太子苦笑一聲,道:"這個,也需要從長計議.葉笑本身自然不算什麼,但其父葉南天手握重兵,駐守北疆,乃是帝國柱石!在北疆,幾乎一手遮天,而且眼下局勢風緊,各國蠢蠢欲動,戰事頻頻,國內幾位皇子也是各出手段……在這等時刻,貿然殺了帝國第一大將的兒子……絕不是明智之舉!"

太子妃臉色一寒:"辰邦國!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難道我哥哥就這麼白死了不成?"

太子歎了口氣:"事有輕重緩急,總要從長計議,從大局出發……還是先從葉笑這邊打打局面了.若是真的有幕後真凶,貿然殺了葉笑,導致死無對證,真凶逍遙法外,才是真正讓大舅兄白死了."

"好,那我就等著你的消息!"太子妃冷哼一聲,帶著一陣香風,快步走了出去,走到門口,又轉回頭:"但這個王小年,也不可輕饒!"

"杖責八十!"太子皺皺眉:"生死有命."

一般武者杖責八十,恐怕也能將人活活的打死了.王小年只是一個尋常公子哥兒,又被酒色掏空了身體,縱然是有一些武力,卻也絕對是不值一提.

真要是被杖責八十,絕對有死無生.所以太子爺又沉吟一下,道:"讓王大年親自行刑!"

王大年行刑打自己的兒子……能打死嗎?

"哼!"太子妃重重的哼了一聲,轉身而去.

太子看著太子妃離去,臉色不動,緩緩拍手,道:"調查的如何?"

一個黑衣人恭敬的走進來,道:"這件事跟王小年說的,基本沒有什麼出入,只不過,有幾個地方很奇怪."

太子眉頭微蹙,沒有說話.

"第一個奇怪之處,乃是所有人都親眼看到,葉笑當初確實是真的打倒了慕城白;但據我所知,葉笑的修為絕對做不到這一點."

"由于這一點,所以屬下去查看了慕城白的尸體,發現……他的丹田有傷,但……眾所周知,他的致命傷,只是後背一刀.無比的乾淨利落……"

"那麼,丹田的傷就有了問題.那顯然是……在此之前有人曾經封住了他的丹田.所以葉笑才有可能將他打倒在地……而封住他丹田的人,絕對是超級高手!"

"超級高手……"太子喃喃自語了一下,緩緩踱步,緩緩點頭,道:"還有?"

"是,慕城白追蹤葉笑,葉笑並沒有走得很遠,而是在拐了一個彎之後,藏了起來,然後回家了.這一點,有人曾看到……"

葉笑的故布疑陣,果然效果顯著.

太子爺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黑衣人道:"但慕公子依然追出去,追到了一山一林一水;然後才在那邊被殺.這其中,有太多的想不通."

太子點點頭:"你以為?"

"屬下以為,慕公子與兩名護衛的致命傷非常流暢……兩個護衛同時中刀,而一人手腕被折,顯然是出手之人在一瞬間奪刀,同時擊殺兩人!這根本不像是一個普通高手出的手,就算是一般的地元境界巔峰,也未必能夠做到;反而像是……"黑衣人眼中閃過遲疑,稍一踟躕,道:"……像是一位刀道宗師."

"天元刀境宗師!"

黑衣人說這六個字的時候,很吃力.

太子的眉毛輕輕的揚了一下,緩緩抬起眼皮,道:"天元刀境宗師……你,確定?"他的眼神中,閃過一絲莫名的神色.

"是."黑衣人低頭.

太子沉默了一下,道:"這麼說……此事與葉笑無關?"

黑衣人猶豫了一下,道:"無法確定."

"若是有其他的勢力,想要對城白出手,又會是誰的勢力?為了什麼?"

太子若有所思的問道.

聲音中,一股森然之氣,慢慢成型.

黑衣人垂手而立,一個字也不敢說.

太子只是在自言自語,這並不是一個需要回答的問題.而他,也不敢回答.

這其中牽扯的事情,太多.

太子眼神微微的眯了起來,淡淡道:"先從葉笑身上著手,展開調查……"

"是."

"至于其他的發現……暫且壓下."

太子轉身,明黃色的袍袖一拂,從容離去.

但黑衣人眼中卻多了幾分異樣的神色.跟隨太子多年,他最是明白:太子越是表現得對某一件事不在乎,那麼,其實他的心里,就越在乎!

他已經牢牢記住.

但,為何其他事情要壓下?

黑衣人眼中閃過一絲恐懼,似乎看到了……在不久的將來,皇城上面彌漫著的腥風血雨!

有一句話,他沒敢說:縱然葉笑殺不了慕城白,那也未必是其他幾位皇子下的手.要知道,八大家族之中,另外幾家,也挺喜歡看到慕城白死的.

但這一點,他只能死死地壓在心里.

……

此刻的葉笑仍舊在盤膝坐著,仔細感受覺丹田元氣一點點的積少成多的過程;這種感覺,正是他最喜歡的感覺.

因為,這會讓他有一種'我正在變強’……那樣的感覺.

事實上,又有那一個所有武者,沒有不會迷戀于這種感覺呢!?

正在葉笑感覺身輕欲飛,心神俱醉的微妙時候,管家悄悄地走了進來,輕輕地咳嗽了一聲.

一聲提示,葉笑頓時應聲醒來,道:"什麼事?"

管家看著葉笑一派練功的姿勢,眼中不禁閃過一份種莫名的驚訝,道:"少爺,有一件事情,需要您親身確認一下."

"什麼事?"葉笑皺眉.

"是您殺了慕城白麼?"管家看著葉笑,以直白到極點直通通的語氣說道.

一句平實無比的話,卻讓葉笑結結實實地吃了一驚.

一言動心,葉笑越來越清晰地感覺到,自己家里面這位管家,真的真的是不簡單.

而且是太不簡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