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 被推倒了
"蹭!"的一聲脆響,只見刀光乍起,巨大的刀芒沖天而起斬向白色生物,只聽一聲微弱的脆鳴響起,白色生物竟然將刀芒撞碎,當然自己也撞得昏頭昏腦的落到了地上,一雙的眼睛里滿是高傲.

這是一個三米多長的白蛇,腦袋上兩個微微的凸起,似乎是有角要鑽出一般,猩的蛇信子不斷的向外吐著,盯著盧一刀的眼睛里滿是高傲.這乃是在印度被人像神一樣供奉的白蛇:那羅衍,傳是最接近龍的生物,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好一個畜生,居然能夠接我這一刀,看來有些道行啊!"盧一刀摸了摸光頭,打量著那羅衍道"看你修煉不易,還是快些離去吧,否則必將你斬于刀下!"

"吱吱……"的脆鳴聲響起,那羅衍似乎沒有聽到盧一刀的話一般,身子在地上緩緩的游動,很快便纏繞在印度聖女的身上,這讓盧一刀冷笑一聲"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盧爺我若是不把你燉成蛇羹,還真有點瞎了你著一身膘!"心中確實有些著急:老肖你丫的怎麼還沒來啊!這條大蛇修為與我相當,你若不來我一時半會兒弄不過他,若是被外人知道可就完蛋了!

肖一辰在禪珈婆娑請盧一刀進功後便偷偷地潛了進來.這個印度聖女很自信,侍衛的修為普遍都不高,幾乎只是捏了捏手指頭就將他們幾個給殺死了,但當他摸到侍女那兒時,卻出了一點差錯……

印度的女子是純潔的,尤其是處子更是純潔的嚇人.幾乎每天都要洗上一次澡.這一天,聖女去講禪去了,宮殿里又沒什麼事兒,幾個姐妹一商量:洗澡!于是就來到平日里聖女使用的大水池里嬉鬧起來.你想想,聖女的侍女,那肯定是從印度茫茫人海中選拔出來的,能差得了嗎?先不每個女子都是萬中無一,反正身材個個好到爆了.

肖一辰提著劍將侍衛殺死之後,滿臉殺氣的來到了大水池,就聽到里面隱隱約約傳來笑聲,不由得冷哼道"死到臨頭了還那麼開心,真是無知的人啊!"心中想著,一腳便將門給踹開了,看到里面的場景直接就氣血逆流噴出了鼻血,然後不等眾女反應過來大叫便用彈指神功點住了這些女子的穴位,一個個保持著極其誘人的姿勢不動了……

"哎呀……"肖一辰嘿嘿笑著關上了大門,輕輕拍了下其中一女撅起來的屁屁,挫折手掌道"好吧,既然你們想要誘.惑貧道,那頻道破了戒又如何!寶貝們,來吧!"著三下五除二的將衣服脫了個乾淨向著一個美女撲去……

當肖一辰完事兒之後,已經是十分鍾之後了.在戰爭中,別十分鍾,就是一秒鍾都有可能決定戰斗的勝負.盧一刀跟那羅衍以及印度聖女就這麼大眼瞪眼的對質了十分鍾,盧一刀著急,但聖女卻不著急,正在動用全身的力量解著毒,雖然效果很是緩慢,但只要再給自己半個時,絕對能夠解開!

突然,一個穿著很是凌亂的道士大步從外面走了進來,看著眼前的一幕不用想也知道是怎麼回事兒了,呵呵一笑道"無量他個天尊的!老盧,你居然被一條蛇給嚇住了!是不是太久不進女色虛了啊?哈哈哈……"

"哈哈你妹啊!"盧一刀郁悶的道,"還不快點動手!這個賤貨正在調動真氣解毒,等她解了毒,咱們就只有逃跑的份兒了!"

"好好好!"肖一辰連連點頭,身形一閃飛上高空,只見萬千長劍以他為中心化作一個傘狀物體,然後向著四面八方飛去,在一瞬間萬劍歸一射向那羅衍的頭顱,而盧一刀則保持著一個姿勢,似乎是在蓄力.

那羅衍眼神淡漠的盯著飛來的長劍,張開大嘴就要去咬,那長長的獠牙瞬間變得又大又長,看那樣子居然挺嚇人,就聽"叮!"的一聲脆響,肖一辰這自信的一劍,居然還真被那羅衍給咬斷了,當然那羅衍也被震得整個蛇身從印度聖女的身上掙脫了下來向後退了足足無不,嘴角都溢出了鮮血.

"著!"在那羅衍咬住長劍的一瞬間,盧一刀終于劈出了一刀,這一刀要比上一刀威力更加的巨大,只見一道無匹的刀芒自長刀中發出狠狠地劈了過去,印度聖女瞳孔猛地一縮,她居然從這道刀芒中看到了一條神龍盤著白虎向前攻去,這分明就是將降龍伏虎拳的招式融進了刀法里啊!不由得低聲喊道"那羅衍!"

對于聖女的呼喚,那羅衍聽得一清二楚,但卻沒有余力再去理會這道刀芒,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刀芒斬在了自己的脖頸上,白色的透露瞬間被拋上了高空,一聲撕心裂肺的悲吼從聖女的口中發出.這條那羅衍,已經跟隨了自己十年,如今卻眼睜睜的看著他死去,人生的悲哀莫過于此,最令人悲痛的,是那羅衍臨死前看得人卻是自己,眸子中再也沒有那種淡漠,被濃濃的不舍之所代替……

"呼……太完美了!"盧一刀摸了摸油亮的腦袋嘿嘿笑著道,"所有的攻擊只局限于這個宮殿,外人根本察覺不到啊!老肖,我們的默契又上了一層樓!好,很好!"

"哈哈……"肖一辰聞也哈哈大笑起來,連連點頭道"你的對,這次合作是咱們認識以來最完美的一次,完事兒後把這條蛇燉了慶祝慶祝!不過,現在是不是該你上場了?"

"額……"盧一刀先是一愣,然後嘿嘿銀笑起來,一邊舔著嘴唇一邊肆虐的打量著印度聖女的嬌軀,笑著道"這可是印度的聖女,居然會成為我老盧的口中食物,真是想不到啊想不到!哈哈……"著身子一震,全身衣服頓時化為烏有,隨後哈哈大笑著向禪珈婆娑走去,一邊著不知名的話語一邊撕扯著禪珈婆娑的衣服.禪珈婆娑雙眼圓睜,想要掙紮卻沒有絲毫力氣,只能眼睜睜的任由盧一刀在自己身上玩耍……

早在盧一刀衣服化為碎片的時候,肖一辰便不知從哪兒掏出一抬攝像機拍攝了起來,居然當起了解員"葉無道先生,現在為您播放的是:光頭俠大戰印度聖女.本次表演由盧一刀跟禪珈婆娑本色演出,為您呈現異常原汁原味的原始激戰.好,下面讓我們走進兩人的私密世界,去探索生命的起源……"

感受著盧一刀的威猛,從未流過眼淚的禪珈婆娑終于流出了畢生的第一滴淚水.這是委屈的淚水,是恥辱的淚水,當然也是後悔的淚水.她沒有想過自己貴為聖女,有一天會被人這樣對待,而聽那個道士的講解,這分明就是王錦寒派來報複葉無道的.葉無道啊葉無道,你為什麼會做出那等卑鄙無恥的事呢……

這一次,由于事先服用了印度生產的神油,所以盧一刀可謂是生龍活虎,再一次體會到了年輕時候的威風.而禪迦婆娑本來半個時就能為自己解開毒性恢複行動能力,但由于盧一刀在自己身上那濃濃的刺激之感以及心中羞恥,讓他根本沒有閑心去考慮解讀之事,可以是在痛苦並快樂著.

轉眼間,一個時在盧一刀的叫聲及肖一辰唾沫星子亂飛的場景中度過了,從盧一刀的叫聲之中,肖一辰聽出了馬上就要進入尾聲的意思,不由得道"親愛的葉無道先森,很開心能夠和你度過這愉快的一時.在主角盧一刀一身高過一聲及禪迦婆娑姐近乎變了聲帶的激中,我們的現場直播馬上就要進入尾聲了."

完這些,肖一辰湊到攝像機前擺了個剪刀手,隨即將鏡頭轉到一男一女身上,居然還給禪迦婆娑來了個特寫,激無比的道"快看!聖女的表簡直要爽到爆了!好,很好!三二一,射!"

隨著肖一辰的一聲大喝,一女一男齊齊的大叫起來,肖一辰那討厭的聲音終于要結束了"在兩人這一聲大吼之中,我們的節目終于結束了.這一刻,葉無道先森您一定要記住!如果不是您先人,那今天的悲劇也就不會上演.看著自己的女人在別人的身下苟延殘喘,這種感覺是不是很爽啊?無量他個天尊的,拜……"

"呼……爽!"盧一刀著哈哈大笑起來,從禪迦婆娑的身上站起身來擦了擦有些疲軟的寶貝慢慢穿上肖一辰為他准備好的衣服,轉頭看了眼印度聖女道"真是沒想到啊,聖女,葉無道居然霸占了這麼美得一個女子,真是可惜了!"

"別管可惜不可惜,事辦完了,咱們趕快撤吧!別忘了這是什麼地方!"肖一辰扔掉攝像機,那好膠卷低聲喝道.

"這人殺還是不殺?"盧一刀大腳踩在印度聖女的腹上問道.

"不殺!走!"肖一辰搖搖頭,隨即身形一閃消失不見了,盧一刀聳聳肩,一用力踩爆了聖女的丹田,隨即跟隨肖一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