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 錦寒的異變
"你不是琪琪,琪琪不會這麼對我的……"王錦寒眼神黯淡,呆呆的道.

"好吧!"見王錦寒這幅模樣,女子不由得聳聳肩道"告訴你也無妨,我不是陳思琪,如果我像你眼中的陳思琪那般嬌弱,我自己早就自殺了!所以,你安心的去死吧!"其實她並不想告訴王錦寒真想,但王錦寒剛剛的反應確實觸動了她內心深處的某一樣東西,才讓她不自覺的出了真相.

"我就知道……"王錦寒呵呵一笑,身子直挺挺的向地上倒去,臉上一直保持著微笑……

"王錦寒!"麗絲大驚,上前將王錦寒抱在了懷中,雙眼都變成了綠色,冷冷的道"我不管你是誰,居然敢殺王錦寒,你必須要死!"

"你算什麼東西,想殺我?可笑!"女子並沒有將麗絲放在眼中,雖然她的修為不高,但並不認為麗絲修為比她高,畢竟是一個外國人,修為能高到哪兒去?

"那我就讓你知道知道,我是什麼!"麗絲大吼一聲,全身衣服瞬間撐爆露出了濃濃的灰毛,身體變得高大無比,終于露出了原形,竟然是一只巨大無比的狼人,化身狼人的麗絲雙眼滿是綠光,冷漠的道"在這個島上,你的歸路只有死亡!"著身形一閃化作一道灰影擊向女子.

女子瞳孔一縮,根本猜想不到麗絲竟然是一直狼人,倉促之間向後跳去,三枚銀色飛鏢分上中下擊向麗絲的身子,同時手中出現色雙槍毫不猶豫的扣動了扳機,劇烈的槍聲響起,三枚飛鏢連同子彈打在麗絲的身上,只見一個個傷口出現,但幾乎還沒有流血便愈合了,連子彈跟飛鏢都被擠了出來,物理攻擊對麗絲根本沒有作用.

"這是只什麼狼人!"女子氣急敗壞的著,不斷的向後退著,子彈打光了都沒有對麗絲產生絲毫的傷害,反而激發了麗絲的狂想,速度變得更快.終于,麗絲一把卡住了女子的脖子,冷漠的雙眼中滿是憤怒,盯著女子吼道"去死吧!"著卡著她的脖子狠狠地向地上砸去……

"轟!"的一聲巨響,女子被狠狠地砸在了地上,雙腿深深地沒入了地下,胸口起伏不定著不斷噴出鮮血,雖然她的修為不弱,但遇上力量巨大無比的狼人似乎沒有任何的優勢,僅僅這一砸就讓她失去了所有的反抗之力,似乎在一瞬間只剩下了喘息.

麗絲這才緩緩化為人形,露出了雪白無比的肌膚,甚至比女子還要白上三分,雙手環胸來到女子面前,雙眼依舊碧綠"剛剛王錦寒那麼緊張你,就算你是冒充的,心中也該起點波瀾!沒想到你居然那麼心狠,真是個狠毒的劍人!"

"呵呵……"女子慘笑一聲,心中不由得點了點頭.自從自己參加雇傭兵以來,除了訓練就是執行任務,沒有人將自己當做女人對待.就在幾個月前自己遇到了葉無道,終于有了些好的待遇,執行這次任務的前幾天才知道葉無道當初留下自己只是因為自己長得像王錦寒的一個女人!自己這一生,真是淒慘啊……

"你還笑!"麗絲緊緊握著拳頭,冷聲道"如果我不是曾經發過誓,今天一定要了你的性命!你還是自己呆在這里自生自滅吧!"著伸手將女子提了起來脫光了她的衣服.兩人身材相差無幾,麗絲穿上女子的衣服倒很合身,沒有再看女子一眼,扛起王錦寒向著專機奔去.雖然被刺中了心髒,但父親跟德古拉叔叔都是築基之上的高手,相信他們肯定會有辦法救王錦寒一命吧!

很快,整個孤島就只剩下了女子及一堆尸體.女子淒慘的笑著,忍不住仰天怒吼起來.自從出道以來,雖然她面臨過很多險境,但都化險為夷,難道這次真的要死在這個地方了麼?心中想著,不由得看向那十幾具尸體,又看了看自己丟在地上的三棱刺,不由得有了計較.只希望葉無道能夠想起自己,派人來這個孤島看一看吧!不然就這十幾具尸體,並不能讓自己活太久……

當麗絲帶著王錦寒回到眾人之中時,已經又過了十幾個時.在這十幾個時的時間里,王錦寒沒有任何反應,但身上卻出現了一層很薄很薄的白色物質,摸上去又黏又滑,讓麗絲誤以為是三棱刺上的毒導致他變成了這幅模樣.

"父親,父親!"麗絲沒有在乎那些黏糊糊的東西,下了飛機便抱起王錦寒向著眾人所在的地方而去,臉上的焦急已經保持了十幾個時,尤其是這個時候焦急之色更勝.如果讓翎兒知道王錦寒此時的狀態,她會不會發瘋啊?

"怎麼了麗絲?"眾人紛紛從地下走了出來,在見到麗絲肩膀上扛著的王錦寒後全都吃了一驚,浩宇大手一揮將王錦寒置于半空,緩緩地飛入了地下暫時的住所,阿金等黑牙眾人的心直接就提到了嗓子眼上,阿金上前一步盯著王錦寒問道"麗絲姐,這是怎麼回事?!"

麗絲深吸一口氣,將發生的所有事跟眾人講了一遍,眾人不由得全都怒了,尤其是黑牙眾人,從沒想到像葉無道這樣的人會做出這種事,難過王錦寒會派肖一辰跟盧一刀去報複,的確應該將葉無道的女人全部強尖一百遍!

"父親,王錦寒還有救嗎?"麗絲緊張的盯著浩宇,焦急地問道,同時轉身隨便問道"翎兒到了麼?"

"翎兒姐早已經到了,就在距離我們百米的地下.那些白蟻可真是變態,硬生生在我們百米之下咬出了一個巨大的蟻穴,翎兒現在就住在那里."其中一人立馬回答道.

"嗯,王錦寒的事翎兒早晚會知道,還是趕快通知她過來吧!"麗絲點頭道.雖然她並不想讓翎兒這個這件事,但瞞得了一時瞞不了一世,還是盡早的讓她接受這個事實的好……

"奇怪……"浩宇摸著王錦寒的脈搏,臉上掛著一層不可思議,這讓德古拉一愣,指尖一劃從王錦寒的身上畫了一個口子,搖頭道"按照你的法,他的心髒被三棱刺刺穿,是絕對不可能支撐十幾個時的.現在他不但支撐了十幾個時,而且血液跟常人無異,這的確讓人感覺奇怪."

"不錯,不管是他的脈搏還是心脈,都保持著常人的狀態,似乎只是睡著了一般.至于他身上的這些黏液,也並不是劇毒引起的,這根本就沒有毒性!"浩宇點點頭接著道.

"那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如果正常的話怎麼可能出現那麼多粘糊糊的東西呢?"麗絲郁悶地問道,看著王錦寒道"父親你看,粘液又多了不少."

"嗯……"浩宇點點頭大手一揮,王錦寒的身子漂浮到了一旁,沉聲道"大道萬千各有不同,王錦寒或許正在進行一次神奇的蛻變也不一定.翎兒跟他的關系最為密切,或許她知道一些內幕吧!"

"但願如你所想的那般,不然不但王錦寒活不了,翎兒也很可能崩潰.我們的計劃也要破產了……"麗絲咬了咬嘴唇,盯著半空中的王錦寒道,總感覺浩宇的很不靠譜……

正在糾結著,就見一個全身都籠罩在白袍中的生物從外面走了進來,第一眼就看到了懸在半空中的王錦寒,不由的身子一顫,低聲問道"麗絲,這是怎麼回事兒?"

麗絲弱弱的看了翎兒一眼,將事的前因後果跟翎兒了一遍,最終歎了口氣勸道"翎兒,既然事已經發生了,你就不要太傷心了.王錦寒現在的狀態,我們都不明白.所以不好貿然下手救治,到底能不能活過來,似乎只能看他的造化了."

"呵呵……"出乎眾人意料,翎兒在聽完麗絲的講述後不但沒有悲傷,反而呵呵笑了起來,緩緩坐到一張座位上道"我還以為出了什麼大事兒,原來是這個."

"大姐……這還不算大事兒?"是不是等到王錦寒死了才是大事啊?最後這句話麗絲沒有出來,只是皺著眉頭道"你的緒很不穩定.翎兒,別傷心,我們會盡力將王錦寒救回來的."

"我的緒很穩定!"翎兒搖搖頭道,"你們不必擔心,王錦寒不會出事的.他現在正在度過一個蛻變的時期,我們最好不要打擾他."

"嗯?"浩宇神色一動,暗道果然如自己猜測的一般,不由得問道"果然天下之大無奇不有!翎兒姑娘,你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兒嗎?"

"具體的我也不知道,只有等王錦寒醒來再了.不過我們的攻擊可能要稍微遲一些了."翎兒微微一笑,"我先回去安排一下,等王錦寒醒了通知我一聲."著轉身向外走去,只留下一洞的人莫名其妙,看著已經被白色粘液包裹住的王錦寒,暗道莫非是要求一些禮物包月票來化繭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