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艾比的任務
"真惡心……"看著那白相間的腦漿,麗絲忍不住扭頭道,這讓王錦寒有些疑惑:你不是狼人嗎?狼人吃東西的時候都是生吃,你不惡心你我惡心?

"現在開始,咱們黑牙算是北非第一勢力了!"看著艾斯比的無頭尸體,阿金有些悵然若失的道.心中居然沒有開心的感覺,畢竟是征服性的人,如果無敵了,豈不是少了很多樂趣麼?

"不要如此表.阿金,這次我回來是給你下任務的."王錦寒微微一笑,語氣並不像之前那般沉重.似乎滅掉教廷只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一般.阿金暗道果然是有任務,不由得問道"老大,之前的是一年的時間,現在居然還不到三個月,想必肯定是很重要的任務吧?"

王錦寒環視眾人一眼,輕咳一聲問道"我先問一問,在座的有沒有信JIDU教的?"

"沒有!"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回答,讓王錦寒暗暗松了口氣,點頭道"我這次回來,主要是集合大家前往梵蒂岡.教廷欺人太甚,三番五次聯合葉無道對我下手.所謂攻擊才是最好的防守.所以我准備攻打教廷!"

此話一出,眾人皆驚.雖然不知道教廷的實力到底有多強,但教廷的信徒眾多,別梵蒂岡教廷,單單是那些教徒就能把自己這些人給干掉吧?阿金眉頭一皺,沉聲道"老大,攻打教廷可不是一件事兒,如果沒有周密的計劃,我怕咱們的力量不夠啊……"

王錦寒哈哈一笑,指了指浩宇跟德古拉道"看到了麼?這兩位,一位是狼人族的狼王愛德華·浩宇,一位是吸血鬼的血皇德古拉.我還有千萬白蟻,還有你們,難道還怕的教廷不成?"

"嘶……"此話一出,眾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都知道兩人的身份不簡單,誰知不簡單到了這種程度!這兩人可是代表西方黑暗勢力的巔峰人物啊!老大就是老大,居然連這樣的人物都能聯系上,教廷確實不可怕了……

"一直以為那些神呀鬼的只是傳中的存在,沒想到都是真的……"楊如龍心中一稟,有些激動地道,"只是不知道咱們華夏有沒有鬼神的存在.如果真的有……那死亡就不會是終點了……"

"那個現在跟我們無關."王錦寒嚴肅地道,"我們這些人單純的跟教廷斗不過是杯水車薪.阿金,戰斗打響首先出動的會是白蟻,然後是吸血鬼跟狼人,我希望你能做一個詳細的戰斗計劃,將我們的人馬全都有效的利用起來.這可不是一個型戰斗啊!在練兵的同時危險更是大如天."

"請老大放心,我阿金別的不擅長,戰術之類的還是懂一些的.一定會將所有戰力有效利用起來的同時將傷亡減少到最!"阿金身子一挺,對著王錦寒敬了一個軍禮後大聲道.

"如此最好!"王錦寒點點頭,接著道"事不宜遲,大家現在就去距離梵蒂岡百里遠的地方,在哪兒狼人族跟血族已經集合完畢了.還有綠跋哥,你最好將你老婆送回國內,這可不是一個游戲,懂麼?"

"老大放心,絕對不會給組織丟臉的!"綠跋哥嘿嘿一笑,學著阿金敬了一個軍禮大聲道.

"如此最好."王錦寒點點頭,緩緩轉身看著幾人道"兩位伯父,你們現在是不是可以帶著大家去跟族人們會合了?我想先潛入梵蒂岡教廷,找到那個收買的宗教聖騎士交代他些事."

"那個宗教聖騎士到底可不可靠?如果不可靠,你可是就進入賊窩了."德古拉撇撇嘴有些不相信的問道.畢竟教廷的人都是虛偽的,宗教聖騎士也不例外.

"這一點還請放心,雖然不能十拿九穩,最起碼也有八成的把握.再的教廷還能攔得住我嗎?"王錦寒傲然一笑,並未將教廷放在眼中.雖然自己現在的修為不過築基初期,但也不是可以隨便被人攔住的.

"如此也好.關于攻打教廷的事,教廷眾人雖然有所猜測,但絕對不會想到我們已經在集結隊伍.所以這件事越快越好."浩宇聞點點頭道,從懷中掏出一個干枯的狼爪道"這個狼爪是上一任狼王留給我的,可以發出築基之上的一次攻擊,你帶在身上防身吧!"

"多謝伯父!"王錦寒也不含糊,接過來就塞進了懷里.雖然咱自信沒有人可以攔得住,但有東西防身起碼比沒有強吧?呵呵一笑,接著轉頭看向德古拉,德古拉呵呵一笑,點頭給了王錦寒一個鼓勵的笑容"錦寒,正如你所,教廷並不可怕.加油!"

"真摳……走了!"王錦寒微笑的臉龐立馬耷拉了下來,身形一閃不見了蹤影.留下德古拉哈哈大笑起來,卻得到了眾人的一致鄙視:人可以無恥,但不可以無恥到這種地步啊……

自從艾比作為王錦寒的臥底回到教廷亞洲區負責人盧瑟遜的身邊後,盧瑟遜便又將艾比編回到了自己的宗教聖騎士序列之中,當然值得一提的是:作為任務中唯一一個幸存者,艾比居然升官了,雖然不是什麼大官,但也是一個可以統領四十人的隊長,不別的,單單是收受賄賂那錢可就數不勝數啊!

這會兒,艾比正打量著手下一名宗教聖騎士送來的女子.這個女子,前凸後翹,瓜子臉蛋兒,皮膚簡直比雪還要白,當然那容貌也不會太次,最起碼也算是中上等了吧.作為一個處男,艾比有些緊張.雖然現在關上了大門可以隨便玩,可到底該從哪里弄起呢?自己弄她她會不會反抗呢?

心中糾結著,不由得問道"妞兒,以前爺我主動慣了,這次想玩玩被動的.我就坐在這里不動,你隨便發揮吧!"

"知道了隊長大爺!"女子似乎是專門接受過這方面的教育的,艾比一完就開始行動了.先從自己做起,不斷的扭動著身子,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向地上滑落著,很快就把自己給剝成了白羊,全身上下居然沒有一絲毛發,真可謂美到了極點.

當然艾比在女子開始行動的時候就已經直了,特別是現在女子主動貼到艾比的身上摩擦著他的臉頰,讓艾比直接就一瀉千里了,這種刺激,作為從未嘗過巾幗的艾比來無疑是太大了.但為了維護自己的尊嚴,艾比並沒有做出任何的反應,依舊幽幽的坐在座位上享受著女子的"懲罰………

"艾比隊長真是悠閑地緊啊!看樣子這生活過得不錯嘛!"艾比正祈禱自己的弟弟快點站起來,耳邊卻突然傳來這麼一句話,嚇得艾比直接打了個哆嗦,見女子似乎並沒有聽到,依舊將胸前的大白兔往自己臉上貼,不由得一把將她擁到地上罵道"真是沒用,還不快滾!"

女子被艾比這種突然的轉變嚇了一跳,心中不由的怒罵起來,臉上卻表現出一種唯唯諾諾的樣子低聲道"對不起對不起,我這就走!"著站起身來連衣服都不脫就向外跑去.作為一名隊長,艾比有著屬于自己的型住所,雖然不大,但還是可以容納十幾個人的,所以女子就算離開房間出去穿衣服也不會被人發現.

很快房間內便只剩下艾比一個人,艾比四下看了看,恭敬地道"老大,現在已經沒有人了,您快些出來吧."心中卻是緊張得很,王錦寒在這個時候找自己,肯定是有什麼要緊的任務,不然絕對不會深入宗教聖騎士內部來見自己的.

"嗯……"一個淡淡的聲音從他的背後響起,艾比心中一緊連忙轉過身子,王錦寒不知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了他的身後,驚得他立馬跪了下來道"艾比見過老大,不知老大降臨所為何事?"

"喲!還會整漢語了?不賴嘛!"王錦寒低聲一笑,不只是表揚還是挖苦,令艾比心中一陣苦笑,聲道"老大您笑了,華夏文化博大精深,的也只是班門弄斧而已."

"有自知之明是好事兒,明你很有前途!"王錦寒緩緩點頭道,"我這才來,是給你下一個很重要很重要的任務的."

"還請老大明示!"艾比心中一緊,暗道果然如此!不由的道"只要艾比能做到的,一定會去做!"

"難道你做不到就不去做了?"王錦寒呵呵一笑立馬反問道.笑容中有一種寒意,讓艾比身子一僵,連忙道"老大誤會了!就算艾比做不到,也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的."

"希望如此吧!如果這個任務你完成不了,你這輩子也就完蛋了."王錦寒淡淡的著,將一個白色的瓶子扔到了艾比的面前,幽幽的道"將這瓶子里的東西倒進你們教廷飲用的水源里,就是大功一件!"

艾比身子一顫,不自覺的問道"不知這瓶里裝得是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