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找茬
"失陪!"碧溪聞微微點頭,對著旁邊幾位公子了一句後向門外走去,正巧到王錦寒一手抱著一個美女走進了大廳之中.

"王錦寒?"碧溪詫異地了王錦寒一眼,有些不確定地問道.在此之前雖然一直聽著王錦寒的名字,但卻並沒有見過王錦寒的真容,如今一見不禁暗暗心驚,此人……不簡單啊!

"碧溪公子?"在碧溪打量王錦寒的同時,王錦寒也在打量碧溪,主動伸出了右手.碧溪心中一動,連忙伸出手跟王錦寒握在了一起.王錦寒不禁微微點頭,此人……如果站在自己這一邊,必定能成為朋友.

"王公子能賞臉來這個的舞會,真是令寒舍蓬蓽生輝啊!而且還帶來了兩位黑道公主,這可真是大手筆!"碧溪微微一笑,著陳思琪跟白紫寰道.

"碧溪公子笑了,我們只是一起結伴而來罷了,可不像碧溪公子想的那樣啊!哈哈……"王錦寒哈哈一笑連連擺手道.心中已經猜了個**不離十,心中著實有些郁悶:這個琪琪,果然是陳天河的女兒啊!

"你認識我?"陳思琪心中一緊,有些不可思議的著碧溪,自己可是偷跑出來的,現在父親生了自己的氣不給自己一點幫助,如果這個碧溪將自己挽著別的男人的胳膊的事透漏給老爸,那老爸會不會氣的撞牆……

"曾經有過一面之緣."碧溪呵呵一笑接著道"快進去吧,這次舞會只請了SC的一些朋友,也算是我碧溪初來乍到跟大跡 彼底哦宰湃人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在王錦寒懷擁二女進入大廳之後,便有許多公子哥兒注意到了此人,心中不免有些納悶:這子誰啊?穿得那麼寒酸也不像有錢人家出來的公子啊,難道是哪個富婆包養的白臉不成?

當然這只是一部分人的想法,大部分人的想法是此人不簡單.先不碧溪公子親自迎接,單單他身邊的兩個女子就能讓人倒吸一口涼氣,其中一個可是號稱冰山雪女的SC地下公主白紫寰.而另一個,雖然不常露面,但卻是鼎鼎大名的辣手判官陳天河的女兒!

"你們來了!"張凱旗跟李涵香迎了上來微笑道.

"是啊,這樣子好像來晚了啊."王錦寒笑了笑道.

"我們也是剛到.錦寒,一路顛簸,我們去那邊坐一會兒."張凱旗搖搖頭,指著不遠處的幾張沙發道.

"也好."王錦寒點點頭,牽著二女的手向沙發走去.張凱旗沖著碧溪一笑,與李涵香並肩而去,留下碧溪笑著搖了搖頭,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你張凱旗發起的舞會呢,還真不把自己當成客人!

"公子,調查清楚了."此時,殘狼再一次低聲對碧溪道.

"奧?"碧溪公子聞笑了起來,等待著殘狼的彙報.

"黃展鴻再去京城之前,除了跟那些老兄弟在一起之外,就只跟王錦寒單獨在一起了幾次,恐怕咱們要找的人就是這個王錦寒!"殘狼聲道.

"嗯."碧溪點點頭,"事搞清楚就將那些人撤走吧.以免夜長夢多."

"是!"殘狼領命,悄無聲息的退出了大廳,碧溪則笑呵呵的走了上來問道"諸位喝點什麼?"

"隨便."王錦寒回答著,心中卻猜測著什麼.剛剛殘狼跟碧溪的對話雖然他沒有聽到,但從碧溪的表來是好事,恐怕跟自己有關系吧!

碧溪點點頭,打了個響指後坐了下來,對著王錦寒笑道"王公子,聽你才來CQ不久?"

"是啊!我是來CQ大學大學的窮學生,略微懂點醫術,陰差陽錯之下治好了黃伯父的舊疾,承蒙黃伯父關照開了間診所,結果連連遭受恐怖襲擊,到現在依舊是居無定所,一直借住在黃伯父家中.想想還真是慚愧啊!"王錦寒點點頭,一五一十地道.

"所謂好事多磨,相信王公子將來定是了不起的大人物."碧溪呵呵一笑道.

"但願吧!"王錦寒點點頭,喝了口酒問道,"但是我很不明白,想我這樣的無名卒怎麼會引起你碧溪公子的興趣呢?這麼上層的舞會居然會邀請我,這似乎並不和邏輯吧?"

"王公子笑了!"碧溪微微一笑,"雖然我未曾見過黃先生,但作為CQ的地下皇帝,黃先生的眼光肯定高的很.能夠受到黃先生的青睞,我想王公子肯定不平凡的很!"

"哈哈……"王錦寒聞哈哈大笑起來,了四周道,"對不起,我去下衛生間."著站起身來向著某個方向走去,雖然是去上廁所,但眼神卻四處掃著,不知在尋找著什麼.走了幾步,王錦寒突然露出一個微笑,直直的向著廁所的方向走去,身子卻好像不受控制般撞在了一個滿臉青春痘的青年身上.

"唉喲!"疙瘩男哎呀一聲倒在了地上,也不便罵道"是誰這麼不長眼睛?那麼寬的道不走偏偏往本公子身上撞!"

"額,很抱歉,我沒有到你."王錦寒心中一笑,連連道歉道.

"抱歉?沒到我?"疙瘩男冷笑一聲,剛剛去廁所並未到王錦寒跟兩女到來,此時一見到他穿得如此寒酸,暗道那些大人物本少爺不敢話,還能被你這個鄉巴佬欺負了不成?站起身來道"子,你是怎麼混進來的?"

"我是碧溪請來的.呵呵……"王錦寒面容和煦的道.

"請來的?"疙瘩男又是一聲冷笑,暗道你當我傻不成?碧溪公子怎麼可能會請你?除非他腦袋抽了!張開雙腿趾高氣昂道"子,別我不照顧你.今天從我胯下鑽過去,這事兒就算過去了.不然……哼,就算是你碧溪公子請來的也別想站著離開這兒!"

"哎哎,孫公子,淡定點,這事兒還是就這麼算了吧!"趙公子連忙拉著疙瘩男道.暗道剛剛不是都好了只戲麼,怎麼這會兒自己上台演上了?既然人家能進來那肯定有背景啊!

"趙公子,咱們雖然是門戶,可也不是任人欺負的嘍啰!今天這子敢撞我,那明天就有人敢公然打我們!"疙瘩男把手一擺,冷笑道"子,今天撞上你孫爺爺算你倒黴.趕快鑽!"

趙公子以手撫額,暗暗的歎了口氣:今天是什麼場合?這個孫公子是吃了槍藥還是打了雞血了?若是因為這事兒搶了某些人的風頭,那以後還怎麼在SC混?真是個腦殘加白癡!心中想著,趙公子不禁慢慢的離疙瘩男遠了一些……

"孫公子是吧?"王錦寒呵呵笑了起來,點頭問道"你也是被碧溪請來的?"

"把也這個字去掉!作為SC有頭有臉的公子哥兒,碧溪公子當然會請我!至于你嘛……本公子還真沒有聽過你這麼一號人."孫公子嗤笑一聲道.

"有頭有臉?"王錦寒笑容一僵,點頭道"確實,像你這種滿臉疙瘩的男人不好找啊!不明白碧溪怎麼請了你這麼哥癩蛤蟆,誠心倒我胃口麼這不是!"

"放屁!"孫公子聞臉色"刷"的一下變得鐵青,攥著拳頭吼道"就憑你這句話,今天就算你從我褲襠底下鑽過去也不可能解決了!"

孫公子的吼聲震動了全場,眾人紛紛向這邊去,只見孫公子長著雙腿擋在一個青年面前,那滿臉的怒氣就算是傻子都知道,這個青年激怒了孫公子!

"錦寒?!"白紫寰著這邊眉頭一皺,站起身來向這邊跑來,碧溪同樣眉頭皺在了一起,緊緊跟在白紫寰的身後,不等白紫寰發話便率先問道"怎麼回事兒?"

"碧溪公子你來得正好.這家伙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居然是您請他來的,而且還無緣無故把我撞倒在地,這不是成心找茬嗎?弟不才,想要教訓教訓這個成心搗亂的家伙."孫公子連忙對著碧溪躬了躬身子道.同時還不忘對著白紫寰幾人點頭,似乎為碧溪長了臉一般.

"是嗎?"碧溪聞眉頭皺的更深,不管王錦寒是有意還是無意,這個疙瘩男已經把自己要向王錦寒是好的路子掐斷了.

"臥槽……子你還真是吊啊!不知道你這麼吊你爸媽知道嗎?"王錦寒嘿嘿一笑,一腳踹在了孫公子的肚子上,孫公子一個趔趄摔倒在地,指著王錦寒不可思議的叫道"你……你還敢打人?"

"打的就是你!"白紫寰同樣冷哼一聲,上去一腳狠狠踹在孫公子的臉上,頓時幾顆門牙掉在了地上,鮮血直流.

孫公子被白紫寰這一覺踹蒙了,什麼況?尊貴的白姐居然會因為這個鄉巴佬踹自己?不禁疑惑的問道"白姐,您這是……"話還未完,陳思琪李涵香的腳也伸了出來,張凱旗也伸出了腳……

"咯咯,好熱鬧啊……"幾人正對著孫公子拳打腳踢,一個極致魅惑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