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裝逼
當王錦寒放下車子向校內走去的時候,迎面十幾個身穿黑色服裝帶著墨鏡的青年將他攔了下來.王錦寒那叫一個汗啊,什麼叫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周步仁的事兒還沒解決完,麻煩接著又來了,樣子自己在學習就不能太高調啊!

"你就是那個兩腳將李峰踢出去兩次的子?"為首的混混嘴里叼著一根未點燃的香煙,傲氣十足地問道.

"就是我,怎麼有什麼問題嗎?"王錦寒暗歎一口氣,盯著墨鏡男問道.

"是你就好!"墨鏡男摘下眼鏡扔掉香煙緩緩的點頭道,隨即突然單膝跪了下來叫道"大哥,我終于找到你了!"

"什麼況?"這可把王錦寒嚇了一跳,不是來找茬的?

"我們黑衣人跟李峰領導的趙家軍是死對頭.因為李峰會跆拳道,我們彼此交鋒三次都被他打敗,弟曾經發誓誰能狠狠地教訓李峰一頓我們黑衣人就認誰為老大!老大,您就是我們苦苦尋找的大哥啊!"墨鏡男激動地唾沫星子亂飛.

"臥槽……"王錦寒一腦門子黑線,弱弱的道"這里是大學,不是精神病院.幾位兄弟,麻煩讓一讓,我要准備准備參加下午的比賽."

"不!"墨鏡男大吼一聲,堅決的道"老大,我們可都是學校的精英啊!不信您去打聽打聽,誰不認識我們黑衣人?老大,您就收下我們吧!"

"我收你妹!快讓開,不然我要報警了!"王錦寒低聲罵著,拿出手機就要撥打0,嚇得墨鏡男一下跳出去三米遠,抱拳道"老大,我們是不會放棄的!兄弟們,給老大讓路!"

"老大請!"話音剛落,十幾人分成兩排給王錦寒讓開了一路大道,王錦寒眉頭微皺,穿過眾人快速向校內走去,心中無語的很:自從參加這個所謂的跆拳道大賽,自己遇到的精神病太多了,周晴算半個,這個什麼黑衣人一下就是十幾個,來真不能待,比賽完成後趕緊離開才是上策啊……

"王錦寒同學,你來了?"正想著,一個驚喜的聲音傳來,只見百合一蹦一跳的來到了王錦寒的面前.

"百合,你還沒回去嗎?"見到百合,王錦寒奇怪地問道,現在可是都十二點了,她應該回家了才對啊!

"我剛幫周老師整理完資料,然後又去體育館了你下午的對手,所以就到這個點兒了."百合聳聳肩道.

"難為你了百合,現在都正午了,我請你吃飯怎樣?"王錦寒微微點頭笑著問道.

"啊?"百合一愣,隨即害羞地低下了頭,如蚊子般輕哼道"嗯……"

"那好,咱們走!"王錦寒呵呵一笑,拉起百合的手向外走去,這又讓百合的心如鹿亂撞般激動了起來,當然更多的還是害羞,貌似……就只有王錦寒牽過自己的手呢……

校門口幾百米外,一家高檔的西餐廳前,王錦寒著牌子道"百合,咱們就去這家吃吧?"

"這家可是附近最高檔的西餐廳,里面的東西可是貴得很.咱們進去,恐怕不太好吧……"百合遲疑地問道,似乎忘記了王錦寒可是開得起蘭博基尼的主兒,雖然是繳獲來的,但還會差錢不成?

"那位姐的對,子,這里是高檔的西餐廳,可不是每個人都能消費得起的,泡妞也要自己兜里有沒有錢對吧?"王錦寒正聽著百合的話,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從他們的身後響起,只見一個身穿名貴西服的男子正摟著一美女的腰不屑的著自己.

"哦?我消費不起嗎?"王錦寒心中暗笑,臉上卻表現出了一副踟躕的樣子,似乎在考慮到底要不要進去.

"切!"美女高傲的掃了王錦寒跟百合一眼,抱著男子的胳膊撒嬌道"干爹你真討厭,干嘛要跟兩個鄉巴佬話?咱們快進去吧,人家都餓了呢!"

"乖女兒的是,咱們進去吧!"男子嘿嘿一笑摟著美女向里走去,大手卻不知不覺捏住了美女的屁股……

"百合,咱們走!"王錦寒臉上閃過一個詭異的笑容,拉著百合的手就進了餐廳,而且還坐在了父女兩個的旁邊,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

"鄉巴佬!"美女聲罵了一句,腿不斷地摩擦著男子,嬌氣的道"干爹,人家想要這里最著名的披薩,還有美容的酒!"

"這是必須的!"男子傲氣的了王錦寒一眼,伸出手捏了捏美女的香腮,"要美容,當然要喝好酒,服務員,你們這里都有什麼酒?"

"先生,我們這里酒品種很多,你可以隨便一種,只要是市面上見到的,我們餐廳就有!"服務員客氣的回答道,但語氣里卻滿是高傲,心中已經在罵這個裝逼的了:你丫不知道我們這里有啥酒?酒單可是被你了十幾遍了!

"我咱們就喝張裕吧?女兒,你覺得怎麼樣?"男子微笑著問道.

"恩恩,張裕可是很出名的酒呢!"美女連連點頭,挑釁般的了眼百合.

"再把你們餐廳最好的披薩以及牛排上兩份,要快!"男子接著道.

"好的先生您稍等!"服務員點頭轉過身來,了眼二人問道"先生姐,你們有什麼需要嗎?"

"嗯……"王錦寒微微點頭,拿起了菜單……

"子,那些英文名你認識嗎?需不需要我來幫你點?"男子嘿嘿笑著問道.

"干爹,你又多管閑事了,是不是上那個學生妹了!"美女了眼百合,有些不滿的問道.

"乖女兒,開什麼玩笑,你才是干爹最喜歡的哦!"男子抓住美女的手道.兩人聲音雖,但周圍餐桌上的人卻聽得一清二楚:這丫的太裝逼了吧?真以為自己是成功人士了?張裕才多少錢一瓶?傻缺!

對于兩人的話,王錦寒似乎沒有聽到一般,隨便翻著菜單道"你們這兒我是第一次來,有什麼好東西我也不知道,先來兩瓶82年的拉菲吧!"

"咳咳……"正在喝咖啡的男子聽到王錦寒的話劇烈的咳嗽起來,有些不可思議的著王錦寒,什麼況?!82年的拉菲?!

"你怎麼了干爹?"美女好像沒聽懂王錦寒的話,緊張的拍著男子的後背問道.

"對不起先生,我們餐廳只有一瓶82年的拉菲,而且價值不菲,您……"服務員客客氣氣的問道,雖然的很客氣,但傻子都能聽出來,服務員的意思明明就是:你們兩個一就是學生,還能買得起這麼名貴的酒?

"這沒關系,你們可以去別的餐廳借.嗯……再來兩份五分熟的黑椒牛排吧,牛排要去筋."王錦寒呵呵一笑,淡定的道.

"先生請稍等!"服務員記下王錦寒的要求便快速離開了,這事兒……大發了啊!

"82年的拉菲……不會是把你老爸的銀行卡偷來了吧?"男子擦了擦嘴角,不屑的著王錦寒問道.

王錦寒掃了他一眼沒有話,這樣的裝逼貨,早晚有一天會因為嘴賤而被人割了舌頭的!

"錦寒,這酒聽起來就很貴,要不還是不要了吧?"著周圍餐桌上眾人驚訝的目光,百合聲道.

"那是他們沒見識,其實82年拉菲還是很便宜的,而且味道很好,你應該嘗一嘗的."王錦寒笑著搖頭道.

"那好吧.王錦寒同學,謝謝你請我吃飯."百合點點頭道謝道.

"太客氣了,喊我錦寒就好了,的那麼正式讓我很不好意思啊!"王錦寒擺擺手道,一個勁兒的同學同學叫著,聽著就讓人糾結!

"好吧,錦寒……"百合悄悄低下了頭,臉不知何時又了起來,可愛至極……

"先生,您的兩瓶酒以及牛排."很快,一身穿西裝的男子拖著兩瓶拉菲走了上來,"先生,我是本店老板.在我開店五年以來,您還是第一位一下點兩瓶82年拉菲的顧客.82年拉菲數量稀少,所以價格昂貴,我這麼,您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呵呵……"王錦寒呵呵一笑掏出了一張金卡,這次大家都不在淡定了,如果要酒只是意氣之爭,那這會兒王錦寒的身份可就真的體現出來了.但凡是有身份的人都知道這張金卡乃是瑞士銀行的高級會員才能擁有的,這年輕人居然擁有,難道他是深藏不漏的企業家?!

"對不起先生,是我眼拙了!"老板內心一顫連忙道歉,接著問道"現在就能您打開嗎?"

"打開一瓶就行,另一瓶,是我送給這位先生的!"王錦寒笑了笑,指著一旁正在發呆的男子道.

"送……送給我的?!"男子一愣,震驚的問道.別喝了,自己這顆是第一次見到82年的拉菲啊,世上有這麼好的事兒?不禁再次問道"你確定?!"

"嗯!"王錦寒很是確定的點點頭,提起酒瓶砸在了男子的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