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這就叫做囂張
"呵呵……黃大哥!"李伊明心中一緊,嘿嘿笑了起來.自己借著董無淚之死這事兒可是給黃展鴻穿了鞋啊!自己運氣怎麼那麼背,居然連董天星都扳不倒他!

"嗯……李局長,你很威風啊!"黃展鴻同樣呵呵笑了起來,"是不是以為借著董無淚被殺這事兒就能扳倒我了?"

"黃……黃大哥,你怎麼能這麼想?你沒事兒兄弟我高興還來不及呢!"李伊明笑容僵在了臉上,緊握的拳頭里滿是汗水.

"啪!"的一聲脆響,黃展鴻一巴掌打在了李伊明的臉上,頓時眾人全部哄笑起來,而警察們則憋得臉都了.做警察能做到這個份上,也算是憋屈到家了!

"怎麼?不爽嗎?"見李伊明低著腦袋不話,黃展鴻不禁問道.

"黃大哥,你……"

"啪!"又是一聲脆響,李伊明的半邊臉終于腫了起來,接著一腳踢在了他的腹上,李伊明頓時捂著肚子跪在了地上.

"我問你爽不爽!"黃展鴻大喝一聲,嚇得李伊明一哆嗦,連聲道"爽!爽!"

"爽就行,就怕李大局長不爽,以後再去找我的茬啊!"黃展鴻點點頭,不只是在威脅還是在擔憂.

"怎麼會!黃大哥乃是守法的好公民,咱們CQ的楷模,弟就算去查市長也不敢查您啊!"李伊明掙紮著站起來,陪笑道.白紫寰微微蹙額,輕輕拽了拽黃展鴻的衣,黃展鴻會意,接著問道"錦寒被你關到哪里去了?"

"錦寒?"李伊明一愣,隨即道"他在渝都監獄!"

"渝都監獄?!"黃展鴻跟白紫寰異口同聲的著,隨即不約而同的踹到李伊明的胸口,將李伊明直接踹的昏死了過去,黃展鴻這才大手一揮"兄弟們,跟我去接你們的新老大回家!"

"新老大?"眾人聞大吃一驚,黃老大做得好好的難道要讓位?尹虎疑惑的問道"大哥,你這是什麼意思?你的新老大不會是醫生吧?"

"醫生是誰?"剛剛坐進汽車的白鍾又走了出來,不解的問道,心中疑惑這個醫生是何方神聖,那麼受黃展鴻的器重?

黃展鴻笑了笑,在白鍾的耳邊輕輕耳語了幾句,白鍾一怔,偷偷了眼白紫寰,隨即哈哈大笑起來"很好!展宏,以後確實是年輕人的天下了,讓錦寒闖一闖也是個不錯的注意啊!"

"白老,您……"尹虎跟其他三人不解的著白鍾,大哥到底跟白老了什麼,他居然直接答應了大哥的退位?

"這件事我答應了,你們內部怎麼解決我就不參與了.現在我要回去安慰下我閨女.展宏,你們去吧!"白鍾著坐回到汽車,向著別墅而去……

"這是……"第二天早上,當獄警走近死刑犯的牢房時,發現昨天來的那個白臉居然正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睡大覺,旁邊兩個二百多斤的漢子正在輕輕捶打著他的腿,那叫一個愜意!這跟預警心中猜想的完全不同,那白臉不是應該趴在地上跪地求饒才對嗎?!

"子,你干什麼呢!"越想越郁悶,獄警警棍狠狠地敲打著牢房門大吼道.

"睡覺啊!難道我在唱歌不成?"王錦寒睜開惺忪的眼睛,愛答不理的道.

"你倒挺會享受的!給老子起來!"獄警敲得牢房門砰砰作響,將所有的犯人全部亂了起來,紛紛走到門前著這邊的況.

"現在才十點左右吧?太陽還沒生氣呢你亂嚎什麼?"王錦寒坐起身子伸了個懶腰,走到牢房門口道.

"子,你居然將所有的死刑犯全都收買了,本事不啊!"獄警打量著王錦寒笑道.

"嗯……你就是昨天拿警棍抽我的那個吧?"王錦寒隨意的掃了獄警一眼,耷拉著眼皮道"放心吧,等會兒我保證不打死你."

"好大的口氣!"聽著王錦寒的話,獄警好像聽到了本世紀最好聽的笑話一般,摸起警棍就想教訓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卻見李四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道"張三,外面來了幾百輛車,嚷嚷著要接什麼新老大回家呢!"

"什麼新老大?"張三莫名其妙的問道,"最近有刑滿釋放的犯人嗎?"

"沒有啊!再咱們也不知道那個新老大是誰啊!"李四拍著大腿著急的道.

相對于兩人的疑惑,死刑犯們卻笑了起來,很明顯,那些人口中的新老大是王錦寒無疑了!真是沒想到,這個上去毛還沒長齊的青年身份居然那麼的不簡單.雙手抱著肩膀倚在床邊的林震天眼中精光陣陣,自己新認識的這位老大,居然不是在大話!

"開門吧,他們是來接我的!"見張三李四還在想著,王錦寒忍不住開口道.

"你?你以為你是誰?毛還沒長齊接你個屁啊!"張三白了王錦寒一眼,剛想羞辱下他,就到獄長帶著一群人風風火火的走了過來,黃展鴻為首,身後是白紫寰,陳思琪,夢靖荷等人.著陳思琪那的眼睛以及白紫寰擔憂的面龐,王錦寒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

"獄長!"張三李四身子站得筆直,大聲地沖獄長喊道.

"還不快打開牢門!"獄長大聲呵斥道.

"哦哦!"張三連連點頭,將關押死刑犯的牢門打開,獄長呵呵笑著走了進去主動握住了王錦寒的手道"兄弟,在這里住的還習慣吧?他們沒有為難你吧?"

王錦寒了黃展鴻等人一眼,見沒人話,便點頭道"還可以,你們監獄待遇不錯,唯有一點讓我很不爽!"

"還請明示,我們一定以最快的速度改進!"獄長聞連忙請教道.***……別這子比自己了不止二十歲,但卻是了不得的人物啊,背後站著的人沒有一個是自己惹得起的,而且這子的來曆自己根本不清楚啊!

"嗯……"王錦寒點點頭,舉起拳頭砸向張三的臉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