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奇怪青年
"殺人啦!快來人吶!"王錦寒使勁兒跺著牢房門,大聲叫喊起來,飛起一腳踹在沖在最前面人的腦袋上,那人正向前急沖,巨大的力量令他連緩沖的機會都沒有變倒飛了出去,口鼻流血躺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

王錦寒一邊對著眾人做了一個接著來的手勢一邊繼續喊叫著,喊叫聲傳出去很遠,其他牢房的犯人都同的聽著王錦寒的喊叫,進了那里面,不死也剩下半條命了啊!

"張三,你會不會鬧出人命啊?"值班室中,李四擔憂的問道.

"你怕什麼,既然是局長弄進來的人,那肯定沒什麼背景,就算死了又如何?"張三點上一支煙,美美的抽了一口後道.

"你的也對,一那子就是個菜鳥,死了就死了吧!明天一早讓王二麻子去收尸!"李四贊同的點點頭坐了下來道.

"就是嘛!做咱們這行,見到的死人還少嗎?來抽煙抽煙!"張三嘿嘿一笑,遞給了李四一支煙……

沖在最前面的人一倒,剩下的十幾人全都停住了,這子頂多不超過一百二十斤,居然能將一個正在向前沖的二百多斤的巨物踹飛,那力道顯然不一般,自己沖上去豈不是找死麼?

"怎麼,剛剛不是很牛的麼?來吧,在這里面閑著無聊,正好那你們熱熱身!"見眾人不敢上前,王錦寒不禁道.

"子,監獄里有監獄里的規矩,不管是誰進來都有這個經曆.咱們不妨坐下來好好聊聊如何?"其中一人站出來低聲道.

"事是你們先挑的,現在又妥協的話,還算男人麼?"王錦寒嗤笑一聲,眼中滿是不屑.

"你……"那人頓時語塞,因為氣憤而臉色發,眯著眼睛喝道"既然你敬酒不吃,那就吃罰酒吧!兄弟們一起上,我們那麼多人難道還打不過他一個不成?!"著率先沖了上去,其余十六人大喝一聲,幾乎是同時跳起來踹向王錦寒.

"來得好!"王錦寒哈哈一笑,伸手將沖在最前面的人的腳抓在了手中,接著猛地提起來沖著眾人砸去,十六人幾乎是剛剛跳起身子便被王錦寒手中的人棍砸了出去,頓時牢房內犯人齊飛,上演著仙女散花般的如幻美景.

一直在做仰臥起坐的青年終于停下了動作,倒掛在上鋪欄杆上盯著王錦寒的動作,眼中出現一抹興奮之色.

王錦寒扔到早已不省人事的人棍,拍了拍手道"真是沒意思,原來你們這監獄內的重刑犯也不過如此嘛!"

沒有人回答他,眾人只顧哀嚎,哪里還有時間理會王錦寒的風涼話,唯有奇怪青年從半空中翻了個跟斗站在了地上,很是興奮的著王錦寒,上身肌肉一鼓一鼓的似乎是在為戰斗做准備.

"你想跟我單挑?"見青年如此,王錦寒忍不住問道.實話這個青年給他的感覺很好,若是身手也不錯,那將其收服倒是一件令人興奮的事.青年沒有話,只是微微點頭,將拳頭我的咯咯作響.

"你給我的感覺很不錯,不錯我很納悶像你這樣的人怎麼可能跟這群死刑犯關在一起?"王錦寒點點頭,不解的問道.

"只要你能打敗我,任何問題你都可以問!"青年聲音清亮,完之後身子便動了,速度之快令王錦寒眼前一亮,揮出一拳迎上了青年的飛腿.青年在半空翻了個跟斗退了出去,緊接著雙手撐地,倒立身子旋轉著踢向王錦寒的咽喉.

王錦寒哈哈一笑,一邊抵擋著青年的雙腿一邊後退了幾步,瞬間出拳砸在了青年的腿上,隨即出腳踹在了青年的腹上,青年悶哼一聲,雙臂如彈簧一般向後一撐退出去三米多遠,單膝跪地嘴角出現了一道血線.

"子,你還不錯!"王錦寒點點頭,對著青年豎起了大拇指.自己的力道有多大自己清楚,這子挨了一拳一腳居然沒趴在地上,水平可以跟龍紋的特種兵相比了.

青年一雙眼睛如餓狼般盯著王錦寒,"咕咚"一聲咽著口水,四肢著地飛快的沖向王錦寒,整個身子騰空而起抓向王錦寒的腦袋,在半空中後面的雙腿詭異的伸到了前面向著王錦寒的腰間盤去.

王錦寒眉頭微皺,快速後退直至身子頂到了牢房門上,跳起身子在半空旋轉了一圈,雙腿砸中了青年的肩膀,青年又是一聲悶哼坐到了地上,掙紮了幾下沒有站起身來.

"你輸了!"王錦寒退後幾步笑著道.

"是,我輸了!"青年臉色一暗,整個身子癱坐在地上,很是失落的道.

"勝敗乃兵家常事,何必如此悶悶不樂?打起精神來!"見青年如此,王錦寒低聲呵斥道.

青年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接著點點頭,頹廢的站了起來道"我這二十三年來從未敗過,今天卻敗在了你的手中.算是臨死前的安慰吧!"

"是人就不可能不失敗,你能跟我對上幾招,功夫也算不錯了.現在可以告訴我你是如何進來的吧?"王錦寒穿過地上橫七豎八的身體做到一張床邊問道.

"呼……"青年呼了一口氣,點頭道"因為我殺了一個家族的四十七人."

"嗯?"王錦寒一愣,隨即問道"尋仇?"

青年黯然的點了點頭,低聲道"我家在南郊,從父母雙亡,是我姐將我帶大的,後來一大戶人家的兒子上了我姐,我姐因為我而死不同意,結果在我外出打獵時他們抓了我姐並欺辱了她.我姐含恨自殺.我一氣之下滅了那個家族,被警察抓到了這里."

"那些人該殺."王錦寒毫不猶豫的道,"但你卻不該被抓住."

"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沒有了,我在外面還有什麼意思?"青年慘笑一聲,頹廢的坐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