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入獄
"不是去警察局嗎?陸警官,你們這是帶我去哪兒?"路上,見警車偏離了原來的方向,王錦寒不禁問道.

"王錦寒,對不起,這是局長的主意."沉默了良久,陸水瑤終于發話了,開口便是無奈的道歉.

"什……什麼意思?你們不會是立馬槍斃我吧?!"王錦寒弱弱的問道.

"不知是不是你得罪了局長,局長下命令將你關進監獄待幾天.王錦寒,我為你求過,但是……"陸水瑤依舊是無奈的語氣,跟剛剛面無表的怨婦完全不像一個人.

"但是局長不同意,然後你就背棄了當初做警察的理想,決定做一個隨波逐流的人?"王錦寒冷笑一聲.

"我……"陸水瑤猛地回過頭去想要辯解,不過到王錦寒嘴角的笑容後一怔,緩緩地轉過了腦袋.良久,才以一種悲傷的語氣道"我做警察不僅僅是為了自己,我還有家人.我爸爸現在還在醫院里躺著,如果因為自己的原則而丟掉了警察這個崗位,那……"

"嗯……"王錦寒點點頭不再話,別過腦袋著外面的景物.人生就是這樣,很多時候都是身不由己的.若你堅持自己的信仰,最後只能是被淘汰出局……

一個多時後,警車終于停了下來,陸水瑤歎了口氣,低聲道"到了!"著率先走出了警車.王錦寒呵呵一笑站了出來,抬頭著渝都監獄四個大字,對著陸水瑤豎了豎大拇指"陸警官,厲害啊!據這里面關的幾乎全部都是無期徒刑以及死刑犯吧?"

陸水瑤臉色一暗,點頭道"很抱歉王錦寒,我沒有辦法改變這個事實.局長的意思是讓你在這里待一個星期,之後我會回來把你轉回警局."

"那我還真是謝謝你了."王錦寒很是感激的沖陸水瑤鞠了一躬,笑嘻嘻的拍了拍陸水瑤的肩膀"等我從里面出來,我會親自去一趟醫院幫你治好你父親的病的!"

"老實點!進了渝都監獄還想出去?做夢吧!"此時從監獄中走出的四個獄警冷笑一聲,著陸水瑤問道"陸警官是吧?李局長的犯人就是他?"

"是他.四位大哥,他是我的朋友,拜托你們進去之後照顧照顧他."陸水瑤點點頭道.

"照顧那是一定的!嘿嘿……陸警官,你們可以離開了.子,跟我們走吧?!"其中一獄警森然一笑,為王錦寒戴上了手銬.

"保重!"陸水瑤深深地了王錦寒一眼,似乎是要將他牢牢地記在心里,隨即轉身頭也不回的走上了警車,在一陣悠揚的警笛聲中迅速離去.王錦寒望著遠去的警車,內心一陣感慨:社會果然是個熔爐,不管是誰都招架不住啊!

"子,別了,走吧!"獄警手中警棍猛地抽在王錦寒的後背上大聲催促道.王錦寒眉頭微皺,並沒有話,有些東西,是需要記在心里的……

"李局長交代,要好好關照你.哥幾個也不能違背了李局長的意思.兄弟,對不住了!"走到監獄最深處的一間牢房,獄警大聲著,打開牢房將王錦寒推了進去,嘿嘿笑著關緊牢門向外走去.

這間牢房內關押的全部都是重刑犯,幾乎每個人手中都有幾條人命,這子進了這里,就算不死也要扒層皮啊!

"真是到哪里都有狗這個職業啊!"王錦寒搖頭歎道,接著向這間牢房,七十多平米大的牢房擺著十張呈上下鋪的單人床,很明顯這個房間內有二十個犯人,此時都面色不善的盯著王錦寒,既然外面那子如此,那就意味著可以隨便玩,哪怕是將這人殺了也無所謂,反正已經是死刑犯,多殺一個少殺一個又有什麼區別?

王錦寒當然不會將這十幾個人放在眼中,相反那個倒立著將腿別在上鋪欄杆上做仰臥起坐的青年吸引了他的注意.從王錦寒進來開始,這個青年便一直沒有停下自己的動作,似乎外界的一切都與他無關一般.當然這還不足以引起王錦寒的注意,令王錦寒感興趣的是青年身上所散發出的淡淡的氣息,那是只有天生的貴族才能擁有的!

"子,問你話呢,發什麼呆?!"一聲暴喝打斷了王錦寒的注意,只見一個只剩下一顆眼珠的大胡子手中拿著一根鐵棍正指著王錦寒.

"抱歉我剛剛沒有聽到你的話,你能再一次嗎?"王錦寒沖大胡子一笑,很是客氣的問道.

"我問你是不是白臉?皮膚怎麼可以這麼白?!"大胡子將鐵棍扛在肩上,哈哈大笑道"是不是被很多人草過啊?哈哈……"此話一出,引得眾人哈哈大笑起來.

"呵呵……"王錦同樣笑了起來,點頭道"你知道嗎?就憑你剛才這句話,我可以讓你死一萬次."

此話一出,整個監獄陷入死一般的甯靜,大胡子握著鐵棍的手緊了緊,冷笑道"等你趴在地上求饒的時候,我希望你還能記住這句話!"著一棍子砸向王錦寒的腦袋.

王錦寒嘴角上翹浮現出一個詭異的笑容,抬起雙手迎上鐵棍.只聽清脆的聲音響起,鐵棍砸中手銬,竟被砸成了兩段,王錦寒隨手將手銬扔向一邊,摸了摸手腕後對著大胡子豎了豎大拇指"謝謝你幫我解開手銬."

"你……"大胡子愕然,接著大喝道"死吧!"鐵棍再一次砸向王錦寒的身體.王錦寒稍稍向一側移動了一步躲過鐵棍的攻擊,握住鐵棍猛地向前一拉,大胡子兩百多斤的身體竟然被王錦寒拉了出去,腦袋狠狠地撞在牢房的鐵門上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大胡子連喊都沒喊,原地轉了兩圈之後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原本正在熱鬧的人全都愣住了,有些不可思議的著王錦寒,不知誰喊了一聲,剩下的十八個人紛紛大喊著沖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