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偷吃未遂
王錦寒走上二樓,著白紫寰的房門虛掩著,不禁慢慢地走了進去,只見白紫寰正雙手環膝坐在床上,腦袋埋在膝蓋里不清表.

"寰寰,這是怎麼了?"王錦寒想了想,坐到床邊輕聲問道.

"沒怎麼,滾出去!"白紫寰頭也不抬的大聲叫道.

"你不會是驚嚇過度胡話了吧?居然敢罵我?"王錦寒劍眉一挑,很是驚訝的叫道.

"罵的就是你!這是我的房間,趕緊給我出去!不然別怪我不客氣!"白紫寰猛地抬起頭來大聲叫道,雙眼通有一種打水即將決堤的趨勢.這令王錦寒有些奇怪,貌似自己沒有惹到她吧?難道這妞是有某種間歇性的精神分裂症不成?

"走啊!"見王錦寒依舊坐在床上不動,白紫寰再一次大聲吼道.

"你是不是想挨揍?再沖我吼一聲信不信把你屁股打開花?!"王錦寒眉頭一皺,等著白紫寰狠狠地道.盡管可以使用一些溫柔的方法來安慰白紫寰,但王錦寒感覺對待白紫寰這種冷豔的女子,溫柔呵護倒不如打一頓來的痛快.

"你居然威脅我!"白紫寰嘴巴一撅,半跪在床上一拳沖著王錦寒的臉頰打去,卻被王錦寒輕輕一抓便抓住了手腕,隨後將她的胳膊反擰到了後背,白紫寰很憋屈的趴到了王錦寒的面前.

"還敢反抗,真是反了你了!"王錦寒一手擰著白紫寰的手腕,一邊著舉起巴掌對著那挺翹的屁股就是一巴掌,清脆的響聲頓時傳遍了整個房間.不過令王錦寒奇怪的是,白紫寰居然沒有在反抗,只是輕哼了一聲,趴在床上再也沒有了任何動作.

望著因拍打而劇烈顫動的挺翹***,以及T恤與褲子之間露出的大片白肉,王錦寒忍不住又是一巴掌打了下去,只是比上一巴掌的力氣了許多.然後,王錦寒的大手覆蓋了那巧而又挺翹的***,忍不住輕輕捏了起來……

白紫寰輕輕"嗯"了幾聲,回過頭來著王錦寒.臉色潮,牙齒微微咬著嘴唇,那副嬌羞的模樣更是讓王錦寒心動不已,他從沒有想過要強的白紫寰居然會做出這種女人的嬌羞姿態,簡直是太吸引人了!

于是,王錦寒輕揉屁股的大手開始不老實起來,不知不覺向著大腿內側滑去,而另一只抓著白紫寰手腕的手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松開了,透過衣服悄悄鑽進了白紫寰的bra內,撫摸著那令人癡狂的胸前軟肉,整個身子也趴在了白紫寰的身上,將她緊緊地壓在了自己的身下……

"呼……"白紫寰深吸一口氣,借著床墊的柔軟將身子翻轉了過來,胸前t恤的衣領被拉得老大,正好方便王錦寒握緊那團令所有男人都會發狂的軟肉.

兩人四目相對,目光中滿是溫柔與愛意.忘的著白紫寰那微微張開的嘴唇,王錦寒忍不住低頭吻了上去,舌頭橫沖直撞的進入到了她的嘴巴里攪拌起來,瘋狂的允吸著香津玉液,另一只手,則穿過外面的褲子向著那神秘的黑色地帶摸去……

"你們兩個在干什麼呢!"兩人正進行到最關鍵的時刻,一聲尖叫從門口響起,王錦寒的身子像彈簧一般從白紫寰的身上跳了下來,只見陳思琪臉通,鼓著香腮惡狠狠的盯著王錦寒二人,不知道的還以為兩人在做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


"那個……琪琪,你們不是在吃飯嗎?"王錦寒尷尬的笑了笑,不著痕跡的將陳思琪的視線擋在了前面.

"你別管我吃不吃飯,你們兩個剛剛在做什麼?!"陳思琪並不回答王錦寒的問題,緊蹙額頭盯著王錦寒的眼睛問道.王錦寒清楚地從陳思琪的眼中到了一種莫名的憤怒,晶瑩的液體正在眼眶中打轉,不知什麼時候就會滴落下來,的王錦寒那叫一個難受,打了個哈哈道"你寰寰姐眼睛進沙子了,我剛剛在為她吹眼睛呢!"

"你放屁!"陳思琪想也不想就罵了出來,指著剛剛整理好衣服站起來的白紫寰道"剛剛你明明是在親她!我都到了,!你為什麼要親她!"

"啊?"王錦寒一愣,暗道你到了還問啥,摸了摸陳思琪的腦袋道"沒什麼,咱們下去吧,你寰寰姐現在沒事了."

"不行!今天必須要清楚,你為什麼要親她?!"眼著淚水就要留下來,陳思琪緊緊咬著嘴唇問道.

"我們沒做什麼,琪琪,你想多了吧?"白紫寰暗歎一聲,走上前來勾住陳思琪的脖子著就像往外走.

"你們兩個明明就在接吻!白紫寰,你是不是喜歡他?!"陳思琪不依不撓的問道.

"喜歡他?!"白紫寰嗤笑一聲,回頭打量著王錦寒道"你放心吧,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絕了我也不會喜歡他的!"

"你發誓?!"陳思琪愕然的著白紫寰,接著問道.

"我發誓!肯定不會喜歡他!"白紫寰郁悶的晃了晃腦袋,點頭道.

"這還差不多……"陳思琪吸了吸鼻子,瞪著王錦寒道"王錦寒,你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大色狼!我恨你!"著頭也不回的跑下了樓去……

"什麼況?"王錦寒莫名其妙的著白紫寰問道.

"我怎麼知道什麼況!"白紫寰同樣郁悶的垂下了腦袋,隨即狠狠地捶了下王錦寒的肩膀,冷聲道"都是你的錯!琪琪的沒錯,你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瑟狼!"著轉身離開了房間.

只留下王錦寒郁悶的蹲在了地上,痛苦的叫道"我做什麼了?憑什麼我是瑟狼?!"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