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噩耗
"錦寒,阿姨是第一次見你吧?剛剛一直在聽琪琪這丫頭你一表人才,現在來還真是如此啊!呵呵……"飯桌上,白母一邊為王錦寒夾菜一邊道.

"阿姨您過獎了,我可擔不起一表人才四個字,琪琪是跟您開玩笑罷了!"王錦寒連連擺手道.

"寒哥你不要謙虛嘛!你你不但醫術好,武術也好,聽寰寰姐你的車技更是無人能及.我想就算是全華夏都沒有人比得上你呢!"琪琪嘻嘻笑著道,著王錦寒的眼神中竟然有一絲仰慕在里面.

"錦寒當然是一表人才!不過別是華夏,就算是全世界又能找出幾個王錦寒?是吧寒寒?"白紫寰白了陳思琪一眼,為王錦寒夾了一個雞翅.

"寒哥,雞翅不好吃,還是吃雞腦袋吧!"陳思琪立馬為王錦寒夾了一個雞腦袋,"這東西可是最好吃的哦!"

"什麼啊!"白紫寰一下將陳思琪的雞腦袋扔出了碗,"五年以上的雞頭可是有毒的!"

"你懂什麼?這只雞活了還不到兩年呢!"陳思琪立馬又將雞腦袋放進了王錦寒的碗中道.

"你懂!你全家都懂!"白紫寰吼叫的分貝迅速升高,如果不是黃展鴻提前按住了桌子,恐怕連桌子都要被白紫寰掀翻.

"有什麼大不了的……"陳思琪撅了撅嘴巴,將王錦寒碗中的雞翅夾進自己碗中吃了起來,的一旁的夢靖荷目瞪口呆:這樣也可以?不是雞翅不如雞腦袋好吃的嗎?

而坐在另一旁的白紫寰著這一幕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欺負人也不能這麼欺負啊!再怎麼這還是我家啊!猛地將碗往地上一砸,狠狠的道"不吃了!"著轉身上樓上走去……

"額……"黃展鴻尷尬的笑了笑,"不要太在意,我們已經習慣了,快吃飯,快吃飯吧……"

"習……習慣了……呵呵……"王錦寒呵呵一笑,對于這家人的反應很是吃驚,貌似在自己診所白紫寰並沒有這樣過啊!怎麼當著父母的面那麼囂張跋扈了?可能還是欠收拾吧.再反觀陳思琪,依舊心安理得的吃著自己碗中的米飯,對于白紫寰的所作所為根本沒有放在心中,頗有一種泰山猛于眼前而面不改色的氣魄啊!

"伯父阿姨,你們先吃著,我上去她?"見大家都沒有再提此事的意思,王錦寒試探的問道.

"也好,畢竟以後在一起的時間會很長,上去勸勸也是應該的."黃展鴻還未答話,白母便點頭道,黃展鴻連連點頭"女兒大了,我們也不可能管著她一輩子的."

"好吧……"王錦寒點點頭,轉身向樓上走去.陳思琪正在往嘴里送飯的動作突然停了下來,狐疑的著黃展鴻跟白母,微微蹙額不知在想些什麼.夢靖荷望著呆住的陳思琪,臉上露出了一股妖異的笑容,居然有一種你也有今天的神……

在CD的某棟別墅內,一個年近五十的中年人正赤果著身子,一邊吸煙一邊著鏡子中的自己,盡管已近五十歲,身上的肌肉確如二十多歲的青年版健碩,尤其是腹部的六塊肌肉就算是青年見了也會羨慕不已.

在他的面前,此時正跪著一全身上下只穿著一件短衫的美麗女子,女子雙手握著中年人的寶貝正輕輕舔著,不時地吞入口中做一次深喉運動,隨著身子的律動輕輕深吟著.

"呼……"的一聲,中年人突出一個大大的眼圈,扔掉煙蒂後抱住女子的腦袋猛力的抽差起來,女子的腦袋隨著中年人的動作而不斷聳動著,從鼻子中發出的聲音不只是痛苦還是享受.突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中年人眉頭一皺,將整根寶貝送入女子的口中後不在動作,隨著一聲悠長的深吟,中年人一瀉千里,全部喂進了女子的口中……

"進來吧!"中年人抓著女子的頭發向後退了幾步坐到了床邊,令女子喊著有些疲軟的寶貝並未松口.

一全身罩在斗篷里不知是男是女的人推門而進,聲音沙啞異常"主人,出事兒了."

"什麼事兒?居然連你都慌張了起來."中年人身子後仰著,臉上出現了一絲笑容,似乎是在笑此人的慌張.

斗篷人沒有話,只是了趴在中年人身前的女子.中年人擺擺手,示意斗篷人出來.斗篷人微微點頭,沉聲道"黑魂一百二十二人全部死于基地之中,除了少數幾人之外全部都是一槍致命!"

"什麼?!"此話一出,中年人再也坐不住,推開女子猛地站起來叫道,隨著女子的倒地,女子口中的乳白色液體噴了一地,肮髒無比.女子一句話都未,連忙跪好舔著中年人寶貝上懸掛著的液體,中年人站在原地皺眉問道"是誰干的?無淚怎麼樣?"

"董少爺今早將黑風喚去是有些私事要辦,到了下午黑魂便被人剿滅,更加恐怖的是剿滅黑魂的只有一個人,而且現場連打斗的痕跡都沒有.很明顯這事兒跟董少爺要辦的事有關."斗篷人彙報道.

"那無淚呢?無淚有沒有事?"中年人急切地問道.

"董少爺……"斗篷人聲音一滯,低沉的道"董少爺犧牲了."

"什麼?!"聽到此話,中年人身子搖晃起來,只感覺眼前發黑,仰面向後倒去……

"老爺!"女子大驚,連忙站起身來將中年人抱在了懷中,中年人迷迷糊糊的睜開了雙眼,悲痛的大叫道"到底是誰干的?!"

"那人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而且董少爺到底派黑風去做了什麼事我也不知道.這似乎成了一個無頭的冤案,根本無從查起!"斗篷人歎了口氣道.

"呼……"中年人大口喘著粗氣,臉色蒼白的道"蓉兒,為我更衣,我要去見老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