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好翹好白的屁股
"是!"被喚作狼的青年再次沖董無淚行了一個標准的軍禮,身子筆直的走出了辦公室……

事一切都很順利,當第二天的第一縷陽光照射到樓的門面時,陳思琪面含微笑的站在了樓門前,當然王瑾寒早就站在門口等待著陳思琪的到來.

"老板,我來了!"依舊是那職業性的微笑,陳思琪對著王瑾寒微微低頭道.

"來的還算及時."王瑾寒打量著陳思琪那誘人的身材,心中不住的贊歎著.穿上職業套裝的她身材居然比之冰山美女白紫寰都不逞多讓,尤其是那渾圓挺翹的屁股更是讓王瑾寒浮想聯翩.

"老板?"陳思琪著王瑾寒那一副色眯眯的豬哥模樣不禁弱弱的喊了一聲,心中暗自揣摩自己來這里工作的決定到底是不是正確.

"啊?沒事沒事,快進來吧.我沒想到這座新樓居然會那麼髒,今天咱們可有的忙了."王瑾寒連忙回神呵呵笑著著,讓開身子讓陳思琪走了進去.在兩人身子相交錯的一瞬間,茉莉化的芬芳席卷了王瑾寒的整個鼻息,刺激的他差一點就流出鼻血,那種原始的女人香夾雜著茉莉化的清香,聞起來簡直比吸毒還要過癮!

"呼……"王瑾寒猛的搖了搖頭,深吸一口氣後跟隨著陳思琪的腳步走了進去,努力讓自己不去陳思琪那挺翹的***,輕咳一聲道"你叫思琪吧?咱們現在就開始打掃,希望今天能夠打掃完畢."著扔給了陳思琪一把掃帚.

陳思琪望著布滿灰塵的房間,不自覺的吞了一口口水,貌似自己從到大還沒干過這種粗活吧?難道自己今天真的要變成勞動人民體驗一番生活?!

"怎麼有什麼問題嗎?"見陳思琪遲疑而又驚恐的表,王瑾寒疑惑的問道.

"沒什麼沒什麼."陳思琪連連擺手,指了指樓上道"那老板我去三樓往下打掃,你從一樓向上打掃,咱們從中間回合好吧?"

"也可以.那你去吧!"王瑾寒點頭道,隨後就到陳思琪那燦爛的笑容,隨即一蹦一跳的向著三樓進發.纖腰扭動,翹臀微擺,那叫一個動人心懷啊!王瑾寒的心髒不由得加快了幾分跳動,血壓飆升.

不過隨即一皺眉恢複了原本的冷靜,自語道"什麼時候,我的自制力變得那麼差了?大城市雖好,但也是危機四伏,還是警覺點好啊……"著全副武裝一番,開始了漫長的打掃工作……

"那麼髒,什麼時候才打掃完呢?"來到三樓的陳思琪,望著亂七八糟的三樓無奈的道.原來售樓是一回事兒,不管的多麼美好,事實又是另一回事兒,售樓中心就應該准備好一隊清潔工人,搞一個買樓送清潔的活動嘛!抱怨歸抱怨,最終陳思琪還是悲歎一聲,與王瑾寒同樣開始了這漫長的折磨……

僅僅過了半個時,一聲悲痛的慘叫傳遍了整個商業樓,王瑾寒一愣,是陳思琪的聲音,難道被恐怖襲擊了不成?!整個身子像彈簧一般躥上了樓梯……

當王瑾寒到陳思琪此刻的模樣後,震驚的鼻血都差一點流出來:陳思琪不知踩到了什麼,整個身子都趴在了地上,挺翹的屁股就這麼朝天撅著,職業套裝整個褲裙都撕成了兩半,露出長長的大腿跟蕾絲邊的鮮色真絲內褲,卻根本無法遮擋那又白又大的屁股.

"哎呀你不要,快轉過身去!"陳思琪早就意識到了此刻的窘境,眼角的余光望著正傻站著的王瑾寒大喊道.

"哦哦,非禮勿視非禮勿視!我什麼都沒到,我什麼都不知道……"王瑾寒連連回身著向下面走去.

"丟死人了!"陳思琪眼淚都要下來了,第一天上班居然遇到這種糗事,直接就可以上糗事百科了啊!努力想要站起來,卻又是"哎喲!"一聲,肩膀處傳來鑽心的疼痛,整個右臂都動不了了.

"怎麼可以這樣……"陳思琪努力擠出了一滴眼淚,大聲喊道"王瑾寒,你快點上來呀!"

"怎麼了怎麼了?"王瑾寒似乎根本沒有走,在陳思琪喊完不到零點一秒就來到了她的面前,眼睛直直的盯著鮮色的內褲問道.

"哎呀你快轉過身去,不許我!"著王瑾寒那副模樣,陳思琪接著大喊道.

"好了好了,你吧."王瑾寒立馬轉過身去問道.

"我……我的右臂好像脫臼了,我現在站不起來,什麼都不能干……"陳思琪弱弱的道.

"脫臼很簡單,我幫你重新接上就好了."王瑾寒聞立馬轉過身道.

"不許!閉上眼睛!"陳思琪立馬再次大聲道.

"暈……"王瑾寒無語的閉上眼睛,依靠記憶來到陳思琪的一旁,胡亂摸索著伸向她的右臂……

"啊(啊)!"兩聲大叫同時傳了出來,王瑾寒在尋找陳思琪的右臂時,手指碰觸到了柔軟的一處,下意識的一摸,驚恐的大叫與陳思琪的吼聲同時傳了出來:他摸到的,竟然是陳思琪那挺翹的屁股!

"你往哪摸啊?嗚嗚……"陳思琪終于哭了出來,從到大,自己哪里受過這樣的委屈?更別被一個男人摸到……摸到屁股了.

"對不起對不起,我閉著眼睛根本不到."王瑾寒頓時急出了汗,憑著記憶接觸到了陳思琪的胳臂,陳思琪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就聽"咔嚓"一聲微響,接著又是一聲尖叫,陳思琪突兀的感覺疼痛居然消失不見了,只是還有些使不上力氣而已.

"哎呀!"一聲,王瑾寒雙手抱著陳思琪的雙臂輕輕一翻,陳思琪的屁股終于著了地,連忙縮到牆角,抽噎的道"可以睜開眼睛了……"

王瑾風睜開眼睛,到的是陳思琪那梨花帶雨的俏臉,滿是幽怨的著王瑾寒,有一種你要對我負責的意思在里面.

"不就是脫臼了麼,現在我可是已經幫你接回去了,還哭什麼?"王瑾寒有些郁悶的問道.

"可是你了我的……我的那里,而且還摸了!從到大,還從沒有人對我這樣呢!"陳思琪撅著嘴巴道.

"大姐,你這是要搞哪樣?是你的脫臼了,然後我幫你接了回去.你不讓我睜眼我才不心摸到的,而且我也沒感覺到什麼好吧?難道你要我負責不成?!"王瑾寒無奈的問道.

"誰要讓你負責啊!嗚嗚……"一聽這話,陳思琪哭的更是傷心,不知道的還以為搶了她五毛錢呢!

"夠了!給老子把嘴閉上!"沉默了十幾秒,王瑾寒終于怒了,突然爆發出來的強烈氣勢讓陳思琪的哭聲戛然而止.兩人對視了足足有半分鍾,王瑾寒最終還是泄了氣,無奈的攤開雙臂妥協道"好吧,大姐,你到底想我怎麼樣?"

"我……我的衣服破了,而且沒有帶備用的,你能去幫我買幾件衣服嗎?"陳思琪吸了吸鼻子弱弱的問道.

"好吧好吧.我先把你抱到床上去."王瑾寒松了口氣,不等陳思琪回答便將她橫抱了起來向著二樓的床上走去.盡管身上有了些許灰塵,但依舊掩蓋不了陳思琪身上那令人心醉的女人香.加之茉莉的芳芳再次襲擊了王瑾寒的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