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你的胸罩掉了
王瑾寒一雙眼睛瞪得老大,不解的撓了撓頭"這女子皮膚彈性十足,裸露在外的雪白肌膚雖然掩飾得很好,但依稀還是可以到一道道傷痕,很顯然戰力很強,而且還不簡單.真是晦氣,怎麼第一天來就遇到這種事?"對于這個女子王瑾寒並未在意,笑了笑便向著那高大的辦公樓走去……

對于新來的同學,沒有一個人在意,也沒有一個人去親近,似乎無聊的大學生活已經讓每一個同學都失去了最初的銳氣而變得慵懶不堪.當然王瑾寒也懶去的討好那些所謂的"老人兒",還是老老實實上課,放學後買一間房子做診所的好!

大學的生活無疑是無聊的,就在王瑾寒將要睡過去的時候,一天的課程終于結束了.王瑾寒轉身便走出教室向外走去,不曾想上午的那名女子果然正在校門口等待著,此時正倚在一寶馬Z4上冷冷的著過往的學生……

王瑾寒苦笑著搖搖頭上前問道"大姐,你來真的啊?這個玩笑可開大了啊!"

"我白紫寰從來都是一是一二是二.廢話少,快點上車跟我走."女子依舊是冷冷的眼神,轉身坐進了駕駛座.

"一就知道您是有身份的人,帶著我去參加什麼宴會……恐怕還到不了地方就被追求你的人砍成肉醬了吧!"王瑾寒一邊打量著白紫寰那完美的身材一邊低聲道.

"本姐既然敢帶你去就有保護你的實力!怎麼,難道你一個男人怕了不成?!"白紫寰冷笑一聲,盯著王瑾寒的笑臉道.

"去就去,我王瑾寒還真沒怕過什麼."王瑾寒聳聳肩,驀地露出一種吊兒郎當的模樣一步三晃的做到了副駕駛上.

白紫寰眉宇間露出一絲厭惡,一聲不吭的坐到了駕駛座上,扔給王瑾寒一個檔案袋道"這是我給你的身份,配合得好十萬美金直接打到你的賬戶上.若是配合的不好,你自求多福吧!"著不等王瑾寒話便發動了車子.一陣引擎聲過後,寶馬Z4風馳電掣般向著某個方向開去……

"那不是新來的那子麼?貌似叫王瑾寒,他居然認識白紫寰?!"隨後出來的學生吃驚的著被白紫寰接走的王瑾寒震驚到了極點.

"屁話!白紫寰也是你有資格叫的?真是想不到啊……只是不知道這對于那子來是福還是禍……"另一人連忙捂住之前話的學生的嘴巴,四下著無人注意後感慨道.

對于白紫寰的車技王瑾寒著實震驚了一把,居然能夠在鬧市區開的如此之快,若是不心撞上了別的車子,那後果恐怕是不堪設想的.不過在經過最初的擔心之後王瑾寒放下心來,就算真的撞了車難道哥哥我還來不及避開嗎?

笑著搖搖頭,王瑾寒打開了之前白紫寰給的檔案袋.上面居然是關于自己的資料,或者是白紫寰為王瑾寒安排的新身份:王瑾寒,十九歲,英國華人,曾在牛津大學學過三年醫學,後父母雙亡,獨自一人歸國後在CQ大學深造……

王瑾寒驚訝的著白紫寰,這妞居然這麼快就知道了自己的名字,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居然為自己安排了牛津大學的醫學院,難道知道自己是個醫生不成?而且在短短不到一天的時間內就為自己辦了英國的護照以及牛津大學的畢業證,樣子王瑾寒又一次低估了白紫寰的身份.

正在考慮著,突然一陣急刹車的聲音,寶馬Z4旋轉了二百七十度之後橫在了馬路中間,王瑾寒微微皺眉向著外面去,只見十幾個人拿著木方,砍刀之類的家伙正嘿嘿直笑的著車上的二人,為首一臉色蒼白的生身著一身中山裝,微笑的喊道"白姐,今晚的宴會可是只允許您獨自一人前往的,突然多出了一鄉巴佬,這恐怕不太好吧?"

白紫寰冷笑一聲,低聲對王瑾寒道"子,你老老實實待在車里,這里一切有我."著美麗的雙腿一跺車子,整個身子飛出了車子,冷冷的盯著十幾人道"楊振,是董無淚派你來的吧?為了我他還真是煞費苦心啊!難道你以為就這些爛貨也能阻擋住我?"

"白姐誤會了.我等怎麼敢攔您?我們只是要將車里的子廢了或者殺了而已."楊振連連擺手,沖著白紫寰一彎腰"白姐,得罪了.上!"

此話一出,十幾人紛紛叫喊著向王瑾寒沖來.王瑾寒眼睛深處滿是嘲諷,幾根牙簽握在了手中,微笑的著白紫寰一個人表演.

白紫寰嬌喝一聲,一個標准的前踢便將一染著黃毛的的混混踢翻了出去,緊接著一個後回踢踹中了另一人的下巴,那人捂著下巴哇哇大叫著向回跑去.白紫寰一招一式之間居然將十幾人都攔在了Z4前面,急的眾人哇哇大叫卻于事無補.

楊振雙眼一眯,悄悄繞到白紫寰另一側,身子一晃向著王瑾寒沖去,右手成鷹爪抓向王瑾寒的腦袋,王瑾寒立馬撕心裂肺的大叫起來,心中卻是冷笑一聲,單手很是隱晦的對著楊振一彈,牙簽直接從楊振的手掌心穿了過去,頓時一道血線噴了出來.

此時白紫寰也逼到了楊振的近前,一記掌刀劈向他的脖頸.楊振莫名其妙受到攻擊,鷹爪不自覺的一縮,正好抓在了白紫寰的胸上,胸前衣服頓時化作碎片飄散而出,連帶著黑色的胸罩同樣被抓成了兩半.白紫寰那雪白的胸脯上頓時出現了五個血無比的爪印,上去觸目驚心.

而楊振受了白紫寰的一記掌刀之後直接倒地不省人事,手中還緊緊抓著那黑色的胸罩,樣子是不打算松手了.

白紫寰尖叫一聲後雙手捂住了胸前的春色,一張臉陰沉無比,冷冷的盯著眾人問道"你們還繼續待在這里,是准備要死了不成?!"

完好無比的七八人驚恐的著地上不省人事的楊振,又了臉黑的不成樣子的白紫寰,紛紛扔下武器大叫著四散而逃……

一陣撕心裂肺的疼痛襲上心頭,白紫寰忍不住低聲慘叫了一聲,低頭了眼那五個血無比的抓痕,單手捂著胸口坐回到了車中,但不管怎麼遮掩,胸前的春色一片還是被王瑾寒盡收眼底,從未盡過女色的王瑾寒到這一幕,臉上居然閃過一絲暈,不由得癡了.

"混蛋,你什麼呢!"著如豬哥般的王瑾寒,本來窘迫無比的白紫寰更加氣憤,忍不住大聲嬌喝起來.

"額……紫寰,你的胸罩掉了……"王瑾寒對著白紫寰呵呵一笑,傻傻的道.

不不要緊,這一羞得白紫寰臉都要滴出血來,幸好這里並無他人,不然自己的名聲豈不是全毀了?一把銀光閃閃的精巧匕首瞬間來到了王瑾寒的脖頸,白紫寰冷冷的道"子,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如果不是現在時間緊迫找不到別人,就你這句話我就可以讓你死一萬次!"

王瑾寒連忙將雙手舉了起來,嘿嘿笑著道"紫寰,我的並沒有錯,再這里又沒有外人你怕什麼?我現在的身份可是你的男朋友哦!"

白紫寰一聽此話更加氣憤,銀光閃閃的匕首向著王瑾寒的脖頸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