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八章 情陣何解
"原來愛情也可以讓人如此痛苦,卻又是讓人如此難忘,難以割舍...這種感覺,不是同心中一直堅持的執念一樣麼?都是讓人在痛苦中執著于那份堅守."雨神笑看著拂梟,像是一個憐惜自己孩子的母親.

"孩子,我能對你的指引只有這麼多了,冰痕之海從未有過如此形式的考驗,以往來到這里的都是必死之局,根本無法引動夏雨雪之困情大陣!既然你二人碰觸到了這一考驗,便等同于為自己,為對方留下了一線生機,能不能抓住這個機會走出去,就要看你二人的造化了......情之一字終難解,但求內心中多一份明朗與平靜.每個人對待愛情的態度都是不同的,希望你不會在這條路上感到迷惘!"

雨神話音一落,自虛空降下一道清冽的光環,將拂梟籠罩在海浪之巔,任憑她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感悟周圍道跡,尋找到解開內心情結的唯一方式!

不知不覺間,王錦寒與拂梟的心魂都已進入被吞噬消耗的狀態,那些一點點自二人體內流散出來的能量,悄無聲息的鑽進冰痕之中,融化著隔絕雨神與雪妖的屏障.兩道心魂也得以借助這個機會跨越沉睡千年的蔽障碰觸在一起.

無言對視著彼此,已是這對宿命情者對愛最完美的詮釋.雪妖輕輕探出手來觸向雨神的面頰,雨神撫摸著雪妖冰冷的手,久久凝望中,即便幾千年的等候也不過彈指歲月,仿佛為了這一刻的到來,犧牲到萬世風華也是值得的.

"你說,他們能創造奇跡嗎?"雪妖心念緩緩傳出,眸光仍舊停留在雨神的臉上不肯挪動分毫."我只知道冰痕之力破封,是你本能的意願使然,是你為他們創造了生的契機!"雨神隱隱含笑道.

"你又何嘗不是如此作想?或許在你我心中,他們就如同當年我們青澀時代的縮影,渴望在他們身上彌補當年盛放年華時未能飽嘗甜蜜愛情的缺憾!我相信,如果他們二人真的能聆聽到對方的心語,還是有機會突破這層桎梏的.夏雨雪...這禁錮世之情愛的枷鎖,能否自此被破除呢?"恍惚間雨神雪妖紛紛將眸光打向王錦寒與拂梟二人,恍如隔世般的兩個夢境正在逐漸向彼此的心中靠近,道之力量的阻隔也在悄無聲息的瓦解.

以王錦寒的實力與天賦,不難破解這冰雪封天的道跡傳承,只是他很快發現,所有的道力流轉都在碰觸到冰痕的瞬間戛然而止,因此自己所勘破的一切都只能運轉半個周期,無法圓滿自然也就無法實現雪妖的提示,破除冰痕阻隔便成了首要難題!

"看來這本該是個自相矛盾的必殺之局!想要破解封印,唯有感知到彼岸道力的流轉,而突破這里的蔽障相視拂梟,又以破解封印為前提,二者本就是凝結在一起的矛盾體,相生相克,妄圖破解其一,唯有掌控全局方能做到!我與拂梟並無愛侶之實,充其量不過就是保持合作關系的戰友,又如何能猜解到她的內心世界?"

王錦寒深知破解這法陣的難度,卻並未想著放棄,突然想到自己的梟痕神劍,總是與拂梟很親近,或許它可以幫上一些忙!說來也怪,那神器似乎能聽懂王錦寒的一切心思,沒等王錦寒主動召喚便自行竄出了影跡,橫在王錦寒面前搶先一步支支吾吾的嗡叫起來.

"你是說...你能夠幫我??"王錦寒有些將信將疑的詢問道,卻見梟痕神劍嗖的一聲直接飛到了冰痕上方,開始緩緩將自身劍道本源注入冰痕之中,果不其然,冰痕融化的速度又開始加快了!!整個幻境都進入十分躁動的狀態中,氣息都變得不穩定.

"這神器...似乎很特別!"此刻就連上方雨神與雪妖都忍不住被神器的動作吸引到,特別是他那閃爍著帝靈的劍氣耀光更顯奪目!以她們二人的實力不難看出,王錦寒雖然很有修煉天賦實力也很強勁,但絕沒有到達帝級的程度,充其量也就是偽帝巔峰,這樣的級別竟可打造出擁有帝者氣息的神器,絕對不簡單!

"恐怕這兩個小家伙真的會為我們帶來奇跡呢!"兩大夏境主宰再不多言語,平靜的觀望王錦寒與拂梟二人的舉動.恍惚間,隨著梟痕神劍播散出的劍之本源不斷脹大,竟隱隱形成一道特殊的力量媒介,讓兩道獨立空間都得到了感知對方氣息波動的機會!

這對于王錦寒與拂梟而言可謂絕大的益處!兩人很快嘗試勾動對方心念,雖然這是個極其困難的過程,但對于二人而言哪怕感受到一絲屬于對方的氣息,都可以從中窺看到許多內容!拂梟體內特殊的玨源之力也不斷順著冰痕湧進神劍當中,被它特有的吞噬法則吞沒,形成具有自身特點的劍魂本源,同時將這玨源內的精華部分傳遞到王錦寒識海當中.

借著這種特殊手段,王錦寒終于捕捉到了拂梟特有的心境!像是一個包裹著兩個世界的通透水晶,擁有完全不同的兩種顏色,不論哪一種形態,都能釋放出最最耀眼的炫目光彩!都是那樣清純無邪.

氣韻初成,道跡隨心流轉,王錦寒終于找到了與拂梟內心的共鳴點,大手一揮將神器召喚到身邊,傲立漫天冰雪之中肆意淋漓揮灑手中神劍,將自己從這情道之中得出的全新領悟都通過劍法的形式表達出來.

寒風凜動,俊影飄搖,王錦寒如冰雪世界中的王者,用特殊的方式詮釋者他對世之情愛的深度理解!正如雪妖所言,經曆過真正愛情的人,都會在俗世之中變得平靜,那遮擋著視野的一切屏障,都只能將過往的記憶掩藏,卻不會真正消除,只要彼此內心的那份灼熱牽掛系在一點,就可以感受到對方的心跳,在那種令人迷戀的韻律中平靜的走下去,才是對愛的最佳詮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