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人與妖的愛戀
夏雨雪,天地隔......

王錦寒分明看到雨神雪妖凝視彼此時眼中意亂情迷的炙熱,很顯然這兩人怕是也有一些值得銘記的故事!兩道身影分別被禁錮在各自所處的這片海域,似乎誰都不能越過中央這道結界!對于王錦寒與拂梟可以立身冰痕的舉動只能露出豔羨之色.

"他們應該是彼此喜歡著的,卻因為某種特殊的空間力量無法相聚到一起,正如之前春境妖魂一般,唯有感知到生命氣息流動的時候才可相見.殊不知這一場夢醒便是幾千年!"看得出這天啟國度已經寂靜了好久了,平日里根本沒有什麼人能夠闖入這里,打開冥羅子魂的守護屏障,因此王錦寒與拂梟的出現,當真讓雨神雪妖感到一絲興奮.

"你二人也該是一對有情人吧?"雨神平淡而空靈的聲音傳出,蕩滌在這片闊海之上,隨著翻湧不休的浪濤壓將過來.這話似是觸碰到了拂梟的神經線,趕忙就要開口回絕雨神,第一時間與王錦寒劃清界限,誰道這貨竟毫無征兆的大手一探,死死抓住了拂梟溫軟的玉手.

"是的雨神大人,我們是為了捍衛六界安危解救我們的朋友而來,不曉得竟進入到了這迷亂之境,打擾了兩位大人!"王錦寒沖著雨神恭敬的微笑,很輕松的得到了對方的好感,雨神雖也擁有著絕美容顏,但眼神中那一抹滄桑感還是難以褪去,和煦的笑著點頭,不過轉而掃向雪妖的眼神中有多了幾分落寞與感傷.

"回想起幾千年前的我們,不也是如你們這般淋漓暢快,敢愛敢恨!不顧及天地間的一切倫理桎梏,幾乎沖破了所有極限,可還是扛不住宿命的枷鎖...可我們彼此卻從未後悔過!即便被封印在這冰痕之海上,我們無法與對方交流,卻也能分明感受到彼此的呼吸,聆聽對方的心跳,未嘗不是一種幸福,最起碼會為了下一次相遇而期待!"

同為女人,拂梟似是看出了雨神心中那一份難以名狀的淡淡的憂傷,幾乎忘記了自己的手還恰在王錦寒的掌中,深情的凝望著雨神:"大人,你二人既是有情人,為何還會受到宿命的桎梏?為何不嘗試著戰勝所謂的宿命,迎接屬于你們的未來呢?"

王錦寒不由暗笑一聲,拂梟這般心思全然是永恒玨度那個自由奔放的生命傳承的思想體現,她並不清楚在六界星域,人類掌控的世界中,有很多看似可以無拘無束的事情都不被允許,正如眼前人與妖之間的愛情!

眼前很明顯可以看出,雨神是人類女子,而雪妖則是妖身,這樣的愛情注定會被世俗殘忍的抹殺,能堅持到現在已經足可以說明彼此情愛的堅貞了!

"你們能夠出現在這里,足以證明自身實力的強大,可要想進入天啟國度更深一層可是難上加難,也許你們很有可能將要寂滅在這里...而這也並不是我與雪妖想看到的,同為一對有情人,我們絕對不忍心想要拆散你們的前路,但當你們踏入冰痕之海時起,這些都已不是我二人可以掌控的了...冰痕離道,便是宿命之劫....."

雨神這般話音一落,王錦寒與拂梟二人腳下突然迸發出十分劇烈的震顫感,劇烈搖晃的肉身亦開始莫名生出抗拒對方的巨大推動力,迫使二人分開向兩側!王錦寒與拂梟似乎到這時才想起,彼此的手掌還緊緊連在一起,突然間毫無准備的就要面臨分開,那種發自心底深處的一絲不舍與牽掛同時自二人心底迸發出來.

是的,即便這並不是所謂的愛情,但二人對視的灼熱的眸光中,都夾雜著一絲似有若無的依戀與不舍.本能的抓緊彼此溫熱的手掌,想要抗拒這股龐大的力量,仿佛是掛著宿命字眼的標簽,狠狠的撕扯開兩道靈魂唯一的牽引處.

終于還是要放開手的,一人向冰雪封天,一人向雨落成殤...這一次留給對方的都已不再是背影,而是彼此眸光中越發慘淡的靈魂.直到那層冰痕氣息席卷而上,徹底擋住了二人的視線,眼前更是接連閃動出無比強橫的道之力量,王錦寒與拂梟被徹底隔絕在兩個世界當中.

漫天慘白色的冰雪讓這里成為令人迷惘的世界,並不知道這積雪之下埋藏的是什麼,或許是過往的歲月塵埃,亦或者是那些潛藏在心底深處的關于愛的每一個瞬間.空茫的世界中僅僅剩下雪妖與王錦寒兩個生命,真如雨神所言,王錦寒可以清晰的聆聽到雪妖的心跳.

雪妖的呼吸聲指引著王錦寒不斷向前,直到走進它的面前,冰藍色的瞳孔中閃爍著無比沖騰的妖族火焰,那是王錦寒所能想到唯一與它進行溝通的地方.恍惚間,靈魂深處的絲許悸動讓王錦寒被牽引到了另一種狀態,似乎是闖進了雪妖的心之幻境,領略來自雪妖過往的經曆!那是一段關于他與雨神的故事......

王錦寒分明看到一個書生打扮的俊朗男子,渾身髒兮兮的背著竹簍,攀爬在一座荒僻的山林之中,似乎是迷了路.從這深林的樣貌來看,故事的確是發生在數千年前,那時六界中的植株與現在有很大不同.走著走著,突然在密林深處湧現出一群妖族,將這書生圍困了起來.這一幕對于王錦寒而言並不陌生,活像是倩女幽魂中的場面,沒想到這些在六界之中都是真實存在的.

妖族之中為首的女妖長得格外美麗,同時也被書生的善良與純情打動,畢竟在妖族之中,冷血與殘暴才是生存之道!女妖為了解救男書生背叛了自己的種族,最終遭到妖王的圍剿,索性在男書生的指引與女妖的法力支撐下,二人終于得以逃出這片深林,找到一片臨近城邦的世外桃源隱居下來.

人與妖在那個時代是不能共存的,男書生為了能與女妖長相厮守,想盡一切辦法求仙問道,終于因緣際會結實了修煉門派的前輩,因具有慧根而被准許收留.書生不想放棄這個機會,又怕愛妻得知這個消息後心生哀怨便留下長信一封不辭而別,承諾百年後于家中重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