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逗逼春妖
三十六計走為上,既然明知這里不同尋常潛藏著極大的凶險,就唯有趕快逃離此處!只是王錦寒與拂梟的行動力被腳下的吞噬之源極大限制,真真是想飛飛不起,想跑跑不動,只能飽受這些靡靡之音的痛苦折磨.

不過這局面並沒有維持太久,很快這片空谷上方憑空幻化出一道橙黃色的炫目精光!釋放出了前所未有的魂力威壓!無比濃重的妖氣很快彌漫向整個山谷地域.王錦寒眸光勁掃很快發現周圍駭人的變化!地底下方竟也湧出大量的妖族氣息,顯然是不打算就這麼輕易的放走王錦寒二人.

"媽的,這下可不好了,我們似乎是被妖族大軍包圍了!"王錦寒一臉尷尬的看了看光幕中的拂梟,全然一副拜托你了的表情!奈何拂梟實力縱然強大,也不見得能抵抗得了這整整一山谷的遠古妖族!!

"尼瑪!!好久沒有感受到如此濃郁的生命氣息了!誰***這麼不開眼進了老子的地盤?好容易休息幾千年又他媽要工作了!!"仿佛是從亙古傳出的恐怖聲息,卻夾雜著十分濃重的猥瑣意味,似乎與王錦寒的風格很是相像!自上方那橙黃色的眩光中蕩滌而下,王錦寒與拂梟同時向上觀望,赫然發現那橙澀光芒更像是一道遠古妖族神器!當中蘊藏著真正的大妖之魂!

"拜托,我們怎麼說也算是遠道而來的客人,你難道就這樣招待我們?"王錦寒隔著光幕毫不客氣的挑釁橙光中的妖魂.

"哎...我也是沒辦法啊老兄!吞噬生命氣息是我們妖魂的使命,你說你這麼突兀的就闖進來了,連個屁都沒放,你讓我怎麼通融你們撒?看見了不搞死就是失職,要是看不見沒搞死就可以不了了之!一看你丫就是個好吃懶做的家伙,連這麼點職業操守都不懂......"

王錦寒與拂梟:"......"特別是愣在一旁的拂梟,微微張開櫻口朱唇的呆萌樣頗具吸引力,滿眼不敢相信這世上還有如此奇葩的妖怪存在!

"別啊兄弟,俗話說得好遠來都是客不打不相識,兄弟我隨身帶著酒水,趕快下來招呼你這些蝦兵蟹將咱們痛飲一番如何?"王錦寒眨眨眼嬉笑著看向上方橙色耀光,卻又聽到對方一聲不甘寂寞的歎息:"不是我不想,只是我現在根本出不去啊,兄弟這份心意我領了哈,將來咱們要是還能再見面,老子肯定交下你這個朋友!"

妖魂極為爽朗的數聲大笑,弄的王錦寒心里倍感舒朗,大有他鄉遇故知的興奮感,嬉皮笑臉的示意拂梟趕快前進!"啥啥啥?這這...這就放我們走了??"顯然拂梟並不懂王錦寒這一套江湖邏輯,在她看來這不過是兩個逗逼在吹牛逼罷了......

"嘿嘿,他鄉遇故知了,都他媽是自己人,快撤快撤!!"王錦寒大手一揮下達命令!

不想二人還沒走出幾步,上方又是一道隨性的聲音降臨:"小的們,給我這好兄弟跟他馬子脫下去洗洗乾淨,扔到後山谷去,動作都麻利點!"

"靠,你不是說他鄉遇故知了嗎?"拂梟微撅起小嘴一臉埋怨的看向王錦寒,恨不得一個大腳印將他射出去,只聽王錦寒悻悻的來了一句:"媽的,原來是情敵!!快撤!!!"


妖魂似乎並未給這個素昧平生的神交逃走的機會,下方滾滾妖氣快速凝聚,不但將二人的去路完全封死,竟還活生生疊起一道妖魂牆,將二人以妖族大陣封印起來,徹底禁錮住肉身後方才開始緩緩向後山谷的方向轉移.

"我說妖魂兄弟,你他媽可不能這樣對我啊,老子是真心想跟你結交啊!!"王錦寒漸行漸遠的哭喊聲蕩滌而起,傳遞到這橙光神器中卻是半晌都沒有任何回複,直到二人被眾妖魂徹底帶離了遠方.

"哎...你小子就知足吧!三季輪回後才是真正的必殺之劫,妖爺我這樣做除了手懶不願意動手之外,就是想讓你這家伙多活幾天而已,別白白浪費了身邊姑娘一路相隨的情誼...問世間情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許啊!"妖魂似是在對著這片空蕩蕩的虛空自言自語,一面還在感受著這片春境的氣息波動:"但願能在妖王蘇醒前將你們送出這里......"

王錦寒肯定是聽不到這番妖魂自語的,自然也感受不到妖族心中那種對情感的炙熱向往,此刻仍在心中不停地咒罵著默默成全著他們的妖魂小爺,只感到身下不停的顛簸搖顫,也不知道這一路到底是要去往哪里......

"我說,你的玨源不是很強大的麼?趕快將它們趕走啊!!"王錦寒僵尸一般與拂梟肉身並排而立,面孔近乎扭曲的催促拂梟,還不敢太大聲音生怕驚動這些妖魔鬼怪.

"玨源雖然強大,卻也不是萬能的,這些怪物連什麼樣的生命狀態我都不清楚怎麼針對?你可倒好,跟人家老大稱兄道弟半天,連個屁都不頂用,害的老娘還要跟你一起遭罪!"

"嘿我說你這貨可真行哈?老子拼了命討好那家伙還不是為了救你?現在又把大黑鍋扣在我的頭上,我也真是醉了......"倆人就這麼你一句我一句的叫嚷個沒完,不知不覺音量也擴大了起來,傳到下方那些古妖的耳中.

"***,能不能別吵了你們倆?看看你們人類這幅樣子,擁有所謂的愛情整天除了啪啪啪什麼***都不會,可憐我們妖族,連愛的權利都沒有,即便是與你們卑微的人族產生愛情都要受到懲戒!真是不公平!!"

"你個死烏鴉,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們啪啪啪啦?信不信老娘一個大腳印抽死你??"拂梟一聽這話頭也不回的歇斯底里起來,霸道風度絲毫不遜色那遠古烏鴉的氣勢!

身邊王錦寒看到拂梟這幅氣急敗壞凶相畢露的模樣不禁哈哈大笑了起來,畢竟被人說風月之事,吃虧的往往都是女同胞,他這個早先把對方量晾在床上的偽負心男只有偷笑的份!

"合著你那副冷冰冰的女王架勢都是裝出來的?每次你發怒的時候都是這幅樣子,我已經品了好多次了哦!"王錦寒笑的肚皮直顫,弄的拂梟俏臉微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