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女王的魅惑
"呵呵,看你這幅樣子...婆婆媽媽的不像個男人!怎麼樣?是不是覺得我很美很讓你心動呢?還是單純的想要從我這里得到什麼幫助而奉承于我?"這的確是拂梟的聲音!清朗靈動的音色是不會改變的,唯獨那種時而冰冷絕塵時而風韻十足的氣質截然不同.

"我...我是覺得你蠻漂亮的...不過...不過僅此而已,我可沒有別的想法的!"王錦寒笨笨的撇手的動作顯得呆萌氣息十足,弄得拂梟又是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傳出.

"那你說,我要是跟你那紫瞳小情人相比,到底誰更美一些呢?"這雖是個疑問句,聽在王錦寒耳中似乎早有了毋庸置疑的答案,到了這個地步幾乎任何人都會給出同樣的答案,然而王錦寒卻並未如此!

"其實在我心中,每一個在我生命中留下過深刻印記的女子,都有著屬于自己的不同的美,這些種美是不可複制也不可比較的,我的確覺得此刻的你很美,即便這根本就是由幻象而生也是如此!它源自于一種純情與溫暖,讓我在這冰冷黑暗的阿鼻地獄中都能感受到暖洋洋的溫度,這才是最吸引我的地方!但我清楚,這與真正的拂梟根本大相徑庭,真正的你永遠是那樣冰冷而高傲,你是帶著特定的目的進入六界,甚至是走入我的世界,未來的我們也許會有更多的交集,但我們之間的立場也許永遠都不會改變."

王錦寒發自內心的言語讓整個空間停滯了片刻,空洞的無言期王錦寒似乎聽到了拂梟有些凌亂的氣息波動,那略有些俏皮的魅惑之音徹底消失,冰冷高傲的女王般的氣質重新走進自己的腦海:"或許你說的是對的...我們的立場永遠都不會改變!你眼前的一切都不是幻象.蓮玨之中隱藏著屬于我的一絲魂源.冥羅釋放出盛放蓮光的一刻,我便能夠感知到這里所發生的一切,自然也能捕捉到你的所在...其實,我的本意就是來幫助你破除他的封印渡過難關!

王錦寒聞言面色陡然凝重了起來,這話若是從別人口中說出他會相信,可偏偏是從這個身份神秘的妖女樣的人物口中說出,那就不得不讓他多做考慮了.....一個妄圖從六界星域謀取利益的女王,會平白無故的幫助他一個無名小卒?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女王大人你想的太多了,我不過是六界一個最最普通的修士而已,除了擁有一顆抗拒外敵守護六界的道心之外什麼都沒有,你的算盤恐怕打錯了......"王錦寒毫不客氣的回絕了拂梟,正如他所言,立場上的問題是很難解決的.

"呵呵,不要這麼早拒絕我.我當然不會白白幫助你脫困,只是關于玨印的力量你一無所知,根本不可能將之破除,眼下你被困于此,如果沒有我的幫助,別說是你絕無生路,連同你的寶貝神器也將墮入深淵!我能感受到它靈魂的悸動,一旦落入冥羅子魂的手中,葬神者的手段你應該知道,神器之魂將承受這世間最最邪惡可怕的懲戒!就算不為了你自己,作為主人你也應該考慮一下神器的感受...更何況,你那個紫瞳小妹妹還有另外兩個朋友都被囚禁在輝耀城中,能探尋到他們下落的,除了我似乎並沒有其他人了......"

女王般冷傲而優雅的氣質在這只言片語之中顯露無疑,她早已將王錦寒的意向掌控在手中,步步為營的語言陷阱似乎早就封死了王錦寒的後路讓他無從他選,唯有妥協!

王錦寒沉寂了半晌無言,拂梟似乎感受到了王錦寒特殊的心緒變動,輕笑著繼續道:"不用這麼緊張,我承認自己來六界是有目的的,但遠沒有你想象的那般邪惡,更不可能對你們六界造成什麼難以想象的禍患...亂世紀元,哪一個勢力不是在努力謀求生存?我也不過是在為自己的勢力謀求更為長久的生存之道而已.你可是欠了我一個大大的人情,到底該怎麼還可是一個值得考慮的問題!"

隱隱間拂梟似是還留給王錦寒一記動情的微笑,雖然淹沒在無盡黑暗之中,但那一絲淺淡的悸動還是很容易捕捉.嵌著拂梟絕美面孔的光幕漸漸散去,重新凝結成那蛇人般的妖異洪芒,向著王錦寒眸光極盡的方位游竄而去.

"將你身上的帝靈都打出來,按照我為你接引出的方向!這是唯一能阻斷子魂封印的方法!"不得不說拂梟這話來的頗有些突兀,讓王錦寒大感不知所措,動作都停滯在原地.

"她怎麼知道我身上有帝靈??為何能以此來破解所謂的玨印之力?"心念如此悸動著,王錦寒只看到拂梟久久盤桓在不遠處的光影,卻始終未出手將這無比珍貴的帝靈打出.

"你在猶豫什麼?再耽擱下去神器隨時都會崩碎的危險!"拂梟略微有些焦急的聲音催促道,王錦寒微微回過神來仍舊在遲疑,不過思來想去終究還是選擇相信拂梟,將身上積攢的帝靈全都凝在掌中,順著拂梟的氣息波動方向打了過去,包裹在混沌源力之中.

"這所謂的玨印到底是什麼東西?你能不能給我解釋一下啊!畢竟咱們也算是初次合作,防人之心不可無啊!"王錦寒一臉無辜的嘗試從拂梟那里試探消息,卻又聽到對方銀鈴般的譏誚之聲:"想從我這里套弄消息,你小子還沒那能力!"話音一落,兩道身影交錯盤桓著自黑暗虛空中游離竄動,王錦寒果真感受到越發濃郁的神器氣息重新出現在感知范圍內.

直到彌漫在周圍的黑暗元素被漸次沖散,那凝結在身體周圍的迷惘氣息都被這蛇樣蓮光吞噬煉化,子魂設下的封印之力突然松動了起來.就在此刻,蛇形蓮光毫無預兆的竄到了王錦寒身上,一種如秋水般柔潤微涼的嫩滑感襲遍全身!

王錦寒似是意識到了什麼,突然臉頰竄紅到了極點!一股淡然的清香竄進鼻息,全身血脈從未有過的躁動噴張了起來!再度傳來清脆的聲音,仿佛是貼著自己耳根流進腦海中的音律:"收攏掉你的氣息,制造出你被我的蓮光封印的假象,這樣我才能帶你接近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