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無冬玨印
真正的王者從不會輕易向別人透露自己的身份,尤其是那些在他們看來並非與自己同一層次的修士.毫無疑問,王錦寒在這場游戲中被視為砧板之肉,已然進入了垂死掙紮的地步,也就更加沒有探觸秘密的資格.

現世冥羅壓根就沒有回複他的意思,頭頂上方這簇盛放蓮台頓化傾世蓮光,向著王錦寒與眼前無數道神器光影周圍灑落而下,穿行在整個虛實相應的空間之中.陸續將接下來的每一道神器波動徹底封印!當中自然也包括那柄真正的神器巨劍!

王錦寒赫然發現,所有流淌在自己心中的神器波動一瞬間全部消失,這種突然間被閉塞了感知的變故讓他心膽具寒,發自心底的不踏實感襲遍全身,像是突然間失去了依靠,在戰場上失去了背靠著自己的戰友,莫名的恐慌讓他一瞬間驚楞在原地不知所措.

更為驚詫的是,這些由蓮光交錯凝成的封印之力,徹底封印神器的特效王錦寒還是第一次見到!神器雖是修士同脈同源的護體法器,但終究不算是生命體,與人類還是有很大區別,要想完全封印神器的力量並不難,可就連它散發出的氣息都可以吞噬,這就不得不讓人感到驚訝了......事實上這股力量之源本身就已超出了王錦寒的認知范圍.

"冥羅已死,現世子魂卻成了無主之患,一旦冥羅留下的關于後陵的相關大秘落入拂梟的手中,事情可就麻煩了!!"王錦寒心念及此終是確定了全新的目標,子魂縱然強大,也不過是扮演著傀儡的角色,一旦失勢.這片輝耀之城中的樓蘭子民何去何從也是個難題!然而當務之急還是要想辦法先一步破除這種詭異的力量封印.

"現在你已經徹底失去聯通神器的能力了,玨印之中所有偽帝級的力量都不過是廢物罷了...放心,我一定會好好招待你那寶貝神器的,它的內部結構實在讓我好奇!嘿嘿嘿..."冥羅子魂的聲音冰冷到了極點,很顯然神器一旦落入他的手中,那就等于走入了毀滅之淵!

"玨印?到底是什麼東西...倘若你能告訴我關于它的真相,我保證這會對你的未來有很大好處!"王錦寒仍舊面色平靜,用談判式的口吻嘗試與冥羅交流.

"還以為你是之前的你嗎?你現在不過是我的囚徒而已,根本沒有跟我談判的資格,咱們的對話應該到此為止了...既然你對玨印感興趣,不妨我就讓你盡情的感受一下好了......"話音一落,那些原本流散在眼前光霧虛空中的蓮光,突然凝成一道無比通透的蓮瓣光橋,恍若一條游離在黑暗中的巨大蛇影,向王錦寒快速游走而來.

不知是錯覺還是腦海中本能反饋出來的魂念,這被成為玨的神秘力量剛剛臨近王錦寒面前,那道絕美卻冷傲的女子面孔再度浮現而出,這一次卻並未有任何言語動作,只像是一道揮之難去的念想長久的停留在王錦寒面前,一點點靠近他的靈魂深處.

從未曾想過拂梟的笑容會是什麼樣子,這個與自己素昧平生的女人,仿佛就這樣突兀的穿插進了自己的世界,帶著未知的令人忌憚的謀劃,橫沖直撞般打亂了自己前進的節奏.與眼前這絕美的溫純的笑容大相徑庭.

"或許褪去了那層被使命禁錮的枷鎖,再冷傲的人也都可以變得純善!真不知道我這輩子還能不能實現創造理想世界的願望了...越來越多超出認知的存在湧進六界星域,如今的我卻連六界都無法歸去."

此刻的王錦寒任何動作都無法實現,更談不上找尋救贖神器,唯有本能的目視前方,盯著這鑲嵌在虛空中的平靜面孔.這笑容美到了極致,即便是在寒冷的冬季也能感受到烈焰般的暖心之感流竄而出,讓人本能的生出難以割舍的情愫,並非什麼男女之情,純粹是一種對人性真善美的本能追溯與迷戀.

"她的笑容里...沒有冬季!可為何真正的拂梟總是冷若冰霜傲然絕塵?為何這股力量中會存在著如此一幕!難道這也是一種另類的幻象,妄圖讓我迷失前路的虛妄所在?"

"如果...我不是一種幻象呢?"耳畔突然湧起這樣一道靡靡之音,頓時在王錦寒內心深處掀起一陣軒然大波.剛剛不過是自己一種發自本能的純粹的情感流露,卻在這一刻心緒凌亂之時顯得很不自然,臉頰兩側竟都泛起一陣紅暈.

"咯咯咯...戰神一樣的人物都會臉紅的哦!要是讓那個叫紫瞳的姑娘知道,你對別的女孩子臉紅,你說她會不會難過呢?"拂梟這分明是在調戲王錦寒,眼前光幕中的純美笑容始終未有任何變動,散放出來的聲音卻充滿了魅惑挑逗的意味.

"我敬你是女中豪傑,雖然我尚且分不清你這聲音到底源自何處,但這些男女之事顯然不應該是你我之間應該有的話題...若姑娘真的是幕中主使,還望告知你的真實身份."

拂梟聲音略有停頓,片刻後竟又恢複了往常那般冰冷絕塵的聲息:"哼,我的身份不是你這等凡夫俗子可以明曉的,既然你如此不識趣味,咱們也無需多言...你還是自求多福吧!"

王錦寒一聽這話心念一凜頓生想法!聽這神秘女子口氣,這尼瑪似乎是要幫助自己脫困的節奏啊!怎麼看都不像是幻象使然,那冥羅子魂再蠢,也不會用一個與自己毫不相干的女人做幻象誘餌!這般想著,王錦寒終于還是忍不住再次開口.

"別別...你...你先別走!"王錦寒有些尷尬的吞吐道,他一向不是個對感情婆婆媽媽的人,未成家室與憐心結合之前,這貨的作風幾乎與半個花花公子相差無幾!只是這一刻面對這個冷熱交疊的神秘女子,仿佛回到了自己最初的純情年代,言語之間竟都充斥著極端的羞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