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輪回心魔
此刻王錦寒剛好棲身在阿鼻煉獄最下方的中央圓台位置,四顧皆是恐怖的魔神雕塑,隱隱釋放著如邪惡魂靈歎息般的聲音,時刻擾亂著王錦寒的心神,不過這些都是他意料之中.很特殊的一個發現,這里雖然是阿鼻地獄幻象,也是冥羅第三階段輪回道的傳承,卻與前兩部分輪回道跡關系不大,至少他並沒有體會到作為冥羅編外弟子的任何增幅效果.

"師尊曾經說過,十八層阿鼻地獄並非世間最為凶險的地方,真正可怕的力量往往來自被懲戒者的內心!"現世冥羅聲音蕩滌而下,伴隨這冰冷聲息降臨的,還有地獄上空唯一的圓形光亮處,似乎正對著腳下這中央圓台,憑空幻化出一道光芒炫目的暗影,王錦寒定睛一看,赫然便是那巨鐮神器!!

分不清到底是神器本體還是器魂,這股令人窒息般的壓迫力卻分外真實!而且這一次直面巨鐮神器,感覺卻是與上一次大不相同!沒有了青龍戰魂的庇佑,一切都只能憑靠自己的力量抵擋.強大的威懾力很快將王錦寒壓的喘不過氣來,就在此刻,沉寂了半晌的神器終于再一次釋放出了隱忍已久的威壓.

恍惚間,一道無比璀璨沖騰的彩光將王錦寒籠罩起來,一瞬間直如逃出生天的魂靈一樣,身心受到了極大程度的解放,足見這神器本源守護力量的強大!感受著這種至親血脈般息息聯通的特殊律動,王錦寒的戰斗意志又重新被點燃了起來.

在這彩光加持下重新恢複正常狀態的王錦寒,深深看了上方巨鐮一眼,內心屬于自己的澎湃不休的戰之血液又重新激蕩了起來,即便如今自己的殺星體質已不複存在,但骨子里那種不服輸的好戰氣質又一次被重新釋放!

混沌力領域場瞬發而出,強橫的氣勢波動絲毫不亞于上方巨鐮的氣息!這倒是讓隱匿在上方的現世冥羅心生驚駭之意!不由深深的看了一眼王錦寒身邊的神器.

"看來你這法器我也應該收回來了...畢竟是在我輝耀之城的地盤上淬煉出來的,你並沒有資格使用它!"這本是一句不要臉到極點的話,可從現世冥羅的口中說出卻一點都不覺得別扭.王錦寒冷笑一聲:"這把神劍我視之如生命一樣珍貴,你也配擁有它?"話音一落,混沌力自領域場內澎湃湧起,儼然凝成一道足以抗衡周圍的強大力量.

對于如今的王錦寒而言,領域場便是自己與強者對戰最最堅實的堡壘!眼前這現世冥羅的實力若是放在六界,那就是巔峰偽帝的級別!可以說是帝者之下的巔峰存在,頂尖級別的對抗,生與死往往就是一招半式之間!想要確保自己能夠勝利,必須要有知己知彼的覺悟,不然還沒等自己的道法打出去,可能就莫名其妙的一命嗚呼了......

王錦寒很快進入自己的對戰節奏,神劍橫身面前,冰火游龍戰魂呼嘯湧起,與混沌源力凝結在一處,很快便集結出了屬于自己的第一階段道法.現世冥羅冷哼一聲,上方巨鐮也開始爆發出更為狂暴的輪回道氣息!這獨屬于第三階段的道跡緩緩幻化而出.

陡然蹙起眉頭的王錦寒又是驚楞了一瞬,這一階段的輪回道詭異程度早已超出了他的想象!道跡在流竄過程中竟能與這方阿鼻地獄完美融合,游走在空間每一道氣息當中,讓王錦寒根本無法捕捉摹刻!

"嘿嘿,是不是還抱著偷師的態度呢?恐怕要讓你失望了...化仙之術可沒你想的那麼簡單!從現在開始,你將進入最危險的狀態,這是我友情饋贈給你的一份提醒,能不能活著走出心魔就要看你自己的了!"現世冥羅話音一落半晌再也沒有任何聲息,只覺上方光亮出,那把巨鐮幻影不斷膨脹,竟有當頭壓下的趨勢!

"幻象與現實已經契合到了相當的程度,這都是第三階輪回道道跡與阿鼻地獄融合在一起的強大之處.看來這一關真的是一場巨大的考驗!"王錦寒心念及此,便開始慢慢沉澱自己有些躁動起伏的心緒,讓自己的身心處于最為平靜的狀態,准備接受心魔考驗.

恍惚間,碩大無比的鐮刀光影已然壓下,王錦寒再一次睜開雙眸,無盡刺目的亮光之中,竟漸漸幻生出了紫瞳的身影.微微驚楞了一瞬,那閃動著柔和光暈的美眸傳遞出了無限柔情!

"丫頭!!"王錦寒無比確信這就是來自紫瞳的氣息,下意識攤開手向光幕之中抓去!卻就在這一瞬間,突如其來的吞噬之力險些將王錦寒瞬間吞噬,身體與靈魂差點自此徹底分離,真正的殺機凶相畢露!要不是神器守護左右,單單是這一次突襲就足夠重創于他!

神器彩光幾乎本能的在這一刻蒸騰爆發,強行讓王錦寒脫離了對方的力量封印.恍惚的魂息漸漸平複下來,光幕中在紫瞳也徹底消失......王錦寒心有余悸的看著這片聚而不散的巨鐮神光,不禁一陣後怕.

"這幻象簡直與真實毫無二致,若非有神器靈力守護我恐怕已造暗算,第三階輪回道果然可怕到了極點!如若我能洞悉個中精要,也將這完美到極致的迷幻之境加入天情道中,定然會對我的實戰能力有很大增幅!"王錦寒心念及此,頭頂上方已然生出了第二道幻象!這一次出現在光幕中的,則是仍出于沉睡狀態的大叔逐月行者!

有了上一次的教訓,這回王錦寒自是更為謹慎起來,並未有任何動作,果斷選擇靜觀其變,卻是沒想到這大叔竟然主動開口說起話來......

"錦寒,快...快來救我!幫我破掉這封冰封,里面被那個怪人注入了黑暗之源,正在侵蝕我的魂體!快救我!!"

王錦寒劇烈的心理掙紮已然顯現,本以為自己的心智足夠與這些心魔幻象抗衡,奈何這輪回道所擁有的吞噬心魂之力實在強大,根本不是王錦寒主管所能掌控情緒的局面!若是再不能想出破解這一切的辦法,等待著他的或許只有被毀滅的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