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章 黑暗下的偽裝
阿鼻地獄十不善業者終罪之所,傳說中永受痛苦的無間煉獄!代表著葬神者冥羅一生的至高成就.按照王錦寒所得到的冥羅傳承中記載,整個輪迴道實際上都是在用不同的形式構架阿鼻地獄的理想雛形,意在用至高無上的天道懲戒,消滅自己的敵人.

如今開創了天情道的王錦寒,則是將輪迴道中的向善一面提取出來,那些有違道義的部分則都被徹底抹除或是變換形式,而此刻這擁有紫瞳肉身幻想的現世冥羅,散發出的本源氣息卻與王錦寒大相徑庭!完全稱得上將冥羅無所禁忌的修煉宗旨貫徹到極致!

但凡是以黑暗之源作為核心本源的修士,大都有著暴虐無常的本心,長時間將自己的身心浸泡在黑暗源力當中,將會讓修士逐漸喪失對真善美的感知力,這無疑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眼前的現世冥羅很顯然已經有了這樣的傾向.

當王錦寒所化絕麗幽光在遠空無盡黑暗中大放光彩的一刻,這場戰斗終于拉開了序幕!冥羅兩大傳承者之間的宿命抗爭自此開始.雖說王錦寒這個傳人有些不太正統,但他如今所創天情道,卻融合了蓋世冥羅一生修煉最精華的部分,因此雖未得師徒之名,卻有授業之實!

兩虎相爭,必是天昏地暗震動八荒,整個輝耀森林上空各種狂暴能量已然紛飛爆發了起來.

"人道輪迴!逐塵往生!"現世冥羅玉手一揚,冰冷而黑暗的氣息瞬發而出,打出這一人間道境界中的強大道法,身前不斷凝成以黑暗之力為本源的飛花落葉,循著天跡向王錦寒碾壓而來,恍若一方黑色的絢爛落葉天潮壓頂而下.

堪稱恐怖的源力波動直震的這方虛空錯亂淋漓,像是被生生分割成無數個細小的部分,被每一片往生落葉吹刮的支離破碎.王錦寒見狀眸光中閃過一絲瑞麗的光芒,嘴角仍舊上揚起一道招牌式的弧度,快速自身前解印,竟是要以同樣的方式壓制對手!

"人道輪迴,落葉歸根!"王錦寒朗聲大喝長袖一甩間,竟是自身前凝成一方光芒通透的黑白雙色太極圖,盤桓湧動間靈光流竄,赫然從中央陰陽線處大開大合,混沌極光如萬里長虹傾斜而下,將所有飛壓過來的往生落葉沖刷的四散紛飛,後續飛到這太極圖表面的部分葉光,也都被神圖吞噬成虛無.第一回合的道法對抗顯然是以王錦寒的勝利為結局.

妖嬈的身姿自黑暗之中款款而動,現世冥羅借助紫瞳特有的嫵媚聲音道:"寒哥哥的確是有兩下子呢…看來人間道義你已經掌握的十分熟練了,可惜的是,當年我師開創此道時,氣勢是何等的霸烈絕倫,如今到了你手中,竟一點吞並八荒的氣焰都沒有了,堂堂人間道竟被你當做防禦手段……"

冥羅這話倒是不假,剛剛這一道法對抗,最為明顯的便是兩人的對戰風格,冥羅一方自是無比犀利,一招一式每一道源力之間都夾雜著分外濃郁的殺戮氣息,攻伐氣勢被他展現的淋漓盡致,反觀王錦寒一方,永遠都是以守代攻的方式迎戰,除非將他內心的怒火徹底激發,否則他很少主動打出攻伐大術!

"奉勸你還是趕快放棄紫瞳的幻象,這樣做對于她是一種侮辱!紫瞳的善良與溫情是你這個屠戮者永遠無法比擬的!"王錦寒話語間絲毫不留情分,早已拿出對生死大敵的決戰態度,不過仍舊沒有主動出手,似是在等待冥羅的第二輪進攻.

"罷了,咱們如果總是這樣來來回回使用同樣的傳承,這一戰豈不是一點意思都沒有了?既然這注定是你一生中的最後一戰,不妨讓你見識點新鮮的東西,也好讓你意識到自己對于這個世界而言還是太過渺小了……"

迷人的笑容掛在現世冥羅幻想的臉上,恍惚間身外這道黑暗之源突然開始變換起形態來,那是一朵無比龐大而瑰麗的盛放蓮台,這讓王錦寒情不自禁的想到血月幻境中那個神秘女子拂梟身下的彩蓮!二者幾乎擁有一模一樣的形態,只不過眼前冥羅是用源力凝造出的魂圖,並非真正的蓮台法器.

漆黑色的蓮台散放出越發迷蒙的魂霧,讓這一切都變得迷離而模糊,缺少一種真實感!本能似乎在提示王錦寒,這並不是屬于六界星域的傳承力量!聚散不定飄忽沉浮,六界星域並不允許這樣的不穩定元素存在,至少王錦寒無法掌控這種元素.

"你以為用黑暗之源作為偽裝,我就看不出來個中異樣了?這根本就不是屬于六界的力量!你的個人經曆我不感興趣,但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如果你真天真的以為,與域外勢力勾結能得到更大的利益,那你就大錯特錯了,不但會犧牲到你個人,也會對整個六界造成難以彌補的迫害!蚩尤元祖芸卓就是個鮮明的例子!"

"哈哈哈…那個蠢貨寄望于太陽族,怎麼可能會獲得自己想要的一切?他之所以會得到失敗的結局,那是因為他並沒有與太陽族進行公平交易的籌碼,而我則不一樣…知道這輝耀之城為什麼會潛藏在樓蘭大漠之下嗎?你不知道!我也不會告訴你…但你應該猜得到,整個輝耀之城便是我立于不敗的資本!"

黑暗蓮台不斷膨脹,竟被現世冥羅改造成遮蔽半個天際一般大小,每一朵蓮瓣間都夾雜著隨時都有可能爆碎的躁動氣息,似乎這黑蓮存在的意義就是要毀滅!

王錦寒下意識的想到無天身下那朵黑蓮!雖然擁有同樣的形態,但佛祖黑蓮可是憑借著無邊佛力凝結而成,根本不是眼前這虛晃的刹那芳華可以相提並論的.

"你該不會是用這黑蓮魂圖炸毀我吧?"王錦寒傲立虛空面色平靜的掃向對方,恕他才疏學淺實在看不懂這貨到底要做什麼.然而局面似乎就在這不經意間發生令人驚詫的變動!那原本迷離的巨形黑蓮魂圖突然分崩離析,化作一陣狂暴的黑色濃煙席卷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