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絕戰前的部署
王錦寒不禁驚楞了一瞬,原來在小家伙腦海中並沒有死亡的概念,或許對他而言這並不是一件壞事,至少可以讓自己帶著微笑與希望離開這個世界!大世當道,總要有人為救贖而犧牲,正如他父親所言那般,或許他這一生命的降臨就是為了拯救更多的人,有些人注定從出生的那一刻起,便是光耀千古的英雄,而有些人最終化成了滄海一粟,散做了塵埃,卻仍在用自己的方式哺育著萬眾生靈,既然終究要離去,何不用最最平靜的方式送別......

"去吧,就去那個地方,用內心的光明驅散這里的黑暗!"王錦寒輕輕抬起手,烘托著這個本該冉冉升起的修煉新星去往另一個世界.恍惚間,隨著小魔尊殘魂的升起,高天那些散亂的殘魂紛紛緊湊躁動了起來,散發著無比狂烈的怨念光火,似是在迎接它們的首領.

漫天魂光終是漸漸隱匿在虛空中,徹底融進光明法則內,永遠滯留在這個世界.隨著小魔尊殘魂的徹底隕去,巨蠍與青舞等人眼中也漸漸泛起了迷離的水霧,而王錦寒,則承擔起了為他複仇的重任!手中青天神器再度出現,伴隨著陣陣龍魂之力肆虐聲沖向天尊.

"不好!那里危險!!"青舞似是看出了什麼,趕忙傳音警醒王錦寒,然而終是有些遲了,早已是怒火中燒的王錦寒根本停不下腳步,身法洞開至極限狀態瞬移到天尊面前,抬起青天神器狂猛的砸了下去,然而不可思議的一幕就在此時發生,不知是從哪里憑空幻化出一道璀璨的金色光罩,瞬間便將王錦寒砸下的萬鈞之力反彈了回去,寒老大就這麼莫名其妙的倒飛出千米開外,直接摔回了大螃蟹身邊.

"天尊洞開了光明結界,那是在與上界溝通時的特殊屏障,不會被任何力量中斷,受上界光明法則的守護,憑我們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撼動!"青舞仍守護在紫瞳與沉睡狀態的大叔身邊向二人傳音.

"話說那只猴子到底去了哪里,怎麼到現在都不見有任何蹤影啊?會不會出什麼事了?"臭屁大螃蟹突然想起這茬來,不禁詢問了一句,卻不想得到王錦寒與青舞頗為一致的輕松表情.

"放心吧,那逗逼救兵絕不可能有事.除非是光明至高神親自下界來抓它,否則這里沒有任何人能要了它的命...那家伙體內蘊藏著的銀光神力,應該就是最為純粹的月神繼承源力!現在還吃不准它到底是什麼來曆...應該與消失的太陰古星有莫大關聯!目前來看它是不會離開我們的,畢竟大叔還在我們這,況且除了與我們在一起,它根本沒有其他地方可去!"

一提到那個小逗逼,王錦寒總算是露出了笑容,褪去了心中的陰郁情節,平靜的等待來自天尊的上界制裁!這個節骨眼想要打斷對方是不可能的了,王錦寒等人唯一能做的就是為自己一方鋪好後路!

"接下來可就靠你了臭屁老大,這樓蘭大漠是你的地盤,不會連逃跑的辦法都沒有吧?"王錦寒每次與大螃蟹對話的時候,似乎臉色都會更黑上幾分.蠍子似乎也是這般作想嘿嘿一笑道:"這個當然不在話下!只是樓蘭這地界複雜的很,就連這老家伙不開啟與上界掌控者的聯通也根本不敢動手!若我沒猜錯,他之所以觸動了光明結界,最忌憚的還是樓蘭!"

這個早已被遺忘在曆史塵埃中的神秘國度,到底隱藏著怎樣的驚天大秘,或許很快就會被揭曉.

"我早已設置好逃走的路線,只是對我們來說,貿然進入那地方,還會是另一個更為凶險的征途,只是一旦能夠順利進入那個區域,想要擺脫外面這些蒼蠅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你這麼肯定?"王錦寒不得不謹小慎微再三確定,畢竟這一次不禁關乎到自己的命運,很可能還關系著整個太陰一脈傳承的未來,絕不容許有任何閃失!對于王錦寒而言,借助這個機會爭取到太陰一脈的助力將會是未來對抗太陽星的絕對支撐!

"其實真正那個上古樓蘭文明,就掩藏在這片沙海之下!樓蘭最大的禁忌便是光明,這也是為何它們自封在沙漠底深處的重要原因!!"

"什麼?它們是自行封印在這地下?而不是被太陽族的人脅迫的?"王錦寒對此感到十分驚駭!失落的樓蘭文明有著太大的吸引力,最重要的是,這里儼然成了太陽星與六界文明對過往曆史煙云的唯一見證!只有從這里入手,才有可能探索到太陽星域更深處的統治奧秘!

"好吧,既然你有辦法,那麼逃亡的事情就全交給你負責,現在大螃蟹逃亡小組正是成立,你整個臭屁大螃蟹就是隊長了!隊員們的生命安全你可要負責任!至于那天尊老兒的懲戒之力,就由我來扛!"

這樣的安排並未出乎眾人的意料,王錦寒總是將最大的危險留給自己!而大家都清楚,一旦他決定的事情,就沒有人可以改變!

"青舞,我現在將丫頭與大叔交給你,答應我不論如何一定要照顧好他們!待會我會給你們創造足夠的時機助你們逃入大漠深處,一旦機會成熟我也會脫離這片戰場,只是在這之前,我一定要給這家伙足夠分量的打擊,小魔尊絕不能白白犧牲!而且那逗逼二叔不知去向,我也要為他留下足夠多的追蹤信號!"

部署完這些便是等待最終決戰的前一刻,王錦寒無比深邃的眸光只盯著長空目不轉睛,那專注的神情讓他看上去越發的魅力無限!

"我現在終于知道,為什麼你們會對他如此信任,義無反顧的跟在他的身邊,與他一同冒險,一起前進!或許他是第一個被我的屁熏過後還這麼有魅力的人!"

王錦寒與青舞:"......"

原來會放臭屁的蠍子都是這麼誇獎別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