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總宗風云 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 不過是一個失敗者
看見用出了三千大道的君鼎天,所有人的臉色都一下子刷的慘白了起來,不管是什麼樣的陣營,看到這樣的一個怪物,都不由得心驚膽戰了.

葉希文和秦烈的強,都還在他們能夠理解的范圍之內,但是這君鼎天的強,卻是遠遠超過了他們的想象,甚至可以說,比他們原本所想的最為可怕的天才還要可怕一百倍.

"刷!"

"刷!"

"刷!"

一道道見到的法則凝聚,飛了出來,三千劍道,全部都在他的身後顯化了出來,密密麻麻,遮蔽了整片天空嗎震動八方.

他在虛空之中站立著,在他的身後,所有的三千劍道全部都凝聚起來了,凝聚成了一柄無比強大的大劍,一時間,整個天地昏暗無比,日月無光,所有的道全部都被鎮壓,有的甚至還被直接碾碎了.

大有一種我花開時百花殺的可怕氣勢.

葉希文眯著眼睛,他能夠感覺到,越來越恐怖的氣息在不斷的碾壓下來,連他的氣機都淫淫網安全被壓制了,被克制了.

這樣可怕的壓力,幾乎是一下子就激起了葉希文本身的不斷反抗,他身體內的金色的神性不甘心收到這樣的壓力,瞬間直接沸騰了起來,瘋狂的燃燒起來,翻騰起了驚人的氣勢,竟然和君鼎天的三千劍道隱隱對抗了起來.

"這葉希文也好強,你們快看,他居然能夠擋住那三千劍道的威壓!"

"能夠做到這一步,已經是堪稱驚世駭俗了,若是沒有這君鼎天的話,這葉希文甚至都有希望證道,未來證道路上人,現在很可能變成證道路上一具尸骨!"

"是啊.沒錯,現在能夠擋住,不過也已經早就到了極限了,等到君鼎天出手之後,這葉希文恐怕當場就要徹底崩潰了吧!"

"連我在遠處光只是看著,就有一種心驚膽戰的感覺,可想而知,這三千劍道,到底有多麼的恐怖,而現在這葉希文.到底是在面臨著怎麼樣的一種威壓."

"這樣的戰斗,如果不是因為這里附近有黑暗之主加持過的陣法和結界,只怕真的要打的天崩地裂為止!"

"不過這君鼎天到底是什麼來曆,這葉希文好歹還有點出處,這君鼎天就是徹底聽都沒有聽說過,簡直都是妖孽,都是怪物!"

"你竟然能夠擋得住我三千劍道的威壓,僅此你就能夠在同輩之中位列頂尖了,可惜.你遇到的人是我,我和你們有這本質上的不同,你明白麼?"君鼎天似乎是來了幾分興致,難得願意和葉希文多說兩句.

"不同?有什麼不同?我雖然不知道你是哪一個種族.不過還差的遠呢!"葉希文鼓動起翻騰的金色神性,用來抗衡君鼎天三千劍道的威壓.

"自尋死路,我也不妨告訴你,你以為黑暗之主是怎麼死的.他就是死在我的手上!"君鼎天冷冷的說道.

"開什麼玩笑,就只有你這樣的程度只怕黑暗之主一個眼神就能徹底將你絞殺!"葉希文心中有些疑惑,面上卻是不動聲色.冷笑著說道.

"哼,你們這些愚蠢的凡人怎麼會知道,我乃是神明轉世,黑暗之主就是被我的三千劍道打爆了法則,擊碎了神國之後才坐化的,你們還妄想與我相提並論,隨著我的記憶逐漸的恢複,很快就能找回從前的實力,你們和我的差距只會越來越大!"君鼎天終于吐露了一個驚天的秘密.

所有人都怔住了,有點嚇傻了一樣,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聽見的一切.

神明轉世,這個世界上真的有神明轉世?

所有人都有點完全不敢置信,神明他們知道是存在的,那不過是證道了的強者,但是那都是很遙遠很遙遠以前了,哪怕是在玄界之中,現如今,又有多少人還真正見過神明呢,哪怕是關于神明的傳說,都已經是少之又少了.

哪怕是神子,或者是激發了神明血脈的人,都已經非常稀少了,而這些人,就是撐起整個玄界的高手層次的人物.

這些人或多或少的都和神明有一些關系,仗著神明遺留下來的一些功法,或者法寶,或者其他的財富,就已經能夠成為世界上頂尖的強者,數一數二.

這還僅僅是和神明有些關系的,而真正的神明轉世是什麼樣的,卻根本沒有人知道.

這些年來,一直有關于神明轉世,神女轉世的各種傳說.

許多頂尖天才也都會被冠上神明轉世的名頭,但是往往最後證明,這些噱頭,也都只是噱頭而已,根本就不是真的,也從來都沒有聽見誰真的自己承認自己就是神明轉世,最多也不過是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一些神明的傳承罷了.

這還是他們第一次聽說的事情.

這個消息一旦傳出去,整個世界都要瘋狂了,哪怕是玄界的高手再如何的矜持,但是一旦這個事情和證道有關,和神明有關,他們也都會瞬間瘋狂的.

在玄界之中,只要和證道相關,和永生有關,所有人都會瘋狂的,就好像是這一次的死靈之主的傳承,即便所有人都知道,大部分人都沒有什麼機會,甚至會因為這里死氣的腐蝕而提前隕落,但是他們還是義無返顧的來到了這里,因為他們已經是別無選擇了,也已經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了,只能選擇拼一把了.

而可想而知這個消息一旦抱出去,就君鼎天自己都可能遭受到無休無止的追殺,除非他背後有天荒殿這樣的龐然大物的庇護.

但是就目前來看,他似乎並沒有什麼太深厚的背景,之前還不明白,現在似乎也已經能夠明白一些了,他如果真是神明轉世的話,那麼根本就不需要其他人的教導,也不需要其他勢力的庇護,他自己就可以自立一方.

不過他現在並沒有長成,那麼他的底氣到底在什麼地方.

所有人都在思考著這個問題,而幾乎就在這個時候,所有人一下子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突然一下子猛然一驚,難道他是想將我們所有人都屠戮殆盡.

確實,如果這里的人全部都死了的話,那麼這個消息自然也就不會泄露出去了.

如果說,之前他們還沒有想過這個可能的話,那麼現在突然一下子就想到了這樣的可能性,以君鼎天展現出來的實力來說,也並非沒有可能,相反的,還是相當的有可能的.

想到這里,所有人臉色一下子慘白了起來,如果君鼎天真的打著這個主意的話,那麼他們今天無論如何都是在劫難逃了.

以他展現出來的三千劍道的修為,就算是死玄境的高手,只怕都是擋之不住的.

"你們這些所謂的天才,我前世今生見的太多太多了,能夠真正跨越證道這道門檻的,不過是鳳毛麟角,不能證道,都是廢物!"君鼎天毫不客氣的說道.

對他來說,沒有什麼天才不天才的說法,只有證道不證道這兩個不同而已,其他的都是一模一樣的.

都是螻蟻,沒有分別!

葉希文這個時候腦海之中,千萬個念頭閃過,不斷組合成有用的信息,從君鼎天的話之中,就不難判斷出來,黑暗之主的死,和他應該是大有關系,不過他在斬殺了黑暗之主之後,為什麼不將黑暗之主的寶庫一起帶走,如果真是神明的話,這應該不是什麼難事,那就只剩下一種可能,他做不到,什麼事情能讓一尊神明在這無數年的時間里都做不到.

那結果就呼之欲出的,與他現在轉世相呼應的,只有一種結果,那就是他也坐化了.

那一戰,雙方應該是兩敗俱傷,黑暗之主坐化了,而君鼎天則稍微好一點,沒有全部死亡,應該是有元靈轉世投胎去了.

也唯有這一種可能才能解釋現在的情況了.

面對君鼎天咄咄逼人的姿態,他很清楚,君鼎天這是要將他的心防完全擊潰,以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效果.

"我們能不能證道,只能交由時間來說,但是你,即便是證道了,又如何,還不是一樣隕落了麼?你與我們這些你眼中的螻蟻,又有什麼分別?"葉希文冷笑一聲說道,"你也不過是一個失敗者而已,有什麼資格唧唧歪歪!"

君鼎天頓時臉色微變,從剛才到現在,他都一副藐視螻蟻的模樣,根本不將眾人的話放在心上,但是葉希文這個話,卻是結結實實的戳中他的心里的軟肋了,確實,他曾經無比輝煌過,但是那有什麼用,那都是很多很多年前了,早已經不是現在了.

他證道了又如何,經曆了無數的時間之後,他還是一樣隕落了,與那些化為一杯黃土的凡人又有什麼分別.

"我看你真的是活膩歪了!"君鼎天當即不再繼續和葉希文說下去,手中的長劍瞬間直刺了出來,虛空之中,無盡的力量,橫掃八方,劍氣撕裂長空,直奔葉希文的腦門而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