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總宗風云 第一千八百六十八章 三千劍道
"沒錯,這兩人應該都是驚世雄才,來日都有可能證道,我們已經有多久都沒有看到證道強者了!"

"簡直不敢相信,這兩個人的功力已經遠超許多老一輩的武者了!"

許多人頓時感慨連連,他們實力不濟,但是不代表他們的眼光也差,許多人都已經活了數千年,乃至數萬年了,他們的眼光都可謂是毒辣之極,一眼就能夠看得出來了.

"不對,你們看,君鼎天,居然停下來了!"這個時候,眾人卻見到,本來在猛攻不舍的君鼎天突然卻停下來了,難道是發現自己的猛攻一點作用都沒有,所以這才打算放棄了不成?

卻見君鼎天緩緩收起了手中的長劍,傲然挺立,筆直的如同一杆長槍,對著葉希文冷冷的說道:"你應該是剛剛突破,這個時候,居然敢利用我做你的墊腳石,利用我的劍氣進行磨練你的境界,膽子不小!"

"終于還是被你看出來了!"葉希文微微一笑說道,"不過也沒有用,我已經完成了磨練了!"

是的,葉希文之前,不過是利用君鼎天的壓力來讓自己快速突破而已.

上次見到君鼎天的時候,他還沒有如此的實力,而現在就已經跨入了生玄境巔峰,而且已經觸摸到了死玄境的境界屏障,不像是葉希文這般,才剛剛觸摸到這個境界,更像是已經浸淫了無數年的老手一般,比不得葉希文的鋒銳無雙,卻更加的老道和圓潤,這是葉希文之後要努力的方向.

他不知道君鼎天是如何做到的,但是也很清楚,如果無法達到的話,那麼他很可能會被君鼎天所擊敗,所以他必須在有限的時間里.將君鼎天擊敗,將實力提升到和他一個層次才行.

他現在境界已經達到了差的就只是積累了,而現在根本就沒有時間給他有這樣子水磨一般的功夫.

在場的眾人,都已經是徹底的麻木了,就差沒被嚇死了,在那樣的戰斗之中,換了他們,只怕早就已經被兩人之中的任何一個人給轟死了,而葉希文居然還能利用君鼎天的劍芒來磨練自己的境界,這簡直不是人.而是一個怪物嘛.

雖然這也是因為雙方的境界相差仿佛,即便如此,也非常驚人了.

"真是可笑,你以為這樣子你就會是我的對手麼?我都還沒出全力呢!"君鼎天說出了震驚四座的話,他居然還沒有盡全力.

正當眾人還在無比震撼之中的時候,卻見,君鼎天突然一下子,動了.

他的劍芒,瞬間撕裂了出來.'嘩啦’的一下,一股又一股的劍芒,從他的身體之中,一下子躥了出來.頓時無數的劍道竟然都在他的身體之中體現了出來.

重劍無鋒大巧不工的劍道!

犀利無比能夠刺破一切的劍道!

橫斬一切毀天滅地的劍道!

...

這些任選其一能夠達到巔峰就能夠證道的劍道,居然都在他的身體之中浮現了出來.

眾所周知,所學越雜,就越難以修煉到巔峰.像葉希文這般,那純粹就是一個怪胎,是一個奇葩.他有那個神秘空間,不管什麼樣的武學,都能夠迅速掌握,並且還能夠掌握精髓,否則的話,他也絕對不敢這般隨便的修煉,恐怕也只會選擇劍道或者刀道等其中一個方向修煉過去.

他非常清楚,每個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不可能一個人將所有的武道學了一個遍,他沒有這樣的時間,除非證道之後他擁有漫長的時間去一一驗證.

葉希文就看見,各種各樣的劍道,全部都一下子冒了出來,足足有三千道之多,簡直聳人聽聞,葉希文之前所見過的一切劍道,都在這里能夠找到,甚至葉希文之前,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劍道,居然都能夠在他的身上浮現出來.

"這怎麼可能!"這個時候,連葉希文都不敢置信了,這里面的劍道,隨便一個,都有莫大的潛力,修煉到巔峰,都有證道的可能性.

更何況,最重要的是,他看得出來,這君鼎天不僅僅只是隨便粗粗修煉了一下,分明是將這些劍道都修煉到了一個驚世駭俗的地步.

比葉希文之前所見過的任何一個劍道天才都還要可怕.

尋常人修煉其中任何一個到這個地步,都堪稱是天才了,何況是這麼多聚集到了一起,等于是他一個人等同于三千劍道天才,這種事情,完全超過了葉希文的想象.

哪怕是他擁有神秘空間,都無法做到這種事情,雖然僅僅只是劍道之中的分類,但是他自問也是做不到的,不是神秘空間不行,而是他沒有那麼的資源,用來修煉.

神秘空間非常強大,但是也擁有一個致命缺陷,那就是不管要推算什麼武學,都要消耗大量的資源,越是強大的武道,就越是消耗海量的資源.

這三千劍道之中的任何一個修煉到這個地步,就算是他,都要徹底一貧如洗.

更何況是要修煉三千劍道,他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哪怕是如何的絕世天才,日夜修煉,日夜參悟,以他的年紀,也根本不可能達到這個地步吧.

他的臉色終于難看了起來,這君鼎天的層次已經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甚至于,他以前所遇到過的任何一個對手,都不足以和君鼎天相提並論.

不是實力的差距,而是這般武道領悟上的差距,戰明楚云之流,根本不能與之相提並論.

而秦烈的臉色更是一下子刷的一下子慘白了,猶如是內心之中信仰崩塌了一樣,他是一個何等驕傲之人,從來都覺得,自己是同輩之中的佼佼者,之前哪怕被君鼎天擊敗,也只是覺得自己境界不如人罷了,並不覺得自己比起君鼎天要差上什麼.

但是隨著君鼎天的三千劍道一出,他頓時明白了自己和君鼎天之間的差距,不是境界上的差距,而是本質上的差距,哪怕是他也跨入了生玄境巔峰,也觸摸到了死玄境巔峰,只怕也根本不能和領悟了三千劍道的君鼎天相提並論的.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難道我以前所堅持的都是錯誤的?"秦烈喃喃自語,不敢置信,這對于心中的沖擊可想而知.

原本以為是在同境界的人,實際上卻遠遠把你甩開來了.

就好像同樣都是四個輪子的車子,雜牌車和賓利勞斯萊斯這樣的絕頂品牌之間的差距.

秦烈受到了絕大的刺激,而其他人也都是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若是真是一個修煉了上萬年,幾萬年的老怪物有這樣的修為和領悟,他們或許還能夠接受一些,畢竟這是可以用時間磨出來的,但是君鼎天的年紀雖然無法准確判斷,但是也知道絕對沒有過千歲,這樣算起來的話,他的天賦得強橫到什麼樣的程度.

簡直不可思議,難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這樣的妖孽麼?

如果說秦烈,葉希文等人是天才的話,那麼這就是一個幾十萬年都不出一個的妖孽,讓人膽寒,也讓人失去所有的信心.

葉希文的眼神之中不斷的有光芒閃爍,他的身軀也是在顫抖,從來都是他給別人這樣的震撼,擁有神秘空間的他,尋常天才在他的面前,根本不算什麼,如同戰明楚云,同境界之中,他根本無所畏懼.

今天算是,真正見識到了什麼叫怪物了!

君鼎天居然能夠恐怖到這樣得地步,簡直足以嚇死人了,三千劍道使出來,哪怕死玄境的高手都不是他的對手了吧.

更重要的是,從這其中,葉希文看得出來,君鼎天的野心,遠超他以前所見過任何一個人的野心,傳聞中,有三千大道,得其一者,就能夠證道永生,而劍道也是三千大道之一,而君鼎天居然將劍道有修煉出了三千道,這是要凝練出劍道版的三千大道麼?

若是這樣子下去,真讓他成功了,恐怕就是一尊驚世駭俗的蓋代高手,甚至他的心里有一個聲音告訴他,這是比深淵魔主還要可怕的存在.

唯一的差別就是現如今的君鼎天都還沒有成長起來.

難怪他正眼都不看一眼葉希文和秦烈等人,原來,他們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人會用正眼看一眼螻蟻麼?

雖然得出這個結論,他也非常不甘心,但是卻也沒有辦法否認,凝練出三千見到的君鼎天,確實天賦妖孽的如同怪物一般.

不過他的腦海之中,突然猛然閃過了一個念頭,如此強橫的君鼎天,居然都有對頭,女對頭.

讓君鼎天都忌憚到這個地步,那這個女對頭得強橫到什麼地步.

所以君鼎天之前說,天荒殿那些人根本不配和那個女對頭交手,不過是瞬間就會被她斬殺個干乾淨淨.

現在想來,孔安平不是君鼎天在誇張,而是根本就是現實.

想到這里,他不由得身體之中血都沸騰了,他的熱血在沸騰,沒想到,同輩之中,居然有如此之多的強者,遠超他想象之外的強者,越來越有趣了,他不會那麼孤獨了.

"能夠讓我用出三千劍道的,同輩之中,除了她,你是第一個,不過能夠死在三千劍道之下,你也足以含笑九泉了!"(未完待續..)

ps: 第三更到,大家多訂閱投票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