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總宗風云 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 神尸來曆
而更讓葉希文驚詫的是在整個大殿的正中央,一尊巨大的尸體盤坐在大殿正中央的巨大的王座上.

卻見這一尊巨大的王座的四周,點著無數盞燈,這些燈火都是閃爍著幽暗的鬼火,從遙遠的年代以前,就已經開始燃燒著,但是許多年過去了,這無盡的幽暗鬼火,居然還絲毫都沒有湮滅的意思.

"這是...鬼心火!"這個時候,驀地,葉墨突然一下子叫出聲了,"葉希文,你要發了啊,哈哈哈,這是鬼心火啊!"

"這是什麼東西?"葉希文問道.

"這是一種非常少見的火焰,而這一種火焰,不是尋常手段能夠提煉出來的,是修煉鬼道的無上聖品,據說這種火焰,乃是吸收了無數個鬼的心火這是無數只鬼的智慧,所以點燃一盞鬼心火的話,就像是同樣一個問題,有無數人在替你思考一般,很快就能得出結論,因此這種鬼心火也都被用來促進修煉!"葉墨急促的說道,"不過這種火焰,我也只是曾經在魔君的寶庫之中見過幾盞也不是非常多,因為就算是魔君,也沒有地方去搜集這麼多鬼心火,再來也是因為到了魔君那個地步,鬼心火對他來說基本已經沒有什麼作用了,不過是尋常的火焰一般,所以也沒有多少,但是這鬼心火,哪怕是對封王強者,或者是神明都擁有奇效,如果是封王強者以下,就更是會一日千里,簡直不敢相信,這里居然有這麼多的鬼心火,哈哈,葉希文,你這是要發啊!"

相比起葉墨說的鬼心火,葉希文更關心的是.到底誰這麼奢侈,能夠有這麼多的鬼心火,按照葉墨所說的話,在外界只怕一盞鬼心火,就已經非常難得了.

他的目光穿過那些鬼心火,看向了那一道盤坐在王座上的高大身影.

"鬼心火,居然真的有鬼心火!"天晴公主突然像是有點失心瘋了一樣,"我一直都以為,這僅僅只是傳說而已,沒想到.居然真的有這暗之殿,真的有這鬼心火!"

"你知道這鬼心火的來曆?"葉希文見她似乎是知道的樣子,連忙問道.

"恩,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應該就是黑暗之主當年的寢殿,我們暗之國的先祖,曾經進來過,而且就是在這里,得到了我們暗之國的鎮國神器!"天晴公主說道."原本我只當是無稽之談,他耍我呢,鬼心火是何等的寶貴,哪怕是我們暗之國靠近死靈深淵.有無盡的死物,鬼物,但是也不敢說能夠有多少鬼心火,我也就只在皇宮祖宗的宗祠之中.見過有一盞鬼心火長明,據說是我們暗之國的先祖當年從暗之殿之中得到的,從遠古的年代.一直燃燒到了現在,都沒有完結,現在那里也是我們皇族之人最希望能夠去的地方,不過也只有那些立了大功的人才有資格在里面參悟."

"我們皇家的典籍上曾經提到過,暗之殿之中,常年燃燒著無數的鬼心火,我們先祖費盡心思也就只帶回來了一盞,而且就那之後,據說還遭受了神明的詛咒,命不久矣,沒過多久就死了!"天晴公主依舊還是無比的震驚,"我原本根本不相信,這只是無稽之談,哪怕是在阿修羅族之中,鬼心火,也是少之又少的寶貝,若不是我們皇宮里也點燃著一盞,我根本連聽都沒有聽說過,卻不想,皇家的典籍上的記載,居然是真的!"

"那麼你們皇家的典籍上有沒有記載,這個人到底是誰?"葉希文指著那一個王座上的身影說道.

"沒有記載,不過按照我們皇家典籍上的記載,當年我們的開國先祖,曾經留下過話,按照那個推測的話,這個人,很可能就是,已故的黑暗之主,似乎是因為和強敵經曆了一場大戰之後,最後坐化在了暗之殿之中!"天晴公主猜測說道.

葉希文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黑暗之主,那是什麼樣的存在,可是一尊神明啊,他雖然聽聞過很多關于隕落的神明的事情,甚至他還和葉墨聯手起來刷了一尊神明,騙了他的好處,但是卻從未曾真正見到一尊神明的真身.

如果是真的話,那這一次才是真正的發達了,相比起這一尊神明的尸體來說,鬼心火,根本算不了什麼,再多一倍也無法和神明的尸體相提並論.

神明是什麼,那是天地間最為偉大的存在,是永恒不朽的生命,超脫了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天地法則,都沒有辦法奈何的了這樣偉大的存在.

他們的肉身本身就是天地間最為神奇存在.

不過葉希文看著那一尊尸體盤坐在王座之上,似乎都已經開始枯萎了,已經開始枯瘦了,看起來,經過了無數年的時間,連神明的尸體都開始被時間腐蝕了.

"不對!"葉希文立刻就發現了不對,"如果是神明的話,是絕對不可能腐朽的,神明是已經脫離了生死的束縛,脫離了時間的控制的存在,哪怕是已經死亡,他們的肉身也絕對不可能腐朽,他們的肉身也會永恒長存,與天地齊壽才對!"

越是厲害的強者,在他坐化之後,就能夠保持越長的時間,像神明這般已經超越了凡俗的生命,就更是沒有腐朽一說,他們言出法隨,甚至于在他們死的時候,他們身上的法則,都會自動勾引天地之力,形成一座天然的墓穴,足以埋葬任何證道以下的強者.

哪怕是死去的神明,他們的尸體也是不可以靠近,不容褻瀆的,他們即便死去,周身的法則,也足以震死死玄境的高手,但是現在他根本就看不出任何法則神國的跡象,雖然有無數盞鬼心火,看起來非常了得,但是還是說不通.

"不對,這確實就是一尊神明!"葉墨的聲音出現,"神明不朽,神明永恒,那是因為神明形成了自己的神國,那是自己的天地,在那一片天地之中,形成了自己的規則,自己的法則,他們融入了自己的神國之中,所以不受到外界的法則的控制,從而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也就是證道了,脫離了生死的控制,但是這個黑暗之主,他全身的法則已經完全崩碎了,被人活生生打碎了,所以才會變成這樣子!"

"我還能夠感覺到他殘留的一些法則的氣息,雖然已經不多了,但是依舊可怕!"葉墨說到,"如果從這麼推測的話,一切也就說得通了,為什麼這里能夠有這麼多鬼心火,除了死靈之主這樣操控死靈的神明,以及她的部下們,其他人怎麼可能能搜集到這麼多的鬼心火!"

"這些鬼心火,只怕也是黑暗之主用來鎮邪避鬼之用的!"葉墨眯了眯眼睛說道,"越是強大的高手,在坐化之後,越是不容易產生尸變,但是一旦發生,那就是天大的災難,那些陰邪的幽魂產生之後,就是另外一種邪惡的生命,一旦出世,就是諸天萬界的災難,本來對于神明來說,這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哪怕是坐化了,他們身上的法則也足以鎮死所有的陰邪鬼怪,根本不用擔心這種事情,但是黑暗之主身上的法則都被人打的破碎了,雖然幾率極小,但是還是有可能產生尸變的,這是任何一尊不死強者都絕對無法容忍的事情,無關正邪,這樣偉大高貴的生物,絕對不允許自己的尸體被那些低級的存在給褻瀆,操控!"

"而鬼心火,就是最好的鎮邪避鬼的物品,有鬼心火鎮壓著,就不會出現什麼意外,難怪!"葉墨的語氣之中有一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葉希文卻是深深震撼了,一尊不死的封王強者有多麼可怕,他以前或許不知道,現在已經是能夠完全的感受到了,僅僅是一尊還未證道的深淵魔主,就已經將整個荒古大陸攪的天翻地覆,幾乎都要將整個荒古大陸都給征服了一般.

這樣的一尊高手卻被人活生生打爆了法則,打碎了自己的神國,最後淒涼的坐化在了這里,什麼人擁有如此強橫的力量,他光是想想都覺得有種熱血沸騰的感覺,這個世界上還有如此眾多強大的高手,他的路,才剛剛開始啊.

而在他的身邊,天晴公主直接一個箭步躥了出去,直接抓出了一只大手,要抓走一大片的鬼心火,葉希文還來不及阻止就聽到一聲慘叫聲,然後只看到天晴公主直接被一股強大的反彈的力量給震飛了出來,如果不是剛好被葉希文給接住,只怕當場就要飛出大殿外面了.

"哼!"葉墨不屑的冷笑一聲,"這些鬼心火早已經被排成了非常厲害的陣法,和整個寶庫渾然一體,連成一片,要沖擊這一片鬼心火,就是要沖擊整個大殿,整個寶庫,怎麼可能成功!"

"葉墨,你不是一直說,想要一具肉身麼?你看,黑暗之主如何?"(未完待續..)

ps: 第三更到,求訂閱,求月票!什麼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