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總宗風云 第一千八百六十二章 價值連城
他這一掌,像是用盡了全力一般,他的臉色瞬間慘白了起來,像是一瞬間,就抽空了身上所有的血液,讓他的臉色看起來無比的慘白.

葉希文一眼就看出來了,楚云的這一掌,恐怕燃燒了生命,而且還燃燒了不少,他那滿頭青絲,幾乎是刹那間,就白了一小半,為了爭奪寶貝,他已經拼了,只有盡早擊敗葉希文才,才有可能分到一杯羹,事已至此,他已經沒有了要將葉希文斬殺的念頭了,或許長久的戰下去有希望,但是他卻沒有這麼多的時間了,他也不想自己辛苦一場卻為別人做了嫁衣.

為優先爭取將他擊敗,不讓他繼續糾纏下去,才是最好的辦法.

這一掌,連葉希文都感覺到了危險,不過他的心境卻是不變,雖然著急,但是卻卻處于最為冷靜的狀態下,讓他可以做出最為准確的判斷.

他這個時候,不慌不忙,身上不斷湧現出金色的神性,將他給裹入了其中,讓他好像是一尊生存在這個世界上的神明一般,一股磅礴的力量,從他的身體之中,沸騰了起來.

那些金色的神性直接化作了一尊巨大無比的金色神祇,這一尊神祇,在那一瞬間,瞬間出手,朝著楚云的那一掌拍了過去.

這一掌在虛空之中,直接化成了漫天的金光,無數只大手被演化了出來,如同大海一般,朝著楚云給淹沒了過去.

"轟!"

"轟!"

"轟!"

一聲聲巨大的轟鳴聲,葉希文的無數大手被楚云的這一掌給生生轟了個稀巴爛.

但是卻有更多的大手演化了出來,好像他的大手根本無窮無盡一般.

慢慢的,竟然將楚云的大手給徹底淹沒了下來.

以量取勝,葉希文體內的真元遠超同境界的高手許多倍,這真元席卷出來,猶如長江黃河一般,深不可測.幾乎不可估量.

在那一尊神明的臉上,露出了幾分冷笑,像是在嘲笑著楚云的不自量力一般.

而在這一尊神明的面前,葉希文直接出手了,腳下猛然一踏,身形如同一道金色的閃電一般,直接飛掠了出去,直接朝著楚云的腦袋砸落了下去.

楚云全身上下,就是他的腦袋最為的堅硬,如果說他的身體是金石一般的強硬的話.那麼他的頭顱就像是鑽石一般,堅硬無比,遠超尋常的金鐵.

這個時候他也看出了葉希文的意圖,這是要趁勢,趁著自己取得了上風,趁勝追擊,一舉將他重創.

"不行,不能讓他得逞!"

他咬牙看了一眼空中已經完全被葉希文金色的大手給淹沒了的他的大手,這可是燃燒了他的生命.才凝聚出來的啊,結果居然還是無法奈何的了葉希文.

他這個時候,連忙不斷的後退,不能讓葉希文得逞.不然的話,他的下場一定無比的淒慘,會被葉希文重創,通過剛才的交手.他已經非常清楚,葉希文的肉身的強橫,自己甚至都還比不上他.

而就在他身體後退的一瞬間.葉希文就已經撲了上來,緊追不舍.

"該死!"

他算是看出來了,葉希文這是真的要將他趕盡殺絕的趨勢啊,這個時候,他總算是明白剛才戰明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了,完全被葉希文壓著打的感覺,太憋屈了.

就算他對于自己的肉身擁有非同凡響的自信心,但是也不敢這樣子硬抗葉希文的轟擊.

葉希文身後的那一尊金色的神祇,直接拍出了萬丈金光,拍出了一只滔天大手,沒有什麼精妙的掌法,唯有簡簡單單的一抓,一力降十會的精髓,全部都在其中展現了個淋漓盡致.

而在這個時候,他正想叫戰明出手,卻見,好不容易脫離了葉希文的魔爪的戰明根本沒有要和他協作擋住葉希文的意思,竟然趁著他擋住葉希文的時候,逃了,往寶庫深處躥了出去.

"該死,該死,戰明,我一定要殺了你!"楚云,不斷的憤怒的咆哮著,被盟友出賣,這個時候,他心中的憤怒可想而知,一瞬間戰明就已經超過了葉希文在他心中的憎恨的程度.

他和葉希文算是正常的碰撞,交鋒,但是被戰明給完全背叛了,可就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雖然他們本身就只是臨時的組合,根本算不上有多麼的互相信賴,但是這般被出賣了個干乾淨淨,還是讓他頓時怒不可遏了起來,要說要出賣,也只能他出賣別人,何況他剛才都沒有出賣戰明,這個時候居然被他出賣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葉希文,這個時候你再攔著我也沒有意義了,如果寶物都被他們三個人瓜分了,你攔著我還有什麼意義!"楚云不斷的後退,不斷的咆哮著,"如果你非要打的話,那麼我們也只能是兩敗俱傷,你死我活了!"

"就憑你,也想和我兩敗俱傷?想太多了!"葉希文冷哼一聲,不過回想一向,確實,楚云說的也有道理,現在戰明也趁勢逃走了,再攔著他,就一點意義都沒有了.

況且,現在戰明和楚云兩人已經徹底鬧翻,放了楚云,反倒是能夠讓戰明頭疼一陣子.

這兩尊頂尖的高手,哪怕是落魄了,自己要斬殺也不容易,現在和他在這里死磕,確實是不劃算.

"今天就先放過你了!"

葉希文說著,直接一把抓過了天晴公主,然後瞬間身形就化作了一團閃電,沖進了寶庫深處了.

逃過了一劫的楚云這個時候明顯松了一口氣,然後他的雙眸望向寶庫深處的那兩道身影,迸濺出了憎恨的目光.

"該死,該死,葉希文,戰明,早晚有一天,我都要你們死無葬身之地!"他不斷的低聲咆哮著,從出道到現在,他什麼時候,吃過這麼大的虧,二打一居然都打不過葉希文一個,更重要的是,居然還被戰明給出賣了.

未來要是有機會,他就一定要將這兩人給徹底殺死,以雪今日之恥.

他的頭頂上,不斷的升騰出一縷縷的白煙,沒過多久,他頭上發白的頭發就重新變的烏黑一片,看起來和之前沒有絲毫的差別.

但是他卻知道,這一次,他算是吃了大虧了,還燃燒了壽命來血拼.

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想到這里,他也不敢有絲毫的停留,連忙朝著寶庫深處趕去.

而這個時候,眾人見狀,哪里還會有絲毫的停留,紛紛朝著寶庫深處躥了過去,一時間場面無比的混亂,無盡的寶光和神芒碰撞到了一起,在天空中不斷的碰撞,簡直猶如是一朵朵的煙花一般.

而在這個時候,葉希文已經直接深入到了寶庫深處了,原本還在他面前的戰明,一瞬間,直接一個拐角沖到另外一個偏殿去了,葉希文沒有追上去,他是直接朝著秦烈和君鼎天戰斗的地方飛去,這里肯定有重寶.

這個時候戰明哪里還敢和葉希文一起走,如果可以的話,葉希文也不介意在路上將他給再宰掉的.

他們兩人也不過是勉強能夠抗衡葉希文,更何況是一個人了.

這一座大殿寬廣無比,名字叫暗之殿.

才剛剛進入暗之殿,葉希文頓時就感覺到了,無盡的黑暗之氣,一下子濃郁了起來,形成了一陣陣非常可怕的氣壓朝著四面八方擴展了出來,讓人根本連想靠近都非常的困難.

這個時候,就算是同樣已經跨入了生玄境的天晴公主,僅僅是在外圍就已經感覺到了強大的壓力,甚至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葉希文的周身撐起了一陣陣金色的光芒,形成了一個領域,雖然在這一股氣壓之下,也根本無法像平時那般百里千里的擴展出去,甚至僅僅只能夠維持不到百米的距離,不過也夠闖蕩了.

葉希文根本沒有任何的停留,直接沖了進去,卻見,這是一個無比大的大殿,大殿之上,許許多多的黑暗法器,擺放在四周,不斷的散發出駭人的光芒和死氣,就是這些無盡的法器不知道存放了多少年,才能形成如此龐大的威壓.

這些法器,任何一件,拿出去,都可謂是價值連城,隨便幾件加起來,就有一條龍脈的價值,更何況,這一眼望去,足足有上千件的法器.

"這該不會,是一個武庫吧!"葉希文眯了眯眼睛說道.

"被你這麼一說,還真有可能,傳聞,黑暗之主,乃是死靈之主麾下大將,當年死靈之主征戰天下的時候,黑暗之主,就獨領一軍,這里很可能就是一個武庫,否則的話,也不能有這麼多的法器."天晴公主點點頭說道.

"而且這些法器,很明顯,都已經被擺放成了一個巨**陣,他們的威壓連成了一片,所以才能這麼強大,甚至連生玄境的高手都覺得行走都有困難,如果是王者段位,恐怕剛剛進來就會被擠爆成為一團血霧!"葉希文也不由得感慨說道,心中也是無比的感慨.

這些都是屬于玄境的高手使用的玄器,上千件的玄器,足以武裝起上千個玄境的高手,哪怕是在諸王並起的年代之中,這也是一支足以橫掃八方的強大力量.(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