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總宗風云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 兩拳轟飛!
但是這個時候,他卻只能氣得臉色通紅,而沒有任何的辦法反駁,因為事實上,他能夠上位固然是靠了自己的實力,但是他和和玉公主之間,確實是有一些不清不楚的關系.

這在暗之國之中本身就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暗之國的很多公主都在養面首,這和皇子三妻四妾本身就是一個道理的事情.

原本他還經常洋洋得意能夠勾搭上一個皇女,一個公主,但是現在呢,他卻突然有些痛恨這個事情了,勾搭上了一個公主確實很榮耀,但是現在卻成了別人詬病的事情.

誰知道,葉希文的損,還不僅僅只是體現在這個時候,卻見葉希文只是微微一笑說道:"這個我也知道,那只是我的猜測罷了,自然是不可能會是這樣,不過剛才公主殿下問,為什麼不是陰老前來,實在是因為,殺雞焉用宰牛刀,這樣的對手,只要有我,那就足夠了!"

這個青年更是差點沒一口血給噴出來,什麼叫殺雞焉用宰牛刀,那個陰老確實是久負盛名的生玄境的高手,但是他好歹也是生玄境的高手,赫赫有名的天才人物吧,怎麼著也不能算是殺雞用牛刀吧,這怎麼說話的!

而那個和玉公主也是被葉希文給氣得夠嗆,她都還沒怎麼說話,居然就被葉希文兩次搶白,而且還把她給氣得半死.

此時,唯有天晴公主臉上露出了滿意的表情,這個葉希文雖然平日里拽的跟二五八萬似地,就像是外星人一樣那麼拽,但是在關鍵時候還是靠得住的,這個時候替自己出氣來了,也不枉自己前段時間那麼幾次三番的上門拜訪,這人情,果然沒有白費.

"你怎麼說話的.我在和我妹妹說話,什麼時候有你說話的份了!"這和玉公主當即尖聲說道.

"公主殿下請慎言,我雖然是皇家的供奉,但是卻不是皇家的奴仆,我自認也不低誰一等,我不過是在替天晴公主效力而已,你也沒資格教訓我!"葉希文板著臉,豎起眉毛,毫不客氣的說道.

更是將那個和玉公主給氣得七竅生煙,以往都是他在和天晴公主的競爭之中穩穩占上風.每一次都能夠將天晴公主給氣得夠嗆,這一次也是純粹就是為了來得瑟,來囂張的.

誰知道,卻遇上了葉希文這麼一個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對于皇家的人來說,除非是出自什麼龐然大物的弟子,否則哪怕是供奉,也只能是下人.

但是雖然如此,話卻不能這麼說出來.否則的話,以後誰還敢替他們皇家賣命.

"妹妹,你就是這麼管教你的下屬的?"見根本奈何不了油鹽不進的葉希文,她只好將目標轉移到了天晴公主這邊.

而天晴公主這個時候心情正好呢.只是笑眯眯的說道:"姐姐不要生氣,年輕人嘛,難免有幾分傲氣,臭脾氣.就是這樣子的!"

和玉公主真的要氣得吐血了,直接七竅生煙,臉上泛著異樣的潮紅.那是活生生被氣得.

"你們倆主仆是聯合起來氣我是不是,我不玩兒了,走了!"和玉公主正要站起來一句怒吼,這個時候,才突然想起來了,今天來鬧事的可不是天晴公主,而是她和玉公主,這時候被這一對主仆三兩下的就給氣走了,那豈不是顯得她輸給了天晴公主.

想到這里,她的臀部只能硬生生的定了下來,不再離開自己的位置了,強壓下來說道:"年輕人?看起來,也是一位少年英雄的樣子,妹妹看起來,也招攬到了了不得的人啊!"

她瞥了一眼天晴公主,瞬間變臉,好像剛才被氣得蹊蹺盛阿姨你的人根本不是她一般,讓旁邊的葉希文也看的不由得歎為觀止,換了他的話,是絕對做不到這樣子面不改色的地步的.

"哪里比得上姐姐,時常就能招攬到一些鼎鼎有名的人物!"天晴公主笑容依舊,敬謝不敏.

"不過呢,這樣也剛好,剛好我手下的金寒,也是一尊天才人物呢,在他們族里的時候,就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了,正好巧了,不如讓他們雙方切磋切磋,也好彼此之間有所了解,像他們這樣的少年天才的人物,多切磋切磋,多認識認識,對于彼此來說,總是好的,不是麼?"和玉公主笑眯眯的說道,喝了一口茶,然後看向天晴公主,似乎在盼著她答應一般.

這便是她真正的目的,她在嘴皮子上被葉希文給刺激了個夠嗆,但是這個時候又不能如同潑婦罵街一般和葉希文對罵,于是便想到了自己來這里的目的,可不就是為了打壓天晴公主的威風,打壓她的囂張氣焰麼?

這人再能說又有什麼用,哪怕能說破天了,也根本沒用,只要他們一交手高下就立判了.

只會耍嘴皮子,根本沒有任何的用處.

而對于他手下的這個金寒,她更是有著十足的信心,否則的話,也不會費盡心思的招攬了.

"你敢接受挑戰麼?"這個時候,那金寒也是上前一步,看了一眼葉希文,冷冷的說道,他的目光之中殺意凜然,被葉希文給氣的七竅生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而就在這個時候,他瞬間直接出手了,甚至都不管葉希文是不是要答應,就要強勢出手,直接將他給鎮壓了.

"姐姐,你這樣可不好吧!"天晴公主不由得開口說道,這般直接強上,非要比試,讓她不由得都有些郁悶了起來.

"放心吧,金寒這個人有分寸的,只是讓他吃一點虧,讓他明白,什麼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亂講,同時也是壓壓他的銳氣,好讓妹妹你能夠以後更為簡單的管教他!"這個時候和玉公主臉上不由得閃過了幾分得意的神色,明明是他們要強行出手,這時候說起來,卻好像是要為了天晴公主好一般,"我知道妹妹手上似乎是沒有什麼人才,但是再缺乏人才,對于這些人也不能這般姑息養奸,我們皇家,統治暗之國廣袤的領土,你這可是代表著我們皇家的臉面,可不能就這樣子丟掉了啊!正好,姐姐我出手,幫你壓壓他的銳氣,以後要收服為己用就容易的多了!"

他得意的看著天晴公主,似乎想從她的臉上看出幾分羞惱的神色,那麼再配合她這一番話,看起來,就更加的完美了.

誰知道,當她看到天晴公主的臉上的時候,卻見她根本沒有絲毫擔憂的神色,相反的,還有幾分難明的意味,轉過頭看向和玉公主說道:"姐姐說的是,人才嘛,總歸要有點銳氣,壓一壓也好,只不過,誰壓誰的,那就不好說了!"

她雖然無法控制葉希文,卻對葉希文很是了解,他的實力深不可測,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果然,正當她們在說話的時候,驀地,卻見葉希文的身上瞬間暴漲出了無盡的金光轟的一下子化作海浪一般,朝著四面八方席卷了出去,像是一下子回到了古戰場一般,金戈鐵馬,殺伐果斷.

在眾人以為葉希文要吃虧的時候,他直接出手了,一只手直接撥開了那個金寒的攻勢.

沒有費什麼氣力,僅僅只是舉重若輕一般,破開了這個攻勢,雖然因為是在前廳之中,這金寒不可能用盡全力,但是身為一尊生玄境的高手,一出手,自然是無比的可怕.

就這樣就被葉希文給隨手破開了,眾人心中自然是有著難掩的震驚.

而對于葉希文來說,瞬間也就摸透了這個金寒的實力,只怕比起陰老還要更強上一籌,年紀輕輕就能夠修煉到這個地步,堪稱不凡,更何況,陰老在生玄境的高手之中,也確實太普通了一些.

"哼,只有這樣子麼?"葉希文冷笑一聲,他一步跨出,身上如山一般的氣勢瞬間鋪天蓋地一般席卷了過來,刹那間,落到了那個金寒的身上.

那個金寒頓時感覺到了一股無邊的威壓,瞬間碾壓了下來,他的臉上頓時露出了幾分驚恐的神色,他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想到了什麼極為恐懼的事情.

但是葉希文根本不給他有說出來的機會,直接上前一步,一拳化作一顆星辰一般落了下來.

大破滅星塵拳.

"嘭!"金寒只來得及盡全力防守,抬手一擋,緊接著一股可怕的力量瞬間碾壓到了自己的身上,只感覺一陣頭暈眼花,天旋地轉.

"卡拉!"他只聽到了一聲巨大的骨骼斷裂的聲音,然後他就只來得及發出了一聲悶哼之後,他的兩條手臂應聲直接斷裂掉了.

然後就在這個時候,葉希文更是絲毫沒有任何的停滯,又是一拳跟了商圈.

"轟隆!"

又是一個可怕的一拳,一聲拳頭到肉的聲音,金寒還在頭暈眼花之中,根本做不及任何的反應,就被葉希文一拳轟中,身體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被直接轟飛了出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