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四十五章 全新的危機
以前的造化神朝顧慮重重,對于麾下的豪族,也只是以拉攏為主,不敢過分的對付,尤其是天道教這樣的豪強勢力,更是囂張跋扈,在轄區之內,敢和造化神朝叫板,甚至憑借著隱隱存在的各大勢力的聯盟,與造化神朝相抗衡.

然而現在,他們卻是根本連想都不敢想了,他們之所以能夠越來越離心,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當初造化天君走的匆忙,造化神朝勢力大降.

而現在葉希文的突破,讓造化神朝的實力堪比當初造化天君在位的時候,那就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抗衡的了的

而他們未來的地位,甚至是命運,很大程度上,是取決于葉希文一個人的手里.

葉希文有實力將他們統統抹除也不會有什麼後遺症.

在這種情況下,所有人的生死存亡都要取決于葉希文的態度,而偏偏他們之前和葉希文的齷齪實在是太多了,彼此之間根本沒有多少交情,這才是他們覺得無比忐忑的原因.

不過這一次,他們誰都沒有見到葉希文,因為葉希文一回來就閉關了,參悟道字碑去了,根本沒有接見他們,不過他還是下了一道法旨,讓那些現在已經離心的土豪勢力將他們侵占的屬于造化神朝的權勢交出來,以後聽從造化神朝的調遣,那麼之前的一切,都可以既往不咎,否則的話,就只有死路一條.

聞言,那些大教掌教和一族老祖們在肉痛的同時還是微微松了一口氣,雖然交出原本侵占的造化神朝的權勢會讓他們損失慘重,但是同樣的也不至于徹底被毀滅,灰飛煙滅,總的來說,雖然不是最好的結果,但是也不是最差的結果,還在可以接受的范圍之內.

而造化神朝也因此勢力大漲,一下子收回了很多的權力,同時也得到了很多部族大教的投效.

就算是以前造化天君在位的時候也沒有這般強勢的時候,因為那個時候還有外域地區與造化神朝作對,但是現在則不同了,造化神朝已經吞並了混沌神朝完成了對于造化界乃至整個武道紀元的統一,實力比起之前暴漲了好幾番.

對于造化神朝的崛起,其他的各******都保持著一種警惕的目光,畢竟現在的武道紀元可謂是強勢到了極點,隨隨便便吊打他們幾個紀元聯手根本一點難度都沒有,不像是十幾萬年前,還可能因為他們的入侵而滅亡.

現在的武道紀元才是最為強勢的時候.

而帶來這一切改變的人,就是葉希文,這個名字也成為了無數古代紀元的高手心心念念的名字,更有不知道有多少人恨得咬牙切齒.

如果不是葉希文,他們的日子不會過的這般艱難,如果不是葉希文,造化神朝不會得到統合的機會,自然也不會有如此的強勢.

甚至連兩大聖地都對武道紀元開始無比忌憚了起來,畢竟兩大聖地雖然底蘊深厚,但是造化神朝也並不差,甚至比起他們只強不弱.

之前兩大聖地對于造化神朝的優勢就是他們所具備的遠比造化神朝數量要多的半步主宰.

但是無論再多的半步主宰,對于現如今的葉希文來說,都是送菜,在他主宰級別的戰斗力面前,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所以面對此時的造化神朝,他們也必須要以正眼相待,除非那些曾經入主過兩大聖地的主宰們能夠出來,否則的話,他們真的一點勝算都沒有.

而在整個混沌都為葉希文的戰績而震驚的時候,那神秘之地也終于重新合上了,永恒之門和萬古神橋也都消失了.

那些進入了神秘之地的天尊和半步主宰都紛紛出來了,有些人有收獲,而有些人則是一無所獲,沒有人知道他們的收獲情況如何.

這一次轟轟烈烈的神秘之旅,就這樣子結束了,但是真正讓眾人沒有想到的是,有幾個主宰從神秘之地中出來了.

一時間,整個天下震動,而古代紀元方面也因為他們的出現而安心了下來,現在造化神朝方面有戰斗力媲美主宰級別的葉希文,但是他們那邊可是擁有真正的主宰.

起碼場面上看,並不輸人,至于葉希文斬殺過主宰這一點,被他們選擇性遺忘了,甚至于很多人還叫囂著要返工武道紀元,趁著幾大主宰都在徹底滅亡了武道紀元,讓武道紀元徹底成為曆史.

雖然只是一部分人在叫囂,但是也可以看得出來,他們在葉希文一個人的逼迫之下,已經慌張到了何等地步了.

不過隨著幾個主宰的回歸,整個混沌之中的形勢又進入到了群雄爭霸的局面,雖然有的主宰已經離開了混沌好多個紀元了,然而依舊擁有著極為驚人的威懾力,僅僅就只是那個主宰的身份,就擁有尋常人難以想象的恐怖威懾力了.

如果是平時,混沌之中幾大主宰回歸,肯定會讓造化神朝上下一片慌亂,但是現如今,卻沒有那般情況,只因為葉希文的存在,就像是一根定海神針,定住了一切.

不周山深處,神庭之中,葉希文與秦尊相對而坐.

"道友,在那神秘空間之中,多謝道友仗義出手!"葉希文舉杯說道,說完飲了一杯仙酒道.

"那不算什麼,如果當時是我處于那樣的情況,我相信你也會出手的!"

秦尊搖了搖頭說道.

"不過還是有點抱歉的,之前我們說好要結成聯盟共同爭奪那成道的契機而我卻提前離開了,再自罰一杯!"

葉希文又滿飲了一杯仙酒說道,在這個問題上,他確實做的有點不夠地道,當初說好的聯手並沒有實現.

"道友不必多說什麼,我都可以理解的,當時道友面臨的情況也確實是惡劣,好幾個主宰都在蠢蠢欲動!"秦尊搖了搖頭說道,他能夠理解當初葉希文選擇離開的緣由.

實在是因為當時實在是太危險了,即便葉希文再強,面對一群主宰的圍攻,勝算也不大,甚至還可能會死.

以葉希文半步主宰的實力,能夠斬殺閻羅天君就已經是奇跡了,還能夠要求更多麼?

"事後究竟如何了,道友是否搶到了成道之基了?"葉希文頓了頓,開口說道,將先前的問題揭了過去.

兩人同是出自人族,但是終究盟友也只是盟友而已,利益有所出入也很正常,雙方都有默契的不提便是了.

"這一次還算是有收獲,也多虧了之前道友擊殺了天罰神君,這一次爭奪成道之基,主要是我和天罰神君以及戒律天君,沒有了天罰神君之後,我壓力小的多了,僥幸搶奪到了成道之基!"秦尊點了點頭,現在想起來還覺得心潮澎湃,那是他成道的機會和希望,在這個亂世之中,愈發的混亂,葉希文已經搶先一步戰力跨入了主宰境界.

而之後那些主宰的回歸也會讓整個混沌的形勢變得更加的撲朔迷離和惡劣了起來.

他的緊迫感也更勝,如果無法在接下來的風暴到來之前更進一步的提升實力,豈不是連自保的實力都沒有了.

"本來我還擔心那些主宰會出手干預,好在最後他們的注意力都被你吸引走了,我才能夠這麼順利的奪取成道之基,說起來,道友雖然沒有做什麼,卻也幫了我大忙了!"

葉希文擺擺手說道:"這些就先不提了,你知道不知道那些主宰選擇這個時候出世,到底打算干什麼!"

秦尊聽到這個話,不由得嘴角微微一挑,露出了一抹冷笑,道:"還能為什麼,他們是出來打算布局下一個紀元的安排了,將自己的道傳播到下一個紀元,對于他們來說也是非常有好處的!"

"他們將自身的大道傳播到全新的紀元之中,就會有無數人修煉,這些人在修煉的過程中也是在完善這種大道的過程中,還開拓了全新的可能性,對于這些主宰來說,這是自身進步的一個方法,便是在武道紀元剛剛誕生沒有多久的時候也有以前的古代紀元將自己的大法傳入了進來,很是誕生了一批先天神靈,他們便是整個武道紀元最早誕生的一批先天生靈,每一個身上幾乎都背負著過去紀元的大道,然後就這樣一代一代的傳承的過程中,不斷的改良,與武道紀元相融合,化成武道的一部分!"

葉希文不由得暗自咋舌,要說起來,確實那些主宰的布局大到了難以想象的地步,以一個紀元為一盤棋,也就只有主宰能夠下的起了,就算是半步主宰都遠遠不夠格.

"不過現在武道紀元還正春秋鼎盛,他們這個時候出來布局,會不會有點太早了..."葉希文喃喃自語道,驀地他好像是想到了什麼,"難不成他們打算自己出手,強行終結武道紀元不成!"

想到這里,葉希文不由得後背汗毛倒立,如果真是如此,那就太可怕了,十多萬年前的危機和有可能到來的主宰圍攻的危機相比,根本就不算什麼.

——

給新書《修煉狂潮》打個廣告,求支持,求收藏!(未 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