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三十六章 葉希文真正的底牌
整個空間都啞然無聲,仿佛所有人都被這一幕給嚇到了,或許是都沒有想過,葉希文居然敢就這樣子殺人吧.

在眾目睽睽之下,根本沒有給眾人以反應過來的機會!

在此之前,所有人都以為自己已經夠高估了葉希文了,而半月仙君即便不敵,也僅僅只是不敵而已,眾人都在這里看著,將葉希文團團包圍住,難道還能讓他真的殺人不成麼?

然而事實還是讓他們都徹底傻眼了.

一則傻眼葉希文敢這麼下死手,而則傻眼葉希文居然擁有這樣子的實力.

"誰想和他一樣,那便上吧!"

葉希文淡淡的說道,他的聲音不大,但是卻像是一個重錘一般,狠狠的轟在了眾人的心頭.

經過了之前消滅了半月仙君的事情,沒有人會在小看葉希文的話中的意味,也不會有人再覺得葉希文沒有辦法在眾目睽睽之下斬殺他們了.

因此頓時都猶豫了起來,沒有人相當出頭鳥,也沒有人想給別人做了槍來使!

"我來殺你!"

天罰神君卻是絲毫無懼,他的全身上下綻放著光芒,甚至就連元神都是晶瑩飽滿,看起來極為駭人的模樣.

一股恐怖的氣息席卷了出來,之前在葉希文的手上吃了大虧,他現在要討回來!

整個空間都在他的氣息的攪動之下攪動了起來,這個場景有些恐怖,讓人震驚.

即便是那些強大的半步主宰,都紛紛就運功抵擋,以免等一下被波及到,但是他們還是不願意離去,不願意就這樣子放過葉希文,反正已經有人當了出頭鳥,他們還擔心什麼.

"來殺我?那就得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葉希文絲毫無懼,只是冷笑一聲說道.

他的話音剛落,天罰神君就已經來到了葉希文的面前,他所修習的天罰大道堪稱是至強的大道之意,一聲長嘯,身形鎮壓了八荒六合,瞬間讓眾人感覺到了巨大的壓迫感,充塞了整片天地,那是無窮無盡的雷海瞬間展開,崩碎了寰宇,毀滅了天地.

無盡的雷海就是最為可怕的攻勢,到處都是轟隆隆的聲音在作響,碾壓而來,那是大道之光,將葉希文給湮滅了.

"光只有這樣的程度,可是殺不死我的!"

伴隨著葉希文一聲清冷的聲音,刹那間,無窮無盡的氣血飛騰而出,直沖霄漢,就仿佛是化作了一片無邊無際的海洋一樣,與雷海相抗衡,相對峙.

然後葉希文的身形就從無盡雷海之中走了出來,他冷冷的看著天罰神君!

而此時,在葉希文的體內,葉希文的神秘空間與道字碑完全融為了一體,不分彼此,就仿佛是一開始就是這樣子的一樣.

隨著神秘空間與道字碑融為了一體,越來越多的信息,猶如洪流一樣朝著葉希文腦海之中席卷而去.

馬上,葉希文就明白了這個神秘空間的來曆了,這神秘空間居然是這道字碑的器靈.

而這道字碑是天下所有大道的總綱,不管是隸屬于什麼樣的紀元而衍生出的大道,都是從這道字碑的大道總綱上衍生而出的,包括武道紀元的大道也是如此.

難怪之前無論葉希文用神秘空間分析任何紀元的大道,都能夠無往而不利能夠分析出來,原來天下間所有的大道,都是出自這個道字碑.

每一次紀元更替,天道輪迴,道字碑就會噴吐出一個大道,融入新誕生的紀元天道之中,成為這個紀元天道的主流大道.

而上一次,也就是武道紀元誕生的時候,諸多主宰競爭,居然將道字碑的器靈都給打飛了出去,而道字碑的器靈飛了出去之後,就化作了神秘空間,後來被葉希文得到.

而現在葉希文將道字碑的器靈送回來歸位,也是一飲一啄,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同時他也明白了,這道字碑究竟意味著什麼,可以說,掌握了這道字碑,就掌握了大道,三千混沌大道.

那些古代紀元的主宰一個接著一個的打進來,其實找的就是這個道字碑,擁有道字碑的人才有可能成為真正主宰混沌的造物主.

只是那些主宰都沒有能夠找到道字碑,卻沒想到,出現在了這些半步主宰的面前,這也並不是偶然.

而是在葉希文進入到了這一片神秘之地的時候,被其器靈,也就是那一個神秘空間所吸引.

這才現身出來,被那些半步主宰給找到.

許多的前因後果葉希文也都明白了,但是他同樣的,也有了巨大的危機感.

因為那些主宰一個接著一個的打入進神秘之地,為的就是要找到這個道字碑,真正掌控三千混沌大道,成為整個混沌中唯一的造物主.

而擁有了這個道字碑的葉希文,毫無疑問,會成為他們的眼中釘肉中刺.

甚至葉希文也不敢說,那些強大的的主宰是不是正在趕來的路上,雖然這里好各種空間斷層,時間的長河也都隔絕了一切的氣息,但是他也不敢保證,其他的主宰不會通過其他的方式來知道道字碑的存在.

到那個時候,恐怕他就不僅僅只是半步主宰的公敵,更要成為主宰們的公敵了.

光成為半步主宰公敵他也不怕,但是如果成為主宰公敵,很可能就要身死道消.

所以留給他的時間並不是很多了,此時他再看向天罰神君的時候,那赤果果的殺意,也是不加掩藏!

天罰神君,看到了葉希文的眼神,不由得大怒,葉希文居然還敢對他也產生殺意.

"我看你真是找死了!"

無窮無盡的雷霆之力,直接化作了一口雷霆長槍,朝著葉希文轟殺了過來.

驀地,葉希文猛然一下子睜開了眼睛,他的身上,無窮無盡的氣血沸騰了開來.

他的氣息,比起之前居然又足足提升了好幾個檔次.

在他的周身,符道紋路在天空之中飛舞成了匹練,在他的周身環繞,瞬間就化成了一個恐怖無比的風暴.

葉希文進入了人符合一的狀態,整個人就瞬間變的無比的恐怖,好似一頭狂暴的怪獸一樣.

才不過是剛剛開始,整個空間都崩碎了.

"什麼?"天罰神君也沒有防備葉希文突然一下子就進入到了這種狀態,實力一下子變的恐怖太多了.

"剩余時間不多了,抓緊時間解決你!"

葉希文的聲音變的更加恐怖,更加冰冷.

"就憑你!"

天罰神君一聲大喝,怒到了極致,但是他的話音剛落卻見葉希文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了.

那旺盛的氣血鋪天蓋地而起,仿佛能夠將整個混沌宇宙都給轟殺一樣.

"嘭!"

天罰神君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葉希文一拳轟飛了出去.

即便不進入人符合一的狀態,以葉希文的實力也堪稱是最巔峰的半步主宰,足以與天罰神君與戒律天君相提並論,如果是那樣,要想擊敗天罰神君和戒律天君,也需要大費周章.

但是現在不同,進入了人符合一的狀態,他的實力一下子飆升了太多太多了.

天罰神君被一拳轟的,全身上下都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紋,葉希文的這以前,純粹以力量都可怕,難以想象.

但是人們也注意到了,葉希文的身上居然也出現了裂縫,只剛剛進入了人符合一的狀態,剛剛出了一拳而已,葉希文就同樣出現了傷勢,可謂是兩敗俱傷了.

所有人都被嚇到了,連連後退了好遠,但是對葉希文的包圍圈卻沒有散開來,就只有這樣子的程度,要讓他們放棄道字碑,那是不可能的.

而他們的心中也更是疑惑,他們不明白,為什麼葉希文會選擇這種明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方法,很明顯,即便以這種方法擊敗了天罰神君,只怕也過不了他們這一關.

"難道他真的是瘋了麼?"所有人的目光都疑惑了起來,不知道葉希文的想法,只能猜測,他該不會是真的瘋掉了吧.

而就在他們震驚四座的時候,葉希文的攻擊更加狂暴了,不僅僅是拳法,掌法,腿法,刀法,劍法,雷法,風法,時間,空間....

三千武道集體爆發了,沒一種武道的爆發,葉希文身上的氣息就狂暴了一分,但是同樣的,他身上的裂縫也同樣加深了一分.

而這些武道都在刹那間,直接轟了出去,根本沒有任何的留手,轟到了天罰神君的身上.

眾人只能夠看到天罰神君成帝被這一股狂風暴雨一樣的恐怖攻擊給淹沒了,甚至連一點反應都沒有.

其中戒律天君是最為驚詫的,因為他萬萬沒有想到,葉希文在超越了極限之後,爆發出的底牌,居然會有這般的可怕和強大.

而秦尊的眼神之中也同樣是驚疑不定.

他一直以為葉希文能夠比肩天罰神君,這就已經是底牌了,那已經很恐怖了,但是沒有想到,那不過是剛剛開始而已,葉希文真正的底牌是人符合一.

而進入了人符合一之後,葉希文會如此恐怖!

——

推薦一本朋友的書:西游巫聖(未 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