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三十章 十年論道,神秘之地終開
葉希文收了神通,目光看向了永恒聖地之中,在戒律神山之中,那宴會的主坐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有了一個身影.

那一道身影身材修長,身著古老華袍,面容英俊,仿佛是人世間最完美的形態一樣.

但是葉希文卻發現這一旦身影不止是一個形態,人形只是其中之一而已,還有身長百萬丈的巨蟲,千萬丈的巨獸,不同的人看去,居然有不同的形態.

這自然不是說他的本尊有那麼多,而這也並非神通,在場不是天尊就是半步主宰,每個人都有天眼,什麼變化神通也不可能這般騙過他們的眼睛.

不過葉希文還是立刻明白了,這是一種大道,是他修煉的大道,將自身化為了大道,所謂見道者,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每個人根據自己的情況所見到的也就不同,葉希文是人族得道者,自然第一眼見到的是最完美的人族的形象了.

他瞬間就知道了這個人的身份,正是傳說中的戒律天君!

戒律天君果然很強!

只看了一眼,葉希文就判斷了出來,確實戒律天君有對自己造成威脅的能力!

之前無論是千毒怪尊也好,還是九霄神尊也好,其實他都沒有怎麼放在心上,因為他們對于自己不可能造成什麼威脅.

而在之後的戰爭也證實了這一點,他隨意出手都可以擊敗兩人.

然而這戒律天君則不同,戒律天君給他的感覺與秦尊差不多,難怪秦尊自己也說,他與戒律天君都差不多.

應該都已經是整個半步主宰之中的最巔峰,最強的那麼幾個人之一了!

他心中驚駭于戒律天君的強,只有他自己知道,在過去的十萬年中,他從武道紀元的天道那兒得到了多少的好處,堪稱是難以想象.

然而對于戒律天君來說,他面上不動聲色,實則同樣驚駭萬分,這一場戰斗,其實他從頭到尾都看在眼里,葉希文以天尊之身,幾乎是毫無懸念的擊敗,碾壓了九霄神尊.

這種事情,古往今來都沒有過,而葉希文還是頭一個!

以天尊之身能夠抗衡半步主宰的,古往今來雖然少,但是也並非沒有人能做到,總有人天賦異稟,總有人得到奇遇.

但是能夠隨意斬殺半步主宰,如屠殺雞狗一樣的,卻還是從未見過的.

"既然戒律天君為你說情,那我也就放過你這一次了!"葉希文淡淡的說道.

而在他的對面,逃脫一劫的九霄神尊只是惡狠狠的看著葉希文一眼,然後轉身離開了這里.

他已經沒有臉繼續留下來了.

在這種大會之上,被葉希文狠狠的削落了面子,所有人都看著,這讓他只感覺到無比的屈辱.

九霄神尊離去,葉希文也不阻攔,只是反身返回了戒律神山之上的云床之上.

如果說,之前眾人對于葉希文有沒有資格坐首座還有些疑惑的話,那麼現在,他們都已經徹底沒有了懷疑了.

葉希文已經用絕對的實力證明了這一點.

葉希文看向戒律天君,而戒律天君則是微微點頭,表示感謝,之前葉希文及時停手,就是給他面子,這個人情他得領.

"諸位,這一次我大壽,多謝大家前來參加我的大壽,來,諸君,滿飲此杯!"

戒律天君抬起手,舉起一杯仙酒開口說道.

眾人也都紛紛舉起酒杯,飲了這一杯酒.

葉希文飲了這一杯仙酒,頓時感覺體內法力都增長了一些,齒頰留香,就更別說那些天尊了,飲上一口,他們就必須開始打坐,消化掉仙酒之中所蘊含的無邊法力.

如果這種仙酒讓凡人聞上一口都要長壽,喝上一滴都會白日飛升,這戒律天君確實是大手筆,讓人暗自咋舌.

一時間,觥籌交錯,推杯換盞.

酒宴足足進行了三天三夜,沒有停歇,各種山珍海味,珍饈美味如同流水一般的上來.

好在在場的人都沒有一個是尋常人,即便三天三夜的他們都感覺不過是彈指一揮間而已.

眾人都感覺大有收獲,尤其是那些天尊,更是感覺三天的宴席甚至堪比他們自己苦修數十萬年的收獲還要大.

就算是半步主宰也能夠感覺到收獲不小.

終于,只剩下了殘羹剩飯之後,這一場酒宴結束了,但是沒有人離開,因為所有人都知道,真正的戲肉要開始了,所有人都明白,這一次祝壽不過只是表面上的緣由罷了.

真正重要的是打入那神秘之地,搶奪成為主宰的契機!

這一點,就算是那些天尊們也很感興趣,因為那神秘之地之中流出的東西也有一些契機幫助那些天尊跨入到了半步主宰.

這並不是神話傳說,因為戒律天君他本身就是這樣子成道的,當年戒律天君還僅僅只是一個天尊而已,雖然在天尊之中已經是所向無敵,但是在半步主宰之中卻不算什麼.

但是最終他卻是得到了那神秘之地之中的某個東西之後,修為一路狂飆,非但跨入了半步主宰,更是成為了半步主宰之中的頂尖存在.

而除了他自己之外,再也沒有人知道他從其中得到了什麼,但是所有人都可以肯定,他肯定是從其中得到了某種東西.

而這一次,戒律天君也是最為主動地,上一次嘗到了甜頭之後,這一次更是要打入那神秘之地,搶奪成為主宰的契機.

在場的所有人,都是其他各個古代紀元趕來的,真正永恒聖地之中的人卻沒有,所有人都明白,這必然不可能是整個永恒聖地的人都反對戒律天君.

只有一種可能,戒律天君已經整合了整個永恒聖地的各大勢力,獲得了他們的全力支持,而現在,要整合的就是各個古代紀元的力量.

畢竟能夠讓自己更進一步的契機,沒有人能夠放棄.

走到這一步,許多人都已經放棄了許許多多的東西,唯有剩下無上大道不可棄.

"諸君,我想你們應該知道,那神秘之地,一個紀元之後,又再度出現了,現在在諸多古代紀元之中還流傳著我得到了那神秘之地的某種東西之後得道傳聞,而我現在可以告訴你們,這並不只是一個傳言而已,確實事實!"戒律天君緩緩開口說道.

眾人一片嘩然,即便他們心中早就已經認定了,但是得到戒律天君的確認卻還是頭一次.

"那還是上一個紀元的事情,許多人都知道,我雖然是本紀元得道成為半步主宰,實則我並不是本紀元之人,而是上一個紀元的人!"戒律天君繼續說道,"那一次,我無意中得到了某一個東西,才有今日,而現在,那一處存在又要顯化出來,這是它壁障最為薄弱的時候,許多人都應該想要進去闖一闖吧,而現在,我想廣邀天下諸多道友,一同打進那一處神秘的存在,奪取我們的機會,不知道,諸君可有興趣?"

所有人都沉默了,雖然他們的目的本就是為了此事而來,但是這個時候,還是難掩心中激動,竟一下子都無人說話了.

好一會兒,才有一個天尊站了起來,道:"單憑天君吩咐!"

"單憑天君吩咐!"

"我們都聽你的!"

"這一次,我也要打入那神秘的地方!"

"阻我道者,殺!"

在那個天尊之後,眾人紛紛七嘴八舌的說了起來,總而言之,都只有同意,不會有人不同意.

"那好,既然如此,那就集齊我等之力,打出一條生路,向那永生之路!"

戒律天君一下子站了起來.

葉希文看著這一幕,那些天尊也好,半步主宰也好,當然不可能這麼簡單就被說動,真正打動他們的,還是那神秘之地的成道契機.

"諸位可以返回自己的紀元,也可以留在永恒聖地,我必然將諸位當做貴賓來對待,十年之後,我等打進那神秘之地!"

戒律天君道.

一切都將在十年之後,開始,永恒聖地也需要時間准備,才能最後打開那神秘之地.

而十年的時間對于他們這些天尊和半步主宰來說,不過是彈指一揮間罷了.

所有人都選擇留了下來,然後都被戒律天君安排到一個個洞天福地之中,十年的時間,稍微閉關打個盹就過去了.

葉希文和秦尊當然是被安排在了最好的地方,不過葉希文選擇了和秦尊在同一個洞天福地之中,這十年的時間,他也不想放過.

因為一旦開始打入那神秘之地,最後很可能是一場血戰,他還未踏入半步主宰,所以多少還是有些被動,無論是秦尊,還是戒律天君,都有和他比肩的能力.

這還不算上已經和他結仇了的萬古聖地,還有神秘之地之中隨時可能出現的閻羅天君.

這是一條可能升華成道之路,同樣的,也可能是他的葬身墳墓.

所以哪怕他現在對自己有絕對的自信,也不得不小心.

這十年的時間,他和秦尊坐而論道,不得不說,秦尊確實是當代絕頂人物,對于大道的領悟,也已經達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地步.

兩人坐而論道,相互印證大道,都有巨大的收獲.

就在這一天,一股恐怖的波動直接橫掃過了天際,整個永恒聖地都感受到了這一股恐怖的波動,好像有什麼恐怖的存在要出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