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十一章 征伐鬼道紀元
武道紀元大軍浩浩蕩蕩朝著下一個紀元掃蕩而去!

這個紀元之中有半步主宰橫起而反擊,比起之前那個紀元要強橫很多,但是在葉希文的攻擊之下,依舊沒有任何抵擋得住的可能性.

在天道被封,本身的實力又大大不如武道紀元大軍的情況下,他們的半步主宰就成了唯一一個可能性.

然而在于葉希文的大戰之中,那個半步主宰也隕落了.

與其他人也沒什麼分別!

此時的葉希文,就像是一個絕世殺神,神擋殺神,人擋殺人!

又接連覆滅了三個紀元之後!

葉希文的目標終于盯上了一個可怕存在的紀元!

鬼道紀元!

整個混沌都瞬間嘩然了,因為所有人都沒有想到,這一戰葉希文最後的目標居然是鬼道紀元!

這個消息一出,頓時整個混沌都震驚了!

和之前所有的紀元都不同,鬼道紀元是真正出過主宰的紀元,光就是這點底蘊,就和其他人不一樣了.

出過主宰的紀元明顯比起那些不曾出過主宰的紀元要強上不止一星半點.

因為有主宰曾經存在過的紀元,他的實力遠遠強橫過其他的紀元,還有主宰留下的種種手段,這就更難對付了.

尤其是那些主宰,除了像是絕天聖君這樣被人認定是隕落了,連墳墓都有了的之外,其他的都消失不見,沒有人能夠確認他們是不是已經死去了.

如果他們還活著,突然一下子冒出來,這就恐怖了!

當初造化天君如何稱霸天下,就可以見得這些主宰到底有多麼的恐怖.

當年造化天君征伐一個擁有古老主宰的紀元的時候,也遭遇過那個紀元的主宰突然一下子冒了出來,結果爆發了大戰,雖然最後被造化天君給鎮壓了,但是也由此可見,還有這樣的風險.

所以所有人都沒有想到,葉希文居然是做這麼瘋狂的事情去了!

"他是瘋掉了麼?"

"肯定是瘋掉了,不然怎麼會起這樣的念頭!"

"恐怕這一戰之後,整個武道紀元都會隕落了吧,他太自信了,但是畢竟不是半步主宰,何況還要和主宰相提並論,他差太遠了!"

無數強大的存在,相互交流,都想看到鬼道紀元和武道紀元碰撞的頭破血流,這樣的話,他們或許還能撿到一點便宜.

無論其中任何一個隕落了,他們都有大量的好處,任何紀元隕落,都回是一場饕餮盛宴.

葉希文的大軍正在朝著鬼道紀元的方向橫掃而去,鬼道紀元的方位其實在很久以前就已經被掌握了,他們的殘兵躲入鬼道紀元的時候,就已經被發現了.

驀地,整個武道紀元的大軍橫掃的前方,突然出現了一個老者,很突兀的出現在了大軍的面前.

在這混沌之中自然不可能有尋常的老人,何況看到武道紀元的大軍橫掃過來,就算是帝君,天尊也都根本不敢靠近,更別說阻擋在武道紀元的大軍面前了.

"什麼人,報上名來?"葉希文開口大喝道,整個混沌都在顫抖.

他的目光銳利,似乎要看透這個老者的身份一樣,敢在這個時候出現在他的大軍面前,顯然不會是什麼等閑之輩!

甚至葉希文身上的法力都提縱了起來,但凡這個老者有所動作,他就會下狠手,朝著他出手.

"名字?我已經有點快忘記掉了,太久太久了!我只是一個和鬼道紀元有一些交情的老家伙罷了,我來這里,就是想要為鬼道紀元討一個人情,可否放過他們一馬!"這個老者緩緩開口說道.

葉希文開口說道:"這位道友,你覺得有可能麼?我連滅好幾個紀元,斬滅多個半步主宰,氣勢養到巔峰,為的就是一舉滅掉鬼道紀元,你覺得我有可能就這樣子放棄麼?"

是的,葉希文沒有第一時間選擇來到鬼道紀元面前滅掉鬼道紀元,就是為了養足一口氣勢,當武道紀元的氣勢養到巔峰,就會形成滾滾大勢,凡是試圖阻擋在武道紀元大軍面前的,統統都會死.

這也是一種退而求其次的選擇,若是他有造化天君那般的修為,也就不必如此了.

但是隨著他每一次覆滅一個紀元,武道紀元的天道就恢複幾分,強大幾分,而武道紀元大軍自然也會得到加持,也就更加強上幾分.

這是一個不斷攀升的過程.

他已經看出來了,這個老者肯定是一個半步主宰,只是是何方神聖他就不知道了,不過既然是半步主宰,那他就會給與對方一定的尊敬.

不過就算是半步主宰,如果想要阻擋在自己的面前,一樣非死不可!

他已經能夠感覺到,自己的氣勢在逐漸增長,這一股氣勢能夠幫助他更進一步,甚至沖入半步主宰也有可能.

"這一戰在所難免,從他們在萬年前入侵我武道紀元,造成我武道紀元生靈塗炭的那一天起,他們就該做好准備了!"

葉希文淡淡的說道.

"怎麼,你也要擋在我的面前麼?"

那個老者歎了一口氣說道:"哎,我早就料到有這一天了,鬼姥姥出征之前,我就已經提醒過他了,武道紀元氣運未絕,不該滅在這個時候,可是她為了搏那最後一絲的機會,還是去了,現在非但自己身死,更是為鬼道紀元帶來了滅頂之災!"

這個老者似乎早就已經認識了鬼姥姥,和鬼道紀元有相當的交情,甚至居然能夠看出武道紀元氣運猶在,不該滅在這個時候當中.

他似乎頗為惋惜,如果鬼姥姥聽從他的話,那麼或許後來的事情也就不會發生了.

但是這個老者更清楚,鬼姥姥之所以會行險一搏,也是被逼到了絕路,她熬不過這個紀元覆滅了,這或許是最後的機會了.

所以她是絕對不可能因為自己的三言兩語就放棄的.

"道友倒是一個識得天命的!"

葉希文微微一笑,事實上,越是到了他這樣的修為,越是感覺到天意的可怕,天意如刀,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被天意捅上一刀.

所謂逆天,不過都是僥幸而已,次次成功都沒什麼,但是一次失敗,就足以萬劫不複,死無葬身之地.

"既然道友無意阻攔我武道紀元的大軍,那就讓開吧!"

葉希文大喝道.

那個老者歎了一口氣說道:"鬼姥姥固然已經是死罪難逃,她也是自知必死而行險一搏,但是道友你可還沒被逼到那樣的地步,何必冒險呢,過剛易折,殺戮過盛,遲早會有報應的!"

葉希文眉頭微蹙,道:"報應?我不信報應,我只做我該做的事情,問心無愧,你說我還沒有被逼到那樣的地步,但是你又怎麼知道我不是已經到了懸崖邊上呢!"

"等我真正被逼到了那一步,我還有力量反抗麼?天意如刀,天意如網,我不會讓他一步一步的將我逼上絕路!"

"過剛易折啊,過剛易折,有時候退一步,未嘗不是一個更好的選擇!"

這個老者歎了一口氣說道.

"既然如此,我也就不阻攔你了,我已經盡到了該做的本份了!"

那個老者說著,歎了一口氣,然後就轉身,消失在了混沌之中.

葉希文眉頭緊皺,看著那個老者消失的身影,他覺得那個老者突然出現,肯定不是在說什麼無意義的廢話,必然是在暗示著什麼.

但是他還能按時什麼,難道是鬼道紀元的主宰曾經留下的手段麼?

而那其實,也在葉希文的預料之中,他又不是愣頭青不可能一點准備都沒有,就前來征伐鬼道紀元.

不過這個老者的出現,還是讓他覺得必須要更加小心一些!

前方的鬼道紀元之中,到底有什麼在等待著他呢!

他沒有害怕,反而有點興奮,這也是他必須要走的一步,武道紀元要想恢複如初,吞噬一個曾經出過主宰的紀元,這是必須的也是最為關鍵的一步.

出過主宰的紀元和沒有出過主宰的紀元,有本質上的差距,天道圓滿程度也是相差甚遠.

而在那個老者之後,再也沒有人阻擋在葉希文的跟前,武道紀元的大軍順利殺入了鬼道紀元之中.

那是一片無邊無際的寬廣天地,應該說是無數的天地一個連接著一個巨大無比的鬼蜮世界,連接成了鬼道紀元.

雖然不如武道紀元大,但是也比其他的古代紀元強大不止一籌.

在這鬼道紀元之中,無數道強大的鬼道強者的氣息籠罩住了一片片的世界,極為恐怖.

而此時,鬼道紀元上下都是一片慌亂之中,葉希文的大軍也沒有隱瞞自己的動向他們早就已經知道了武道紀元征伐的下一個目標就是他們.

頓時感覺又驚又怒,怒的是沒有想到葉希文居然真的敢將目標定為他們,但是又震驚于武道紀元大軍的強橫實力和葉希文的恐怖戰績.

這更讓鬼道紀元之中一片愁云慘淡,誰來阻止葉希文,阻止這個新晉的恐怖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