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七百八十二章 突破,第九境
半月仙君已經不在想要馬上將葉希文斬殺,兩大半步主宰就這樣死在了葉希文的手上,活生生被拖死了.

如果這些半步主宰都是巔峰狀態,他也不會擔心了.

但是這些半步主宰,或者壽命將近,或者身受重傷,都有致命的弱點.

這些弱點在現在的葉希文的面前,就成了致命的弱點.

現在只要在等一段時間,武道紀元的天道隕落了,那麼葉希文就算有滔天之能,也不可能有回天之力.

葉希文現在最缺的,就是時間,反過來,對于半月仙君來說,也是缺少時間.

他做夢都沒有想到,居然有一天,會被一個天尊逼到了這個地步,簡直是奇恥大辱.

"好,我去殺他,絕對不能讓他成長起來,否則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鬼姥姥神情無比凝重,看向葉希文的眼神之中充滿著殺意,短短時間,葉希文已經從她眼里的不自量力,變成了巨大的危險.

"刷!"

刹那間,鬼姥姥就已經穿越了混沌,一步跨出了億萬里,直接來到了葉希文的面前,來到了葉希文的面前之後,她一句話也不說,全身上下,無邊的鬼氣爆發了出來,鬼道紀元的各種法則飛舞,是她自己開創出來的驚天秘法,無數鬼氣凝聚到了她的身上,然後化成了驚天的劫難,全部都加諸在了葉希文的身上.

這是大法力,大神通的體現,直接化作天劫來將人轟殺.

葉希文也在這一刹那間睜開了眼睛,他的身後,無數金光直接爆發了出來,造化寶衣直接浮現了出來,將他守護進了其中.

這個造化寶衣幾乎就像是化作了一個世界,只為了護住葉希文一個人.

"轟隆!"

鬼姥姥這一掌直接拍在了造化寶衣之上,一瞬間直接毀滅了造化寶衣的結界,然後瞬間拍在了造化寶衣之上,在造化寶衣上留下了一只巨大的掌印.

"噔噔噔!"

葉希文連連後退,他強行吃下了這一掌,嘴角都溢出了鮮血,鬼姥姥的實力強橫的可怕,之前劍尊分身即便融合了東域的氣運也當不了他多久.

"別以為仗著有造化寶衣的保護,就能夠與半步主宰抗衡了,你還差得遠呢,之前我斬掉了你的化身,現在再來斬掉你的本尊,也算是圓滿了!"鬼姥姥獰笑一聲,猶如鬼火一樣的眼神之中閃爍著駭人的光芒.

"想殺我?那你就要做好被我殺掉的准備,就像是邪尸狂尊和無天魔君一樣!"葉希文只是不住的冷笑,他身上的傷勢轉眼間就已經恢複了,如果是之前,這樣的傷勢他不知道要治療多少才行,但是現在,悟了,就是突破了,和之前都不同.

而鬼姥姥則是神情更加冷漠,仿佛能夠滴出水來,她發現,雖然中了自己一掌,但是葉希文身上的氣息非但沒有減弱,反而還在增強,好像在告訴所有人,他在突破,而這個過程無法逆轉.

"就憑你,我可和他們不一樣!"

鬼姥姥冷笑著,她的手上罕見的居然開始結印,本來任何妙法她隨手都可以使用出來,而現在,居然需要結印才能夠使用出來,可見即將釋放出來的秘法有多麼的可怕.

混沌之中,鬼氣也在以一個驚人的速度增強,古往今來,都沒有這般恐怖強大的存在.

葉希文也沒有去阻止她,因為每拖延一點時間,他的實力就變的更加強橫上一分,這樣的拖延,對他來說,也是有利的.

到最後還是要憑借本身的實力才能一較高下.

驀地,在混沌之中,無邊的血海翻湧了出來,那腥臭的氣息在混沌之中蔓延,血海在混沌之中蔓延,也不知道是有幾千萬里還是幾億萬里,遠遠的居然望不到頭.

而在這一座血海之上,一座巨大古老的宮殿浮現了出來.

這一座宮殿上方,上書兩個大字,閻羅!

"閻羅殿!"葉希文也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因為他瞬間想起了無數年以前曾經聽說過的古老傳說,地府,十八層地獄,閻羅王之類的.

只是後來他踏上了修行之路,更是勘破了生死,得證大道,才發現,所謂的地域,所謂的閻羅,都只是傳說而已.

就連當年魔君曾經征伐地府,最終也不過是被證明了,那只是兩大帝君之間的征戰罷了,天地間根本不存在什麼真正的輪迴,也不存在真正意義上如同神話傳說中的那種地府.

無論是什麼樣的生靈,死了便是死了,即便有一些生靈在一些機緣巧合之下,靈魂不滅,化成了厲鬼,但是那也只是個別現象而已,不是所有的生靈都能夠化成厲鬼以另類的形式生存的,更別說輪迴轉世了.

他前世的父母死了,便是死了,連他現如今的法力,都無法將他們尋到,將他們複活,這就是現實.

只是這無數年來,不停的有偉大的人物試圖真的去推動天地間完成那種輪迴,重塑那傳說中的輪迴.

但是當看到了這個閻羅殿的時候,頓時無數種猜想就湧上了他的腦海之中.

"難道在諸天萬界之中的地府和冥國,並不是輪迴轉世傳說的源頭不成?"他原本一直以為諸天萬界所流傳的輪迴轉世,十八層地獄什麼的傳說,源頭就是地府和冥國.

不過他想想也覺得不對,因為不只是諸天萬界之中有關于輪迴的傳說,事實上造化界各處也有這種傳說,也很多.

那麼這些輪迴轉世的源頭,到底是什麼?

難不成就是鬼道紀元?

"沒錯,你猜的完全正確,無數紀元之中,所有的輪迴轉世的源頭,全部都來自我鬼道紀元!"鬼姥姥冷幽幽的說道,"關于輪迴轉世大道的開辟者,不是別人,正是我鬼道紀元的無上主宰,閻羅天君!"

這四個字,深深的記在了葉希文的腦海之中,他對于鬼道紀元其實也就只知道一些很普通的東西,但是關于閻羅天君如果真是主宰級別的存在,他為什麼會一點都不知道呢.

但是毫無疑問,如果真有這樣的存在,肯定也是一個不遜色于造化天君的無上人物.

"當年,閻羅天君看天地不斷輪迴,眾生皆苦,就想開辟一個永恒的輪迴,在一個紀元內部就能夠不斷的輪迴,不用以天地大破滅為代價去完成一次輪迴!"

鬼姥姥似乎是不疾不徐,緩緩的說道,但是在血海之上的閻羅殿卻是越發的凝實了起來.

她在拖延時間,這一點葉希文也能夠看得出來,但是現在在拖延時間的,絕對不只是鬼姥姥而已.

"但是可惜,他失敗了!"鬼姥姥歎了一口氣,"人算不如天算,他以一人之力,終究還是沒有辦法抗衡宇宙混沌的輪迴大道,否則根本不會有你們這些後來的紀元!"

葉希文似乎能夠透過這些話語,看到一個偉岸的身影試圖解救天下蒼生的聲音,以一人之力,試圖去改變紀元輪迴的命運,這是何等駭人的打算.

"逆天而行,終究要付出慘痛的代價!"葉希文淡淡的說道,在他的面前,閻羅殿的氣息越來越恐怖,無邊血海也在蔓延,變得更加恐怖了,甚至要蔓延到造化界的便捷之中了.

"好了,現在就算是讓你死,也讓你死的瞑目了,這一招,名字叫十殿閻羅!"

在葉希文的面前,這閻羅殿,終于徹底成型了,化出了滔天的氣息,十分的恐怖.

從閻羅殿之中,走出了十道身影,葉希文看著他們,能夠看出他們的身份,:秦廣王,楚江王,宋帝王,五官王,閻羅王,卞城王,泰山王,都市王,平等王,轉輪王.

這十個人,每一個人都擁有無比恐怖的滔天氣息,居然都不下于半步主宰.

"這是閻羅天君開創的一招無上大法,當年閻羅天君要開辟以他自己為主宰的紀元輪迴,管理天下輪迴,當時便有他的化身閻羅王在內的十殿閻羅助他管理天下,這十殿閻羅,無論哪一尊都有不下于我巔峰時候的實力,你不該讓我完整的施展出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鬼姥姥咧嘴獰笑說道,她的臉上還有幾分得意,這樣的手段,確實驚天動地,無人能擋,即便是她也沒有完全把握能夠施展出來,所以她才要說話來拖延時間,她無比看重葉希文,絕對不會再小看了葉希文.

這一次,一定要讓他死!

葉希文哈哈大笑一聲:"你以為只有你一個人,在拖延時間麼?如果是閻羅天君使出這一招來,這十殿閻羅,每一個都有巔峰半步主宰的實力,我信,但是你使用出來?不過都是虛影而已,都是幻象,看我來打破你的妄想!"

葉希文說著,他的身上氣息突然連連爆發,直接在整個混沌之中沸騰了起來,刹那間恐怖的力量從他的身上翻湧而出,他變的極度危險.

他終于突破了,突破到了第九境!(未 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