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七百八十章 葉希文複活
無天魔君隕落了,一個威震了數個紀元的蓋代強者,就這樣隕落在了所有人的面前,沒有絲毫投機取巧,就這麼活生生被打死了.

無數魔族的高手都在哭嚎,一尊半步主宰級別的高手,是何等珍貴.

就算是對武道紀元這樣正當世的紀元來說,都是彌足珍貴.

何況是魔道紀元這樣已經過氣了的古代紀元,基本可以說,隕落了一尊,就沒有第二尊了.

而對于古代紀元來說,半步主宰級別的高手,是一個猶如和威懾一樣的存在.

現在無天魔君都隕落了,他們魔道紀元恐怕真的要夾緊尾巴做人了,更重要的是,在這一場瓜分盛宴之中,沒有了無天魔君的帶領,他們要想分得原來的份額,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要想在武道紀元毀滅的盛宴之中,獲得更多的東西,除了出力多少之外,就是本身的實力如何了,尤其是有沒有半步主宰帶領,本身就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指標.

現在無天魔君死了,他們的待遇自然就一落千丈了,唯一還可以有所安慰的是,起碼他們這一次還有開天魔斧.

而造化神朝的諸多高手也是禁聲了,葉希文一舉拖死了無天魔君,但是自己也喋血在混沌之中,身軀都炸裂了.

不像是之前,任何一次,他身軀炸裂,都能夠很快重組起來,但是這一次,他的身軀在混沌之中,卻再也沒有重新組合起來.

為了擊殺無天魔君,葉希文也付出了最為慘痛的代價.

甚至是同歸于盡!

他們都沉默了,葉希文已經戰不動了,但是沒有人會去怪他,身為一個天尊,他接連帶走了兩大半步主宰,已經竭盡全力了,便是混沌霸尊也不曾帶走一個半步主宰.

"東天尊已經竭盡全力了,難道我們能夠讓東天尊的鮮血白流了嘛?"一個天尊大吼一聲,怒吼的聲音響徹天際.

"對,跟他們拼了,將他們趕出去,他們要想毀滅武道紀元,就得從我的尸首上跨過去!"

"戰,決一死戰!"

讓諸多古代紀元的高手沒有想到,葉希文死在混沌之中,沒有讓武道紀元失去所有的希望,徹底崩潰,相反的,葉希文的死,反而讓他們徹底爆發了.

葉希文的死,也讓他們心中最後一絲僥幸也都沒了,這一次,是覆滅紀元之戰,他們根本沒有辦法置身事外,要麼擊退強敵,要麼死在這里.

"不自量力,就憑你們武道紀元,你們武道紀元這一次在劫難逃,死路一條!"

但是只可惜,整個武道紀元的力量比起那麼多古代紀元的大軍來說,還是差的遠了.

依舊還是被打的節節敗退,整個形勢也不曾有過什麼好轉,一次次的發起沖鋒,最後的結果卻是一次次的被覆滅.

一個個高手的隕落.

鮮血將大地浸染,戰火點燃了天穹之下的每一片熱土.

所有人都在奮力厮殺.

而此時在混沌之中,在斬殺了無天魔君之後,他的尸身被一只大手瞬間抓走,然後又過了好一會兒,混沌之中才終于凝聚出了人形,卻不是葉希文又是誰呢.

在混沌之中的幾大半步主宰的至尊都看到了這一幕,但是卻沒有一個將他放在眼里,他們甚至都能夠感覺到葉希文此時生命力的流逝,他硬拼,活生生拖死了兩個半步主宰,已經算是竭盡全力了,同時也將他自己一步一步拖向死亡.

他剛才被兩大至尊所傷的傷勢沒有好,反而因為一連串激烈的交戰,反而還加重了.

葉希文死定了,不可能再有奇跡的發生,至于現在的肉身重組,在他們看來,其實不過只是苟延饞喘而已.

"可惜了,如果能夠成長起來,未必不能成為我的磨刀石,現在死了也好,若是他不死,要想覆滅武道紀元也不容易!"

半月仙君遠遠看著葉希文,相隔無數個時空的混沌深處.

這是他第一次對葉希文刮目相看,哪怕他只是天尊,但是能夠以一己之力,活生生拖死兩大半步主宰,這樣驚世駭俗的戰力,足夠讓他們都刮目相看了.

不過他終究也只是一個死人了.

在紀元鬼船上,鬼姥姥看向葉希文的眼神之中閃過幾分貪婪,無論是葉希文的奇遇,還是命運之劍,亦或者是造化寶衣,她都十分的眼饞.

葉希文一個天尊都能靠著這兩大至寶擁有了和他們同歸于盡的實力,可想而知到底有多麼的重要.

但是她現在確實是抽不開身,她還要控制著紀元鬼船壓制造化乾坤圖.

半月仙君很快還是將目光放到了眼前的封天大陣上,在封天大陣的中央,正是天道的化身,法則的神鏈越勒越緊,直接陷入到了肉里,鮮血噴灑在混沌之中.

他的嘴角露出了幾分笑容,成功只在眼前了,武道紀元的天道掙紮的十分激烈,但是根本沒有辦法脫離.

只能是被牢牢的困在了其中.

而在封天大陣不遠處,四件主宰道器也在以一個人驚人的威勢在相互交手.

神通之主,開天魔斧,紀元鬼船,三大主宰道器幾乎是壓著造化乾坤圖在打,而造化乾坤圖威力雖然極大,更有天道的加持,但是在這三大主宰道器的面前,依舊毫無勝算.

被打的節節敗退,根本就無法去拯救武道紀元的天道.

"噗通!"

"噗通!"

"噗通!"

一聲一聲的巨大的心跳聲,漠然出現在了整個混沌之中,伴隨著每一次的心跳,整個混沌都好像在跳動了一下,看起來極為詭異.

這種詭異的情況也在第一時間吸引了那些半步主宰的注意,而當他們將目光看了過來的時候,這才發現,這詭異巨大的心跳聲的來源,不是別人,正是葉希文的方向.

"那是什麼?"當這些半步主宰真正將目光看向了了葉希文的時候,才發現葉希文的身軀之中流淌著強大的生命力,根本沒有像是他們之前所想的那樣,隨著時間的推移,葉希文慢慢會失去活力.

然後被那恐怖的傷勢殺死.

相反的,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生命力居然在逐漸逐漸的增加,每一次的心跳過後,葉希文身上的生命之力明顯就濃郁了一分.

他的氣息也就變的強大上一分!

"他居然沒死?"所有的半步主宰都瞪大了眼睛,顯然也極度意外,葉希文居然沒有按照他們預料的那樣子緊隨著無天魔君一起死,相反的,居然還在以不知名的秘法在逐漸變的強大,逐漸變的可怕.

"他在蛻變,他居然真的在變強,這小子到底是什麼怪物?"混沌霸尊都瞪大了眼睛,顯然也是完完全全沒有想到,葉希文居然會變的這般可怕吧.

在經過了那樣的大戰,那樣的傷勢,就算是自己,恐怕也難逃一死,葉希文居然還能夠逆勢而上.

但是此時他只有驚喜萬分,葉希文不死,對于他們的局勢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

葉希文雖然直接拖死了兩個半步主宰,但是對方還有三個人,哪怕半月仙君要主持封天大陣不可能走開,但是僅僅憑借著鬼姥姥和神通之主,都足以對他造成徹底的壓制,甚至讓他飲恨都不是沒有可能.

而現在葉希文如果能成功闖過去複活的話,整個形勢就逆轉過來了.

"該死,居然還不死!"

鬼姥姥的一雙眼睛,就好像是兩團鬼火一樣,其中充斥著可怕的殺意,恨不得將葉希文徹底轟殺.

"既然你不願意去死,那我就送你上路!"

鬼姥姥獰笑一聲,然後從紀元鬼船上,一只鬼爪,直接穿透了整個混沌,直接朝著撲在混沌之中的葉希文抓去.

她不管葉希文到底是有什麼樣的古怪,反正統統斬殺,就什麼問題都沒了.

"轟!"

整個混沌直接炸裂了起來,刹那間,混沌之氣四溢,方圓千萬里直接炸碎了.

鬼姥姥這一擊之重,可想而知.

根本就是要將葉希文殺死,不給他留下任何的活路.

就算是巔峰天尊,被這一擊轟中,一樣要重創,要死,就更別說現在狀態之下的葉希文了.

但是當那混沌之氣稍微平息一些之後,眾人才看到,葉希文的身軀在這一爪之下,徹底被抓爆了,但是並沒有死去,居然又重新重組了起來,甚至生命氣息還變的更加強大了.

"該死,怎麼會這樣!"

鬼姥姥一聲鬼嘯,再度爆發了,又是一只巨大的鬼爪狠狠抓了下來.

"轟!"

整個混沌再度在激蕩,但是當混沌之氣平複下來之後,眾人卻發現葉希文居然還沒死,他的氣息還在變的強大,變得恐怖.

"該死,給我死來!"

鬼姥姥怒了,徹底憤怒了,一次次恐怖的攻擊直接落了下來,瞬間橫掃了下來,幾乎要將那一片混沌打的稀巴爛.

"轟!"

"轟!"

"轟!"

也不知道狂轟濫炸了幾次,這才只聽到一聲堅毅的聲音傳來.

"你也該打夠了吧!"(未 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