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七百七十九章 無天魔君,隕落
對他來說,任何一個半步主宰都太強了,也太恐怖了,但是要說起來,其中最恐怖的氣勢是半月仙君,在本紀元誕生的半月仙君,因為他尚且還處于自己的巔峰時期,不曾衰老,也不曾被人重創.

所以他才是最為恐怖的!

五大半步主宰,就算被混沌霸尊拖住一個,也還有四個,不可能一擁而上,只能是各個擊破.

或許還有希望!

"送我上路,那你要做好死的准備!"無天魔君此時神情也凝重了起來,事實上,他一直都沒有小看了這個葉希文.

能夠覆滅掉邪尸狂尊的人,他不會去小看,要知道,連他自己都沒有這個把握呢!

不過好在葉希文也在這一場曠世之戰當中被重創了.

"亂世征途,天下誰人能不死,我本心向永生,但是世間卻有太多太多比永生更重要的了,何況只是苟延饞喘式的昌盛!"葉希文逐字逐句說道,他在爭取恢複自身的傷勢,"我已經做好死的准備了,你呢?你斷我的道,來續自己的命,我便要你的命,倒是也公平的很!"

"轟!"

混沌炸碎了開來,無天魔君刹那間出手了,這一次,他並沒有使出那一指,而是化出了另外一種蓋代魔功,全部都集中在了手掌之上,這閃電般的一掌,直接奔著葉希文而下.

無天魔君的恐怖戰力,在這個時候,才終于完全體現了出來,之前擊敗北天尊,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

葉希文在這一刹那間,也出手了,拖延不下去了,他也沒有多說什麼,他的神情異常平靜,只是同樣以一招轟了出去.

"造化乾坤掌!"

兩只金黃色的大手,直接在混沌之中爆發了,狠狠碰撞到了一起,整個混沌都在升華,刹那間,爆發了.

兩種絕世的掌法,在這一刹那間,碰撞到了一起.

"這是半步主宰級別的碰撞,太過駭人了!"

造化界之中,許多在關注這里的人心中都在顫抖.

葉希文神情愈發的冷漠,手臂微微一抖,直接就破掉了無天魔君的這一掌.

"你用全力吧,這種程度的攻擊,你是不可能擊敗我的!"

葉希文冷漠的說道.

許多天尊此時心尖兒都在顫抖,這般恐怖的攻擊,隨隨便便都能夠重創他們,但是這居然還不是無天魔君的全力,甚至應該說,也不是葉希文的全力.

"你是逼我上絕路!"

無天魔君神情同樣冷漠,甚至更加的冷酷.

葉希文要他出全力,其實就等于是要他死,如果他出全力的話,他根本都鎮不住體內的傷勢,到那個時候,光就是傷勢的惡化,就能要他的命.

所以他才說,葉希文這是在逼他上絕路.

"就是要逼你上絕路,你來之前沒有為自己准備好棺材麼?我可是抬棺而戰!"葉希文淡淡的說道.

"若是你真將我逼到那個份上,你也一定會死,你活不了!"無天魔君冷酷的說道.

葉希文淡淡的說道:"我有什麼可怕,拉上兩個半步主宰一起死,聽起來我也夠名揚千古了,況且,今天你一定會死,死的一定會是你!"

"既然你不先出全力,那就讓我來吧!"

葉希文一步跨出,無數道的劍芒從他的身體之中飛濺而出,那恐怖的劍勢在整個混沌之中,都在顫抖,讓他在超然之中,有一種凌厲的威勢.

"斬混沌!"

葉希文一聲爆吼,一招斬混沌斬落下來,他身上的傷勢瞬間加重了,這就是好無天魔君所說的,將他逼出了全力,自己也要死.

此時葉希文所面臨的局勢,其實與他相若,都被傷勢拖累,不敢出全力,一旦出全力,肯定會死,傷人先傷己.

也就能夠對付他,換做半月仙君,他就死定了.

天地都崩裂了,一切的一切,都在這一劍之下,整個混沌都明亮了起來,所有人都在這一劍之下嗔目結舌.

"該死!"無天魔君怒道了極致,葉希文這是在以自己為代價逼死他."想逼死我,你還太嫩了!"

無天魔君身上的氣勢飆升到了極致,讓他看起來,好似一尊蓋代的魔神,頂立在了混沌之中.

在他的身上,一種恐怖的力量在沸騰,然後演化成一種蓋代的魔法,形成了一股洪流,朝著葉希文轟擊了上去.

"轟隆!"

可怕的碰撞在兩人之間爆發了,兩人同時吐血後退,喋血混沌.

剛才的碰撞之中,兩人誰都沒有占到便宜,相反的,兩個人都吃了大虧.

兩敗俱傷,便是如此了!

不過還不等無天魔君稍微喘上一口氣,葉希文居然再度提著命運之劍撲殺了上來.

"老賊,接了我一劍感覺如何?再來一劍!"

葉希文手中的命運之劍在綻放駭人的光芒,似乎有英靈在其中複生,在變得極度的恐怖,這個時候他的氣息比起之前看起來,似乎還要更加凌厲上幾分.

"瘋了,這個肯定是個瘋子!"

紀元鬼船之上的鬼姥姥看到了這一幕,不由得臉上的皺紋都瘋狂的直跳.

在她的眼里,甯肯采取同歸于盡的戰法也要弄死無天魔君的葉希文變的極度的危險.

橫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而現在葉希文就是不要命的!

在這種情況下,誰對上了誰就倒黴,如果換做自己的話,情況只怕也好不到哪兒去.

一旁和混沌霸尊對峙的神通之主的臉色也都變了,他這樣的存在,不怕任何高手,但是就怕這種自己不要命也要拉你一起陪葬的家伙.

而混沌霸尊則是並不奇怪,或者說他早就已經見識過了,葉希文當年還沒有這個實力的時候,不過是相當于尋常巔峰天尊的時候,連他的化身說殺特就殺了,他的弟子說殺也就殺了.

什麼時候真正見他怕過.

身為敵人的時候,他只感覺無比的頭疼,但是身為盟友,卻讓他有一種安心的感覺.

"瘋了,瘋了,你要死,別拉上我!"無天魔君此時都有點語無倫次了,葉希文這是拼命了,要死還要拉傷他一起.

然而他沒有辦法,如果不想被葉希文的斬混沌一劍劈死,他也就只能拼盡全力了.

"魔化天下!"

無天魔君一聲長嘯,直接轟出了三擊,一擊震山河,一擊滅天地,一擊毀紀元!

"我不會死,要死的人是你!"

葉希文大喝一聲,命運之劍瞬間已經直接和無天魔君的魔化天下碰到了一起.

一瞬間,混沌崩塌,天崩地裂,雙方的攻擊都已經超過了許多人對于力量的理解.

"嘭!"

"嘭!"

雙方恐怖的力量都加諸在了對方的身上,無天魔君連連後退,口中不斷溢血,身上的傷勢更重了,他沒有更多的功力去鎮壓體內的傷勢,在這種情況下,他傷勢惡化的速度太快了.

葉希文同樣被轟擊的後退,口中甚至還噴出了一些內髒的碎片,臉色一片慘白,整個人看過去無比的淒慘.

他的傷勢不是陳年舊傷,而就是現在的造成的.

"斬你!"

葉希文又再度一步沖殺了上去,根本不顧身上的傷勢,任憑身上的傷勢惡化,也要活生生轟殺了無天魔君.

無天魔君不斷的魔嘯連連,同樣連連爆發出了恐怖的實力,與葉希文狠狠戰到了一起.

"轟!"

"轟!"

"轟!"

一聲聲恐怖的碰撞聲在混沌之中爆發了,兩道身影在混沌之中每一分每一秒都打出了滅世的威能,可怕極了.

兩人打到最後已經不要防禦了,一定要對方喋血在混沌之中,殺到了癲狂,每一擊直接轟擊在了對方的身上,要讓對方死去.

無天魔君有半步主宰的肉身,極難殺死,而葉希文身穿造化寶衣,也同樣極其難以殺死.

但是在這種放開手的情況下,每每都不斷喋血,混沌都被兩人的鮮血給充斥了,生生化成了汪洋大海.

所有在關注的人都清楚,兩人這是在自殺,自殺式的攻擊,問題就是看誰會堅持不住,不過實際上也沒有什麼差別,就算一個先死,另外一個也不過是晚死一會兒而已.

在這種自殺性的攻擊之下,能夠埋葬他們的傷勢早就已經埋下了,只是看什麼時候爆發而已.

"轟隆!"

又是一次恐怖的碰撞,兩人的身影在混沌之中死死的碰撞到了一起.

那掀起的可怕光芒,遮掩住了一切,讓這一切徹底陷入了無盡的混沌之中.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因為他們都知道這是決定勝負的一擊,雙方能夠爆發出的最後一擊了.

在那之後,沒有新的攻擊爆發出來,這已經是決定勝負的一擊了.

無盡的光芒散去了,只剩下無天魔君在不斷的咳血,他的半邊身子被直接斬爛了,連他身為天尊的恢複能力也沒有辦法恢複過來,只剩下等死而已.

"沒想到,我居然也有這樣的一天,居然被一個天尊給活生生拖死了!"

他的笑容無比的慘烈,話音剛落,他的身軀驟然炸開,一瞬間,便死了個透徹.(未 完待續 ~^~)